《那一夜的风情》第一章及《那一夜的风情》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那一夜的风情  作者:于薇 书号:9389  时间:2017/3/2  字数:9440 
上一章   第一章    下一章 ( → )
  一九九二年,法国巴黎。

  充蓝调音乐的酒店PUB里,慵懒浪漫的音符在每一个品酒、跳舞的尽兴者身上连忘返。飘浮在小小空间中的悠扬弦律,使得夜昏黄的酒吧更散发著一股浪漫而神秘的特殊气息。

  在这是蓝眼金发的西方脸孔中,黎苡诗那一头长似黑丝的云瀑秀发、黑白分明的雪亮眸子,便显得格外引人注目。她身上那一袭细肩无袖的黑色连身窄裙,将她曼妙身材紧紧地包裹在其中;而玲珑有致、凹凸分明的傲人身段,更毫无隐藏地映入每一位在场男士的双眸中,并且像勾魂似的吸引著他们如火燃烧般的渴望。

  东方女孩的神秘气质,一直让西方男人有股无法释怀的惑;黎苡诗除了拥有这股神秘的气质,更拥有媲美西方女的魔鬼身材,因此她的出现引爆了酒吧里的高气氛。

  会吸引那一双双虎视眈眈眼神的主要原因,就是她身旁并没有男伴。

  黎苡诗独自一人选了个离酒保最近的位子坐了下来,两侧的男士,皆对她浮起荣幸的笑容,并轻扬酒杯以表绅士之礼;而她也毫不吝啬地回报他们一个香甜又亲切的微笑。

  她点了杯琴汤尼,没有丝毫犹豫地将那白得又有些绿得透明体一口倒进她娇媚动人的中,并再向酒保点了一杯同样的酒。连续喝了三杯,她才停止了让男人惊讶的豪迈举动,并以三分醉意的蒙蒙双眼轻轻地往酒吧四周扫一圈;仿佛在寻找猎物似的眸光,又引起在场男士的一阵心灵动。

  最后,她的目光停留在一个同是东方面孔的男人身上--

  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挑上他,或许是那男人身上的扩气质,或许是那男人的优越笑容,或许是那男人的俊逸五官,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她就是选定他了。

  他即将是她今晚的猎物;而她就是那个狩猎的猎人!

  她以男人皆无法抗拒的惑眼神勾引著他,就像是电影里女人勾引男人的那种眼光,火辣辣而赤luoluo地告诉对方,她想要他--

  而男人似乎抵挡不了女人的这种惑,端起酒杯、扬起感的笑容朝她的方向走来。当男人靠近她的时候,有一阵颤抖的悸动在她的心海里翻搅,也有一丝后悔霎地出现在脑海里。但是随后想起另一张男人的脸,一股更大的痛淹没了所有的不自在与罪恶感,而理智的道德观与羞心也被抛出她的思想中了。

  就是今晚了!黎苡诗坚决地告诉自己。

  “嗨!小姐,我们认识吗?”男人说的是一口流利的法语。

  镇定了心情,黎苡诗以优雅的笑容浅浅而淡淡地说:“不!不认识。”她答的也是法语。

  男人有一丝惊讶。“小姐的法语说得如此流利,不过应该不是法国人吧?”

  “那你可是法国人?”黎苡诗搅动著酒杯里的冰块,一双眼充眩惑的光采直勾勾地望进男人的眸中,像是在寻找些什么。

  男人摇著头,边扬起了一道优美的弧线。“不是。”

  “那就对了!你不是法国人,但你说的法语一样也很流利,不是吗?”黎苡诗的眼中尽是聪明慧黠的光芒。

  男人的双眸漾起了折服的笑意。“我叫安迪,小姐贵姓芳名?”

  “蔷薇!”那是她的名字。

  安迪以一抹玩笑似的口吻,亲近著她问:“你会像蔷薇般的多刺吗?”

