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潘金莲》第十六章揭秘全文终及《水浒潘金莲》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水浒潘金莲  作者:纸巾低消耗 书号:49925  时间:2020/6/24  字数:7935 
上一章   第十六章揭秘全文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那人缓缓走到平地上,在人丛中走来走去,眼兴奋的光芒,嘴里咧咧不休:

  “你们会问我是谁?为什么要害你们?是吧,我告诉你们,我叫耶律烘光,是辽国人,我的最大心愿就是辽国灭了宋朝,一统天下,我痛恨汉人,时时想把他们踩在脚下。对,我现在就把你们踩在了脚下。哈哈。”他边说边用脚在众人身上踩着,但踩下去后却没什么感觉,看来他并没有什么力气。

  “可惜了,现在没力气了,踩了踩不痛你们了,不过我现在踩你们干什么呢,你们马上就要慢慢在这死去,全部死光。哈哈。这天蟾的资讯当然是我传出去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知道,我广发贴子,出钱让人把消息散出去,为的就是要引你们来,不过我的资讯也没错,天蟾确是会出现,而且天蟾确实能让人的功力大增。你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那不能怪我,五十年前我也像你们这样躺在这里等死。

  想当年,我是多么风光,大辽国第一武士,荣华富贵,可是偏偏有人说什么这里有天蟾,我当然不能让汉人得了去,带了不少兄弟赶了过来,后来天蟾被找到了,但可惜不是我们找到的,被一个汉人找到了,但我们怎肯让汉人得到,于是发出暗器,将天蟾打落在热水锅里。

  但这样一来更不得了,大家都去吃汤,一个汉人功力进了都对我们辽国不利,这么多人功力进了那还得了,所以我们也抢去喝汤,但喝了汤后大家都像你们现在这样躺下了,那时我真以为这是汉人的计,但后来发现只有来找天蟾的唯一的女的没事,她就是欧的师妹,她把欧拉到林中做,所以欧没事,成了一代高手,屡次对我国的行动进行扰,可恨啊可恨,如没有欧,现在天下说不定已是辽国人的了。

  当时在沟中的几千人悉数死亡,可就我活下了一条命,但也成了残废,我当时百思不得其解,因为沟中喝过汤的人最多不超过二百人,但几千人都死了,是为什么呢,而他们都死了,而我却活了下来,又是为什么呢。我在沟中想了整整三个月,最后才想通。”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连咳了几下。众人虽面临死境,但都被他的故事吸引住了,急切想知道答案,一齐把目光投向了他。

  “因为天蟾的功力不在血,而在血后发出的气味,你看,刚才大家都闻到了一股异香吧,现在还很浓嘛。而它的血气是至之物。只有童男童女才能抵御,了天蟾气的人只有与童男童女才能化天蟾气为已用,成就无上功力,而当年欧的师妹刚好是个处女。

  而我当时虽不是处男,但我唯一一次与女人做过的一次,却没有,所以我算半个处男,所以我活了下来。哈哈,这一点连欧夫妇都怕没想清,他们只想到了要男女,但哪里知道要童男处女才行的道理呢。现在你们来了,天蟾也见过了,道理也明白了,可以安心地死了,老头子我的心愿已了,也不想在人间活下去了。”说完,他缓缓走到水边,身子一歪,倒了下去,只听几声过后,水面已不见人影。

  众人相对无言,知道耶律烘光所言不虚,看来现在大家都在这里等死了。

  “我不想死,我想活。”李瓶儿哭了起来,虽是有气无力,但在静静的山沟中却清晰可闻。

  众人一阵心酸,饶是像武松这样的硬汉子,也忍不住下了眼泪。死并不可怕,最怕的就是宣布了你的死期,却让你慢慢等死。所以对许多人来说如能在睡梦中突然死去,未尝不是一件幸福的事情。而在病上折磨半死不活,则是人生最大的悲痛。

  现在沟中的近五十人就陷入了这最大的悲痛。阳光越来越大,晒得大家身上直冒汗,但大家连抬手擦汗的力气也没有。哭声已是响成一片,更多的是叹息,每个人都在悲衰。

  潘金莲的心早已碎成了无数片,短短一个上午,不,半个时辰内,就让她从兴奋的巅峰坠入痛苦的深渊。

  她最痛爱的武松竟只看了短短一瞬间,此时两人相隔不到三尺,却没办法转身过去看他一眼,就要这样痛苦地离去。已是下午,哭声早已停息,沟中除了偶尔几声鸟叫,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大家已进入临死状态。

  突然,二个声音响起:“夫人,夫人,你在哪里?”

