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奔跑的男尸》第六章及《会奔跑的男尸》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会奔跑的男尸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44288  时间:2017/11/23  字数:10930 
上一章   第六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那天夜里我就睡在系井家书房的地毯上,第二天很早就醒了。

  然后我走进客厅。怎么回事?沙发被移到了鞋柜旁边,有个人两脚翘在沙发扶手上,躺在上面睡得正香。

  我暗吃一惊,想看看到底是谁,就蹑手蹑脚地走了过去。低头一看,原来是御手洗。脸上生着细密的胡茬,我凑得那么近,他也没醒。

  我坐到一旁的椅子上,等他自己醒来。自从昨夜听过他的演奏,我就非常想和他说话,可惜一直没有机会。

  风雨声比昨天小了许多,但还不时地刮过屋檐,带起一阵尖啸。

  似乎有人去了洗手间,里面传来冲水声。御手洗略带不的咕哝了几声,我赶紧凑过去对他说:“您醒了吗?”

  御手洗翻身坐起,茫然的看看四周,然后才回答我:“醒了。对了,现在几点?”我想起来了,他从不戴手表。

  “8时40分。”

  听了我的话,他毫不掩饰的叫了一声:“糟糕!”

  “您怎么了?”我紧张地问。

  他一边重新躺回沙发上,一边说:“起得实在太早了。”

  我只好也坐回椅子上,呆坐了一会。我想出去看看外面怎样了,就站起身来,从窗帘隙中向外看去,与好像已经停了。

  这时背后传来御手洗的声音:“把那窗帘拉开来吧。”我回头一看,他已经起身坐在沙发上了,还自言自语着:“算了,偶尔早起一次试试看吧。”我用力一把拉开窗帘,窗外现出白亮的天空,雨果然停了。

  我一边走向沙发,一边问御手洗:“您怎么睡在这儿?”

  “睡在门边舒服。不过现在得把沙发移回原位了。你来搭一下手。”我们两人把沙发移回了原来位置,然后面对面坐了下来。我很想跟他说些什么,但一时紧张,什么也没说出口。

  御手洗无打采的打着呵欠,又用手搔着糟糟的头发。但就这样的动作,仍散发着与众不同的气息。我一直都从他身上感受到一种特别的魅力。初次见面时他的表情或许令人感到张狂桀骜,但现在在我看来,他有他自己的英俊潇洒之处。

  “您是占星家吗?”我小心翼翼地问他。

  “是啊!”他的声音有点沙哑。

  “我和科尔特雷恩是同一天生日,有没有什么共同点?”

  “9月23?也就是说照你们俩人的太阳角度是一样的。比方说你们如果参军,定会成为同一类型的军人,我也只能说这么多。”他略显厌倦的回答着。

  “昨天死的久保,可以用占星术看出什么端倪吗?”

  “我虽然不知道他的生日,但是被杀的人的命里总会有些不同寻常的因素。”被杀的人?我听着他的话不寒而栗。

  “您真地认为久保是他杀,不是自杀吗?”

  御手洗又出了惯常的轻蔑的笑容,然后断言道:“绝对是他杀。昨夜那种风雨大作的天气,正是杀人的绝好时机!”

  此时我忽然想到,他特意睡在房门旁边,用沙发抵住门,莫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接着问他:“能不能用夏树的通灵能力去寻找犯人呢?”

  “通灵?哦,他那个本事?…很好的主意,可以试试呀。”

  “您的吉他弹得真好。”我最想和他聊的话题其实是音乐。

  “吉他吗?哦。”可他回答得十分敷衍,好像根本就在想别的事。

  “您喜欢马克拉福林吗?”

  御手洗好像有点不耐烦地看看我,回答说:“还行吧。”

  “您一般在什么地方演奏?”

