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颜(上)》第6章及《红颜(上)》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红颜(上)  作者:郑媛 书号:43130  时间:2017/11/1  字数:9536 
上一章   第6章    下一章 ( → )
  一个月过去,织云已经将绛儿驾驭得不错,两前,她终于盼到障月首肯,她今骑着绛儿出宫城。

  期待了两,这两夜她兴奋得几乎没睡。

  “外头路面崎岖,与马场不同,总会有些突发状况,你记得不可惊慌,只要驾驭者够镇静,坐骑遇到任何状况,都不会失去控制。”出发前,他叮咛她。

  “好。”她点头承诺。

  “那么,出发吧!”栏栅已打开,他率先骑着一匹雄壮的黑马,步出马场。那黑马,在宫城里是一匹无人能驯服的烈马,织云看他轻松自在地上了马背,马儿竟然肯乖乖就缚,丝毫未加以反抗,让她十分吃惊。织云的小牝马跟随在黑马后面,他们自马场后方的小径,骑着马儿漫步离开宫城。

  他带她一路朝西走,来到西边城墙尽头。

  “我们要出城。”他勒停马,回头对她说。

  “出城?”织云睁大眸子。

  “不敢?还是不愿意?”他凝眼看她。

  “我…”织云迟疑了。

  她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要带她出城。

  织云城位于高原,除城内的圣山外,西方尚有一座高山,名叫铁围山,此座高山与织云城的圣山,同一龙脉相承,是子母山,铁围山的高度超越圣山数倍,一旦越过这座铁围山,即抵达西方索罗国界,此处,不仅织云城民罕至,外来的人,更不敢登上这座铁围山,更遑论越过。

  “城外是铁围山,我们要上铁围山,才能看到云海。”

  “可是、可是铁围山另一头―”

  “我们不会越过铁围山,只到半山,往下便能俯视织云城,届时你会在云海中看到宫城。”

  “云海?”她不敢相信。“宫城为何会出现云海中?”

  “你知道我为何挑今?”他笑。

  她轻摇蛲首。

  “今申时过后,阳光会弱下,届时气温骤降,城内将起大雾。”他道。

  “大雾?”她有些懂了。“那会是什么样的景观?”她问,盈润的眸子掠过一抹期盼的水

  每年暮冬,城中皆会起雾数,然而大雾却须隔十多年才有,即便在冬季也难得一见,织云记得自己只在七岁那年,于城中见过一场大雾,当时她待在城里,只知大雾起时云天雾地,伸手不见五指,却想象不到倘若从山上俯视,会是什么样的光景。

  “你亲眼见到,会比我形容的更贴切。”他道。

  织云原本犹豫不前的心,开始动摇。

  “出去几个时辰,不会有事。”他低柔地对她说。

  “可是…”她还想说什么,却咬住瓣。

  “大雾不是年年都起,只有大雾起时,才能见到这样的景象,这回不看,就要再等十数年。”他道。

  十数年?织云的心开始。十数年对她来说,不知是否能等待得到?

  “我们出去吧!”她听见自己这么说:“我们这就出去,不要耽误了时辰。”

  她再说一遍,这回是更肯定的。

  “好。”他调转马头,准备出城。

  “可是,城门有守卫,从西边,有办法出城吗?”她知道,自己从城门绝对出不了城,就算出得了城,爹爹也必定会立即遣人追来。

  “有。”他回头对他笑。

  随即,策马领在前方开路。

  她跟随在他身后,见到他在马上的英姿,她不怀疑,他随时能策马驰骋,轻松如意地,驾驶这匹不易掌控的烈马。

  他带领她,来到西边护城溪谷,这里有一条大川,除铁围山外,也是织云城西的天然屏障。

  “今年瑞雪,本来应当泛洪,但雪融不久又落大雪,冻住源头融雪,今再起大雾,川上开始枯水,川底黑岩纷纷出,我们只要踏着岩块涉水而渡,就可以越过大川。”他对她说。两人抵达川道,织云果然看见,川底出许多黑色的大岩块。他跳下背,回头走向她。“你先下马。”他对她说,随即抱住她纤细的,将她抱下马背。

  “我们要牵着马儿过川吗?”织云期待地问。

  “不,我牵马过川,你在川边等我,我先把马牵过去,再回头带你。”他柔声道。

  织云的神情有些失望,可也不敢反对,因为川上的岩块看起来确实十分滑,让她有些害怕。

  他先在绛儿耳边安抚几句,之后便将绛儿拉到黑马身边,织云原以为他要牵两匹马一起过河,没想到他却跳上黑马马背,手里拉着绛儿的缰绳,接着一阵风驰电掣,他骑在黑马背上拉着小牝马,几下便跳过岩块,很快就跳到大川另一边。

