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种少年和白种熟女》第六篇渔民与热舞女全书终及《黄种少年和白种熟女》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黄种少年和白种熟女  作者:liyuehua 书号:49921  时间:2020/6/18  字数:16105 
上一章   第六篇渔民与热舞女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黄白狂,这是一个多么让人心驰神往的话题,伴随着人类历史的发展,无数黄种少年和白种女进行充分的合,诞生出无数狂野无比的爱故事。

  纵观全人类,对以下的判断几乎是共识,最变态、最充的男人是日本男人,最感、最狂野的女人是巴西女人,如果日本少年遇到巴西女,会产生什么结果呢?

  1908年,一艘载着日本劳工的船只,停靠在巴西的桑托斯港,船上一个叫吉野秀一的17岁少年用他扁平的双目远眺着巴西的港口,他根本不会知道,在日本找不到女人、无法发的他,将作为日本少年的代表,在这个南美洲的国家找到自己最狂野的爱生活。

  那个年代,由于巴西停止了黑奴的使用和贸易,导致大片的甘蔗园缺乏劳动力,而明治维新之后的日本打开了国门,开始参与到国际的经济当中,于是日本天皇派遣大量的日本劳工远赴巴西,开拓种植园,吉野秀一的船就是这样的目的。

  这艘船上不仅仅有青壮年的劳工,还有他们的家属,算是一次殖民式的出海吧,不过这可苦了吉野秀一这一批没有家室的年轻人。

  吉野秀一是一个孤儿,第一个字矮小,也比较瘦,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导致非常蜡黄。

  所以当他看到巴西劳工招募的启示后,毫无顾忌地踏上了远赴巴西的船。

  一行人在船上航行了将近一年时间,正常的物资供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的解决,是一个老大难的问题。

  带家属的船员无所谓,反正每天就是吃饭睡觉做,虽然有些时候需要顾及船上其他船员或者是自己的儿女,但是总算是在船上有发的渠道,而像吉野秀一这样的单身少年可谓是一抓一大把,各个饥渴难耐。

  吉野秀一住在甲板中侧,左边的屋子住的是一位六十多岁的老头,名叫德田重,德高望重,在此行中处于元老的最高位置,据说是为了逃避债务,离开的日本,他身边有一个女人,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大概也就19岁左右,长得貌美无比,身材娇小,有人说她是德田重的侄女,有人说是女仆,但是吉野秀一最清楚他们的关系,每天晚上从隔壁都要传来两人情地做的声音自己老年人将自己腥臭浓稠注入少女体内的冲击,她就是老头的盆。

  更让吉野秀一受不了的是右手边住的男青年,叫明川家亮,这个男青年20岁,形貌猥琐至极,矮个子,蜡黄的皮肤都已经病态了,但是他疯狂的恋着白种女人,按照他的说法,白种女人和黄种男人是最般配的。

  由于当年美国军队打入日本,揭开日本现代化进程,促使明治维新,日本有相当一部分美国白种人,主要是军人,包括一小部分女兵。

  明川家亮对吉野秀一面猥琐地讲,五年前一次美军游街的时候,由于一个美国白种女兵太感了,他居然当街冲了过去抱着她的腿她的股!最后被美军暴打。

  更夸张的是,他居然在的驱使下偷偷潜入美军军营,偷窃美军白种女兵的长靴。

  那双长靴明川家亮随身携带,在他当着吉野秀一的面,将大量注入早已经被灌的白种人靴子后,明川家亮给他讲了来自己来巴西的真实目的。

  “我就是来享受巴西的白种女人的!巴西的白种女人在杂志上已经不仅一次看到了!”他拿出一本杂志,是介绍巴西的,上面有三页是介绍巴西女郎的,那一张张的高鼻深目的脸,穿着在日本根本不会见到的短小紧的衣服,腿上套着各丝袜(丝袜这个东西,吉野秀一只是在美国女兵身上见到过,第一次见到就让吉野秀一喉头一紧,面部涨红,巴硬!)一个个极度夸张的大股和大腿,在日本女人身上根本看不到如此巨大的股和如此长的腿!几个女郎的脸已经看不清了,从痕迹上看,应该是被明川家亮的次数太多了都要破掉了。

  “如果能得到自己的白种女人,我肯定可以在她体内每8 次,让她怀上我的种,干死她这个白种货!”吉野秀一不在脑海中脑补出一副猥琐的画面:黄种少年憋红脸,亲吻着杂志上的白种美女,一边喊着要死白种人,一边用美国女大兵的靴子包裹着巴疯狂,最后嗷嗷叫着将出!船停靠在桑托斯港口,巴西政府举行了盛大的仪式,除了给日本官方换文书,还选择了最为德高望重的德田重作为领袖的族长会,最后,一群巴西女郎进行了桑巴表演,一个个狂野感的女郎,各个身材高大,穿着丝袜在矮小猥琐的日本人尤其是日本少年面前尽情地扭动她们的大股,这些日本少年都看呆了,一个个都出了口水,尤其是明川家亮,居然偷偷的在打飞机,然后子里,打完一次又打一次,半个小时的桑巴表演他出了四次!最后,一行人通过火车被运送到了圣保罗,在市郊,德田重等族长决定放弃巴西式的小楼,自己重建家园,以保证日本文化。

  于是,在勤劳的东方黄种人手里,很快一个大型日本村落就建立起来了,式的阁楼,式的澡堂,还有式的饭馆,最后,经过族长会的讨论,决定建立一个巨大的围墙!

