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袜美母柳梦曦》第十一章及《丝袜美母柳梦曦》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丝袜美母柳梦曦  作者:惊堂木 书号:49687  时间:2020/4/21  字数:7322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下一章 ( → )
  狡猾的老中医闭目冥思了一阵后,忽然就感觉自己手指下的脉象里传来一阵异常的跳动,这顿时让陈品正意识到柳梦曦昨天可能吃了什么其他的药物,便机上心头的对着柳梦曦问道。

  “柳夫人?你今天的脉象十分异常啊,莫不是…你吃了什么安定类的药物吗?”柳梦曦此时一愣!她没想到陈品正的医术竟然如此高超?自己昨天确实偷吃了几片安定剂,为的是克制住自己体内那泛滥的,怎么今天被陈品正一把脉门就查了个清清楚楚?这不让柳梦曦再次对这位老中医刮目相看,但同时又有些羞愧了起来。

  “额…是呀陈医生啊,你说的没错,我昨天是吃了几片安定剂,怎么了?”

  “哎呀!柳夫人啊柳夫人,你好糊涂啊!那安定剂是随便能吃的吗?那些都是化学素啊,你身体本来就是不调,怎么还能…”陈品正此时表现得极为担心,这不让柳梦曦感到心中一颤,看来自己是吃错药了,便赶紧又对陈品正解释道。

  “这…陈医生,我想没这么严重吧?我只是吃了几片安定,就是想缓解一下我的病情而已,我想…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唉!柳夫人,生病怎可儿戏啊?你这病状本来就属罕见,你又服镇定药物,现在可好,你的脉搏已完全紊乱,我连你的脉门都摸不准了。”

  “什么?这…这么严重啊?”柳梦曦现在是真有点心慌了,毕竟隔行如隔山,她哪里知道自己的病状有多么严重?被陈品正这么一说,便深信不疑的感到自己的病症可能真的加深了。

  而这时的小明也不感到有些紧张了起来,他原本以为这只不过是母亲的一场隐瞒而已,可此时当他看见母亲脸色苍白,又见陈品正一脸担忧,便开始怀疑自己是否完全理解错了?可能母亲真是生病了也说不定。

  “额…爷爷,这么说我妈妈的病是越来越严重了吗?你快点想办法救救她呀!”小明毕竟缺乏社会经验,在老中医连唬带吓的情况下,这个天真的男孩便开始信以为真的认为母亲是真的生病了。

  可道貌岸然的陈品正却始终心怀不轨,他见柳梦曦此时一脸的恐慌,又见小明一脸的紧张,便趁热打铁的对着小明说道。

  “孩子,你放心,我刚才不说了嘛,我是可以治好你妈妈的病的,但是你妈妈昨天因为服用了安定剂,导致她现在上半身的经脉全都紊乱了,我此时就是想查也查不出来呀,除非…”

  “除、除非什么?”

  “呵呵,除非我给你妈妈把把脚脉,这样或许可以从你妈妈脚上的脉络里查出一二来。”陈品正话音刚落,就听见面前这母子二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脚脉!?”

  “脚…脚脉?”陈品正这句话是故意给小明说的,但起的反应却让母子二人同时感到了一阵惊羞!小明惊的是这个老中医竟然想要看自己妈妈的丝袜美脚,而柳梦曦羞得却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医生,脚…脚上有脉络吗?”

  “当然了柳夫人,人脚上的脉络要比手腕上的还要多呢,而且脚上的脉络也更加清晰可见。”其实柳梦曦也知道脚上是有脉络的,但此时她却不太想让陈品正给自己看脚,因为柳梦曦是一个极为自爱的女人,她一向以出脚趾为,可如今却陷在了两难的困境里。

  可此时的小明却也是五味杂陈,他一方面担心着母亲的病情,一方面又渴望看见母亲那感的丝足被这个老中医把玩,见母亲此时犹豫不绝,便趁机对母亲劝说道。

  “妈妈,既然这样…那就快让陈爷爷看看你的脚吧。”

  “哎呀小明你…”柳梦曦此刻当然不情愿了,她甚至有些生气的对儿子说道。可这时的陈品正也看出了柳梦曦心里的羞,便捋了捋他那花白的胡须,然后又假装善解人意的对着柳梦曦问道。

  “柳夫人,莫非…你信不过我?”

