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注》第十章芳心了全文完及《赌注》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赌注  作者:shuipao 书号:49911  时间:2020/6/18  字数:5192 
上一章   第十章芳心了全文完    下一章 ( 没有了 )
  陈君茹偷眼望去,看到孟子川热情地把丈夫请进来,忽然,美丽的眼睛瞪圆了,她看到两个女人紧跟着进来,亲密地揽着丈夫的手臂,这两个女人虽然年纪看起来比她大,但一个雍容华贵,一个风姿绰约,都是不可多见的美女。

  “夫人,她们都是我的俱乐部的会员,是我特意找来陪伴尊夫的,看她们容光焕发的笑颜,相信对尊夫的表现也很满意。”听到张岐山委婉的介绍后,陈君茹知道在她和两个男人做的时候,丈夫也同时和两个女人上,心中不酸溜溜的,脸上浮出泫然若泣的表情,哑然无语地看着丈夫。

  “君茹,你怎么了?”和孟子川寒暄几句后,陈晓彤抬眼去找自己的子,看到爱虚弱无力地躺在上,裙子皱巴巴的翻上去,大腿部都快出来了,衬衣的领口松散地敞开着,没有戴罩的房大半在外面,而子的脸上悲戚哀凉,雾蒙蒙的眼眸里似乎滚动着泪珠,不由大惊,一个健步就要冲过去。

  “你别过来!”陈君茹叫道,看到丈夫关心自己的样子,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顿时被拨动了,不想被丈夫看到她此刻羞的样子。

  “老公,对不起,直到刚才,我还和不是你的男人做地逝去了。”陈君茹无声地动嘴,向关心自己的丈夫道歉,费劲地伸出双手,叉挡在前,遮掩着衣不遮体的身体,一边控制不住地发出羞惭的息声,一边无颜面对地闭上了眼睛。

  “陈先生,不用紧张,夫人只是累了,来,这边坐。”张岐山爬下,把位置让给陈晓彤。

  陈晓彤很快反应过来发生甚么事了,自己的子就在刚才还在和别的男人做,倍显娇的脸颊就像得到了灌溉的鲜花,浮现出获得足的红晕,而子惊慌、羞的话似乎还在耳里萦绕,吹拂出理不尽的

  心中一阵作痛,说不出的烦闷焦躁,陈晓彤手足无措地坐在沿上,呆呆地瞧着子仓惶穿上的衬衣,散的领口间,白房随急促的息声不住起伏,樱红起的头时隐时现。

  第一次看到出如此情的模样,在感到愤怒、屈辱的同时,他发现竟然硬了,心中不可抑制地充斥着强烈的兴奋。

  “陈先生,摄像机给你,夫人的表现实在是太惊了,呵呵…”孟子川的赞誉声是那么刺耳,总觉得他的笑声不怀好意,充了讥讽,陈君茹羞得身子发抖,脑中就像充了浆糊,浑僵僵的,男人们的谈话声越来越飘远。

  在摄像机到丈夫手里的恐慌和浓郁的羞下,意识空空的陈君茹没有注意到张岐山他们是甚么时候离开的,等她被丈夫紧紧抱住、回归自我时,发现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人,而丈夫竟然是赤的。

  “啊…老公…”话声嘎然而止,嘴巴被丈夫火热的吻封住了,陈君茹犹豫着要不要和丈夫接吻,虽然很想,但是她的嘴不久前才被丈夫之外的男人吻过,张岐山的舌头那令她的味道还留在她的嘴里。

  老公,对不起,啊…老公…最终,心怀歉意的陈君茹还是融化在丈夫烈的热吻中,眼眸离,娇吁吁,意合起来。

  不久,上柔软的感触消失了,换上一个坚硬的东西,陈君茹奇怪地睁开眼睛,见丈夫把完全起的放在她间,来回地摩擦着。

  他平时绝对不敢这么做的,莫非是因为我被两个男人占有了,他便开始作我了…陈君茹伤心地想着,幽怨地望过去,只见丈夫正恳求地望她,心中不由一软,张开了嘴巴。

  他干嘛这么兴奋,难道把自己的子交给被别的男人玩吗…马眼上渗出黏糊糊的体,陈君茹勾起舌尖着,把嘴凑到上面,轻柔地着,此刻赎罪的心理在起波澜,她第一次尽心地为丈夫口,想让丈夫也享受到男人最喜欢的口舌侍奉,而心中却是凄苦的,情不自地想哭。

  陈晓彤完全不知子的情绪,舒服得直叫,享受着从来没有过的待遇,然后在的心情下,把坚硬如铁的狠狠地子濡户里。

  “啊…好舒服,啊…”在张岐山和孟子川的开发下,快的烙印已牢牢刻在食髓知味的身体里,仅是暴力的一记突刺,便击散了哀戚的情绪,将她重新变得兴奋起来,新的快就如取之不尽的泉汹涌地发出去。

  怎么黏糊糊的?不会是…心中咯噔一声,升起一种不好的预感,陈晓彤慌忙把拔出来,定睛看去。

  一坨白花花的体被带了出来,沿着子绯红似血、明显肿起来的户入口向外淌去,陈晓彤哪里不知道这是男人的,眼睛顿时红了,急促地气,嘎声问道:“不是带避孕套了吗?为甚么不用?这是谁进去的?”

