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四时歌》80故人重逢及《子夜四时歌》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子夜四时歌  作者:天泽时若 书号:48097  时间:2019/3/23  字数:4875 
上一章   80故人重逢    下一章 ( → )
  面对敌人的嘴炮,顾惜朝不为所动,轻笑道:“是不是对手,还得打一场才清楚。”我们这边可有两个人呢。

  石坨声音格外低沉:“以武功而言,我在你们任何一个之上。”眼中泛起残忍的光芒“更何况,我并不打算和你们公平对决。”

  阳光依旧热烈,却无法驱散此人带来的寒意。

  顾惜朝不动声,他轻轻立在蓬松的沙地上,宽衣长袖随风而动。依然带着一种江南水乡的优雅:“是么。”他凉凉道“那当真巧了,我们也恰好没有这种打算。”

  石坨看着对手信心的样子,心中忽然觉得不对,地上的沙子似乎被阳光烤的太烫了,竟烧的脚心有些麻。

  ——真是笑话,倘若堂堂先天能被寒暑所侵,习武还有什么意义?

  既然不是因为天气炎热,那便是…石坨眼中闪过惊骇的神色,肩膀微动,一只白玉般的柔荑却安静而突兀的伸出,从他掌中夹出三枚碧幽幽的暗器。

  “这碧烟罗果然还有剩下的。”柔荑主人的声音温柔若天籁,落在石坨耳中却不啻来自地狱深处的魔语,一张美人脸从他身后探出,温热的吐息几乎拂过他的脸颊,白元秋低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石坨身子瞬间僵硬,他本来已经被顾惜朝偷偷下了麻药,但在此刻,却回光返照般,身子瞬间闪到四丈之外。

  “又是这招!”徐小彦低声,当初那一夜,对方就是用了这种诡异的轻功,他们才跟丢了的。

  白元秋轻笑,跗骨之俎般瞬间粘了上去,在旁观者眼里,她的影子也突然消失,然后正正挡在石坨面前。

  天魔大法,幻影挪移。

  “你逃什么?”白元秋神情和悦如初见,眼眸深处却有浓到化不开的黑色,她无限温柔道“不想要云昙的命了么?”

  石坨不答,步步倒退,白元秋纵身飘上,碎玉指抚弦割莲,五指张合,勾托抹挑,数不清的无形劲气如绽开的莲瓣,纵横斗转间,又似音回深渊,不休。

  看着对手步步近,石坨刀光再起,似一条雪练滚光跃动,但空中指风飞纵,也总是恰好击在他刀身之上,白元秋每一指都比之前重上一分,不断累积的巨力从刀上传来,石坨咬牙支持,双手握,凝聚全身功力,瞬间劈出数十刀,凝气成形,刀声中竟隐隐夹着悠长龙

  白元秋单手捉住龙头,反手将其向地下狠狠拍去。

  两人下方瞬间炸出一个深约丈许的大坑。

  石坨掠起,双手握刀刀风横扫,力撼天地,刀光平铺在空中,犹如一滩水银。

  此刻分明是白天,光线却忽然变得明暗不定起来。

  眼看刀光已迫近身前,白元秋却巍然不动分毫,宛如急湍中凸起的礁石,水到我,便自然向两边分开。

  白元秋笑道:“在下已接你一刀,现在也请尊驾受我一剑罢。”

  天衣教主弹指如弹剑,剑风横如大坝落地,石坨刀风撞在大坝之上,起罡气四溢,非但无法再前进一寸,反而回拨倒,向石坨自身倾覆而去。

  石坨落刀如斩巨鲸,两人杀招凌空相撞,轰鸣如雷霆,震动数里,大地以此为中心,无数飞沙腾空竞起,烟雾漫天,而在沙雾之间,竟忽有金色光一闪而逝。

  沙雨落下,石坨闷哼一声,拄刀,单膝跪地,他肋骨下面着一枚金色的长针。

  石坨嘶声:“白元秋,你竟然偷施暗算。”

  白元秋温和道:“这枚金针,难道不是你当初用来偷袭我的么,否则纵然强弩之末,在下又如何会那般容易被原随云带走?”