  “哦不,陈医生,我不是信不过你,我…我只是…”

  “呵呵呵,柳夫人不必如此,老夫我从医多年,深知男女有别的道理,如果柳夫人你忌讳的话,那你大可以把脚伸向桌下,老夫在桌下替你把脉也就是了。”

  “这…”陈品正这番话更加让柳梦曦感到无地自容,她真后悔昨天不应该吃那些安定片。然而现在事已至此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了,羞是肯定羞的,但起码将自己的脚放在桌下,可以最大程度的降低自己的羞心,起码不会亲眼看见自己的美脚被这个老中医把

  “柳夫人,请你放心,我用人格担保,不会让你感到难为情的。”陈品正见柳梦曦始终徘徊不定,便再次一本正经的对着柳梦曦保证道。而此时的小明却不管这个老中医的葫芦里卖着什么药,也不管自己母亲是否愿意,因为现在的小明完全被即将发生的事情所以吸引住了,他抱着一心渴望看见母亲那双感丝足被玩的心情,激动且又迫不及待的对着母亲说道。

  “妈、妈妈,你就别考虑,陈爷爷也是为了你好呀,你…你不打算治好病啦?”此时小明的心情真是又饥渴又焦急,他太过渴望看见自己母亲的丝足了,以至于他说起话来都有些哆哆嗦嗦。

  而这时的柳梦曦却脸上布云,她倒不是担心陈品正会对自己动手动脚,而是自己心中那道羞的防线始终无法越过。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被谁看过自己的脚呢,就连自己的老公王志国也没有如此近距离的观赏过自己的脚,怎么今天却被着走到了这种地步?

  柳梦曦此时心中极为矛盾,她此时看了一眼自己那焦急中的儿子,又看了一眼坚定无比的陈品正,随后又望了望这挂锦旗的办公室,见办公室的门还敞开着,便稳了稳心中那份羞的滋味,扭头对儿子小声说道。

  “小明,去把门关上。”

  “啊?哦!行行行!”小明此时回头一看,见身后的房门还敞开着,便立即点头答应的站起身来。

  此时他那不灵光的腿脚仿佛一下就好了,只见他飞快的将门关闭了起来,然后又飞快的坐回到了柳梦曦的身边,按耐不住心中的饥渴,只求母亲能快点将她丝腿下的高跟鞋去。

  而这时的陈品正却比小明有耐心的多,他不急不躁的看着柳梦曦,看着柳梦曦那左右为难的羞表情,心中倒也是一阵享乐。

  陈品正此刻心想:自己的好友徐有伟用尽心思、花尽力气也没有把玩到柳梦曦的丝袜美足,可如今自己却略施小计便让这位美人,主动献出了她那高贵且神秘的玉丝足,这不让陈品正感到十分的得意!

  “柳夫人,准备好了话…就请你把脚上的高跟鞋掉吧。”尽管柳梦曦心里怀着一百个不情愿,但最终她还是主动的弯下来,将自己右脚上的那只墨绿色的高跟鞋来下来。当她那只裹着丝袜的感美足暴在空气里的时候,她身旁坐着的一老一少都同时激动的血脉张了起来!

  此时小明哽咽着他那发干的喉咙,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伸出了一条修长的丝袜美腿,然后又羞涩的将她那只惊的丝足伸进了桌子下面,紧张的缩攥着她那裹在丝袜里的颗颗玉趾,正好不偏不倚的将这只丝足翘在了陈品正的下。

  柳梦曦这一伸一翘的姿态,让小明看得是两眼发直!然而这时的陈品正却要比小明还要激动万分!尽管这位老中医此时脸上不带声,但他的心理却十分的奋。

  当柳梦曦那只丝袜美足伸向自己的间时,陈品正不都感到有些冲动了起来。他赶紧稳了稳自己的心神,小心翼翼的用左手拖住了柳梦曦的那丝软的脚跟,然后用右手按住了她的丝袜脚心,随后便轻轻的了起来。