  “日本来的同胞们!”德田重在台上说“我们不远万里来到巴西,人生地不,只有团结,我们很有可能在这里安家,但是如果我们一个小族群不能保证我们的纯洁,就不能够长期维持,很快将会被同化消灭。

  因此,经过族长会讨论,我们立下三条法律:1 不允许进行巴西的生活方式,包括衣食住行。

  2 不允许和巴西人通婚,交往也不行。

  3 白天干活,晚上不允许离开围墙!这三条违反一条,将处以死刑!

  “吉野秀一看到明川家亮的眼睛都瞪大了,面愤恨。

  的确从民族的角度考虑,族长会讨论的是正确的,但是,这些族长都是带着家事来的,比如德田重,虽然看到巴西美女也有心动,但是在把注入自己年轻貌美的容器后,就不想这些了,但是更多的血气方刚的青年,该如何是好呢?于是,每个夜晚总有人偷偷趴在围墙边,偷看外面的世界,一边想象,一边对着围墙打飞机,明川家亮最多,吉野秀一也进行过很多次。

  日本黄种少年的望,就像无数水源,那道围墙,包括现实的围墙,还有族长们建立起的道德伦理的围墙就像大坝,而巴西白种女人那感无边的体,就是大海,终有一天,水源会灌大坝,冲破大坝,向着大海奔而去!三个月时间,在其他黄种少年还在晚上拼命打飞机之际,明川家亮居然不再打飞机了!晚上也是一次都不去围墙边,甚至那双靴子也没有被注入了,第二天早上明川家亮干活的时候,总是面疲惫。

  作为他的兄弟,吉野秀一终于忍不住问了他。“我看你是兄弟,我就告诉你一个人!但是你绝对不能告诉其他人!”明川家亮说。

  “放心,我发誓,绝对不告诉其他人!”吉野秀一说。

  “我每天晚上都出去和一个白种配,让她穿着丝袜到她里!”明川家亮说,双眼放出的光。

  明川家亮的话深深地刺了吉野秀一,每天,白种女,丝袜,,这些无比忌的词语像利箭一样中了吉野秀一的内心!明川家亮居然偷偷的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且是每天,每天!吉野秀一不羡慕的口水!

  “吗?”憋了很久,吉野秀一才说出一句话。

  一眼就看出吉野秀一心里话的明川家亮说:“绝对是至尊享受!如果你想试试,今天晚上可以带你一起去!”

  “那…可以啊…”“你可要想好,被抓住是要处死的!”

  “我…”吉野秀一迟疑了一下,但是想到肤白貌美魔鬼身材的体,能够趴在上面尽情宣黄种人变态猥琐的“我去,请带我去吧!”夜里十一点,宵开始了,明川家亮带着吉野秀一猫着穿过几个房子,来到靠近林子的围墙边,原来那里有一块大石头,大石头旁边的草丛里有一条天然的小通道,是修建围墙没有注意到的,于是两人钻过小通道,就来到了围墙外。

  走路有十五分钟,在圣保罗的市郊,一个巨大的酒吧一条街展现在吉野秀一面前。

  “来到圣保罗着名的,女一条街!”明川家亮说。

  他带着吉野秀一穿过街道,但见街道上熙熙攘攘,主要以男为主,也有个别女,都是白种女人,而且绝大多数是女。

  “别看了,很快让你看好看的!”明川家亮看到吉野秀一盯着一个白种女的股看了半天,差点被牵着眼睛走。

  最后,两人来到一个名叫牛香蕉的酒吧(出发前和航行的陆上都培训过葡萄牙语,语言上没有问题),巨大的霓虹招牌,透过门可以听到吵闹和妖的音乐。

  “走!”两人推开门,吉野秀一顿时傻掉了!酒吧里灯光昏暗,中间一个巨大的吧台,其他地方是一个个小座位,有一些白人男子在喝酒,更多的是穿行的白种女!

  只见这些女人高鼻深目,浓妆抹,夸张的眼影和浓重的口红,身上穿着亮片的超短裙,腿上套着各丝袜,最关键的是,这些白种女人都在35岁以上,身高都在175 以上,极度夸张的大子,巨大的像水桶的股,和丰修长的丝袜腿,让吉野秀一瞬间就硬了!明川家亮只有一米三出头,吉野秀一也只有不到一米四,穿行过一个个巨大的白种丝袜女中间,那种反差的感觉,让吉野秀一不过气,如果可以和这些女巨人配,那是多么巨大的成就感啊!明川家亮拉着吉野秀一坐在了一个小桌子上,酒保走过来,明川家亮说:“两杯朗姆酒,再把草莓叫来!”由于辛勤劳作,日本劳工收入都好,所以出手也放得开。

  一会,酒上来了,两人喝着酒聊天。过了十五分钟,一声银铃一般的笑声传来,两人定睛一看,顿时都巴硬

  只见一个长着夸张鹰勾鼻的黑发女人,深眼窝里堆了化妆品,暗红色的嘴无比,他穿着大红色的紧身短裙,腿上是草绿色的连丝袜,脚上是大红色的15厘米高跟鞋,这个名叫草莓的女人原本就有夸张的185 的身高,加上高跟鞋直接2 米以上了!

