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者迷》第九章雾里乾坤及《当局者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当局者迷  作者:冯华 书号:42837  时间:2017/10/26  字数:10755 
上一章   第九章雾里乾坤    下一章 ( 没有了 )
  1

  我的伤情一有好转,就办了出院手续。但李燕和岳琳都坚持我不能立即上班,得在家休息几天。当两个女人观点一致对付一个男人时,这个男人除了顺从,别无他法。所以我不得不在家又待了几天。利用这个空闲,我设法找到了朱文杰。

  显然,朱文杰没有像回避岳琳一样回避我。他的手机号的确换了,但公司里的人接到我找他的电话,询问了我的姓名后,还是给我接了进去。我一听到朱文杰的声音,就像以前那样跟他问好,但我听出,这次他的反应不同以往,有种冷淡的客气,明显与我保持着距离。

  “今儿怎么有空儿啊?”他以我不习惯的腔调问,听声音是调整了一下身体的姿势。我听着,似乎能看到他把身体往坐椅靠背上懒懒地一靠、并把两只脚架到办公桌上的模样。

  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态度。“上次喝多了,好多话还没跟你聊,总觉得不尽兴。这两天有没有时间见个面?”我问他。

  他迟疑着。

  我索直截了当地说:“老朱,看在咱们是老朋友的份上,你给我个机会。有些事,我觉得当面解释比较妥当。”

  这回他干脆地答应了。看来他很忙,先查看了一下接下来的程安排,这才表示今天下午就有个空闲。于是我们约好了时间,说地点时,我随口就说了“水中花”茶楼。正巧朱文杰也知道那儿,我们就这么敲定了。

  当局者冯华推理悬疑系列放下电话,我回味了一下刚才和朱文杰交谈的内容,心里有种很不踏实的感觉。这让我对自己感到懊恼。我只是想告诉朱文杰,自己和他的子之间,并没有他所想像的任何暧昧关系。这是一个多么简单的事实,为什么我会如此不踏实?我又想到,约定见面地点时,我随口说出了李燕的“水中花”这也许并非全然无心,而是凭着一种潜意识。在我感到自己面对朱文杰将显得软弱无力时,我本能地拉出了李燕,以她的存在为我作个证明。

  我为自己在短暂交谈中复杂的心理变化而暗暗吃惊。我一直自认为和朱文杰是情至深,是可以互相信任、不必多言的朋友。可一旦面临着具体的事情,这种关系竟如此经不起推敲。这就是人和人之间关系的本质么?

  我住院的那些天,李燕夜在医院陪着。我也为她担心过茶楼的经营问题。但显然,在此事上我是外行,和李燕的从容自信形成鲜明对比。出院后,我着她去茶楼,她看我身体恢复得还可以,也不固执,听从了我的话,去照管茶楼的生意。我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去“水中花”了,这次和朱文杰约好在那儿见面,便给李燕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下午我和一位朋友在茶楼谈事情,到时候可能会请她出来认识一下。

  李燕在电话那头很高兴。因为这是我第一次主动表示要将她介绍给我的朋友。这对她来说,也许是一种态度上的真正认可。她毫不掩饰自己的喜悦,这让我有些羞惭。我努力想待她好,可有些事情,偏偏无法具象化。好在相应的衡量标准也同样抽象,这种微妙的比较,成了我躲避愧疚的一个法宝。

  下午我去了水中花茶楼。我头上的绷带已经拆了,但还蒙着小块的纱布。脸上的青紫没有完全消除,嘴也微微肿着。我知道自己这副尊容,有点儿令人不忍目睹,因此我戴上了一副大墨镜,算是稍微的遮掩。同时,当我的眼睛被黑色的墨镜遮盖时,心里似乎有了些微的安全感。我的怯懦由此可见一斑。

  李燕一见我就笑了。“大英雄来啦?”

  她亲热地来挽着我的手,在她的员工面前大方地袒私情。我有些不自在,但还是尽可能自然地接受了她的做法。我越发庆幸自己脸上那副大墨镜,它多少也是一块小小的遮羞布。可这庆幸还没持续两分钟,李燕便把它夺走了。

  “干嘛躲在墨镜底下?”她贴在我耳边轻声说,热气直到我的耳道深处,得我的。“我就喜欢你这个样儿!当刑警嘛,就是比别的男人酷!”