  “什么地方?哪儿都不去,就在自己家里。”说着,他又做了那个习惯性的模仿英国绅士的动作。

  “御手洗先生,起了吗?”娇滴滴的女孩子声音,是朝美“您起得真早!”槌学堂の校E书

  “偶尔的。”御手洗的声音似乎有些警惕。

  “我来泡咖啡吧。不过好像还在停电吧。”她这么说着,走进了厨房。

  大家陆续都起了。厨房里传来朝美开心的声音:“电来啦!”慢慢啜着她泡的咖啡,到了吃早饭的时间了。

  早饭时一片沉默。大家一准都在想着久保之死这件事。

  无聊的等着警察们的到来,不知不觉已是午饭时间。一起又在系井家吃过了午饭,接着喝着饭后咖啡,继续无所事事的等。但御手洗和石冈没喝咖啡,他们两人似乎独嗜红茶。向外看看,又下起雨来了,不过没有昨天那么大的风。这样等到下午3时,夫人又端出了茶和点心。我们就在那里吃了又等,等了再吃。这些警察究竟什么时候来呢?我们什么时候能解放呢?大家慢慢的焦急起来。

  “究竟要我们等到什么时候?他们什么意思?”终于,大贯歇斯底里的叫喊起来“我还有很多评论稿子要写。别指望什么警察了,这里有没有谁愿做一次侦探,把这个谜给我们解开吧!我们当中就没有一个脑筋足够聪明的吗?”

  “夏树,用你的通灵能力试试吧?”朝美认真地说。

  夏树双眼发亮,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既然是朝美小姐发话,那我就试试吧。下面我说说自己的看法。”

  “我多少有一点第六感觉,这一点昨天晚上的游戏里已经证实。凭借这点本领,我至少可以断定一件事:‘七’这个数字在杀人事件中有着神秘而不可忽视的力量。”

  我听了夏树的话,心头掠过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接下去说:“昨天做那个通灵游戏的时候,朝美写的是‘七‘,久保偷走的也是第七号物品,而坐在那边的吉他爱好者昨天吵吵闹闹的大弹特弹的,也是叫做《第七银河之彼岸》的曲子。‘七‘出现了好几次,这一现象的出现究竟是偶然还是有着超自然的原因呢?要知道,久保口袋里的那个东西,说起来其实就是桌上通灵物中的‘第七个环’,难道这不是正好暗示着凶手的特征吗?”

  “别开这种玩笑!”阿浮明白过来,吼道“少胡说,我们当时都在敲鼓和吹萨克斯!”夏树记住了我和阿浮等人组建的乐队“第七环”的名字,所以牵强附会到了我们头上。

  “是吗?可演奏到中途以后,我就没怎么听到你敲鼓的声音了!”此时我忽然想起了阿浮曾经在阳台上与久保争执,难道,他真的?…

  门铃响了,夫人匆匆忙忙跑去开门。她呵门外的客人站在门口寒暄了几句以后才走进屋来。来者是一个穿雨衣的男人和两个穿制服的警官。穿雨衣的人很明显是侦探,中年人有点发福,似乎还有点艺术气质。他径直走到我们面前站定,而两个警官一左一右站在他两侧,严肃无比。

  “让大家久等了,我是中村,侦查一科的。”中村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本子,动作就好像我们大家熟悉的惊险电影中的侦探一样,只是他还没取下帽子“我想先问大家一些问题,这个案子毕竟很有些蹊跷。我坐在这炉子前面,请大家先退到沙发后面去,一个一个上来接受我的询问。谢谢了。”他一边说,一边艰难的下雨衣。他说一口标准的东京话,口齿清晰,显得头脑十分清醒。我们照做了,接下来的个别讯问用了大约一个小时。

  在接触过所有人以后,中村喃喃道:“久保从阳台跑进屋里,偷了项链以后逃出门去的时间是10时左右,这一点大家都不否认吧?”