  “武叔叔,武叔叔,你在哪里?”清脆的声音让整个沟从寒冷的冬天转入暖洋洋的春天。

  “是三儿,是小红。”金莲醒过来了,武松醒过来了,林冲醒过来了,其他无关的人都醒过来了,这时,一声陌生的人声都会产生无比的催生力,让人精神振奋起来。

  进来的真是三儿和小红。他们在沟外盼星星盼月亮,等了将近三个月,却没有等回武松他们,他们等不下去了,三儿说:“听武松叔和夫人的口气,他们到沟里去可能有危险,现在没回来,多半不好,我要去找他们。我听说书的说,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进去不能帮他们,帮他们叫叫也是好的,万一他们遇害了,也要帮他们收尸,小红你在这里等吧。”

  小红说:“你当我是什么人,我当时就要去,是他们一定不让我去,现在我说什么也要去。”

  于是他们来了,可巧的是由于前面来了好多批人,更有大队官兵进来,本是难以穿越的密林竟有了一条小道,一路顺利进来,走到沟深处后在路上陆陆续续发现有人躺在地上气,半死不活,这些人就是那些辽国士兵,他们虽在天蟾破前逃走,但来不及走远,天蟾气味还是闻到了,所以他们也倒下了,倒得莫名其妙。

  三儿和小红更急了,一路奔跑着进来,看到路上死人或没气力的人就看一下,每看到不是武松和金莲,心里就要叫一次“阿弥陀佛。”他们终于到了,看到密密麻麻躺了一大片的人,他们怕了,但他们没有空去想到鬼魂,他们想到的是武松与金莲:但愿吉人有天相,他们没事。他们发疯似的在人堆中找了起来,他们找到了。

  “武叔叔,你怎么啦?”小红哭了起来。

  “夫人,你怎么啦?”三儿惊叫起来。但他们马上有破淀为笑了,武松和金莲醒过来了,正对他们笑呢。

  他们将两人扶了起来,扶到了一起,找了东西让他们靠着。扶他们的时候,小红发现武叔叔的下面翘得好高,她已十四岁了,略懂男女事,脸不红了。

  三儿发现金莲的下身的,却不知原因,他不是不懂,是没闲功夫想到这事。

  武松和金莲也笑了,临死前看到有人来关心自已,心也很高兴。

  当小红不经意间碰到武松的老二出羞涩的神色时,金莲突然想到了一件事,眼中放出了耀眼的光芒。武松却还在发呆。

  金莲想到了三儿和小红正是童男处女。只有他们能救自已与武松。她示意三儿把耳朵凑过来,拼尽最后一丝力气对三儿说:“你把我干了,让小红与叔叔干,不然我们会死的。”她说到这里就没有力气再说了。

  三儿大为失,他听得懂,但不知为什么。他对金莲的美赞叹不已,但心中一直把她当成神仙,从不敢起亵渎的念头。但金莲却清清楚楚地对他这样说了。

  他不敢做,犹豫不决。金莲的眼睛对他出了渴望的神色,焦急的渴望,慢慢变得有点失望。

  三儿心颤了,他看懂了金莲眼中的神色,是对他不按她说的做的失望,记得她说过:“不然会死。”他不能让金莲失望,大着胆子,轻轻地对金莲说:“夫人,你是让我与你做那事,像我爸与我妈做的那事?是就眼睛眨一下。”潘金莲的眼睛立即眨了一下,眼欣喜的神色。

  三儿知道对了,他不再犹豫,伸手解开了潘金莲的上衣,美丽的双了出来,把三儿看呆了。

  “你干什么。”小红一见三儿的行为,不大怒,一把将三儿拉住。

  “是夫人让我做的,他让我跟她做那事,还要你与武叔叔做那事,说不然,他两人会死的。”