  这种孩子气的解释让我哭笑不得。但我不能在大庭广众之下与她争执,只得听凭她的处置。显然,她对我的亲密态度是对所有人的一种告知,原本就客气有礼的服务生们,这下子更是大肆发挥他们的热情。他们知道了,这个一脸伤痕、面目狰狞的家伙,很可能将像他们的老板一样,决定他们能否端稳手中的饭碗。在这种热情的接中,接下来的事,出乎了我的意料。

  那位一直认识我的长着鹅蛋脸的服务生,脸笑容地准备引我到从前的老位置时,忽然愣住了。她僵在那里,笑容变得很古怪。我马上明白,她意识到在现在的情势下,再把我带到老座位,似乎太没有眼色了。

  这是一个我没来得及考虑的细节。为了避免每个人难堪,我只迟疑了一秒钟,就做了决定,准备选一个新的位置去坐。令我意外的是,此时的李燕却做了另一种选择。

  “咦,怎么愣着啊?”李燕以一个老板的语气责问服务生“不是知道他都是坐老位置的吗?”

  服务生快速地瞟了我一眼,反应过来,连声向我道歉。事已如此,我便采取最简单的方式,听从她们的安排,跟着走到那个靠窗的桌子前坐下。李燕也在我对面的座位坐下。这回,她不等服务生为难,直接吩咐服务生准备几样茶水和零食。我注意到,李燕所点的茶点中,既有过去我一直都点的,也有新加的。我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我为此有几分暗暗的感动。

  “谢谢。”等服务生走开后,我对李燕说。

  她含笑看着我。“谢什么?”

  我看出,她的笑容有种狡黠的味道。

  “你知道我谢什么。”

  “我不知道。”

  我笑了。“装傻。”

  “我就是傻!”她得意洋洋地宣布“根本用不着装!”

  我无可奈何。“好了。我已经服你了。我谢你的善解人意、宽容大度。这下够清楚了?”

  我这么一说,她倒不好意思了,脸上染了一抹绯红。她嘀咕道:“这才开始发现我的优点?以后有你吃惊的呢。”

  我知道应该继续和她说些轻松的,开开玩笑,但我还不习惯和她这么亲密。只好向门口张望一下,多余地说:“说好三点的。怎么还没到?”

  “什么朋友啊?”李燕好奇地问“你打算怎么介绍我?”

  “过去一起工作过的同事,也是好朋友。”我简单地向李燕解释,并说“我就说你是我女朋友,好吧?”

  李燕眼睛一亮。“真这么介绍?”

  “你不喜欢?”我明知故问。

  李燕隔着桌子嗔怪地笑了。“你这个家伙,还说我装傻!在医院的时候,你跟别人介绍我,就是简简单单一个名字,什么说明都没有,以为我听不出来啊?”

  我抵赖不过,只得说:“事情不是在发展变化之中么?”

  “你倒有理了!”李燕笑着说“老实说,也就是我这种死心眼儿、认准了方向不回头的女孩儿才能忍受你的态度!换个稍微娇气点儿,早被你气死三回了。我呢,也是被你折磨多了,耐受力越来越强…”

  我怕李燕越扯越远,及时打断她:“我说的这位朋友叫朱文杰。他还有一个身份,是我们队长岳琳的丈夫。”

  李燕愣了一下,眯起眼睛打量我。“今天这是一出什么戏?”她极其尖锐地问道。

  我不得不装出很轻松的样子。“你想哪儿去了?朋友见面,谈点儿事罢了。”

  看得出,我的伪装并不成功。但李燕也没再追究下去,只是说:“岳琳知道你们见面的事儿吗?”

  我忽然很气,不想再隐瞒李燕。“燕子,我不是想瞒你什么。只是这件事情很难解释,我自己也一头雾水,不知是怎么回事。简单说吧,现在朱文杰在和岳琳闹离婚,岳琳不愿意。他们之间究竟有什么问题,我真的不清楚。但…”

  我说不下去了。李燕却已领悟了我的意思。

  “他对你和岳琳的关系有误会是吧?”