  糟了,别的男人的出来了…陈君茹有种偷情被当场捉住的感觉,不知道怎样解释,一时间时间仿佛静止了,只能听到心脏在砰砰巨跳着,忽然,她想起张岐山对她说过的话,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可能是绝对的信任吧!便吐吐地说道:“是孟先生进来的,他说想要我体验下被强的快,就在等你过来时,在门口的墙上…”

  会长,你千万不要骗我,我已经按照你的吩咐把究竟也说出去了…说完那些羞的话后,陈君茹便瘫软在上,心里不住祈祷,她最不想见到的便是丈夫愤而离去。

  脸上火辣辣的烫,陈君茹无颜面对丈夫地地扭过头,狼狈不堪地等待着审判的结果。虽然丈夫有外遇在先,而且这个情入会仪式还是在他恳求下,为了拯救婚姻才勉为其难地同意的,可是。

  陈君茹好似忘记了这些,此刻她心中只有悔恨和自责,认为有过错的人不是丈夫而是她,不应该任两个男人随心所地挑逗和玩,不该起了那么的反应,更不该在等待丈夫的时候,被孟子川内

  对于大多数男人来说,从子的户里发现别的男人进去的,怒火中烧是难免的,也有一言不发的,不过,这种情况大多是哀莫大于心死,已经做好了分手的打算。而陈晓彤的反应并不属于以上这两种。

  “茹,没想到你还有这么的一面,怪不得我觉得你特别人呢!原来就在刚才还和孟先生做了呢?”额头上青筋直迸,脸上出狰狞的表情,红通通的眼睛里出炙热的光芒,与其说是发怒,倒不如用兴奋到极致来形容,陈晓彤再一次把狠狠地刺进了子还留有别的男人剩余户里。

  “啊…老公,对不起,对不起,啊…是你让我来这里的,啊…”见丈夫并没有离她而去的意思,而是像野兽那样占有她,悬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紧接着,愉悦的快腾了起来,陈君茹紧紧地搂着丈夫的背脊,在他耳边娇声承

  “我说过可以内吗?如果讨厌的话,随时可以终止,我当时是这么说的吧!

  茹,别狡辩了,你就是一个的女人。“陈晓彤用强硬的语气训斥道,同时狂部,在子紧紧收缩的里猛烈地着。

  “啊…我是女人,啊…那两个男人太会挑逗啦!我也不想的,啊…只好让他们啦!啊…老公,你好,好舒服,啊…你的茹要被你干死啦!啊…”在如的快下,陈君茹叫着,第一次对丈夫说出拨情的下话。

  就在这时,丈夫忽然停下了,陈君茹不地扭动着火热的身躯,看到丈夫目光灼灼地望着前方。

  顺着丈夫的视线望过去,陈君茹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好想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

  原来孟子川交给丈夫的摄象机一直在静音播放着,清晰的晶画面里映出她一边被张岐山入,一边下了身子的情影像。

  “老公,别…别看…”陈君茹颤抖着声音求道,可陈晓彤就像没听见似的,飞快地拿起遥控器,把音量调大,顿时,房间里响彻云霄地响起她叫声。

  “啊…把我搞得七八糟的吧!啊…会长,我是你们的奴隶,用你的大,狠狠地我吧…”

  “啊…不要…我又到高了,啊…舒服,好舒服啊!会长,啊…我的魂灵都飞了,无论甚么时候,啊…只要你要,我都像现在这样,啊…让你随心所,啊…”实在是没有脸面听下去了,陈君茹捂住了她的耳朵,可是摄像机里的她叫声节节攀高,最尖厉的时候宛如声嘶力竭的呐喊,突破了手掌的阻碍,如钢针一般刺进耳膜里去。

  “老公,老公…”忽然,陈君茹发现丈夫的状态有些不对劲,不由关心地问道。

  “你…你哭啦?”见丈夫的眼里不断滚动出泪珠,吧嗒吧嗒地落在她的口上,顺着高耸的峰往下淌,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陈君茹心中一痛,不安地推了丈夫一把,紧张地叫道:“老公,老公…”陈晓彤这才从呆愕状态中恢复过来,瞪着通红的眼睛,向被他在身下的子骂道:“哼哼…他妈的,就是这么个男人,一个老头,皮都糙了,他有甚么魔力能令你这么放?看看你的表现,还要做他的奴隶,让他随心所,最下女都比你高尚,你为甚么会变成这样?为甚么?”