  “我的草莓宝贝!”明川家亮站起来,真是震撼人心的对比啊!两人站在一起,明川家亮居然只到这个白种女的股!一个矮小猥琐瘦弱丑陋的日本少年,一个巨大高贵肥感的巴西丝袜女,这巨大的对比不让吉野秀一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当然,巴也硬的不行了。

  “哦!我的宝贝,想起我了!”明川家亮激动的冲过去,一把抱住草莓的股,在她的肚子上有亲又摸,双手在她的股上狂热索求,而自己的双腿则夹着草莓的一条美腿狂野摩擦!

  “昨天不是才见到吗?”草莓说。“昨天晚上因为来晚了,才在你了三次!平时都是五六次!肯定不过瘾啊!”明川家亮说。

  五六次!里!吉野秀一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这个黄种人,巴不大,硬的像铁!”草莓媚笑着。

  “哦,对了,这是我的兄弟,吉野秀一,你给他介绍个呗。”明川家亮说。

  “真不错,又是个巴硬的黄种小少年!喜欢什么样的?”草莓巨大的身材让吉野秀一不过去,但是他一侧脸,看到一个绝世美女!

  只见这个女人长了巴西女人中少有的金发,湛蓝色的眼睛,淡紫的眼影,深蓝色的口红,上身是蓝色的超短裙,下身是咖啡的连袜,腿上套着白色的过膝靴,鞋跟也是15厘米,她身高更高,达到了195 ,加上高跟鞋就是足足两米一!

  看她的年纪应该比草莓还要大,45岁左右,股比草莓还要大,宽度是吉野秀一身体的五倍!两条腿原本就达到了惊人的140 ,加上高跟鞋,仅仅是腿就达到155,吉野秀一站在她面前,脸只能够到大腿!吉野秀一眼睛都直了,口水了下来,激动到整个人都呆住了,原本认为白种女人脸部感,身材极好,没想到居然这么高,这么巨大!只见这个两米一五的巨女缓缓走来,股一扭三晃。

  “你看他的小眼睛,已经离不开大桃了!”草莓咯咯笑着。

  “哈哈,原来吉野老弟也喜欢巨女啊!话说大桃怎么这么高?”明川家亮问道。

  “她可是有斯拉夫血统的巴西人,是我见过的最巨大的,绝对合小吉野的口味哦!”这个叫大桃的女缓缓走近,吉野秀一已经在用巴行注目礼了!只见大桃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巴,媚笑了一下,然后右眼调皮地眨了一下!这下可把吉野秀一疯了,大桃刚刚和他擦肩而过,那身上的桃的香水味,和大腿泛着丝光的美,让吉野秀一最后的防线崩溃了!他一转身,一把抱住了大桃的大腿,用力了起来。

  大桃轻轻一声惊呼,酒吧里有几个人投过来询问的目光,但随即不再关注了。

  “大桃姐姐,看来这个黄种少年对你很痴啊!”草莓打趣道。

  “哈哈,这条小黄狗可爱嘛!”大桃抚摸了一下吉野秀一的头,而吉野秀一头也不抬,像几天没吃东西一样发疯地桃的丝袜大肥腿,一边把自己的巴在她腿上摩擦。

  “我看我这个小兄弟可能会直接就地开干啊!草莓,我们去房间里吧。”明川家亮说。

  随后,吉野秀一晕晕乎乎来到酒吧后的房间里,直到明川家亮和草莓一起亲吻着来到隔壁,大桃像一尊巨大的雕像站在一丝不挂的吉野秀一面前,吉野秀一被自己的巴硬的发痛时,才醒过来,而面前的巨女的丝袜腿让吉野秀一再度疯狂,扑了上去!他一下子抱住了大桃的一条腿,硬巴在大桃的过膝靴上摩擦着,由于大桃实在是太巨大了,一条腿的细已经等于吉野秀一整个身体的宽度了,而她超长的美腿也和吉野秀一整个身体一样长,可以说吉野秀一就是抱着一个被丝袜和长靴裹着的自己一样长一样的大白

  “我想掉你的靴子,我想和你的整个丝袜腿配!”吉野秀一呼喊着。

  “小狼,这么。”大桃莞尔一笑,坐在边。

  只见她缓缓解开靴子的系带,然后右脚的棕色美腿就从靴子中滑出,远远的吉野秀一就能感觉到靴子里美的温度和香味。

  大掉两只靴子,站了起来。“大桃,你能不能再穿一双高跟鞋,越高越好,我最喜欢巨大的女人了!”吉野秀一呼喊道。

  “好变态啊!”大桃说,从下拿出一双银白色的高跟鞋,鞋跟居然达到了20厘米。

  她优雅地提上了鞋子,继续站了起来。215 震撼的身高展现在吉野秀一的面前,刚才可能吉野秀一微微可以够到水桃的大腿,这下他面前就是整条大腿了!吉野秀一怒吼一声,冲了过去,抱紧了水桃的大腿,整个身体都贴在她的大腿上。