  我点头承认。

  李燕凝视着我,脸上很澄净。片刻,她微微一笑,柔声对我说:“你肯定很委屈吧?别担心,我相信你们。”

  我不知说什么好,伸过手去,握住李燕的一只手,用力捏了捏。李燕冲我笑笑,刚想说什么,脸一侧,对我使个眼色。我回头一看,朱文杰正向这个位置走过来。

  我忙起身跟朱文杰打招呼。他的目光先是落在我身后,很快又回到我身上。李燕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等着我的介绍。我等朱文杰站定,便把李燕介绍给了他,还特意强调了我们俩的关系。他们两人都很有分寸地握手,互相打了招呼。看得出,朱文杰微感惊讶。我想他惊讶的也许不是我有了女朋友,而是因为我事先在电话里说“想和他好好谈谈”现在却突然多了个“女朋友”!我正想跟朱文杰解释,没想到李燕笑着先开了口。

  “我先声明啊,我不是来当电灯泡的。”她笑地,有意使用了暧昧的词汇“你们谈你们的,我只是上我的班。”

  朱文杰怔了一下,看看李燕,又看看我。

  我进一步解释道:“这个茶楼是李燕的,咱们只是借她的地方坐坐,喝杯茶。”

  朱文杰这才明白过来。他的态度似乎马上松弛了些,笑着说:“明白了明白了!秦平是在我面前展示宝贝呢!”

  李燕轻松自如地应对道:“我哪儿算得上他什么宝贝呀?不过,他倒是常跟我提起你这位老大哥!一说起您,又是尊重又是感激的,得我心得不行,今天非凑过来见见您不可!”

  什么男人在这样的糖衣炮弹前也难以把持,朱文杰并不例外。他转头看着我,笑道:“秦平,什么时候了这么个又漂亮嘴又甜的女朋友?没听你透过风啊?”

  我对他们二人老练的对答自愧弗如,只得含糊了几句,搪过去。李燕恰到好处地过面,就准备离开了,让我们单独聊。走之前,她弯下,在我耳边亲昵地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还用手轻按一下我的肩膀,这才姗姗而去。我回头望望她离开的背影,心里又是感激又是好笑。

  但李燕的心机显然是有效的。等我回过头,朱文杰打量着我,意味深长地说:“这姑娘对你痴情啊。”

  我笑笑。“谁知道她怎么会喜欢我这种一无长处的男人。”

  “也许你天生有女人缘呢?”朱文杰半真半假地说。

  “别开我玩笑了。”我苦笑着,话里有话地说“老朱,我这人,别人不了解,你还不了解么?”

  朱文杰掏出一支烟扔给我。我接过了,拿在手上。他自己又出一支烟点上,将打火机伸过来替我点,我告诉他,我早就不了。他也不坚持,深深了两口,将烟吐出来。他的脸在缭绕的烟雾后,变得模糊不清。我看着他,心里有些恍惚,觉得对面这个人,其实离我很遥远似的。

  好一会儿,朱文杰才说:“最近怎么样?”

  他朝我呶呶嘴,意指我脸上的伤。他表情平静,没有一丝惊讶。我想,这是因为他知自己曾从事过的职业,知道这只不过是我们工作中的一盘小菜罢了。

  “没什么,”我随口说“在查一个案子,可能快揪住对方尾巴了,所以挨了暗算。”我摇摇头,笑了“还是我警惕不高,要是换了你,肯定不会吃我这样的亏!”

  朱文杰又深一口烟,把它全都下去。然后再将烟慢慢从鼻子里出来。经过肺部的收,那烟雾已经由浓白变成了暗黄,如同烟囱里冒出的废气一样。他了一口烟,随意问了一句:“大案子?”

  我摇摇头。“现在说不好。”

  朱文杰似乎等了一下,看我没接着说下去,自嘲地笑笑。“我这人,离开这么多年了,还是过敏。一听案子,就全身汗直竖,控制不住地想打听,差点儿忘了规矩!让你见笑了。”

  我听他说得有些凄凉,劝慰他说:“你这么说,就是见外了。主要是一点儿底都没有。我感觉这可能是个大案,但现在还没拿到什么证据,一直在那儿僵着呢。”

  我得承认,虽然我很理解朱文杰的感,但从我的角度上讲,的确不便于透“晶华”这件案子具体情况。我想换了朱文杰在我的位置,他也会和我一样。所以,尽管我对他说话有些不尽不实之外,但我仍很坦然。

  朱文杰听了我的话,没吭声。他着烟,心神不定,四处张望,看起来对我说的话题并没有什么兴趣。我暗暗猜测,他是不是已经有些不耐烦我的东拉西扯了?是不是在等着我主动进入正题?我的心“怦怦怦”地跳,加快了节奏,像一个等待老师提问的小学生,难以预知下面会有什么样的结果发生。

  好一会儿,朱文杰忽然平静地说:“有件事儿,本来没打算告诉你的。现在还是说了吧。我和岳琳要离了。”

  我心里早有准备,但听到他以这种语气说出来,还是觉得很突然。朱文杰说完,又一口接一口地抽烟,得他四周烟雾腾腾,更令人产生距离上的错觉。我脑子的话,反复斟酌,试图寻找一个适当的开头。折腾了半天,终于冒出了一句令我自己生气、却别无选择的话。

  “为什么?”