  人家说香水具有挑情作用,而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就教他情不自地想一亲她的芳泽。他不是个容易被陌生女人勾引的男人,虽然生长在美国,但是对于身上著中国人血统的他而言,却不准自己如此地沉沦。在这个讲究男女平等的西方社会里,愿意主动为他献出贞的女人不在少数,如果他思想够开放、道德够沦丧的话,那么他肯定是叱吒女人堆里的风云人物。

  然而,眼前的这名陌生女子,却使自己打破了长久以来的坚持,让他第一次主动在这样陌生的场合与一名素未谋面的女子搭讪。

  他挑衅的口吻,让黎苡诗感到一阵莫名的悸动;不过她还是从容地淡然一笑,反问著:“你怕刺吗?”

  黎苡诗右座的褐发男人虽然嫉妒安迪能掳获美女的眼光,却还是有绅士风度地将位子让给了安迪,自己再去找酒吧里的空位。

  他坐上了高脚椅,向酒保要了杯浓烈的伏特加。

  “不!你像是初绽的蔷薇,具有芬芳的气息和美的花瓣,但却是无刺的!”

  乍看之下,她是美绝伦的东方美女,但是真正趋近凝视后,才发现她并不如原本想像的那般冶。在她的笑容底下,他看到的是一张宛如天使般的清秀面容,而这张古典姣好的脸蛋,正以娇媚挑逗的眼神逐渐瓦解他一向自以为傲的自制能力。

  黎苡诗换了个坐姿,将匀称修长的双腿叉地叠在一起侧向安迪,让他的视线正巧落在那一双粉白如雪的玉腿上,若有似无地勾引著他。

  没错!今晚她的任务就是勾引这个男人。

  轻轻地扬起线,她以悠然的笑容回答说:“哦?你怎么知道?”

  安迪终于体会中国人所说“回眸一笑百媚生”的含意,刚才蔷薇的那一笑,不正是最佳的写照吗?

  “因为你灿烂的笑容!”他喜欢她的笑,喜欢那会令他心神漾的笑容。

  闻言,她又笑了,而且笑得更加灿烂、更加妩媚。

  “谢谢!”

  “谢我什么?”

  “谢你说我不是有刺的蔷薇呀!”她端起酒杯,与他的轻触。“来,敬我们的萍水相逢。”

  清脆而响亮的杯击声在吧台响起,他们俩望进对方的眼里后,将酒杯里的体一饮而尽。

  “我有这个荣幸请你跳支舞吗?”他做出邀请的动作。

  将纤细的手指放在他的手中,她以微笑来答应他的邀请。

  **wwwnet****wwwnet****wwwnet**

  踩著细碎的脚步,她在他的温柔带领下,回旋在不算大的舞池中。与男人如此的亲密接触,黎苡诗几乎可以听到自己狂烈的心跳声了。这不是她要的结果吗?这不是她曾想过的画面吗?如果因为这样就惊骇不已,那么接下来的惑,自己又岂能再继续呢?不行!她得在自己打退堂鼓之前,快速地进行第二项计画。

  “蔷薇,你到法国来是为了观光,还是有其它目的呢?”贴着她的耳,安迪轻声细语地问著。

  他的话,打断了她的思绪,却也为她解除了如何开口的尴尬。

  “如果我说,是为了遇见你,你会相信吗?”

  安迪当然不会相信,他淡然笑之。“那我真是太荣幸了!”

  “不!能遇见你,才是我的荣幸。”她到法国来的目的,确实是为了能遇到他。

  就是这分独特的气质深深地吸引著他,安迪觉得自己已经有点深陷她的美丽之中了。“蔷薇,你实在很特别!告诉我,你是从哪里来的?”

  他温热的气息吐在黎苡诗的颈上,让她又为之一颤!那战栗的滋味萦绕在心头,使她不自觉地将下巴抵在他的肩上,轻柔地问著:“你觉得我应该从哪里来呢?”

  “日本?”他喜欢她这样的接触自己,这使得他们的距离更加拉近了。

  黎苡诗浅浅地笑着。“你觉得我像日本女人吗?”

  “我看也不像!但是你却有日本女人的温柔。”他自己也不相信她是日本人,这么说,只是为了讨她的心罢了!