  她挥袖间掌风拂过,明明此时已经能取石坨性命,白元秋指力却忽然转柔,淡淡凉意侵入石坨面部经脉。

  不可思议的景象发生了,徐小彦自认为心理承受内力尚可,此时也倒一口凉气,原来石坨的脸皮竟然如岩浆般不断翻滚起来,等到动静减弱,坑坑洼洼的面庞也渐渐变得平整光滑,凝聚出一张十分清雅俊秀的容颜。

  眉斜入鬓,薄凤目,冷若秋水,那“石坨”长刀驻地,神色复杂难言的看着白元秋。

  白元秋竟也没有乘胜追击,反而负起双手。

  她背朝队友,顾惜朝与徐小彦都看不见她神色如何,但想必不会多欢乐喜悦。

  “现在证明了是我,阿念满意没有?”“石坨”开口,不再是之前嘶哑难听的声音,反而如清如玉石,可惜稍显低沉了些。

  “云重华。”良久,白元秋既像在嘲讽,又像是欣慰“真的是你,原来你没死。”

  云重华大笑,笑声凄绝如哭,他厉声道:“谁说我没有死…我只是又从坟墓里爬出来了。”

  白元秋目不转睛的看着他,淡淡道:“我有一件事要问你。”

  云重华边掠过一丝冷笑:“你想知道什么?是关于君行歌,还是…”尾音拖长,一字一句的吐出那个名字“苏行止?”

  白元秋闻言双目泛冷,身影一晃,骤然迫近对方,她本比云重华生的矮,但此刻对方长刀驻地,摇摇晃晃,竟显得比她还要矮上一头。白元秋居高临下道:“我问什么,你才许答什么?”

  云重华嗤笑,仰头:“若是我不呢?”

  “多年至,休要我。”白元秋淡淡道。

  云重华看着她,忽而大笑:“多年知,才落得白首相知犹按剑?”

  白元秋瞥了他一眼:“难道当年是我求辅座叛的,还是我你自刎?”

  云重华看着她,微笑:“你怎会做这等事?阿念不过是挟持云某,扰师尊心智,趁机害死他而已。”笑容陡然消失,他面无表情,眼圈却开始泛红“我念着昔日的情分,叫你快走,你却转脸下手暗算,当真是好朋友,好情!”

  “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白元秋神色不动“辅座犯上作,你身为弟子,难道可以不被牵连么?”忽然笑了起来,格外温和道“不过,虽然你为臣不忠,但做哥哥却是合格的很。在下一直奇怪,凭云昙的能耐竟也能活到现在,现在想想,自然是有兄长在暗中照拂了。”

  “你将小妹怎样了?”云重华眉眼紧绷。

  “还能怎么样?”白元秋漫不经心的笑着,但在此刻,这等轻松自若的态度却更显得残忍“当初我苦苦哀求你不要死,结果你依然不顾而去…那面对云家剩下的两个妹妹,你觉得,在下会如何待她们?这些云昙都告诉过你没有?”

  云重华浑身颤抖:“我本以为,你至少不会…”

  白元秋淡淡道:“那只能说明,你我都看错了人。”轻声“你小妹妹现在我师尊那里,之前用来监视的铃铛,也在师尊手中。”

  曾夫人给过顾惜朝一个高级版的千里传音铃,顾惜朝又转手将其交给了队长,白元秋研究之后,便挂在身侧,直到与师尊分别时,才解下交给苏折柳带走。

  她没猜错,铃铛果然有监视的作用。

  “难怪。”云重华沉重道“你从小就心思缜密,我今上当,也不算冤枉。”

  “可惜你从小就愚蠢,举棋不定,立场不明,过了那么久,也还是一点进步也没有。”白元秋冷冷讥嘲“旧事不必再论,你真以为这样拖延时间,便可有所转机?”

  云重华抬头看着她,两人相隔不到一尺。

  ——咫尺天涯。

  “总得努力一把,才知道有没有转机。”云重华笑得有些高深莫测,他抛掉之前的长刀,从随身空间中召出一柄莹如月华的长剑。

  剑诀起手。

  都是天衣弟子,他们对彼此的招式也格外熟悉,白元秋看到云重华的动作,脸色忽然大变,声音竟夹杂了一丝惊慌之

  “——快住手!”