  我们都点着头,心想这是绝不会错的了。

  中村咬着嘴,圆胖的手抵着额头,不声不响的沉思着。从他的嘴型可以判断,他在小声说着:“真奇怪啊!”这个专业人士,也和我们一样陷入了谜团——死者飞奔之谜。

  不管怎样,和我们是不会有关系的。即使久保的确是被勒死的,那凶手也不应该在我们当中,至少,我一直这么想。因为,久保是活着跑出屋子的!勒死他的,只可能是除我们之外的某人,只可能是在这间屋子以外的某个地方!

  可是,这个推断仍然不可思议。因为当时停电没有电梯,所以要到达案发现场,久保即使全力飞奔也难以做到,哪里还有时间等着别人来杀他呢?

  “总之,就目前的情况看来,谁也不能离开这里!”中村终于站起身来,斩钉截铁的说。

  “什么?那可不行!”夏树第一个反对“明天我很早就要上班的!”

  “我也不能再留在这里了,有许多稿子要写,不快点回家去写,杂志社要找我麻烦的!”评论家大贯也不的说。

  我看了看身边的御手洗,他似乎没什么大事要做,正在闭目养神。

  “喂,这下麻烦了。”我也小声对身边的阿浮说。

  “为什么?”阿浮爱理不理的说。他好像还在为夏树的信口开河而生气。

  “今天6时开始NHK要现场直播奇克科利亚的音乐会,这样一来,我们都看不到啦!”系井家好像没有电视。阿浮听了我的话,也不由得惋惜的咂着舌。

  “喂,你说的是真的?”御手洗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问我。

  “是呀,当然真的。”

  “6时开始?”

  “对。”

  “现在几点?”

  “已经4时了。”

  御手洗脸上的表情变得十分深刻严肃。

  “只有两小时了。好嘛,没办法,那就只好这样了!”接着,他忽然转向站在那里的中村侦探,叫道“侦探先生,您想知道犯人是谁吗?”中村似乎吃了一惊,转身看着御手洗,一言不发。他一定也为回答这个答案太过明显的问题而啼笑皆非了吧。

  中村苦笑了一下:“你到底在开什么玩笑?御手洗先生?”

  “我有点急事,所以干脆把犯人告诉你算了,这样我好早点回家看电视去。您现在身边有手铐吧?“中村潇洒的伸手入袋,掏出一副锃亮的手铐,在大家眼前晃了晃。

  “当然带了,常识嘛。你倒是说说,应该抓谁?”

  正在这时,门铃响了。系井夫人刚要起身,门却自己开了。原来是个年轻警察,穿着风衣,他对中村点了点头,从口袋里取出一只塑料袋,里面是一只茶信封。

  “系井先生,这是从久保口袋里找到的赃物,是项链,您看看吧。”系井夫人赶忙站起来,深深鞠了一躬以后才把信封接过去。她将信封到转过来,让项链落到手心。然后,忽然惊叫了一声:“哎呀!”

  警察们吃惊的问:“您怎么了?”

  “不是这条项链!”

  “不是?”中村差异的问。

  “这条项链的确也是我的,但却不是那天拿出来做通灵游戏的。这条项链是翡翠的,比那条珍珠项链要贵重许多。本来一直放在卧室柜子里,没想到也被人偷了,真是太过分了…”

  “翡翠项链?”夏树不知为何也嘟哝了一句。

  “你以为被久保盗走的并不是这条?”

  “是啊,我以为他偷的是珍珠项链。他的口袋里,难道就没有第二条了吗?”夫人怀着希望问。

  “没有。”中村遗憾的回答。

  御手洗此时在椅子上伸了个懒,看到中村转脸以询问的目光望着他,他挥了挥右手,说:“一切都如我所料。”御手洗站了起来“没什么时间了,我就说的简明扼要一点吧!”他绕过椅子,站到椅子背后“谁是罪犯,我已经心知肚明。下面我来分析一下,他究竟是怎么作案的。”

  “你…你,等等!究竟是谁?”侦探着急的问。

  “当然就是站在那边的推销员夏树先生!”

  夏树圆睁双眼,叫了起来:“你胡说什么!我怎么会做这种事?我不是一直和大家一起呆在屋子里吗!”