  “这么说,你是日本人喽?不然,你怎么知道日本女人的温柔呢?”她浅浅地微笑着。

  “不是!”因为音乐结束,他顿了一下。“不过,我曾经有个日本的女朋友。”

  “那现在呢?”她以暧昧的眼神问道。

  他则浮起了笑容说道:“如果你愿意的话,那我现在的女朋友就是你喽!”

  这个回答带给她不小的震撼!她要的只不过是水之情,这种骨的追求并不是她所希望的。

  “我只是你生命中的过客,能把握住现在就是幸福了,”

  悠扬的音乐声又响起,受到黎苡诗那句话的感动与鼓励,安迪将原本放在她纤细柳上的右手游移到她的背上,轻柔地接触著她光滑细致的肌肤。这样的举动,又教黎苡诗的心湖翻腾了起来,那双在自己背上轻抚的大手,如火炬般的点燃她每一-肌肤的灼热。

  她需要勇气!她真的需要勇气!黎苡诗分不清自己体内逐升的燥热是因为室内气温的闷热,还是对他突生的渴望呢?

  紧贴身体的空间,容不下她的那双小手,于是她只好将双手搭上了他的肩,而与他面对面、眸对眸地正面接触。在这样接近而清楚的注视中,黎苡诗才发现他有一副轮廓分明的五官;精明干练的双眸闪著充智慧的光芒,而高耸的鼻梁透著俊逸的英气,那对厚而窄的双散发著男的魅力--是的,这样一个充魅力的男人,对任何一个女都是危险的,因为她们都很难自他的感之下逃离。

  同样的,安迪以惊叹赞美的眸光和言语对她倾吐著:“蔷薇,你真美!”话儿落下的同时,安迪已将他的覆在黎苡诗的那对嫣红上。

  滑进蔷薇的甘泉里,他温柔地挑逗她的舌尖,除了轻轻地住它之外,并试著引蔷薇走出她的世界,让她跟著他的温柔来到他的内,解放她的热情。

  那是充魔力的舌尖,当他轻启她的朱时,时间、空间对黎苡诗来说都暂停了。忘了这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忘了要如何保持羞赧与矜持,她完全地沉醉在安迪的热吻之中。

  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经历,在黎苡诗的生命中,从未有任何一个男人会如此地惑她、沉沦她、摧毁她的灵魂。

  若不是早已将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就怕此时她已瘫痪在他的怀中了。

  许久、许久,安迪才离开她的,让她的脸枕在自己的颈上,陶醉地说:“蔷薇,你的吻真甜!”

  黎苡诗的魂魄早不知飞到哪一个九霄云外了,闭著双眼,醉醺醺地说著:“我觉得自己好像在飞翔,好像踩在飘渺的云顶上。”她有一种想飞的感觉,而这种从来不曾有过的喜悦,竟是这个陌生男子所给的!

  “你是我见过的女人中,最特别的一个!”他的赞美又在耳边响起。

  此时,黎苡诗出走的魂魄也已回了神,嫣然一笑地说:“你也是我见过的男人中,最特别的一个!”

  黎苡诗绽放的笑容深深地吸引著他,安迪忽然以一种严肃的眼神望着她。“蔷薇,你是从台湾来的吗?”

  他突来的严肃敦她有些错愕,但随即释怀地说道:“我是从哪里来的,有那么重要吗?既然是萍水相逢,又何必揭开这层神秘面纱呢?”

  她又开始挑逗他的情绪,勾著他脖子的双手轻轻地在他的颈上游移抚摸著,聪明地回避了话题。“安迪,你喜欢我吗?”

  谁能承受得了她如化骨般的绵绵细语呢?

  “我若说不喜欢,那就是违心之论。你的美是那么灵气、那么自然、那么率,我要是回答不的话,别人会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他幽默地调侃自己。

  “我很高兴你的喜欢!”她嫣然一笑。

  “那你呢?你也喜欢我吗?”他亲密地拥著地。

  “你觉得呢?”她的答覆永远都是模棱两可。

  “我不是觉得,而是知道!”他欺近了她的脸颊边,自负地说:“你一定会喜欢上我的!”