  巨大的身高差让吉野秀一疯狂了,由于黄种人身材比例差,他的腿很短,巴只能贴在大桃的小腿上,但是即使是小腿,套在丝袜中,也让吉野秀一的巴享受到最丝袜的摩擦,而上面就更疯狂了,吉野秀一紧紧抱着水桃的大腿,像发了疯一样上下摸来摸去,他伸出舌头,在水桃的腿上又亲又,就好像水桃的大腿上长了感的小嘴一样。

  “小吉野,你怎么个子这么小,没有我的腿长,居然还没有我的腿!”水桃调笑到。

  “只要巴不小就行,一会让你尝尝我的大巴!”吉野秀一涨红着脸和眼睛说。

  而现在的他,以一种极其怪异的姿态享受着大长腿,如果用一个词语形容,应该是在大桃的腿上!只见他双腿从外向里住了大桃的小腿,让巴紧紧贴在她的腿上,而他的前和肚子紧紧贴在大桃的大腿、小腿上,双手紧紧扣着她的大腿,舌头和脸都贴在大腿的咖啡上,然后身体顺着她的超长的腿上下摩擦,舌头、脸蛋、前、双手双臂、大巴和双腿都充分享受大桃丝袜美腿的丝滑和丰腴,力度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

  “小吉野,你不会是要在我的腿上吧?”大桃说。

  “我不想,可是,实在是受不了了,你这个白种女,太了,我干死你的腿,干你的丝袜大肥腿,干你的丝袜腿在你丝袜腿里,让你的腿给我怀孕吧!”吉野秀一大吼一声,快速摩擦着整个身体,随即涌而出,顺着大桃的腿了上去,而吉野秀一浑身搐,不断机械地上下整体摩擦着,直到完全在大桃的腿上,才从她的身上离开,倒在一旁的地面上,看着大量的顺着大桃的腿淌淌下!

  “你这是多久没有手了,这么多?”大桃坐在了上,缓缓抹去腿上的

  “主要是,太刺了,太了!”吉野秀一看大桃的脸,刚刚软下的巴又蠢蠢动了,他爬了起来,站在边,贴在大桃身上索吻。

  即使如此,巨大的身高差也让他够不到大桃的嘴。

  “你也太矮了。”大桃媚笑了一下,抱住了吉野秀一的身体,微微抬,吉野秀一被浓郁的香水味包围,也刺地踮起双脚,大桃微微低下头,两人四目相对,黄种少年那扁平的脸和白种女那立体的脸慢慢接触,随即两个人的嘴就碰在了一起,白种女对黄种男人巨大的吸引力让吉野秀一癫狂了,他抱着大桃的脸狂啃咬,口水四溢,白种人的口水和黄种人的口水就像发生了化学反应,让吉野秀一和大桃都充

  “我…我想和你配!”吉野秀一说。“什么配啊,多难听啊,就好像是动物一样呢。”

  “我就是想像动物一样和你配!”吉野秀一涨红着脸和“明川君说,黄种少年和白种女在一起,就是像动物一样配!”

  “嘿嘿,好啊,我看你准备怎么配咯?巴不够大,可是不能让我怀孕的哦。”大桃风地说。

  “那让你试试!”吉野秀一转过大桃的身体,像看情连环画一样,一把撕开了大桃裆部的丝袜。

  “哟!早就听草莓说,你们这些黄种小少年喜欢撕开丝袜呢。”大桃用修长细的手着吉野秀一起的巴。

  “尺寸还可以,但是我可是身高195cm 的巨女哦,这个尺寸进来,也只是牙签而已嘿嘿。”大桃将吉野秀一的巴扶在自己的位置。

  “让你看看吧!”吉野秀一大吼一声,抱着大桃的巨,脚尖一点,了进去。

  原本已经充分起的黄种少年的巴,在进白种女宽阔的口之后,接触到中分泌的来自巴西的水,居然突然又涨大了三倍!头穿过蜿蜒曲折的温暖的道,巴又变的更长了,直接顶在了大桃的子口,直接将大桃宽阔无边的完全了!黄种少年的巴感受到了不同人种配种的信号,完全跨人种强制起了!