  御手洗不耐烦地说:“现在我没空听你罗嗦,等会你自己说给警察先生们听去吧。现在,我来说说他是怎么干的。昨天晚上,夏树带着大家一起玩了个虚假的通灵游戏,叫大家拿出了7件很值点钱的东西。”

  “那个游戏是假的?”朝美惑不解的问。

  御手洗仍然一连淡漠和不屑:“别问那么幼稚的问题好不好?我没时间仔细解释给你听。不过,算了。石冈,你来给她说说那骗幼儿园小孩的小魔术是怎么回事吧。”槌学堂の校E书

  可石冈也讪讪的问:“那个…真的是假的吗?”

  御手洗翻着眼睛,盯着天花板:“真要来不及了,你们怎么这么笨!这种事也要我来说明?她在那张纸片上写字,自称拥有通灵能力的夏树也预备了一张纸,也叠成小纸团,藏在身边。当朝美一次又一次把纸团扔到桌面上时,终于有一次,它掉到了地上。夏树把它捡起来还给朝美的时候暗中作了手脚,掉了包!接着他故玄虚的吹嘘了一番后,趁大家不注意时,偷看了那张纸条!”原来如此!所以他要把一开始撕坏的那张扔掉。我有点明白了,那是因为即使叠得很小的纸团,也会有微妙的大小和形状上的差异。

  “总而言之,他骗大家拿出值钱的东西来,目的就是要想办法偷上一两个。那么,他预备怎么偷呢?想来想去,夏树可能也只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就是造成停电事件,再趁机下手。毕竟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嘛。当然,夏树是有同伙的,他就是久保。久保看准了时机,起身到卫生间去,拉下闸门,造成停电。这就是他们两人的暗号。

  “可即使偷得顺手,将东西藏在口袋里的话,碰上警察就惨了,很容易被搜出来。所以,必须把赃物迅速转移。那么,他们究竟准备怎么干呢?这让我也伤了些脑筋。但是,我终于注意到了一个有趣的细节。这个公寓是T字形的,走廊里有扶手。系井家在T字形左侧,而夏树将自己的车停在T字的底端。当他追着久保跑进屋子的时候,已经淋的透,那时我心里就动了一动,注意到了一件事…”

  他注意到了什么?大家摒着呼吸认真地听着。

  “11层的T字形底端部分,也就是夏树车停放处的上方,有走廊,也有扶手。他是不是从阳台东侧搭了一条绳子过去呢?这就是我当时的怀疑。正因为作了这个准备,所以他才进屋迟了。我来画张图给你们看看吧。”他在夏树玩文字游戏用的纸上画了张示意图。

  “就是这样,从T形的左端搭到他的底端,用一条结实的绳子就可以了。我们权且把阳台叫做A,T字形底端的扶手叫做B,正因为这个公寓的走廊有在外的部分,所以搭绳子过去一点也不难。只要在绳子上拴一点重物,从外面的走廊瞄准阳台抛进来就可以了。

  “即使发出声响,也因为狂风暴雨而无人察觉,而那一点重物,完事后随便扔到哪条江里去都可以。夏树提前作了这么一手准备以后,顺利地偷到了赃物。接着,他随便找个借口到阳台上,将项链穿过绳子拴牢,用手一抖,就能轻易的将项链顺着绳子滑送到T自行公寓的走廊外侧,也就是说,使这条拴着项链的绳子,正好悬垂在他自己汽车顶上。这样一来,再怎么搜身也无所谓了,而接下来,只要到车边去解开绳子,项链就是他的了。就这样,我们大家开始津津有味的看着夏树表演的拙劣的魔术,我对他的计划很有兴趣,就没有说破。可没想到的是,通灵游戏平平淡淡的结束了。项链也好,卡尔彻名表也好,都完好无损,而房间里也没停电,久保倒是去了一次卫生间,可他不一会就会来了。

