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拿》第十八章小马及《推拿》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推拿  作者:心做 书号:44251  时间:2017/11/23  字数:8115 
上一章   第十八章小马    下一章 ( → )
  就一次,小马上瘾了。这是怎样的一次?每一个细节小马都回忆不起来了,似乎什么都没有做,小马能够记得的只是自己的手忙脚。但手忙脚的结果却让小马震惊不已,回到推拿中心的小马就觉得自己空了。他的身心完全地、彻底地松弛下来了,他是如此的安逸。他宁静了,无无求。他的身心体会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好光景,从头到脚都是说不出的安慰。他出去的绝对不是一点自私而又可怜的,他出去的是所有的焦躁和烦恼。

  关于,小马真的太无知了。他把他的手忙脚当成了一次成功的外科手术,手到病除,他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几乎就在第二天,问题的严重出来了。小马沮丧地发现,昨天的一切都白做了,所有的问题都找上了门来,变本加厉。身体内部再一次出现了一种盲目的力量,的,恶狠狠的。这力量与骨骼无关,与肌无关,既可以游击,又能够扫。它隐秘,狂暴,防不胜防。小马是克制的。他在忍。但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些事本来就忍无可忍。当小马意识到自己忍无可忍的时候,剩下来的事情也只有妥协。他再一次摸向了洗头房。

  身体不是身体,它是闹钟。在闹钟的内部,有一巨大的、张力的发条。时间是一只歹毒的手,当这只发条放松下来之后,时间一点一点地,又给身体拧上了。只有“手忙脚”才能够使它咔嚓、咔嚓地松弛下来。

  这只发条也许还不是发条,它是有生命的。它是一只巨蟒,它是一条盘错节的蛇。在它收缩并盘踞的时候,它吐出了它的蛇信子。蛇信子在小马的体内这里一下,那里一下。这是多么致命的蛊惑,它能制造鲜活的势能,它能分泌诡异的力量。小马的身体妖娆了。他的身体能兴风,他的身体在作

  小马在之中一次又一次走向洗头房,他不再手忙脚,沉着了。因为他的沉着,他的注意力从自己的身上转移了,他学会了关注小蛮的身上。通过手掌与手指,小马在小蛮的身上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他终于懂得了什么叫“该有的都有,该没的都没”这句话原来是夸奖女人,嫂子就拥有这样的至尊荣誉。小马的手专注了。他睁开自己的指尖,全神贯注地盯住了嫂子的胳膊,还有手,还有头发,还有脖子,还有,还有,还有,还有,还有腿。小马甚至都看到了嫂子的气味。这气味是包容的,覆盖的。他还看到了嫂子的呼吸。嫂子的呼吸是那样的特别,有时候似有似无,有时候却又劈头盖脸。她是嫂子。

  嫂子让小马安逸。他不再手忙脚。他不要别人,只要嫂子。

  洗头房里的小姐们很快就注意到一件有趣的事情,那个外表俊朗的盲人小伙子“盯”上咱们的小蛮啦!她们就拿小马开心。只要小马一进来,她们就说了“她”忙呢,在“上钟”呢,给你“换一个”吧,都“一样”的。小马的脸色相当的严峻。小马坐下来,认认真真地告诉她们:“我等她。”

  小马这样死心眼,小蛮都看在了眼里,心里头很美。小蛮的长相很一般,严格地说,不好看。对一个小姐来说,这是一个致命的缺陷了。小蛮偏偏又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一出道就去了一个大地方。大地方条件好,价码高,谁不想去?小蛮也去了,却做不过人家。没有什么比一个小姐“做不过人家”更难堪的事情了。挣不到钱还是小事,关键是心里头别扭。小蛮受不了这样的别扭,一赌气,干脆来到了洗头房。但洗头房真的无趣。和大地方比较起来,这里大多是工薪阶层的男人,没气质,没情调,没故事,光有一副好身板。说到底小蛮还是喜欢一些故事的,不论是真戏假作、假戏真作、假戏假作,小蛮都喜欢。这么说吧,不管是什么戏,不管是怎么作,女人哪有不喜欢故事的?