  “哦!我的天哪!居然又大了!”大桃惊呼一声,而立刻,她连惊呼的机会都没有了,因为吉野秀一抱着她的股,像发了疯一样冲刺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慢点!你这个小家伙!这么大这么猛!”大桃瞬间被干的花枝颤。

  “吧!吧!我就是要充分享受你的体,黄种少年的巴就是专门给你们配种用的!”吉野秀一牢牢固定住大桃的身体,踮起脚尖,奋力,整个房间顿时被大声的啪啪啪填了。

  只见一个150 不到的黄皮肤小少年,踮着脚站在上,他面前是足足有215的伟岸的白种女,在白种女的巨大体型下,他原本就是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高贵的金发,湛蓝色的至尊眼睛,晶莹剔透的白色皮肤,浑圆翘的巨大部,笔直地让人不跪倒在地的大长腿,就像一座巍峨的高山站在低矮、丑陋的黄种少年面前,遥不可及,无法逾越,但是我们的黄种少年拿出搬山填海的勇气,拼命享受着这座伟岸的雕塑一样的白种女人,他的目标不是足自己或者是巨大的女人,而是将自己黄种人的子播撒在白种人的子当中,穿破她的卵子,让她受孕!由于大桃太过于巨大了,站在那里任凭吉野秀一上下左右干,依然屹立不动,而这更加刺了吉野秀一,让他可以拼尽全力冲刺而不需要担心将她干倒。

  虽然已经一次,但是跨人种配的刺,加上黄种少年跨人种强制起的巴和白种女巨大宽阔无比匹配,很快高的快就来了。

  “噢噢噢噢噢!你太厉害了,太厉害了,太低估你了!”水桃大喊一声,直接高了,上半身失去了力量,垮了下去,但是赶忙用自己的膝盖撑住。

  “不行了,太了,我也要了!让我的使你受孕吧!”吉野秀一也大喊一声,浑身颤抖,泛起了白眼,全部在了水桃的中,足足了三分钟!水桃这座高贵的雕像轰然倒塌,吉野秀一也倒在她身上。

  …半个小时后。“你的丝袜脚丫真是太好吃了,太大了!太臭了!你看,她居然比我的脸大两倍,直接盖在我脸上!我要像小狗盘子一样把你脚上的臭味干净!”铺继续轰轰隆隆作响。

  只见大桃侧身躺在上,一条腿抬起,被吉野秀一紧紧抱着,脚丫子直接糊在吉野秀一的脸上,而吉野秀一的巴直接在大桃的中,两人双腿叉,

  “哦哦!你这个的黄种少年,居然我的臭脚,你是我见过的最变态的客人,最的客人,最恶心的人!”大桃也用言语刺着吉野秀一。

  “啊!受不了了!也就的我们,才最配感的你!”吉野秀一一阵猛烈地冲刺。

  “啊,了!”吉野秀一一边疯狂地最后舐着脚底板,一边将在大桃已经高搐的子里。

  …半个小时后。“哦哦!这就是白种女的靴子,太了,太了,再快点,再快点!”最的吉野秀一和最感的大桃,以一种极度变态的姿势享受着!只见大桃坐在边,用自己闷了一天脚臭味的靴子包裹着吉野秀一的大巴打飞机,而吉野秀一一边将整个手全部深入了大桃的中扣着,一边用舌头疯狂地着大桃的脸。

  “你的鼻子太高了!像高耸入云的山丘!你的眼窝太深了,像不见底的大海!”吉野秀一用最浪漫的语言歌颂着大桃的脸,随即用自己的唾包裹她浓妆的脸。

  “啊!你太恶心了,用我的臭靴子给你打飞机,还用你恶心的舌头我的脸!”水桃高喊。

  “明川君!我们根本不需要拿美国女军官的靴子打飞机!巴西白种女的靴子也可以!而且可以一边她们的脸一边打飞机!”

  “哦!不行了!”大桃受不了了吉野秀一的手,用力将他的了出来,随后大喊一声,高了,躺在了上,而吉野秀一的舌头还包裹着她的高鼻梁。

  …半个小时后。“哦哦!这才是享受白种女身体的正确方式!这才是小矮子享受巨女的正确方式!”只见大桃完全趴在上,双腿并拢,吉野秀一趴在她身上,巴深深入大桃的中,像在爬树一样在她身上拼命拱着。

  “真是便宜你了!我一个白种女,又这么巨大,让你如此享受我的身体!”

  “你的身体,从生下来,长了这么大个字,长了这么大年纪,长了如此高贵,不就是接这一天吗!不就是送给我这个黄种少年享受的一具吗!”整个板轰轰隆隆地巨响,完全移位了,在两声尖叫之后,一切归于平静,黄种少年的从白种女的道当中出。

  …半个小时后。“噢噢噢!你是要把坐塌吗?你是要把我在地上,碾碎吗?”只见吉野秀一叉开腿坐在边,两脚完全够不到地面,而大桃坐在他巴上,双手撑着板,自己却翘起腿,死命冲击着吉野秀一。

  “怎么样,我这个高贵的坐姿还不能垮你吗?”大桃说。

  “越高贵,我的巴越大!”从正面看,完全看不到吉野秀一,因为他被大桃的山峰完全挡住了!如果不是高声叫和生殖器摩擦的咕叽咕叽的声音,你会以为大桃是一条腿搭在另一条腿上,高雅地想什么事情呢。