  “我不信。”小红说。“那你问夫人。”

  “夫人不能讲话。”“那我说给你看。”三儿大声对潘金莲说:“夫人,你让我与你做那事,还要小红与武叔叔做那事,不然,你们会死的,是不是,是,就眨一下眼睛。”金莲的眼睛坚定的眨了眨。

  “我不信。”小红叫道:“我要问武叔叔。”小红转身对武松说:“叔叔,夫人说要我与你做那,那事,就是夫间那事,不然,你就会死的,是不是,是就眨一下眼睛。”武松的眼睛坚定地眨了眨。小红相信了,三儿也更相信了。他转向潘金莲,阳光照耀下的她全身发出异常美丽的光泽,他没想到有一天能亲近这么美丽的女神,但现在就呈现在他眼前,让他去亲近。

  他已是个十五岁的男人,老二早已发育成,夜里自摸已是家常便饭,所以他的老二已硬成了像一,他有些急了,手忙脚下了潘金莲的子,发现了那美丽的,隆起的。他不知在那里,但知道老二要到那下面去,所以他将老二了过去,但一时找不到地方。

  小红第一次给男人衣服,手未动,脸先红了,红得像透的红苹果,当她费尽力气将武松的下来时,面对翘得高高的大的老二,不大为吃惊,她不知道男人的东西竟会有这么大,这么长。

  她慢慢掉了自已的子,站在武松面前,却不知怎么办才能与武松做那事,她瞧了三儿一下,是男的在上面做,武松却不能动弹,不面红耳赤,犹豫了半天,吐吐地说:“武叔叔,我不知道做。”

  武松知道,但说不出口。三儿的老二在潘金莲的道边撞来撞去,连撞了十几下后不经意间撞到了软软的,里面早是的一片,光滑异常,没等三儿明白过来,老二已快速滑入了潘金莲的道中,只觉一股热顿时传遍全身,说不出的舒服,说不出的刺不住动了起来。

  老二一进入潘金莲的道,就像一泓清泉入一个已干渴了数的人的口中,一股暖迅速在周身走,越走越快,潘金莲不住舒服地叫了起来:“好。”双手不住向上伸出,竟伸了起来,一个激动,双腿一动,已圈在了三儿的背部。

  “夫人,你醒过来了。”三儿一见金莲动了,倒不敢动了。

  “好三儿,你快点,狠狠,夫人疼你。”金莲抱住三儿的脸就亲了一下,脸上发出动人的媚笑。

  “好,我快,我用力。”三儿兴奋起来,高兴得无与伦比,股急急,撞在潘金莲的股,发出清脆的响声。

  小红一见三儿把潘金莲醒过来了,心急了,叫道:“夫人,我不知怎么做。”

  潘金莲这才发现小红仍站在那里不知所措,笑着说:“别急,夫人教你怎么做。你把武叔叔放平,对,张开腿坐上去,坐到他那东西上,对,你把你那个对着他那上面,对准了没有,好,你坐下去,让那东西到你的里面去就行了。”

  小红随着潘金莲的指挥,把武松的老二道口,但武松的老二特别大,而她是个未开苞的少女,口窄小,哪能进去,了几下仍不进去,不由急了,说:“夫人,进不去。”

  潘金莲当然知道难进去,于是说:“你在他那东西上涂一点口水,好,你用手把你那口拉开点,好,对准了没有,好,拚命坐下去。”小红救武松心切,听到潘金莲一声喊叫,牙齿一咬,用尽全身力气往下一坐,只觉一火热的子直进来,道像被撕开似的,一阵剧痛传遍全身,眼前一黑,一下倒在武松身上。

  武松的老二一进小红的道中,一股热立即在全身动起来,往来奔走,越来越急,全身力气迅速恢复,忍不住发出一声吼声:“好。”伸手搂住小红,在她身上了几下。

  小红悠悠地醒了过来,一看武松醒过来了,抱着她坐在怀中,下面还连着,不羞涩无比,低头伏在他的前,不敢抬眼看他。

  武松只觉下边热烫无比,忍不住着老二动了起来,一动小红就痛得叫了起来,他知道是正常现象,一面安慰着小红,一面轻轻着,不时摸着小红的娇躯、,把小红的情慾调动起来,慢慢的里面开始润起来,老二起来不再干涩,小红也不再叫痛,于是越越快。