  洗头房没有故事。没故事也得做。一个女人的力气活。嗨,做吧。做呗。

  小蛮没有指望故事,但小马给小蛮挣足了脸面,这是真的。小马每一次都“只要”小蛮,姐妹们都看在眼里。故事偏偏就来了。小蛮是从小马的“目光”当中发现故事的。说起来小蛮对男人的目光熟悉了,在上身之前,他们的目光炯炯有神,闪耀着无坚不摧的光,洋溢着圆润的、气、神,一张嘴则开始麻。当然,这是“事先”小蛮最为害怕的还是男人“事后”的目光。到了“事后”男人通常都要闭上眼睛。等他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刚才的男人不见了,另一个男人出现了。他们的眼神是混浊的,气的,寂寥的,也许还是沮丧的。小蛮在“事后”从来不看男人的眼睛,没有一个了气的男人不让她恶心。了气的男人寥落,像散黄的鸡蛋一样不可收拾。

  小马却不一样。小马相反,在“事前”谨小慎微“事后”却用心了。他的没有目光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小蛮。他在看。望着她,端详着她,凝视着她,俯瞰着她。他的手指在抚摸,抚摸到哪里他的没有目光的眼睛就盯到哪里、看到哪里、望到哪里、端详到哪里、凝视到哪里、俯瞰到哪里。在他抚摸小蛮眼眶的时候,惊人的事态出现了,小蛮其实就和他对视了。小马并不存在的目光是多么的透澈,而又清亮,赤子一般无。它是不设防的,没心没肺的,和盘托出的。他就那样久久地望着她。他的瞳孔有些轻微的颤动,但是,他在努力。努力使自己的瞳孔目不转睛。

  小蛮第一次和小马对视的时候被吓着了,是说不上来的恐惧。那个透彻的、清亮的“不存在”到底是不是目光?她没有把握。如果是,她希望不是。如果不是,她又希望是。他们是在对视么?他们在用什么对视?他们对视的内容又是什么?小蛮无端地一阵紧张。她在慌乱之中避开了小马的“目光”当她再一次回望的时候,小马的目光还在。在笼罩着她。投入而又诚挚。

  小马的“目光”让小蛮无所适从。作为一个小姐,小蛮喜欢故事,因为故事都是假的。假的有趣,假的好玩。过家家一样。但是,一旦故事里头夹杂了投入和诚挚的内容,小蛮却又怕。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一句话“婊子无情”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婊子”怎么可以“有情”?你再怎么“有情”别人终究是“无情”的。所以,合格的和称职的“婊子”必须“无隋”只能“无情”

  婊子就是卖。用南京人最常见的说法,叫“苦钱”南京人从来都不说“挣钱”因为挣钱很艰苦,南京人就把挣钱说成“苦钱”了。但是,小姐一般又不这么说。她们更加形象、更加生动地把自己的工作叫做“冲钱”小蛮不知道“冲钱”这个说法是哪一个姐妹发明的,小蛮一想起来就想发笑。可不是么,可不是“冲”钱么。既然是“冲”和眼睛无关了。反正“冲”也不要瞄,闭上眼睛完全可以做得很准。

  可小马就是喜欢用他的眼睛。小蛮注意到了,小马的眼睛其实是好看的,轮廓在这儿;小马的“目光”也好看,一个男人怎么能有如此干净、如此清澈的“目光”呢?从来都没有见过。他“看见”的到底又是什么?

  小马不只是“看”他还闻。他终于动用了他的鼻尖了,他在小蛮的身上四处寻找。他的闻有意思了,像深呼吸,似乎要把小蛮身上的某一个秘密进他的五脏六腑。小蛮的身上又能有什么秘密?没有哇。小马的神情由专注转向了贪婪,他开始全力以赴,全心全意了。当他全心全意的时候,特别像一个失怙的孩子。有点顽皮,有点委屈,很无辜。小蛮终于伸出了左手,托住了小马的腮。小蛮一点都没有意识到,这一次目不转睛的可不是小马,而是她自己。她的目光已经进入到了小马瞳孔的内部。小蛮不该这样凝视小马的。女人终究是女人。是女人就有毛病,是女人就有软肋。女人的目光很难持久,凝视的时间长了,它就会虚。小蛮的目光一虚,心口突然就“软”了那么一下。小蛮的部微微地向上一抬。不好了。怎么会这样?