  丈夫疯魔般的样子并没有令她害怕,陈君茹感到心好痛,好担心丈夫,也情不自下了眼泪,拖着虚弱的身体,拼尽全力地爬起来。

  扑在丈夫僵硬的怀里,哽咽着说道:“老公,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想的,他的手指好像带有某种魔力,他的头好大,一进我那里,我就像被操纵似的变成那样了,老公,你别吓我,别哭了,你要是生气,就狠狠地打我吧!”

  “不,我不打你,我永远都不会打你,我要狠狠地干你,你…”陈晓彤一边落泪,一边凶狠地把子推倒在上,掰起一条雪白的长腿,搁在肩上,然后狠狠地将进去,弓下身子开始一阵狂暴的

  “他妈的,他妈的,怎么样?我的?比那个老头强多了吧!让你发死你,死你…”丈夫的热泪噗噗地滴落在口上,陈君茹的心都要碎了,此刻面目狰狞的丈夫在她眼里一点也不可怕,就如一个受伤的小兽。

  她知道只有自己的似水柔情才能化开丈夫的悲怆,便把腿再劈开一些,方便他,同时伸出双手,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发,至于那些羞辱人的问题,她也不在意,不是不想回答,而是担心适得其反,引得丈夫更加狂躁。

  也许是狂烈的了暴的情绪,也许是子的温柔体贴抚慰了受伤的心,陈晓彤慢慢地恢复了正常,但律动的依然是那么凶猛,那么迅疾。

  “茹!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伤人的话,整件事都是我错,我再也不搞婚外情了,直到现在我才认识到,你是我最重要的人,看到那两个男人肆意享用你的身体,我都要疯了,我的人生不能没有你,我要重新开始爱你,做你最忠诚的丈夫。”

  丈夫的话如暖心的热滋润着同样受伤的心,在这一刻,她忽然明白了张岐山的话,感到张岐山认识人、把握人心的本领真是妖孽般的强大。

  张岐山是这样说的。“看到自己的子和别的男人疯狂地纠在一起,比和自己做要火热得多的辗转承,甚至还不知羞地说出许多用都不足以形容的下话,做为正常的丈夫必然会妒火中烧,瞬间便陷入到狂暴状态,变成野兽。

  从哲学角度讲,这就是人的兽回归,但人还是有理性的,待他平静下来,会对子进行二次确认,如果他对你的爱,也可以说是占有占据上风,那恭喜你,挽救了婚姻。”

  “男人的誓言都是不可靠的,尤其是有外遇的男人,就像偷嘴的猫,是管不住下半身的。”这句不知是谁说的话也在心里响起,也许是出于对张岐山的绝对信任,陈君茹确信丈夫的誓言是经过深思虑的,确信丈夫不会第二次背叛,确信丈夫的眼中只有她一个女人。

  心中的石头落地了,狂喜布上心头,在丈夫不住的热吻和凶悍的下,突然,高的感觉从无比舒愉的户里冒了出来。

  “老公,老公,啊…我爱你,我爱你,啊…你是最的,你的茹要被你翻天了,啊…用力,用力我,啊…让我们一起到高吧,啊…老公,你了啊!啊…了好多啊!我也了,啊…我被你干死了啊…”陈君茹情不自地说着下话,要是换了今天前,绝对是难以想象的,在巨大的兴奋、强烈的刺下,极其美的高将她没。

  心灵是无比愉悦,体获得了无上的足,在享受着曼妙的高余韵轻抚身体时,她感到不能停止也无法割舍的情世界似乎给她指明了一个崭新的方向,而她只能沿着这个被张岐山称做为M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陷越深。

  我赌赢了,老公是不会再有外遇的了,从此将完完全全地属于我,可是我真的赌对了吗…陈君茹搂着在她身上直气的丈夫想道,脑海里忽然映出张岐山优雅的笑容,顿时,芳心了。

  【全文完】
上一章   赌注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兽人之头等大我成了老婆的绯月的游戏旅李萱诗私密日郝叔和他的女吟香肥水不落旁人穿越者塞利卡LOL同人主晓风残月郝叔和他的女
蛤蟆小说网提供赌注第十章芳心了全文完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