  没有反驳,黎苡诗再度贴近他,仗著三分醉意,将淡淡的气息吹拂在他的颈上,并以慵懒而惑的声调说著:“我累了!想回房休息。”

  他的眼底升起了疑惑,难道她不明白,刚才那句话是对男人的一种“邀请”吗?这个小女人幸好是遇上他,否则早教别的男人给狼虎咽了!

  “好,我送你回去。”他的答应是为了不想教别的男人觊觎她。

  而事实上呢?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已经颠覆了黎苡诗的理智与情绪。她知道自己已一步步地掉进无底的万丈深渊了。

  **wwwnet****wwwnet****wwwnet**

  当电梯一层层地往上爬升时,黎苡诗的意识愈来愈清醒,但内心却也愈来愈矛盾了。她的理智与情感不断地在战著,一边是要地报复未婚夫的背叛;一边却要她及时回头,别做傻事。

  在挣扎中,她不反问自己:这么做真能报复魏文茂吗?这么做付出的代价是否太大了呢?

  不!她不能容忍未婚夫的背叛,她不能容忍好友的横刀夺爱。尤其她都已经和魏文茂订婚了,他怎能背著她与石妤玲发生暧昧关系、甚至互通款曲呢?

  为什么最后一个知道丈夫背叛的,总是做子的呢?

  其实关于石妤玲与魏文茂有著暧昧关系的流言,已经在办公室传好一阵子了。只是黎苡诗从未对那些流言有丝毫的怀疑;因为她相信他们绝对不可能会做出对不起自己的事情来。所以当别人暗示地向她透这件事时,她总是一笑置之,不加追查,也不加澄清。黎苡诗只相信是因为工作上的关系,所以他们俩接触的时间会多一点;又因为自己的关系,所以他们俩的动作会亲近一点,但那绝不是别人口中的“畸恋”!

  直到那天晚上,她亲眼目睹魏文茂和石妤玲亲密地搂在一起,有说有笑地从市区宾馆里走出来的时候,她的梦才惊醒了。原来信誓旦旦说深爱自己的未婚夫,真的背著她在外头与别的女人上--而那个女人竟然是她最好、最忠实的朋友!

  天哪!教她如何承受这样的打击呢?

  更可的是,那天早上魏文茂来接她上班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爱她,说他已迫不及待地想娶她回家。没想到,让她备感温馨体贴的话语还犹在耳边时,他竟然就和别的女人上了--这样的男人,她怎么能跟他度过一生一世呢?

  但是婚都订了、喜饼也发了,结婚的日子也由双方家长挑选好了,她能临时毁婚吗?她能让父母被人家看笑话吗?

  不!乡下人家最不起这些流言语的,她不能让父母受到这样的打击。

  既然未婚夫是她自己挑的,那她就得接受事实,去嫁给一个对子不忠、不义的丈夫;她已经没有后路可以退了。

  退婚需要极大的勇气--黎苡诗很清楚,自己没那个勇气。

  既没勇气退婚,又不甘心未婚夫的背叛,于是她只有选择报复这条路,她要让魏文茂也尝尝未婚背叛的滋味。所以她来了,来到了向往已久的巴黎,在这人生地不、没有后顾之忧、没有机会再见到对方的陌生城市里,她要展开对魏文茂的报复行动。

  她不能再犹豫了!今晚是她在巴黎的最后一夜,如果还不能下定决心的话,那么她只能乖乖地披上婚纱,嫁给那个负心汉了。

  是的!就是今晚,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即将是她的报复工具。

  黎苡诗双手勾上他的颈子,娇声柔气地问:“安迪,你房里有酒吗?”

  “有!不过都是烈酒,不适合你。”扶著她的,安迪喜欢闻她身上自然的香味。

  “你怎么知道不适合我?”其实她想说烈酒最好,一喝就醉,醉了之后就什么事都不记得了。

  黎苡诗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酒量,刚才在酒吧里的那三杯酒,是用来壮壮自己胆量的。待会儿想要进一步引他,若没有更烈的酒来麻痹自己,恐怕她是没那个勇气去做这么大胆的事。

  “你真的要喝?”不是他想答应,而是黎苡诗坚决的眼神告诉他,如果他不给她酒-,她肯定会再去找别人的。

  “真的!”她坚定地点点头。“到你的房间去好吗?”