  织云看得有些目瞪口呆。

  她没有想到,他骑在马背上过大川,竟然会如此容易。

  过川后,他在对岸仅将绛儿系好,又跳上黑马,骑马涉水回来。织云愣住了,直到黑马停在她前方,她还呆着,如同作梦,不明白他为何又将黑马骑回来…

  “上来。”他坐在马背上,俯身,朝她伸手。

  “上马吗?”她仰首,傻傻地问。

  光自他背面来,她瞇着柔润的眸子,因为看不清他的表情,还被光照得有些晕眩。

  他撇嘴笑。

  猿臂一伸,卷住她的柳,单手就将她提上马背―

  织云惊一声。

  魂尚未定,她已经被男人安置于马背,靠在他前。

  “坐妥,”他单手掌住她的,一手提着缰绳,俯首贴在她耳边哑声道:“我们要过川了。”

  织云还未回神,伟俊的黑马已经扬起前蹄―

  蹄声撒落,水花飞溅。

  那刻,织云只听见自己息的声音。

  还有他炽热的掌,按在她小腹上的压力。马儿吐着热气,他呼出的气息也包裹住她全身,她仅仅记得,当时自己像飞似地,腾云驾雾一般,便越过了这条宽阔险峻的大川。

  黑马驮着二人越过大川后,他并未下马,直接坐在马上,策马继续往前走。“山路崎岖难行,这段路你必须与我并骑上山。”他道。

  “可是,绛儿怎么办?”她凝大眸子,回眸凝望系在树下的小牝马。“牠留在这里,等我们回来。”他答。

  炽热的大掌仍然贴在她小腹上,按紧。

  织云不敢再动,小脸有些羞热。

  “我以为,可以自己骑马上山。”她喃喃说。

  “等你的骑术再熟练一点,就可以自己骑马上山。”他大掌一紧,将怀里的人儿握实,声道:“坐妥,我们要上山了!”

  织云还来不及回答,黑马已奔上山径。

  山路果然崎岖,小径十分颠簸。“绛儿留在那里没事吗?”她担心绛儿。

  “放心,铁围山下不会有人来。”他答,接着又问:“能适应吗?”

  “什么?”她软声问。

  “铁围山坡度大,路不好走,山路颠簸,我担心你不能适应。”

  “我还好。”她吶吶答。

  山路坡度确实很大,织云坐在马背上,其实有些吃力。

  “靠上来!”他说。

  他的大掌,平贴在她馨软的小腹上,将她按向自己。

  织云的身子几乎半卧在他前。

  他的温柔,兜在她心坎里有丝丝的甜。

  随着马蹄扬落,她娇软的身子在马背上起伏,全仗着他单手将她掌住。

  他的掌就贴着她的小腹,不能避免的,砺的指经常触及她软热的口…

  这样亲昵的接触,让织云心慌又焦渴。

  她揪着心。

  随着马蹄每一回掀起又震落,都让她躁红了小脸。

  马儿持续在跑,这段路不短,她白的小手,只能搭在他黝黑宽大的手背上,有意无意地造成阻隔。即便如此,她仍然不安。为防止她在陡峭的山路上,倾斜了身子,他的大掌将她扣得很紧。

  “障月…”她想说些什么。

  “嗯?”他低哼。

  那哑的嗓音,一让织云的心揪住。

  “我,”她轻,低声呢喃:“我想…”

  她言又止,掀着红的柔小嘴,却只能细细地息。

  “想什么?”他问。

  “我,”她鼓起勇气。“你、你的手,你的手可不可以、可不可以搭在我的手臂上?”话毕,已羞红了白的小脸。

  “为什么?”他撇嘴。

  “因为,因为那样,我可以握着你的臂,也许,我会坐得更稳。”她想了一个好借口。

  他半天没坑声。

  等不到他回答,织云好不容易鼓起勇气,微启小嘴正想再问―

  “好。”他悠悠回答,不动声。织云松口气。大掌果然自她小腹上移开。强壮的手臂上移,握住她圆润的肩头与玉臂,将她掌稳了,然后收紧―

  强壮的手臂,却正不偏不倚地,在她的口上!