  “你回去吧。”小蛮说。

  小马就回去了。小马回去之后姐妹们当然要和小蛮开玩笑。小蛮有些疲惫地说:“你们无聊。”

  但第二天的中午小马又过来了。这一次小马在小蛮的身上有点狂暴。他用他的双手摁住了小蛮的双肩,威胁说:“你不许再对别人好!”小蛮没有听清楚。小蛮说:“你说什么?”小马却突然软弱下来,他沿着小蛮的胳膊找到了小蛮的手,抓住了,轻声说:

  “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好!”小蛮旺了一下。她有过一次长达两年的恋爱。长达两年的恋爱让她撕心裂肺。撕心裂肺之后,她“出来做”了。那一次长达两年的恋爱是以小蛮的一句话收场的,小蛮说:“你只能对我一个人好。”男朋友说:“那当然。”却把他的嘴角翘上去了,再也没有放下来。小蛮知道了,她是多么的不着边际,她这个花花肠子的男朋友怎么可能“只”对她“一个人”好。小蛮万万没想到她在今生还能再一次听到这句话,是一个客人说的。是一个客人反过来对她说的。

  “好哇,”小蛮息着说“你养我。”

  小蛮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们的身体似乎得到了统一的指令,有了配合。节奏出现了。合合榫。神奇的节奏挖掘了他们身体内部的全部势能,可以说锐不可当。小蛮感受到了一阵穿心的快慰。她如痴如醉。是高xdx即将来临的迹象。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兆头,人的兆头,也是一个恐怖的兆头。小蛮的职业就是为男人制造高xdx,而自己呢,她不要。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体验过了。可今天她想要。就是的。想要。小蛮的腹顺应着小马的顶撞开始了颠簸,她要。她要。她开始提速。往上撞,只有最后一个厘米了,眼见得她就要撞到那道该死的墙上去了。小蛮知道撞上去的后果。必然是粉身碎骨。“死去吧,”她对自己恶狠狠地说“你死去吧!”她撞上去了,身体等待了那么一下,碎了。她的身体原来是一个结结实实的晶体,现在,闪亮了,碎得到处都是。然而,却不是碎片,是丝。千头万绪,千丝万缕。它们散在小蛮的体内,突然,小蛮的十个手指还有十个脚趾变成了二十个神秘的通道,她把二十个指头伸直了,纷的蚕丝蜂拥起来,被出去了。是一去不回头的决绝。稍纵即逝,遥不可及。小蛮一把搂住了她的客人,贴紧了。天哪,天哪,天哪,小货,你怎么了?

  小蛮听到了自己的息,同时也听到了小马的息。他们的息是多么的壮丽,简直像一匹驰骋的母马和一匹驰骋的公马,经历了千山万水,克服了艰难险阻,现在,歇下来了,正在打吐噜。他们的吐噜滚烫滚烫的,全部在了对方的脸上,带着青草和内脏的气息。小蛮说:“你真的是一匹小马。”小马怔了一下,一把揪住小蛮的头发,说:

  “嫂子。”

  事实上“嫂子”这两个字被小马衔在了嘴里,并没有喊出口。这个突发的念头让小马感受到了空。她不是嫂子。而自己呢?自己是谁?小马一点都不知道自己的泪水已经汪在了眼眶里,透过泪水,他的并不存在的目光笼罩了怀里的女人,在看,目不转睛。

  小蛮看到了小马的泪。她看见了。她用她的指尖把小马的泪水接过来,泪水就在小蛮的指尖上了。小蛮伸出胳膊,着光,泪水像晶体,发出了多角的光芒,其中有一个角的光芒特别长。这还是小蛮第一次在一个客人的脸上看到这种东西。它光芒四,照亮了她的。小蛮抿着嘴,笑了。她一点也看不到自己的表情,她的笑容是甜蜜的,也是嘲讽的。

  不幸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小马的眼泪坠落了下来,落在了小蛮的Rx房上。准确地说,临近头,就在晕的一旁。小蛮再也没有想到一个女人的Rx房会有这样的特异功能,她听见自己的Rx房“嗞”了一声,像沙子一样,第一时间就把小马的泪水进了心窝。

  不会吧?小蛮对自己说,不会的吧?