  黎苡诗的大胆请求教他有点吃惊,他开始怀疑刚才她在酒吧里的话语不是醉意,而是真有目的的邀约了。

  **wwwnet****wwwnet****wwwnet**

  安迪自认不是中国古代的柳下惠,可以拥抱美女而坐怀不;因为当黎苡诗喝了半杯的蓝带XO之后,她脸上的红晕便更明显,而举止也愈来愈大胆、愈来愈挑逗了。

  黎苡诗故意将头枕在他的大腿上,让自己的亲密举动挑战著他的自制力;并且以充爱慕与要求的眼神,直勾勾地望着他的眸子,对他展现出无与伦比的惑。

  “蔷薇,你快要醉了,我送你回房去吧!”他想要扶她起来。

  她把酒杯丢掉,并勾住他的脖子说:“我不要回房,我要在这儿陪你--”

  “你--”他都已经极力在克制自己的望,好让自己不对她做出轻浮的举动了,没想到,她还这样要命地惑著他!

  “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为什么要赶我回去?”她的离他的只有一-远,说话的语丝都吹在他的上了。

  喔!这是多么难忍的煎熬,她那娇滴的,对他来说像是魔鬼般的惑。

  “蔷薇,你知道如果你留下来,我们将会发生什么事吗?”

  闻言,她的脸颊又加添了一层红晕,让人分不清是因为酒红还是羞红。垂下眼睑将视线停留在他已扯开的领口,黎苡诗心跳加速地问:“难道你不想吗?”

  想!他当然想!他是一个正常的男人,面对一个如此缱绻挑情的女人,怎有不想的道理呢?只是他不想趁人之危罢了!他以为此时的蔷薇肯定已经有些醉了。

  “蔷薇,说我不想那是骗人的,但是我不希望你明天醒来会后悔。”

  “我不会后悔的。”她的眼中闪过一丝坚定。

  “你今晚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他表现出君子之风。

  黎苡诗紧紧地抱住他,摇著头说:“不!我不要回去。”

  该死的!他该拿她如何呢?

  “蔷薇--”话尚未说完,黎苡诗便用下了他的话。

  安迪没想到,蔷薇竟然会主动地献上她的吻,将她火辣辣的两片瓣贴上自己,并以渴求的舌尖挑启他的

  情在一瞬间爆炸,这一吻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这时候安迪再也无法克制自己,他将对蔷薇的渴望与想化作一连串的热吻,一阵又一阵地向她席卷而来。

  黎苡诗失在他的狂吻之中。

  他的双手延著她的发梢而下,抚过她的粉颈、她的肩胛、她的背部,最后游移至她纤细的身,然后轻轻地一握,她整个人便完全地贴在他的身上。接著他开始将他的吻落在她双以外的地方,他吻了她的眉、她的眼、她的鼻尖、她的耳垂,又吻了她的秀发、她的颈上、她的粉肩,一路往下探索并留下一个个的吻痕。

  或许是酒作祟的关系,她完全沉醉在这样的男女爱中;她忘了矜持、忘了恐惧、忘了害怕、忘了他是陌生人,她甚至以为自己就是他的情人了。天地在旋转,她的思想记忆也都跟著在旋转,那属于台湾的恼人情事已被甩向遥远的天际,她现在只能沉浸在他的疼惜之中。

  不知何时,她被他抱上了;不知何时,她身上的衣物已滑落了,只剩下两件,单薄的贴身衣物遮住了重要部位。

  他在她的耳边不断地倾吐爱意,不断地轻唤她的名字,而黎苡诗只知道身体愈来愈灼热…

  当安迪吻著她那娇滴的,她听见了自己勾魂似的呻声,并不自觉地将自己身子贴向他;而他在接收到这般呼唤后,便让彼此的灵魂与身体作最完美的结合。

  就在完美的一刹那,安迪却听见了蔷薇情的息突转为细碎的哀痛声,他遂僵直了身体,以震惊的眼神望着含泪的她。

  她是处女?!她竟然是处女?!她竟然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给了他这样一个陌生的男人?安迪觉得不可思议。

  “为什么?”