  织云倒口气,白的小脸与颈子,轰地一下烫得火热…

  “障、障月?”她气少、出气多。

  “还有要求?”他笑。可借她没看见。

  “不、不是,是、是那、那个…”

  “到底是还不是?”他挑眉。

  “是,那个,你的手臂,你的手臂得我没办法气了。”她屏着气,慌乱中想到借口。

  他没回话,但稍微松了手。

  织云吁口气。

  她正庆幸摆尴尬的纠,障月却忽然扯动缰绳,紧接着黑马腾空一跃―

  织云惊一声。下一刻,她身子侧倾,眼看就要滑下马背。障月壮的手臂迅速卷住她,硬是将她拖回马背…剎那间,黑马已跃过一道山涧。

  织云的小脸惨白

  “刚才、好可怕…”她浑身颤抖。

  不知不觉间,她主动抱紧那横亘在自己口上的手臂,死也不敢再放手。

  他壮的臂将她得牢实,俊脸掠过一抹浅笑。

  “吓到了?”他徐声问,竟是云淡风轻。

  “难道你没吓到吗?”她凝大眸子,犹有余悸。

  “嗯。”他哼一声,撇嘴。

  “你真的一点都不怕吗?”她疑惑,不由得仰首凝视他。

  “你怕?”他反问。

  “我,我生平第一回骑马越过山涧,害怕是当然的。”不愿直接承认自己当真胆小,她答得犹犹豫豫,不甚干脆,奈何惊魂未定,声调软得没自信。

  “第二回就不怕了?”他抿嘴笑。

  “不怕!”她点头,自己壮胆,两手却把人家的铁臂

  “好!”“好?”好什么好?

  她疑惑地眨眨眼,眸子泛水。

  他抿嘴。“注意了!”

  咦?

  她还未会意,他忽然用力扯缰,接着马头一提―

  一道宽广的深涧,自两人马下掠过。

  织云凝大眸子。

  “啊―啊―”

  顾不得颜面,撕心裂肺的喊。

  蹄扬蹄落,黑马载着两人,已接连跃过两道山涧。

  “没事了。”他贴紧她,悄声道。

  织云白的小脸红透了。

  如小熊攀树那般,她紧紧抱住人家,决心死也不放手。他抿嘴低笑。

  不久,黑马将两人驮到山一处广阔草原。

  “到了。”勒停马,他先下马,再将她抱下马背。

  “就是这里吗?”下了马,织云一颗心才放下。

  “对。”

  “云海在哪里?”

  “就在那里,”他将马系妥,伸手指向一块巨大的山岩。“只要山下起大雾,站在山岩往下眺望,有你想象不到的美景。”

  “可是,这块石头好大,要怎么上去?”她凝望那块山岩,有些犹豫。

  他走过来。“我抱你上去。”

  她睁大眸子,以为他真的要抱她上去。

  没想到,他手臂一撑,两个纵跃已跳上巨岩,再跨下一脚,抵在岩块边,朝她伸手。“把手给我。”

  织云呆呆凝望他,不敢相信,他竟如此轻而易举地跳上两人高的巨岩。

  “快。”他低柔地笑。

  “好…”织云怔怔地伸手。他没有握住伸上来的手,反而持在她胁下,将她的身子直接往上提―织云息一声。她的身子已上了巨岩,进他怀里。山岩陡峭,岩石上能容身的地方很小,两人只能紧贴着,站在岩上那不盈半尺的小石墩上。

  脚下,是万丈深渊。

  深渊沿壁,是成片的锦缨花田。

  织云凝大眸子,久久不能呼息…

  她很震惊,没想到会看见这样的奇景。

  “锦缨花,你送给我的锦缨花,难道就是在这里采的吗?”她喃喃问。

  “对。”

  “可是,这里好危险,你怎么能、怎么能在这里采花?”她的声音发软,眸子笼上水雾。

  脚底下,毕竟是万丈深渊。

  铁围山杳无人迹,她不敢想象,一旦失足,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放心,”他笑,低柔地安慰她:“你看见了,我很好,还站在你面前,别担心。”