  “当时我有点惊讶,心想难道我的判断出了问题?可我注意到了夏树的表情,他也在惊讶,并且有点气愤。原来,是久保背叛了他。久保并没有按照原计划去拉下电闸。而久保收手的理由,我曾以为是良心发现,可现在想来,其实他已偷偷盗取了更加贵重的东西,并且想一人独。当时我想他们的计划反正破产了,也不用不给面子说破,于是就和大家一起开始演奏,不再去想这件事。

  “但夏树定是怒气冲天了,他和久保一起去了阳台,想必责怪久保不合作,和他狠狠地吵了一架吧,小偷之间的争吵,一定是很烈的。最后,暴怒的夏树终于勒死了同伙久保!等他从怒火中清醒过来时,自然大惊失,尸体不能就这么放在阳台上,而如果一把推到阳台下面的隅田川里去,别人自然会向自己问起久保的下落,怎么办呢?在这时,忽然灵光一闪,他有了个主意——还是利用那条绳子。本来,绳子是用来转移赃物的,而现在,要用来转移久保的尸体了。他将久保的身体栓牢,用力推出阳台,尸体就自然的在外墙摇,最后悬垂在T字形底端的外侧,只要在11层的走廊尽头,握住绳子另一端用力摇晃,久保就会落到地面,造成跳楼身亡的假象。说干就干,夏树取下久保的帽子——现在想来,他当时把久保口袋里的翡翠项链也一起取出来就好了,不过没办法,他并不知道同伙这么狡猾——总之他是把久保的帽子给取下来了,然后拴住久保的尸体,就往外面推。可推了一下,就发现不对劲,因为绳子忽然空的,久保的尸体,不知道在一推之下,到哪里去了!而恰巧此时,不知哪里的电线出了故障,整个公寓都一片漆黑,真的停电了。夏树无法判断久保尸体的去向,但他猜测,还是在楼下地面上,或许就在自己车子旁边,于是慌忙收起绳子,抛入江中,实施下一步计划。接下来,他需要戴着久保的帽子,从屋中飞奔而过,造成久保奔向走廊尽头,并且从那里跳了出去的假象。还好他和久保都穿着一样颜色的西服,他们这种公司职员的制服都大同小异,一片漆黑中也没人看得清楚。于是,他先装模作样喊了一声久保的名字,然后跑进了屋,顺手偷了早已看中的那条项链以后,他打开门跑了出去。如他所料,沉浸在音乐中的我们一时没有反应,并没有追上来。而夏树不顾生命危险,又从外走廊勇敢的爬回了阳台。虽然一失手就会粉身碎骨,但他已没有退路了。还好只有2米的距离,对于一个年轻男人来说,并不是很难的事。事实上,夏树成功了。然后,他又以夏树的身份,一脸迷茫和无辜的返回了屋里,久保的帽子早就被他扔到了河里。此时他已经在风雨中爬来爬去了好几次,全身都已透。他先是在屋里装作问话,然后又装作去追久保,追那个根本不存在的久保去了。接下来的事大家都知道了,他跑到走廊尽头,在那里对我们说,看到久保跳了出去。要知道,那是夏树自己也以为久保的尸体真地落到了那个方位。而我们一起跑下楼去找了半天,连个尸体的影子都不见。为此大惊的,说到底还是夏树吧。他一边想着,尸体哪去了呢?一边拼命地找,找得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仔细热心。

  “尸体到底去了哪里呢?根据振子原理,挂在绳上大幅度摇晃的尸体在绳子松开以后,划了一个弧线,越过公寓范围,被抛落到颇有些距离的高架线之上了!很快的,夏树就意识到了自己最初的判断失误,因为,他听到了头顶传来的电车急刹车的声音,直到那时,他才想到久保的尸体,很可能飞到轨道上去了。据说当时久保躺在水洼里,而电车驾驶员看不清楚,直接轧了上去。这样一来,久保脖子上的伤痕,可能也不那么明显了,夏树一定曾经心存侥幸吧?久保的帽子早就被他扔了,现在可能在东京湾里漂着呢。夏树和我们一起回屋之前,把珍珠项链藏到了自己的车里,所以夫人您别担心,您的项链就在下面那白色房车里。好了,我的说明就到这里吧。这次时间最令人费解的,就是尸体飞奔之谜,而现在,谜团终于解开了。怎么样?大家明白了吗?我现在要回家去看电视了。中村探员,您怎么发呆呢?不是拿着手铐吗?还不快点把犯人抓起来?不然他可是要逃啦,毕竟他还是个聪明的罪犯嘛。”