  但小蛮已经瞅准了小马的嘴,仰起身,她把她的嘴准确无误地贴在了小马的嘴上。她用了舌头,她的舌头侵入了他的口腔。小马的舌头愣了一下,不敢动。他茫然了,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我该回去了。”小马说。

  小马一回到推拿中心就感到了冷。他身上似乎没有衣服,小马就觉得自己冷。

  都红冒冒失失的,在休息区的门口差一点和小马撞了一个怀。都红顺势抓住小马的手,笑笑,什么都没有说。小马就站立在那里,把耳朵拉长了,拐了好几个弯,往每一间房子里听。他在寻找他的嫂子。嫂子正在上钟,正和客人客客气气地说着什么。具体的内容小马却是听不真切的。一股没有依据的气味飘起来了,还伴随着嫂子的体温。小马茫然四顾,心里头空空。这股子空却给了小马一个庄严的错觉,有一种空也可以铭心刻骨。

  都红以为小马会说点什么的,小马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站在那里,失魂落魄。都红说:“小马,我撞着你了吧?”小马没有回答。都红放开小马,讪讪的,一个人走进了休息区。

  小马听出来了,嫂子已经做完了一个钟,她的客人正要离开。小马摸过去了,他和嫂子的客人擦肩而过。小马来到门口,站在了嫂子的面前。几乎没有过渡,小马轻声就喊了一声“嫂子”

  小马说:“我对不起你。”他的口吻沉痛了。

  小孔站起了身子,有点不明所以,一头雾水。想了想,想必还是“那件事情”吧。嗨,都过去了多长的时间了。还说它做什么——小马你言重了。不过小孔很快就明白过来了,小马在后怕。他一直在担心她“说出去”他始终在担惊受怕的。小孔怎么会对王大夫说呢?说到底小马其实没有拿自己怎么样,只是冲动了一下。只是喜欢自己罢了。小孔真的一点也没有恨过他。

  小孔走到小马的跟前,把她的左手搭在小马的肩膀上,小声说:“放心吧小马,哈,过去了,早就过去了。”小孔在小马的肩膀上连续拍了两下,说:“我对谁都没说。”想了想,小孔又补充了四个字:“他也没有。”

  小孔再也没有想到小马居然会做出这样极端的事来,他闷不吭声的,从自己的肩膀上拿下小孔的手,丢开了。突然就拽了回来。他用嫂子的手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完了就走。小马的这一下一定用足了力气。这一声响亮极了,比做足疗的拍打还要响亮。

  小孔一个人留在推拿房里,其实是被吓住了,傻了。小马你这是干什么?小马你这是干什么嘛!小孔都有点生气了。不只是生气,也心酸,也心疼,也纳闷。几乎要哭。但小孔没有时间去玩味自己的心思,小马的耳光那么响,想必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要是有人问起来,说什么好呢?怎么给人家解释呢?小孔来不及伤心,突然伸出双手,猛拍了一巴掌,高高兴兴地说:“你拍一,我拍一,一个小孩坐飞机。”小孔接连又拍了两下,兴高采烈地喊道:“你拍二,我拍二,刮风下雨都不怕!”小孔就这样带着她无比灿烂的好心情回到休息区了。王大夫吃惊地回过头来,微笑着说:

  “吃什么了,高兴成这样?”

  小孔的耳朵在打量小马,聚会神了。她的耳朵里却没有小马的任何动静。他在不在?应该在吧。小孔多么想把小马拉出去,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再一次清清楚楚地告诉他“没事了,小马,我对谁都没说,没事了。我一点也没有恨过你,我只是有人了,你懂吗?”这样说他就全明白了吧。

  小孔这样大声地回答了王大夫:“你拍三,我拍三,今天晚上喝稀饭!”

  小马再一次来到洗头房已经是一个星期之后了。小蛮刚刚下钟,很疲惫的样子,很沮丧,懒洋洋的。她的样子便有些冷淡。冷淡的小蛮把小马领到了后间,两个人就坐在了沿上,谁也不肯先说话。房间里的气氛顿时就正经了。小蛮捋了几下头发,终于说话了。小蛮说:

  “到别处去了吧,你?”

  这句话小马其实并没有听懂。小蛮说:“我可没有吃醋。我犯不着的。”这一句小马听懂了,这一懂附带着把第一句话也明白了。

  “我没有。”小马老老实实地说。

  小蛮说:“和我没关系。”

  “我没有。”

  接下来又是沉默。这一次的沉默所消耗的时间格外地长。小蛮显然已经没有耐心了——“那么,做了吧。”

  小马没动,没有做的迹象。他抬起头来,望着小蛮,说:“我对不起你。我欺骗了你。”

  这句话有趣了。这句话好玩了。小蛮都把胳膊抱起来了,放在了Rx房的下面。这话说的。这是哪儿对哪儿?少来!这种事谁能对不起谁?这地方谁又会欺骗谁?一切都是明码标价的事。小蛮还没听过哪个客人说出这种十三不靠的话来呢。驴不对马嘴了。不相干的。不搭边的。

  “我真的对不起你。”小马说。

  “什么意思啊,哥哥?”