  “答应我,以后再也别做这种事。”她没有办法放心,柔润的眸子泛出了水。

  他笑了笑。“快看,山下已经起大雾。”柔声道。织云朝下俯望。

  大雾将织云城完全笼罩住,如同云毯,城内最高的高塔,成了唯一突出雾的标的,就像茫茫云海里的蓬莱仙山…

  “好美,好美的景象。”她喃喃惊叹。

  此生,她从来没有见过的美景与奇景。

  如此脱俗景致,令人心旷神怡之美,人间罕见,令人叹为观止,见到这样的奇景,洗涤身心的尘垢,能让人从心底摒除杂念,大有尘俗之事,皆可抛诸脑后,不值得计较的慨叹。

  然而,巨岩上的景致虽美,可由上往下眺望,特别是站在如此陡峭的悬崖上,她开始感到晕眩,两腿不由得发软。

  他很快察觉她的异样。

  “抱紧我。”他道,手劲一紧。

  织云纤细的手臂被他拉起来,环在他的龙上,她柔软的就贴在他壮的小腹上。“喜欢这里的景致吗?”他问。

  灼热的贴在她白腻的颈间,炽热的气息,就拂在她感的颈窝里。

  “喜欢。”她轻哼一声,小脸羞红。

  “怕吗?”他声问。

  她软热的身子,就像只软的甜桃,在他的口上。

  “不怕。”她轻喃。

  “你在发抖。”

  “因为,我只要一想到,你在断崖上采锦缨花的情景,就感到害怕,”她眉尖轻蹙,小脸掠过一丝忧虑:“可现在,有你在我身边,我一点都不怕。”

  他敛下眼,沉默,若有所思的眸,掠过她的小脸。

  “你会保护我,对不对?”她仰起脸问他。

  “对。”他淡道。

  他平淡的口气,一时让她有些困惑。

  “带着我,很累赘,是吗?”她幽幽问他。

  她想,他的淡然,必定是因为这个原因。

  “不会,为何有这种想法?”

  “因为我什么都不会,连马都骑不好,你一定觉得我很麻烦。”

  他淡笑。“下去吧,这里风大!”他不回答,织云就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问他。

  直到他握住她的肩,将她身子转过去。“该怎么下去?”织云往下瞧让她很犹豫。

  “我抱你下去。”他对她说:“搂住我的颈子。”

  她屏息,伸出双手,轻轻搂住他。

  他将她抱起。

  织云双脚离地。

  这感觉,比从巨岩上往下俯视,还要让她晕眩。

  “搂紧了。”他叮咛她。

  她点头,却不敢真的搂紧…

  因为这面对面的接触,实在太亲昵,太羞人了。

  他跨出一脚,踩着岩壁的石尖,直接跳下巨岩。

  那瞬间,织云害怕地忍不住收紧双手,当他落地时,她的脸儿就贴在他边,微启的檀口,将细碎又馥郁的女孩家气息,吹进他耳里…在如此亲昵的接触中,她蓦然感觉到,他膛与手臂上的肌贲起,僵硬。他没有立刻放下她。她知道,他正在凝视自己,即使不抬头,她也能感觉到那双眼眸,火热的凝注。

  “抬起你的小脸看我。”他嘎地命令她。

  他低哑的嗓音,让她的心发颤。

  “我、我们该下山了。”她屏息,根本不敢抬眸看他。

  隐约地…

  就怕有什么东西,将一触即发。

  她僵着身子,轻轻推拒他,发自本能地矜持,本能地不确定,本能地感到犹豫。

  她的拒绝虽然温柔而且轻微,但终究是拒绝。

  他终于松手。

  却在下一刻,忽然反手将她扯向自己―

  “啊!”她娇一声。檀口才微启,他已俯首衔住她红的小嘴。

  “唔。”她嘤咛一声。水汪汪的眸子凝大,他深邃的眼,旋即落入她眸底。她好慌张…

  因为从来没这么近看过一个男人。

  而他毫不客气地含住像花瓣一样、细致柔贝,洗练地、搅翻她稚的小嘴,将柔又不经人事的红,完全纳入口中,尝尽她的甜美与纯稚。

  他立即接住仰倒的她。

  “障、障月?”织云细着。

  她没有晕过去,却全身发软。

  她不明白,刚才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幽沉的眼凝肃地盯住她,阴沉的脸色晦暗不明。

  之后,他拥着她,在旁边一块大石上坐下。

  “刚才我怎么了?”织云蹙着眉呢喃:“我的头突然好晕。”

  “你太累了,从早上到现在,你骑马已经超过三个时辰。”他解释。

  织云点头,她心想,他说得有道理。虽然,那晕眩是那么厉害,甚至让她心悸,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的情况。

  “你身子很弱。”他敛眼,沉声说。这话是肯定,不是问句。

  “我还好,”她垂下眸子,强颜欢笑。“可能平较少走动,才会这么不济事。”

  他捏住她的小脸尖,让她抬眸看着自己。“刚才吓到你了?”他哑声问。

  她眨眨水润的眸,白的小脸,霎时泛滥成嫣红。“没、没有。”

  “怕我吗?”他再问。

  她轻摇蚝首。

  他抿。“要是再吻你一次呢?”