  她双掌瞬间闪入剑光之间,随后,仿佛晴霄霹雳,极其灼目的白光骤然闪现,徐小彦眼前一阵花白,仿佛被重锤击中心口,使他不由自主的停下动作。

  顾惜朝也是同样,但他毕竟已达先天境界,虽然受到影响,但恢复的也非常迅速。

  据他判断,从这白光出现,众人失明,到他恢复视力,期间不过三息长短。

  然而就在这样短的时间内,场上形势便奇异已经的倒转。

  云重华虽然勉强,此刻至少还能站着,白元秋却已经半跪,单手支撑,和片刻之前的景象一模一样,只是将两人的角色掉了个个。

  大片大片的血迹从白元秋右肩下方开始洇开,她深深看了云重华一眼,低声笑道:“你早知那柄剑是假的?”

  云重华似乎不敢置信自己当真将白元秋打到,清俊的脸上出震撼的神色。他下一颗丹药,又将之前的长刀拔起,刀尖便架在白元秋的脖子上,眼风扫过蓄势待发的两人,冷冷道:“不许动。”

  顾惜朝与徐小彦僵住。

  看到局面已经落入自己控制,云重华方才回答:“我确实知道,因为我从未小看过你。如果连随身佩剑都保不住,你也不是阿念了,更何况,身为当世第一的铸剑师,就算别人做不到仿造泉中玉,这对你恐怕也不算难事。”

  白元秋笑了,点头:“你说的对。”补充“我在剑身中藏了炸药,只要你运功于其上,便会爆炸。”

  云重华道:“果然是你的子。”低声“我猜到你会如此,也猜到你会出手救我。”

  目光,云重华剩下的话没有说出口——我也知道,你不曾苛待过云昉和云昙。

  白元秋扬扬眉,丝毫没有被挟持的惊慌:“好吧,你既敢豁出命来赌,也该让你占一回上风。”

  听了她的话,云重华眼中悲更浓。

  高手过招,哪怕仅有片刻的失神,也绝不会被忽略过去,但白元秋只安静的看着对方,任鲜血浸红半边衣衫,她波澜不惊的看着对方“重华为何还不动手?”

  云重华却收回长刀,摇头:“不了,既然我之前对你的猜测都没错,这次应该也没错。”看着发小“若是果真动手,倒霉的就是我了吧?”

  白元秋冷冷看着他,慢慢站起来,神色平淡:“你还是这样犹豫不定。”一字字道“今就算了结昔日恩义,若是选择帮先生,以后就不必再对我容情。”

  四目相视,两人注视着彼此,千寻云岭上的时光剪影不断从脑海中闪过,那些意气风发,纵马越万山的美好年华,那些酒后闲谈,实现与未实现的凌云壮志。

  杏雨时,苏行止奏琴白元秋吹笛,云重华击案高歌:

  “初入江湖身未老,雄心仍在,侠气未消,偏遇风起,浊滔滔…问少年,他记起旧年华,还愿长刀饮血,剑气凌霄。”

  再重逢的此刻,云重华看着数十年未见的故友,明白那些心中至今不断回忆的岁月,终究是回不去了。

  “你说的对,再见之时,你我皆不必留情。”云重华道“白教主,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白元秋慢慢点头,重复道,目光如深不见底的寒潭,看着云重华离开。

  沙海茫茫,故人的背影渐被风沙没,直到再也看不见。

  顾惜朝朝徐小彦使了个眼色。

  徐小彦心领神会,上前笑道:“小白…”

  白元秋看了他一眼:“这个时候你若要我别难过,是不是太残忍了些?”

  徐小彦笑:“你可以难过啊,我只是想,既然你笑不出来,那我来笑给你看呗,六块腹肌的阳光少年,帅不帅?求点赞。”

  白元秋目光微微柔和,角上扬了几个百分点:“差强人意。”然后招呼两人道“走罢。”

  顾惜朝默默跟上,徐小彦好奇道:“我们现在去哪?”

  白元秋不答反问:“还记得刚刚我和云重华说了什么么?”

  徐小彦道:“你告诉他,云昙在你师父手里,所以…”少年眼睛一亮“他要去救他妹妹了。”

  白元秋点头。
上一章   子夜四时歌   下一章 ( → )
小铁的大冒险神雕之郭襄外无限之二次元段誉傲游倚天魔法少女奈叶奥特曼战记武侠重生宠物小精灵之妖精的尾巴里动漫超爆炸倩女幽魂之游
蛤蟆小说网提供子夜四时歌80故人重逢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