  “我愿意!”她的眸中闪著泪光。

  这一句“我愿意”教安迪深深地感动,他俯下身子吻去她眼角的泪痕,并温柔而体贴地说:“对不起!蔷薇,我不知道你是--”

  “嘘!”她仰起头亲吻他的,打断他的歉疚。“爱我,安迪!”

  没有后悔、没有怨尤,她的眼中只有一丝的眷恋与爱意。

  “蔷薇…蔷薇…”

  唤著她的名字,并以爱滋润了她的灵魂。

  **wwwnet****wwwnet****wwwnet**

  半夜醒来,她的身子教安迪的那双大手给住而无法起身,于是黎苡诗便睁著双眼细看这个如大孩子般睡的男人。

  若问她,可曾后悔?她一定摇摇头说不!

  她喜欢他如阳光般的黝亮肌肤,她喜欢他柔情似水的漂亮眸子,她喜欢让他拥抱、亲吻的感觉,更喜欢他唤著自己时的那种缱绻情深;听著他的呼吸声,自己竟然会有一股平静与祥和的感觉,而这种亲密的感觉,却是魏文茂不曾给过她的!认识魏文茂是在大一的时候。当时他以学长的身分照顾她、关怀她,在习惯彼此的存在之后,他们就成了公认的一对情侣。他们的爱情是在彼此相互的关怀中点点滴滴地累积而成的,并不是所谓的一见钟情,所以也没有轰轰烈烈的故事发生;她也一直以为这样平淡的爱情,才能天长地久。

  和魏文茂之间并不是没有亲密的动作,但都尽只于拥抱对方、亲吻对方的小动作而已,他从来也不曾对自己有进一步的要求。

  难道,男人真的都是一个模样?有生理需求的时候,可以随便找个女人解决,但是却绝对要求自己的新婚子要是个纯净无瑕的处女吗?

  思及此,一抹受伤的神情浮上了黎苡诗娇美的面容。

  没错!在婚前,魏文茂就是需要一个情人,一个可以跟他上的情人,而石妤玲便能给他这样的需求。

  石妤玲是黎苡诗的同学兼同事,她毕了业就结婚,婚后不到半年就离婚了。因为婚姻的不幸福,她总是找黎苡诗倾诉苦水,有时也会找同样是同事的魏文茂聊天。没想到就是因为这样,一个寂寞的女人加上一个渴望的男人,他们俩便一拍即合,很快地跌进男女爱的泥淖里,从此背著黎苡诗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情来。

  这是件多么不公平与悲哀的事情,多年来的感情竟然抵不过一个字的惑,想不到她的爱情就葬送在这里!她不甘心,她真的不甘心。既然魏文茂可以在外面玩女人,那么她也可以以牙还牙,她要让他同样得不到一个完整的子。

  今晚,她真的做了,她真的背叛魏文茂了。她把她的贞给了一个陌生国度的男人,而明天这个男人即将成为永远的过去,从此她的生命便与这个男人再也不可能有集了。

  黎苡诗再一次凝视著他的脸庞,将自己生命中第一个男人的模样,牢牢地烙印在她的心灵深处。

  趁著他翻身的动作,黎苡诗轻巧地离开他的怀抱。

  裹着被单,她拾起了撒落一地的衣服迅速地换上。

  “再见了,安迪,谢谢你!”

  黎苡诗以华语和他道别,在他的额上留下了一个吻之后,便轻轻地开门离去了。
上一章   那一夜的风情   下一章 ( → )
热火侠盗靓飙横刀夺爱可以嫁给你,好吗听说爱情回来都是月老惹的掏情俏女孩征服大丈夫我的野蛮夫君天降俏娇妻狂龙点妻撩君情狂
蛤蟆小说网提供那一夜的风情第一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