  这边潘金莲与三儿的搏已进入白热化阶段,恢复了体力的潘金莲不再足三儿不熟练的,已把他翻身在地上,自已骑在上面干了起来,只见她披散着秀发,脯,摇,上下前后套动不已,三儿的老二在她的道中快进快出,她的双手把三儿的双手拉到前让他按着她那对拔的美,口中叫不已。

  “夫人欢喜成那样呀。”小红小声地对武松说。

  “那是,你有没有感到有点。”武松把小红在下面,从上往下干起来。

  “有点,好舒服。”小红笑笑,脸上出天真活泼的笑容。

  “你很好看,小红。”武松不由赞叹道,得更急了。

  “还是夫人好看。”小红不好意思。“你长大后不会比夫人差。”武松只觉体内真气流动,气力越来越强。

  “哼…哼…”小红羞意渐去,随着道里快升起,不由自主地哼叫起来,清甜的声音发出快意的呻,更是别有风情。刚刚还是寂静的玉峰沟里顿时语缭绕,语情话一阵接一阵,恰似十里秦滩河边花船院,人心魂。本来已是垂垂死的沟中群雄被这人的起阵阵心火,脑海不再浑浊,眼睛不再昏暗,口中开始干燥起来。这是人类本能的召唤,这是人类本能的刺,每个人心中都有一股热在周身动,身体渐渐有了力气。但他们仍无法起来,虽然他们脑中已开始清醒。

  “啊,啊。”一阵狂风骤雨般的套后,潘金莲只觉全身真气充盈,快集,当三儿的热烫的元冲进她的子深处时,道里顿时一阵颤抖,水直而出,不由得全身一软,倒在了三儿的身上,连抖了几下后,全身真气渐渐平息,一种从未有过的舒畅感充了全身每个细胞。

  于此同时,武松抱着小红一阵急后也大喊一声,倒在了她的身上。

  “三儿,谢谢你。”潘金莲抱着三儿的脸亲了一下。

  “不,不,不要谢。”三儿脸上红扑扑的一片,胆怯地看了一旁的武松一眼。

  小红却把整个脸埋在武松的怀中,不敢抬起头来,她怕潘金莲的眼光。

  “他们怎么办呢?”一阵沉默之后,潘金莲打破了静默。

  “是啊,怎么办呢?”武松顿时醒过来,跑了过去,一查看,林冲、燕青、王矮虎、花荣等尚有二十七名梁山头领仅受了伤,尚活着,而宋江却已气绝身亡,另有李瓶儿、梅及其他派中近三十人均受制于天蟾血气,无望等死。

  “怎么办呢?”武松在林冲身边急得直跺脚。“他们怎么啦?”三儿小声地问潘金莲。趁着武松去查看,他赶紧把衣服穿起来了。

  “我们了天蟾血气,要与童男处女才能活命,如不是你俩人来,我与你武松叔叔已快死了。”潘金莲爱怜地摸着三儿的头。

  “好险。”小红在旁伸了伸舌头,听潘金莲这样一讲,她的心放下了一大半,心想我是救武叔叔呢,夫人不会生气的。

  “不要动了,让我来告诉你们吧。”一声熟悉的声音响起,潘金莲扭头一看,只见一名中年道姑脸带微笑,从旁边树林中走了出来。

  武松深深一揖:“不知前辈有无办法救这些兄弟?”

  “本来是没有,我来这里很久了,耶律烘光来时我也来了,我真没想到真相是这样的,本来我也没办法,只好在一旁呆看,现在你们机缘凑巧,竟有童男处女找你们找到沟里来了,现在你们神功已成,加之刚才一番男女合,童男处女之气深贯你们之身,但也散于沟内,他们听着之声,生理机能再次发,现在他们只差一个人用神功替他们打通血之,让充水出来,不至暴而亡,当然,他们的功夫是留不住了,但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生活还是可能的。”中年道姑说。

  “我现在行么?”武松脸。“你当然行,你现在的功夫已是今非昔比,当今之世,只有一个人可与你比肩了。”中年道姑笑着说。

  “真的?”武松转身向后,对着后面山坡大吼一声,铁拳打出,只听一阵啪啪声过,山脚下一棵碗口的大树应声而断,声势之猛,煞是惊人。不由一呆,真没想到自已神功已达如此境界,真是达到古丈之外伤人于无形之中的超凡境界。

  “好,好。”潘金莲不由大喜:“二叔,真历害啊。”转身对着中年道姑说:“师傅,你说只有一个人可与他相比,哪是谁啊?”