  “啊…陈医生…你…”“柳夫人莫慌,我正在给你把脉,还请柳夫人有点耐心,不然你的脉象会的。”自己那藏在桌下的丝足,让柳梦曦完全无法看见。同时她也看不见陈品正究竟是怎样在给自己把脉的?只能感觉到自己的脚心处正传来阵阵难以启齿的感,而这阵瘙感也瞬间侵袭了她的全身,迫使她那条伸直的丝袜长腿开始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

  “嗯…呼…啊…”一阵难以忍受的轻声,让一旁的小明感到了心惊跳!同时也让小明感到了颇为的难受,因为他此时处在位置与柳梦曦一样,只能看见面前那伸出去的丝袜长腿,却无法看见藏在桌下的丝袜美足,更无法看见陈品正此时的一举一动。

  这不让小明感到十分的不,本想着自己可以近距离的观赏母亲被人按脚趾的美景,可没想到眼前那张该死的桌子却挡住了他的视线,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母亲那条丝袜美腿在一个劲的哆嗦着,却根本看不见那只藏在桌下的丝足到底经历着什么样的磨难?

  其实这一切都在陈品正的计划之中,这个老谋深算的老中医自打一开始的时候就已经完全算计好了,他将自己的办公桌形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屏障之外看似是在把脉,而屏障之内却可以随心所的玩柳梦曦的丝足。

  如今这种感的丝足已经完全落在了陈品正的手中,他想怎么玩就可以怎么玩,但前提条件是必须玩的从容一点,必须玩的自然一点,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不会让柳梦曦有所察觉,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让柳梦曦体内的毒慢慢发作。

  “柳夫人,你别这么紧张,你看你的脚缩的这么紧,我都不好把脉了,呵呵呵呵…”陈品正故意让柳梦曦放轻松,可柳梦曦那里轻松得了?她现在心中的羞感不言而喻,就光脚上那的感觉就可以让她浑身搐,而那只伸在陈品正间的丝袜美足,自然也就显得紧张万分。

  而这时的陈品正却又笑而不语了起来,他见手里的丝足一个劲的缩着,那包裹在丝袜里的五颗玉趾也颤颤巍巍的紧攥在一起,好似含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好像在一直在微微逃避着自己的按摩,便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柳梦曦,见此时的柳梦曦低头不语,脸上羞红不已,便干脆用他那苍老的手指拨动起了那一颗颗攥中的玉趾。

  “啊…”“怎么妈妈?”

  “哦…没、没事…”因为紧张而攥成一团儿丝袜脚趾,硬是被老中医给掰开了,这顿时让柳梦曦感到一阵难以形容的羞感!她不失声羞叫了起来,同时也让身边的儿子感到奋不已!此时小明多想看看陈品正到底是怎么玩母亲的?那他又不可能趴在桌子底下看,便只能既焦急又无奈的瞧着母亲那颤抖伸直的一条丝腿,心中感到颇为的遗憾。

  而这时的陈品正却乐在其中,他知道柳梦曦顾及自己的羞心,不敢对他过于深究,便放心大胆的用手指挑逗起那一颗颗丝滑的脚趾,然后用自己的大拇指深深的摁在柳梦曦的脚心上,反复摸把玩了起来。

  “呼…呼嗯…陈医生…好、好了吗?”柳梦曦希望陈品正能够放过自己,因为此时她感觉自己的丝足被陈品正挑逗的越来越了,而且更可怕的是,柳梦曦现在体内的毒也渐渐发作了起来。