  “不行了!”吉野秀一紧紧固定住大桃的部,自己的下一阵猛烈地冲击,全部进大桃的中,也烫的她翻白眼地高

  …半个小时后。“你的大把我的头都包住了!”只见大桃的口好像又长出了一个子,但这个子很小,比原来的两个子要小四号!但是这个子会动,会一左一右原来的子。

  “我夹断你的!”只见吉野秀一趴在大桃的身上,一边吃,一边被大桃紧紧夹住部,做着最后的冲击。

  看不清的频率冲击之后,双腿分开,吉野秀一下马,大桃的道里潺潺。

  …半个小时后。“你太高了,太大了!”只见吉野秀一站在板上,大桃高高撅起股,居然吉野秀一的巴刚刚好可以入她的

  “那是你太矮了!你的腿还没有我的大腿长!”突然,轰一声,板整个塌了!但是两个人的配没有停止,在一阵灰尘之中,吉野秀一抱着比自己宽五倍的巨,而这个巨也陷入了高搐。

  …“丝袜这么!太了!”只见大桃拿出一条丝袜,包裹在吉野秀一的巴上,一边用手打着飞机,一边张嘴整个吃进去了吉野秀一的头。

  有力的玉手就像是紧紧夹着巴的道,丝袜的摩擦就像褶,而嘴中的唾就是道的水。

  “想吧!”“了!”丝袜沁入大桃的口腔。

  …

  “你疯了!”“我就是疯了!”

  “去了!”“了!”最疯狂的场面出现了,只见吉野秀一抱着大桃的巨,让她的双腿在自己上,紧紧抱着自己的脖子,整个将巨大的女人抱了起来

  像一只三米多高的北极熊,挂在没有手臂的小白杨上,颤颤巍巍,但是却异常疯狂!排尽,干,白杨折断,母熊躺倒!整整一晚上,十次,吉野秀一抱着大桃的,睡着了。

  清晨,吉野秀一和明川家亮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庄园。

  吉野秀一虽然支付了大桃平时四倍的钱,但是相对于勤奋劳动又颇有收益的他,几乎不算什么。

  吉野秀一终于知道了明川家亮为什么极度恋白种女了,脸、嘴、手、腿、脚,巨大白皙,高贵,让自己的巴涨大三倍有余,体力无限,而且不应期缩短到三分钟!吉野秀一开始了疯狂的生活,白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工作,每到傍晚就巴硬到了极点,幻想着自己幼小黄的身躯,在大桃巨大白色的体上尽情宣17年来积攒的大量的!青山遮不住,毕竟东去!而尝到了黄种少年硬无比的巴、无限的体力和充盈到溢,大桃也不再接其他客人了,每天就穿着紧小透薄的衣服,穿着各丝袜,套着20厘米高跟鞋或者高跟靴,浓妆抹,感妖娆,等待着自己的跨人种小情郎!道内,玉手飞机,脸,足丝!每天都要玩一遍,不在大桃身体上上八次十次,吉野秀一根本无法宣自己体力和,而经历十余次高之后,大桃也会直接晕倒,任凭吉野秀一搂着自己庞大的身躯,像夫一样相拥而眠,大桃的身体变成了吉野秀一私人的容器!持续一周后,明川家亮与草莓、吉野秀一与大桃甚至开始追求更加刺体验,每到收工后,草莓和大桃就会来到围墙旁边的巨石后面,明川家亮和吉野秀一偷偷凿开了一点巨石,平时用草盖好。

  每晚,草莓和大桃就将自己硕大的股从围墙外面撅入围墙里面,而明川家亮和吉野秀一则站在围墙里面,将自己的入白种女的中疯狂配,打破德田重等愚蠢长老的束缚,日本巴和巴西的生殖器配,就发生在围墙的正中间,每次都会刺的两人连续配、连续,连不应期都不存在了。

  虽然曾经被查夜的抓到,但是当查夜的小黄种少年看到两人居然可以享受白种女,而且白种女居然如此震撼,立刻就会加入黄白狂的过程中,明川家亮或者吉野秀一都会带他们去女一条街,挑选自己心仪的白种女,带到围墙边配。

  最后,甚至发展到十组黄白狂,每天就像到围墙角集体上厕所一样,伸出巴,在外墙外的大股中,!大胆的明川家亮最后直接将草莓带到了自己的房间中,每天让草莓叉开腿等自己,每到休息的时候,就冲回房间,打一炮,再继续干活。

  吉野秀一和大桃还没有胆大到这种程度。悲剧也即将开始。

  一天晚上,大约一点左右,原本休息很早的德田重突然起来了,由于白天看到了一个非常感的巴西女郎,居然做了梦,醒来之后看到身旁的小奴,立马趴在她身上,进去。

  “哦!我干死你这个婊子,干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勾引老人的货!”德田重肥胖的身体牢牢抱着小奴,舌头在她的脸上狂着,巴缓慢动,但是自己却闭着眼睛想象着下是巴西女郎。

  而小奴则紧闭双眼,咬牙坚持,一声不吭,就像一个巨大的自器一样,任凭德田重

  了不到一分钟,德田重就抖动身体,了。

  感觉恢复精神的他,慢慢起身,也不管下体出浓白色的小奴,拄着拐杖离开了房间。

  他看到一个房间灯还微微开着,而且居然有震动和微微的喊叫声,他缓缓走过去,声音和振动声音越来越大。

  “这不是明川家亮那个小子的房间吗?他什么时候有子了?不会是其他人的子吧!我要看看!”他微微推开没有锁的门,立刻震惊了!只见明川家亮浑身赤,站在凳子上,草莓身上只穿了深丝袜和高跟鞋,一条腿搭在明川家亮的肩头,生殖器相连,两人站立着疯狂地做