  “那个人就是你自已啊,你也了天蟾之气,神功也成,又有不师的天罡绝技,当不输他。”中年道姑笑着对她道。

  “真的,那我也试试。”潘金莲挥拳击出,却是无声无息,树枝连叶子都没动一下。

  “不行啊。”潘金莲脸失望之。“这是你不会运气啊。来,你气沉丹田,把气力往手上运,好,打出去。”随着中年道姑一声叫声,潘金莲双手齐出,只听拳见呼啸,劈劈之声大作,山脚边四五棵大小不一的树齐齐折断。

  “好,好,夫人真历害。”三儿在旁高兴得跳了起来。

  “你以后也可以像夫人这么历害。”中年道姑对三儿说。

  “是么?”三儿一脸疑惑。“你与小红都了天蟾血气,及时合,目前真气已贯入你们身中,只要略学运用之法,就可将全身无穷真气化为功力,成就一代绝世功力,以后江湖上就有四个武功盖世的高手了。”中年道姑感慨道。

  经过武松与潘金莲运用神功通救治,沟中五十余人终于了鼓血,重新站了起来,虽功力全失,但从鬼门关中走了一圈又回来,不由暗叫庆幸,在或羡慕或妒忌武金两人得成神功赞了一番后免不了说声谢谢,陆续离沟而去。

  夕阳西下,晚霞把天空映得灿烂无比,玉峰沟前武松与潘金莲却是泪水涟涟,执手相看泪眼,哭还休。

  “你保重,要注意安全,要好好待小红。”潘金莲拉着武松的手,久久不忍松开。

  “你也保重,我那边大事完了,会回来看你的,三儿很好的,一定会好好对你。”武松看着潘金莲,心中恋恋不舍。因男女了天蟾血气合后不能分开,所以今后潘金莲只有跟着三儿过,而武松也只有跟着小红过了,一对情侣历经磨难,虽劫尽甘来,但迫于外力,只好忍痛分手。

  可喜的是,他们都找到了对自已非常崇拜的另一半,一对情侣散了,但两对佳偶却成了,他们除了一点点遗憾,更多的是兴奋、庆幸和幸福。

  武松要与林冲他们回梁山泊,宋江死了,梁山此次元气大伤,但可喜的是武松神功得成,当使梁山实力反增。

  潘金莲不能与武松在一起,自觉不好回梁山,想在玉峰山中陪着中年道姑,让她过一个幸福的晚年。

  谁也不想说离别,但离别却已在眼前。此时,他们除了泪水就是叮嘱。依依惜别!

  武松回到梁山泊,被大家推举为新的总头领,他与吴用等细一思量,深感当前外患大于内,为整个国家着想,独闯汴京,面见徽宗,终于与朝廷达成妥协,降了官军,开赴前线,大战辽军,与小红两人凭绝世神功,纵横敌营于无人之境,大败辽军,迫其签下和约,成为一代名将。

  潘金莲与三儿在玉峰沟中随着中年道姑研习武功,武学上的成就远在武松小红之上,更为惊喜的是,与武大、西门庆、武松等生活多年没有生育的她与三儿连生三个儿子,竟应了三儿之名,一家其乐融融,成为一代武林世家,行侠仗义,成为天下武林的楷模,传下许多动人的故事。

  (全文终)
上一章   水浒潘金莲   下一章 ( 没有了 )
女妖精戏葫芦女优合约巨ś黄种少年和白双胞胎记事簿催眠假戏真做之新滛母和滛姐白山真实换凄体验滛后
蛤蟆小说网提供水浒潘金莲第十六章揭秘全文终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