  中村走到夏树身边,给他戴上手铐。夏树似乎已经无力辩解,乖乖地毫不反抗。

  御手洗从里屋取出上衣,套在身上,预备离开。我们都茫然的望着他,不法一言。

  “你叫什么名字?我得写报告。”中村对他说。

  “写什么名字无所谓,悉听尊便。石冈,咱们走!”

  “等等!你为什么直到现在才说出来?你不是昨天就已经有数了吗?”

  “我和你们不一样。难得遇到这样的事,我想看看就这么发展下去会有怎样的结局?可夏树这个凶手好像急着要走,再说6时还有爵士音乐会,我也没时间陪你们玩了。”

  “哪天你不看电视的时候,我们好好谈谈吧。你住哪里?”

  “你去问他们吧,我要走了。以后你破案的时候如果碰到什么难题,最好比这次的再难一点,尽管找我好了。”穿上雨衣以后,他头也不回的走向房门口,石冈紧跟其后。

  “你别走。你什么时候知道是我做的?我究竟哪里有破绽了?”夏树呻着说道。

  御手洗在门口转过身来,仍旧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

  “你反省的很及时啊!态度很不错嘛。以后记得要做的再干净漂亮一点!还有,你好象没什么破绽,只是说什么‘七’这个数字不好,太辟了。要知道你自己才真正的和它有关。”

  “什么?我没有。”夏树咕哝着,而我们大家也都有点摸不着头脑。

  “你把你自己的姓和名的第一个字连起来念念看?”我想了想,菜村夏树。菜、夏,(语菜夏连读,正好是“七”的发音)果然不错,正是如他所说。等我抬起头来,想看看御手洗的表情时,他已经走了。我只看到房门被轻轻的关上,无声无息——

  (完)

  数字的某风景数字的某风景

  数字的某风景

  “4、14、25、8、3、7、18、45、4、3、9、6、1、2、4、35、11、9…”

  从电话那头,传来连续不断大声朗读这些数字的男子声音。

  “喂。”我虽然说话,可是没有反应。大概是打错了。

  有一天,因为想听足球的转播,所以暴地调着收音机的转盘。结果,听到了混着杂音的声音。

  “14、2、1、8、6、9、12、11、34、6、4、9、54、67、8…”

  在休假或是较早下班的日子,我就听着这些数字的朗读过了一天。因为我孤独一人,这样已经过了十年。现在的我,已经完全了解这些数字的意思。那是将历史的进行置于数字中。我花了十年的时间好不容易才明白。历史是数字之波。那是一面柔软地起伏,一面时时刻刻描写的历史设计图。根据这个,每多少年就发生战争,英雄诞生。

  我从阅读这些数字中,得知甘乃迪、希特勒、拿破仑是以远近法投影到前后并排的三个萤幕的幻影。

  又因为这些数字就是时时刻刻变化的历史,所以从解读这些暗号中,也可以正确的得知现在世界正在发生什么样的事件。

  例如:

  “5、9、24、8”的类型重覆出现,就是某处正在进行大规模内的计划。

  “17、8、9、1、0”这项的重覆,是某国的学者正兴奋于历史的大发明或发现的记号。

  “11、2、9、8、4”是地震。

  “2、4、2、9、4、3”是经济恐慌的预兆。

  “1、11、48、0”是英雄的诞生,又意味着死亡。

  为什么只告诉我这项贵重的情报,我一点也不明白。将历史的变迁逐一向我明示,可是好像谁也听不到这个广播。我逐渐地开始觉得,这些数列是比任何一种诗都还要优美的声响。而同时我也察觉,在自己经常看见的风景中,也隐藏着这些数字。数字从很久以前,就一直持续地在我眼前报告,只是我没有注意。这么一来,我变得不需要广播与电话。