  “我爱日本男人,我爱黄种少年!”草莓大喊。

  “我爱巴西女人,我爱白种女!”明川家亮说。

  “给我吧!”“到你里!”日本和巴西,黄种和白种,少年和女,内!所有这些词汇充斥着德田重的大脑,嫉妒、愤怒和权威受到挑衅,让他暴怒了,他推开门,大喊一声“妈的!”半个小时后,在庄园的正中间小广场上,火把通明。

  只见明川家亮和草莓双手被绑在身后,跪在处刑台上,旁边站着德田重等长老,小奴在德田重身边,为他拿着宝刀。

  台下,围着所有人,有的带着家属,更多的是单身黄种少年。

  “明川家亮和这个巴西女人,违反我们的令!居然私自配种!几位长老,按照律法该如何处理?”德田重说。

  “这…”其他几个长老犹犹豫豫。“当杀!”德田重眼珠子通红,青筋爆裂,扯着嗓子喊。

  “你杀我可以,我这辈子能享受到草莓的身体已经很足了,但是你没有理由处理草莓,巴西也不允许!”明川家亮大喊。

  “要死一起死!”草莓说“明川君,你让我享受到了极致的爱!我们无论天堂还是地狱,永远在一起配!”

  “我当然有!和巴西签订的条约就写着,在我们的地盘法律是按我们的!”德田重已经被嫉妒愤怒冲昏了头脑。

  “你这个老东西,为什么不让我们交往!为什么不让我们配种!黄种少年和白种配,天经地义,是绝配!”这句话振聋发聩,台下吉野秀一等已经享受过白种女的黄种少年纷纷躁动起来,而没有享受过的也站立不安。

  “请长老法外开恩啊!”吉野秀一说。其他几个人也附和道。

  “闭嘴,谁再说,以同罪论处!”德田重说。“哈哈哈哈!今天,就给各位上一堂教育课吧!”明川家亮说,居然一下子站起来了,草莓也站了起来,草莓将自己的一条腿一下子搭上了明川家亮的肩头,两人虽然背着手,但是还是直接入了!

  “小朋友们!不用担心!我们的巴在入白种女的道之后会收到跨人种的刺,变大很多倍!给大家带来极致享受!啊!要了!”

  “给我吧!”所有人都惊呆了,看着明川家亮涨大的巴在草莓体内注入!咕唧咕唧咕唧!

  “啊!”突然,所有人都从梦中被击碎了,德田重拔出宝刀,直接入明川家亮的后背,从草莓的后背穿透过去,刚刚完成配的两人,翻身倒地。

  所有人都捂着嘴吃惊地看着突发事件,完全懵掉了!

  “你这个丧心病狂的老东西!”吉野秀一暴怒,冲上了台。

  “给我拦住他!”德田重说,但是没人行动,他见情况不对,举起刀准备砍死吉野秀一。

  “兄弟,我来陪你了,但是羡慕你啊,没办法和大桃一起!”吉野秀一看着挥刀的德田重,闭上了眼睛。

  “啊!”刀落在地上,德田重大喊一声,吉野秀一睁开眼睛,只见德田重的小奴将一把匕首入了德田重的心口,德田重瞪大了眼睛看着小奴,来不及说话,已经死尸倒地。

  所有人目瞪口呆。看着众人,一股勇气升腾而起。

  “兄弟们,明川君切切实实地告诉我们,白种女和我们黄种少年是多么般配!我们远涉海外,无法发,而这些老东西却享受着自己的女人,指挥我们干活!我们黄种人为什么不能和巴西人配种!为什么不能杂!我们可以!”

  “对,我们可以!”另外八个少年高呼起来。“要我说,这片庄园,要掌握在我们手里!”吉野秀一高喊。

  “对!”所有人大喊,元老们一个个缩起来。

  “兄弟们,我们就推举吉野君做我们新的长老!”一个享受过白种女的黄种少年说。

  “同意!”所有人大呼。“好!那我就当仁不让了!”吉野秀一说“我下面下达命令,第一,把这些老东西抓起来!”几个少年一拥而上,把几个老头子捆了起来,五花大绑。

  “第二,让我们为我们的先驱,和先驱的爱人默哀!”所有人都低下头,默哀致敬。

  “第三,让我们推倒这个院墙,冲到旁边的女一条街,抢走那些感无边的白种女,带回来,用我们黄种少年的大巴在她们体内,在她们身上充分宣我们的吧!”吉野秀一说。

  “好!”“对了,我的女人是一个金发的195cm 的女人,我会自己把她抢过来,请大家不要碰她!”吉野秀一下达最后的命令。

  “没问题!”大家都高呼。“好!冲!”所有黄种少年都沸腾了,几个人指挥着推倒了院墙,另外几个人让大家准备好绳索和推车,三五成群,冲向女一条街。

  而吉野秀一也备用了绳索了推车,冲了过去。此刻的女一条街酒吧中,白种着烟,喝着玻璃杯中的美酒,坐在吧台和座位上,翘着丝袜美腿,接受着男人的调情,或者扫视着酒吧中的优质客户。

  她们不知道,她们的身体即将永远属于黄种少年。

  轰轰隆隆的声音传来,隔着酒吧的玻璃,第一个酒吧中的白种女好奇地打量着窗外逐渐多起来的日本少年。

  “他们怎么出来了?”“不是不允许出来吗?”