  一股无形的冲动从丝脚上的脉门涌进了她的全身,迫使她的开始渐渐了起来。

  “柳夫人,请把你的左脚也伸过来,我要一起把脉。”贪婪的陈品正并不足一只丝袜美脚,他开始更加大胆的对着柳梦曦要求道。

  而这时的柳梦曦虽然心有余悸,但为了早点结束这羞的一幕,便咬了咬牙后,将自己另一只丝足上的高跟鞋掉,随后将那只颤抖的右丝美足也一起伸进了桌子下面。

  此时两只美丝足终于都落在了陈品正的手中,这个狡猾的老中医也终于出了他那的眼光,他开始偷偷将自己的链拉开,掏出一个狰狞且大的,然后又偷偷将抵在了桌下那两只丝滑惊的美足之间。

  而这时桌对面的柳梦曦却不知道,自己那宝贵的丝足正被这个无的老中医着,一场秽且又狡诈的足戏,就这么明目张胆的便展开在了这间办公室内…

  ----

  尽管柳梦曦是一个具有理性主义且又十分端庄的女子,尽管她为人高冷且又待人和蔼,然而就算她平里再怎么无懈可击,可说到底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平凡的女子而已,只不过是一个兼美貌与智慧并存的平凡女子,一个群芳,但又人犯罪的平凡女子。

  可柳梦曦这种独有的平凡却又透着一股冷的温柔,这恰恰就让那些不怀好意的男人们趁机抓住了她的这个弱点,以至于柳梦曦在不知不觉之中,深深陷入了男人们精心设计好的圈套里。

  一向高傲严谨的柳梦曦绝对不会想到,她自己这一身难以启齿的怪病竟是被一个笑里藏刀的老中医给巧施毒计暗算的。而她那天真的儿子小明也绝对不会想到,自己那点小聪明在老谋深算的陈品正面前,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不过让这对儿母子更加意想不到的是,此时此刻就在这间关了门的医诊办公室内,就在他们母子俩的面前,狡猾阴险的老中医正借着给柳梦曦治病的幌子,在偷偷玩着她那两只裹着薄丝的感美脚。而唯一能够掩盖这一切真相的,只有阻挡在他们三人中间那张不足一米来宽的办公桌。

  “嗯唔…唔呼…额啊…那个…陈、陈医生?好…好了嘛?”始终蒙在鼓里的柳梦曦,从她那颤抖的嘴角里挤出了一句分不清是疑问还是媚息声?而她这纠结的声音中仿佛也能听出她此时此刻的心情:羞臊、不安、惶恐、且又十分的辱。

  “妈妈,你再稍微忍耐一下,陈爷爷正在给你看病呢,应该…应该很快就好了。”不明真相的小明,此时也略微显得有些慌张了起来。这个年少无知的小男孩今天本打算陪着母亲来医院里一探究竟,他此行的目的也是想查一查母亲是不是在外面有了野男人?可当小明从陈品正的嘴中得知自己母亲真的生病了的时候,这个小男孩不又感到有些后怕了起来。

  然而,当柳梦曦将她那两只感的水晶丝足伸进桌子里的时候,小明的心中又燃起了一股奋的感觉,这是一种既刺又猥琐的感觉,这是一种令小明按耐不住激动的感觉。虽然小明现在看不见桌子下方那两只精美的丝袜脚,但通过自己脑补的想像画面,也足以让小明感到热血澎湃!

  不过,就算小明再怎么脑补,他也绝想不到桌子对面坐着的那位看似慈祥的老中医,竟然真的就在玩着他母亲的丝袜美脚。

  此时道貌岸然的陈品正,仅凭着他面前的那张办公桌,便成功的将柳梦曦的两只人丝足骗到了他的手中,他这妄为的举动真可谓是艺高人大胆!他早就摸透了这对儿母子的心理活动,美其名曰是在给柳梦曦把脚脉,可实际上他却早已将自己的链拉开,怒着一跃跃试的老,在偷偷足着自己那无

  而柳梦曦那两只颤抖的香丝玉足,却可怜巴巴的任由这个狡猾的老中医随意摆布着。那一颗颗裹在水晶丝袜里的玉趾,正被一苍老的手指拨着。而那透着丝滑袜底里的凹足心,也被那泛起皱纹的一双老手不停挑逗着。这迫使那两只本来就紧张羞的丝足,在不停的颤抖着、躲避着。可即便这对儿丝足如何躲闪逃避,也逃不过老中医那一双可怕的魔掌。