  在相当晴朗的星期六下午,我坐在一席排列于道路上的咖啡桌。隔壁男子放在桌上的书被风吹动,接连不断地向我展示数字。

  “4、11、24、31”然后,又从最前面“2、4、9、16”

  我转过视线。别的座位上,年轻女孩们正在玩扑克牌。穿着黑色套装、戴黑色宽边帽的女子所拿的牌的数字,从我这个位子可以看到。

  “14、2、9、9、4”这是不好的数字。在我的附近,大概会发生严重的交通事故吧。

  一个老妇人正走过眼前的石板道。而一辆戴猪的卡车以很快的速度往该处行驶,撞到了老妇人。老妇人慢慢地飞在空中,落在玩扑克牌的女孩们脚边。槌学堂の校E书

  卡车继续撞,冲往水果店的门前。柳橙裂开飞往店内,其中一些滚到大马路上。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五个,我数着。

  猪从卡车里逃了出来。一头、两头、三头、四头。

  我斜眼看着涌起的尖叫,从位置站起,把四枚铜板放在桌上。

  我慢慢地大步走着。好不容易到达往上的阶梯时是四十三步。爬上阶梯。有三十六阶。穿过剪票口。眼前的四号线有电车驶入。分开涂为银色与紫的车厢,是七号车的车票。

  我看到空位,坐了下来。前面男子张开的报纸标题,是两岁幼儿被绑架的记事。

  “5、4、4、43、36、4、7、2”这也不好。在东方的国家将进行大规模的空袭。

  街上溢着数字。可是,不可思议的是没有人发觉。没有一个人去读路边电讯快报中的清楚数字报告。

  我终于了解了。这是在世界上只发给我一个人的报告,我是被选上的人,历史在我眼前创造。于是我终于知道自己毫无疑问是被神所选的天才。

  我知道一切。我认为自己周围的人都像是焦急无能的蚂蚁。他们不能阅读每天都摆在眼前的历史计划书,只能如同浮在湍上的零碎木板一般地漂流而已。

  我也能当个预言家,君临于全民之上吧。可是我不那么做,而是在朋友们的聚会中出席,持续说出充警句的言语,猜中微不足道的未来,或是猜出放着不管的电话会在响几声之后停止而得意洋洋。我显示出自己是如何与其他人不同,轻蔑世间与名人。总之,我是在历史上的伟人之上的存在。历史这东西在我的脚边滚动着。

  我逐渐认为上班很愚蠢,于是每天在公寓里从早睡到晚。有一天早上,房门被烈地敲着。出去一看,是房东。看到我的脸后他说:“8、6、14、28、16”

  然而我不知为何,突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数字排列。

  我跑到信箱,出报纸。宽广的纸面上都是意义不明的大小数字。

  “这是怎么回事!”我向着背后的房东大叫“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他呆呆地歪着头,耸肩说道:“2、4、14、80、13”

  我来到外面的马路上。街上所有招牌的文字都消失,大小数字取而代之。而其意义,我一点也不能理解。

  我一个接一个地向行人说话。语言完全不通。他们也是一样,只说着意义不明的数字。

  我冲回房间,拿起电话拨号。

  那是以前我听念数字声音的号码。然而这次听到了话,如此说道:“今天,下午四点,会发生毁灭的大地震。”

  可是,我已经没有办法向所有人传达。
上一章   会奔跑的男尸   下一章 ( 没有了 )
化石街斜屋犯罪俄罗斯幽灵军灰之迷宫字谜杀人事件摩天楼的怪人高山杀人行1透明人的小屋深夜鸣响的一魔神的游戏寝台特急1/
蛤蟆小说网提供会奔跑的男尸第六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