  “我的话你听不懂的。”

  小蛮还没有来得及回话,小马就已经急了。他的双手撑在沿上,手背上的血管一下子暴突起来。小马说:“我的话你听不懂的!”

  “无所谓。”小蛮说“听得懂也行,听不懂也行,你给钱就行。”

  小马的右手抓住了自己左手的五手指,一地拽。拽了一遍,开始拽第二遍。拽到第三遍的时候,小马说:

  “我不会再给你钱了。”小马认认真真地说。口气重了。

  话说到这一步小蛮哪里还能听不懂,可这句话对小蛮来说太突然了,有点过分。小蛮所习惯的言语是轻佻的,浮的,玩笑的,顶多也就是半真半假的。这样沉重的语调小蛮一时还没法适应。这几天小马一直都没有来,老实说,小蛮是有些牵挂。老是想。当然,也就是一个闪念,来了,去了,再来了,再去了,彻底地失踪了。小蛮过的可不就是这样的日子么。无所谓的。无所谓了。一笔小小的买卖罢了。这个世界上什么都缺,只有男人她从来就不缺。

  不过小蛮对自己终究还是有所警惕的,她意识到自己有点不对劲了。她有数,自己真的有那么一点危险了。小蛮叹了一口气,说到底还是老天爷错了。老天爷说什么也不该让女人们来做这种生意的。男人才合适。他们更合适。女人不行。女人不行啊。

  拽完了手指头,小马的胳膊开始寻找小蛮了,他的手在摸索。小蛮静悄悄地躲开了。小蛮不是在挑逗他,不是想和他调情,小蛮真的不想让他抓住。她了解她自己的。这一把一旦被他抓住了,她就完蛋了。接下来必然是无穷无尽的麻烦。

  小马的摸索被小蛮让开了,一次又一次躲闪过去了。小马却不死心,他在努力。他站了起来。他笨拙而又小心的样子已经有点可笑了。小蛮想笑,却没有。他的笨拙与小心是那样的不屈不挠。但是,不屈不挠又有什么用?眼睛长在小蛮的脸上呢。小马只能对着空的、毫无意义的地方小心翼翼地全力以赴。他的手就在小蛮的面前,小蛮把这一切全看在了眼里,他额头上已经冒汗了。小马终于累了,他摸到了墙。他的双臂扶在了墙上,像一只巨大而又盲目的壁虎。不过,他又是不甘心的,回过了头来,表情很僵,正用他毫无意义的目光四处打探。在某一个刹那,他的眼睛已经和小蛮对视上了。明明都对视上了,可他就是不知情。他的目光就这样从小蛮的瞳孔表面滑过去了。小蛮慢慢地把眼睛闭上了。刚刚闭上小蛮的眼眶就热了。她悄悄来到小马的身后,无力地伸出胳膊,抱住了。“冤家,”小蛮收紧了胳膊,贴在小马的后背上,失声说“冤家啊!”小马的脸是侧着的,他的脸上浮上了动人的微笑。他在微微地息。小马笑着说:“我知道你在的。”

  他们就吻了。这个该死的冤家吻得是多么的笨拙啊。可是,他用心,像某种穷凶极恶的吃。他几乎舍出全身的力气了。小蛮不想和他在这里做。小蛮不想。可小蛮的身体在小马的怀中显出了不可思议的饿。她原来是饿的。她一直都在饿。小蛮一把就把单和垫都掀开了。就在光溜溜的板上,小蛮拽住了小马的手腕,说:“快!”

  这一次小蛮是自私的,她自私了。她的注意力是那样的集中,所有的感受都归了自己。她没有心思照顾男人了,她甚至都没有附和着去叫。她连一声呻都没有。她紧抿着嘴,屏声息气。她在心底里对自己撒娇。她被自己的撒娇感动了:狗的东西,你就该对我好一点。

  小蛮和小马一定是太专心、太享受了,以至于他们共同忽略了门面房里所有的琐碎动静。他们一点都没有意识到两个警察已经站在了边。

  “还动哪,还动_别动啦!”
上一章   推拿   下一章 ( → )
我成了父亲与攻陷新婚少妇月影霜华尘与土天使武术女教女友故事之凌青林美地之慾革命老区抱得一个男人的伪纹面
蛤蟆小说网提供推拿第十八章小马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