  “是来放松一下的吗?”“他们据说很有钱。”

  “小小的身体,有钱也足不了我们啊。”“据说,他们很厉害。”

  “太他妈的感了!”窗外的小少年说。“就是这里,冲!给我抢!”少年一个个奋不顾身,冲进酒吧,甚至直接砸碎玻璃冲进去。

  “你们干什么?”酒吧老板出来阻拦,直接被扔在一边。

  几个黄种少年来到白种女面前。“小朋友,一脸凶相地干嘛呢?”白种女还问这样的傻问题。

  “干你啊!来,一起绑!”几个黄种少年冲上去,抱着白种女就绑,绑好一个之后,扔在手推车上,最积极的黄种少年就推车冲回了庄园。

  很快,第二家沦陷,第三家沦陷,越来越多的酒吧被砸,白种女被直接捆起来,而话不说运走!吉野秀一也带着东西冲进了自己最熟悉的那个酒吧。

  “吉野君,这是怎么了?为什么我的姐妹都被抓走了?”大惑的说。

  “宝贝,我们玩个刺的吧?”吉野秀一地说。

  “什么刺的?”吉野秀一二话不说,直接上绳子,将大桃捆个结实,推倒在手推车上,不管她如何扭动和惊呼,直接运到了庄园。

  不到一个小时,整个女街上有姿、身材巨大的白种女,被洗劫一空!

  …次清晨。效率低下的巴西警察接到报警,日本劳工袭了红灯区,打砸抢,带走了大量的女!市长组织警力,冲到日本的庄园,场面让所有警员震惊到石化。

  整个庄园变成了日本少年和巴西女配种的乐园!门口,一个黄种少年狂着白种女的丝袜脚,在她们的大腿中,旁边,一个黄种少年一边啃,一边最后冲刺。

  林子边,几个白种女被吊在树上,后面站在木头箱子上的黄种少年疯狂地她们。

  水井旁,白种女靠在水井上,任凭黄种少年在她们的手、嘴里做着最后的冲刺。

  阁楼的各个角落,都有白种女撅着大股,任凭黄种少年在后面骑马。

  随便的一块草地上,就有黄种少年和白种女滚在一起。

  而台子上,吉野秀一抱着大桃,完全抬了起来,借着她巨大沉重的身体将全部在她的中。

  “嘟!”市长吹哨。“你们在干什么?德田重呢?”市长说。

  吉野秀一看到了警员,一手抱着大桃,走了过来。

  “他以外身亡了,现在我是大长老。”吉野秀一淡定地说。

  “你们!你们!居然抢人!给我放人。”市长说。

  “那你问问她们愿不愿意走了?”“不愿意!”所有白种女都大喊。

  “我们之前有约定,在我们庄园这里,就是我们的规矩,昨天,她们都和我们配了,按照我们的规矩,这就是结婚了,你们无权带回她们。

  “吉野秀一说。“那你们打砸抢呢?”市长说。

  “拿来。”旁边一个人递来一个包裹。“这是黄金,你们看一下,应该可以补偿了。”吉野秀一说“超过的部分,就请各位大人分掉吧。

  “市长转怒为笑。于是,市长默认了这起事件,也默认了吉野秀一的法律,只要带回到庄园里,配后愿意留下的,就是合法的了。

  随后的一周内,又有一部分白种女被抢了回来,直到每个黄种少年都配有一个白种女。

  休息的晚上,庄园内灯火通明。日本少年穿着传统的和服,而巴西女则穿着骨的衣服、丝袜和高跟鞋,聚在篝火旁边跳桑巴,背后,日本少年借着她们跳桑巴扭股,将入,跳舞做

  没过多久,这些白种女就纷纷怀孕了。吉野秀一和大桃的孩子,也在孕育了。

  那是日本少年的子和巴西女的卵子的结晶,是跨人种配的结晶,也是人类历史上最惊心动魄的组合:黄种少年和白种女的结晶!5 年后,又一艘日本劳工穿靠岸在巴西,这次是另一个城市,另一个疯狂。

  吉野秀一和大桃,是日本与巴西接触后产生的一对黄白狂恋,他们的故事和整个庄园的故事称为一代经典,成为明野贵族学校东西方文化史课程中的经典案例,刺着明野的黄种男学生子用自己跨人种强制起的巴和学校的白种女教师的丝袜下体尽情配!

  (全书终)
上一章   黄种少年和白种熟女   下一章 ( 没有了 )
双胞胎记事簿催眠假戏真做之新滛母和滛姐白山真实换凄体验滛后穿越到郝叔和淑娴嬉舂行赌注兽人之头等大
蛤蟆小说网提供黄种少年和白种熟女第六篇渔民与热舞女全书终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