  织云屏息,答不出话,白的小脸像两团娇火似地,烘热得醉人。

  他沉默地凝视她,半晌后俯首,薄停在她边,浅笑。“你好甜,就像看起来这般甜,尝起来是那么醉人。”他低嘎地说。

  织云轻轻颤抖,柔润的眸子掐出水,显得不知所措。

  他笑出声。随即将她进怀里,砺的拇指,更爱怜地过她柔的娇,然后沉眸观察她的反应。织云僵着身子,细细地息,她的脸儿嫣红,口正狂擂着。

  “喜欢我吻你吗?”他将人儿锁在怀中,哑声问。

  她涨红脸,答不出话。

  “喜欢?还是不喜欢?”他笑。

  “我,我不知道。”她吶吶地答。

  她心里好复杂。

  她该拒绝,该严词斥责他不能再犯。

  可另一方面,她的心却又贪着他的眷爱,不能克制自已…

  “你羞了,”他附在她白润的贝耳边,徐声道:“小脸这么嫣红,是喜欢?”

  拇指到她滑腻的颈沿,贪眷地抚摩她的身子。

  织云屏息,感的身子泛过一阵颤栗…

  他在她身上的施为让她发抖,让她不能想象。

  “我、我不知道。”她颤声回答,不敢抬眸看他沉定的眼。

  他捏住她的小脸尖,迫她看他:“回答我,云儿。”

  她水润润的眸子凝住他,他的呼唤,拧痛了她的心。“你,你要我回答什么?”她软语的声调微微颤抖。

  “说你喜欢。”他沉黑的眸锁住她。她轻,咬住

  她不能说。

  今天这样,已经不被允许。

  她不能说喜欢,因为她没有资格喜欢,要是再开口说喜欢,那么她就成了最无的女子。

  “时候不早,我们该回宫城了。”垂着眸子,她轻轻推拒,避关他执锁的视线。

  他平视她闪避的眸,过了片刻才摇手,没有表情。

  “今天,我真的很高兴,”她嚼着,轻声这么对他说。“谢谢你带我出来。”

  “还有机会,我会带你四处走走。”他平声说,敛下眼,板暗的眸若有所思。

  “可惜我没有学过画,否则,就能将刚才那壮观的美景,描绘于画布上。”她沉思地垂眸,怀着心事,未察觉他的神情变化。

  “记忆留在心中最美,画布绘不出世上最美丽的情致。”他对她说,并且将她拉起。“该回城了。”

  她没有回答,仅仅仰起苍白的小脸,朝他微笑。他回她一笑,淡定的,彷佛任何事都没发生过。

  解开系在岩边的缰绳,他先抱她上马,再跨上马背,忽然自身后将她抱实。

  “障月?”

  她娇

  他壮的手臂簸在她胁下,抱住她同时,伸手取下自己颈上那块红玉。

  “收下它?”贴在她耳边,他嘎地低语。

  照下,红玉周身潋着血一样的朱光。

  他的擦过她的颈上柔腻的雪肌,砺的指,与红玉一起埋入她的襟口内。

  织云细

  玉身,尚酿着他炽热的体温,烫在她的心口上。

  他的指出。

  浅浅勾

  她白的小脸,羞出红云。“我要你戴着它,就贴在你的心口,没有任何衣物阻隔。”他低柔地道。温存的声调,与那块酿着他体温的红玉一般,烫热了她的心。

  “可这块玉很贵重,我不能收。”她轻喃。

  “你才是我最贵重的宝贝。”他嘎地低语,灼热的住她白腻的颈子,眷恋地啜品尝。

  她娇,心窝泛疼,不能抗拒,又恨自己的犹豫。

  说话间,他已扯住缰绳,让黑马自行循山径奔驰而下。
上一章   红颜(上)   下一章 ( → )
红颜(下)霸爱狂徒是爱,不是错邪肆情郎替身娘娘(上替身娘娘(下思念都伤人残酷情郎冲喜娘娘契丹王的女奴冷情夫君
蛤蟆小说网提供红颜(上)第6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