  而更让这两只香丝足感到岌岌可危的是,一在老裆之外、起在他那黑白须之上的老,正散发着头上那秽的光泽,仿佛虎视眈眈的在盯着它面前的猎物!而此时正在低头把玩丝丝玉趾的陈品正,却也是一脸笑的乐在其中。

  “呵呵呵…柳夫人,我都说了不要让你动,你看看你,你这一动,我又摸不清脉搏了。”

  “啊…额…陈医生…怎么今天这么慢啊?这都过了好几分钟了,怎么…”

  “呵呵,柳夫人,你有所不知,这脚上的经脉虽然比手上来的清晰,但你身患奇病,我必须仔仔细细的把摸把摸才行啊。”

  “呼额…嗯额…”柳梦曦此时嘘声连连,她不知道自己的那感双足即将面临着一场可怕的凌辱,见桌对面的老中医依然慈眉善目的笑着,便只好继续强忍着她心头的羞

  而这时的陈品正却显得不慌不忙,他自然是不会错过这场难得的足盛宴,但又恐直接强行足会引起柳梦曦的怀疑,便开始一边打消着柳梦曦的疑虑,一边又悄悄摆好了姿势:

  他先是将自己那饥渴的老,耐心的将竖立在裆外面,然后将那柳梦曦两只颤抖中的柔丝足稳稳握在自己的双手之中,又趁着跟柳梦曦说话的功夫,巧妙的用自己的双膝顶托起了柳梦曦那两条纤细的丝滑脚踝,这样一来柳梦曦这两只羞的丝足,便老老实实的架在了他的裆之间。

  随即,陈品正又两手攥握着柳梦曦的双足,将他那左右两颗大拇指分别按在了柳梦曦的脚心上,在一阵摸索之后,陈品正便很快摸倒了柳梦曦脚掌上的涌泉,这道门是人脚上最为感的部位,也是人体的长寿,常按可以疏经化血益寿延绵。但此时用在柳梦曦脚上,那无疑就是饮鸩止渴,火上浇油!

  “柳夫人,你脚上的经脉我已经找到了,我现在要帮你按摩一下,看看你身体的反应如何,但这可能也会让你有些烈,你可…你可千万别动呀,啊?呵呵呵…”“烈?什、什么烈啊?”

  “呵呵呵,你一会儿就明白了。”

  “…”柳梦曦无语了,她不明白陈品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抱着早治早走的心态,也只好不情愿的点了点头。

  而坐在她面前的陈品正却一直在暗地里诡笑着,这个卑鄙的老中医见柳梦曦漠然许可之后,便双手攥起柳梦曦的两只丝袜足,先用他那两只糙老的大拇指轻轻拨了几下柳梦曦的丝袜玉趾,然后又将两只大拇指再次慢慢滑向了她的足心。随后两指掐着脚底,对准那两脚感处的涌泉,用指狠狠顶进了她的脚心里!

  “呀啊!”瞬间,一股难以形容的酸感便从柳梦曦的脚心里冲顶了进来!这迫使柳梦曦也忍不住的尖叫了起来,同时她那两只安静下来的水晶丝足,突然又开始烈的攥起了十颗玉趾,这迫使她那两条伸进桌子里的丝滑美腿也跟着打起了哆嗦!

  “别慌,别慌,呵呵呵,柳夫人,忍耐,忍耐一点…”陈品正嘴上虽然说的是轻描淡写,但此刻他那两只强而有力的大手却仿佛像是两只老虎钳子,死死的夹着柳梦曦的双足!而他那两只大拇指也恶狠狠的顶钻着柳梦曦的脚心!
上一章   丝袜美母柳梦曦   下一章 ( → )
云深不知处老兵郭大夏出轨见闻血蝠除妖天下太平虫兽抚母之芯女友与隔壁的我的爱凄我的老丐乞之没完岳母往事
蛤蟆小说网提供丝袜美母柳梦曦第十一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