  朱文杰隔着浓淡不均的烟雾看着我。“我以为你知道。”沉默了一会儿,他简单地说。

  我觉得他这句话很厉害。我不能含糊其辞了,只得说:“原以为你们只不过是小矛盾,跟所有夫一样。没想到你是认真的。”我说着话,心里暗想,朱文杰为什么要这样说话呢?是为了懒得多解释,还是真的对岳琳与我的关系有所怀疑?我又说“上次咱们喝酒,我感觉到一些。后来也听岳琳提过两句。”

  “她倒是信任你。”朱文杰淡淡地说“这个女人一向要强,从来不在外人面前诉苦的。”

  他的话不软不硬,却噎得我够呛。我觉得自己坐在那儿,像一只沾了烂泥的刺猬,空有一身利器,却无敌可扎;一身烂泥,怎么甩也甩不掉。我忽然发现自己是多么无聊,腔热情地跟一个自以为情至深的朋友聊家常,而他的每句话都如同裹了棉花的尖刀,得你无法还击也无处躲藏。

  这是我一生中最痛苦的一次谈话。还好李燕来了,以主人的身份来看看对客人是否招待周到。我蓄积了好几天的热情,彻底被朱文杰放光了,浑身只觉得疲乏无力。李燕在中间周旋,和朱文杰聊得很好。偶尔偷眼看看我,眼里是关切和询问。我只在不得已的时候,勉强作个应答,其他时间里总是沉默不语。朱文杰自然能够察觉我的表现,再坐了一会儿,便借口有事离开了。

  我筋疲力尽地靠在靠背上。李燕有些不安,问我怎么了,是不是她什么地方处理得不妥当。我没办法跟她解释,只说自己累了,想回去休息。李燕当然不信我的敷衍,但也拿我没办法,只得开车送我回了温妈妈家。

  一路上我都在想,那天岳琳问我,她现在看到的朱文杰和我记忆中的朱文杰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为什么她和他共同生活了七八年,最后却发现根本不了解他?我不苦笑。今天和朱文杰的见面,也把岳琳的疑问转给了我。我真的不知道,现在的朱文杰,和过去那个朱文杰,真的是同一个人么?

  2

  我在家休息的几天里,同事们仍在工作。和朱文杰谈过话的第二天,我无论如何闲不下去,便回队里上班了。大家见到我,虽然都说我该再歇几天,但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是很多人都熟悉的态度。我很高兴与大家见面,有种亲密无间的大家庭感。我想,这种感情并不是每一个行业的人们都能体验到,往往是那些可能共同面对各种困难甚至是生命的危险、真正称得上同舟共济患难与共的同事们,才会有这样的感觉。

  岳琳看到我,也显得很高兴。她关切地询问我的身体状况,我告诉她自己已经没问题。她说这两天忙得厉害,本想去温妈妈家看看我,顺便也看看蕊蕊,结果一直没空儿。我隐隐觉得,岳琳的关心并非那么程式化,而是亲切、真实得多。我看她提到蕊蕊,眼睛里着明显的思念之情,便把蕊蕊的可爱趣事一一讲给她听,她听了笑起来,但笑容显得十分惆怅。

  我很不情愿告诉岳琳我和朱文杰见面的事情。但我还是如实对她说了。当然,我省略了细节,只强调了整个见面令人苦恼的结果。岳琳听后,脸上保持着原来的表情,一动不动,像是在想自己的事情。好一会儿,忽然含义不明地笑了笑,问了一个令我意外的问题。

  “秦平,你和李燕在一起,觉得幸福么?”

  我怔怔地看着她。

  她认真地盯着我,又把问题重复了一遍。

  我不得不说:“幸福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岳琳脸上绽出一个略显凄凉的笑。“这大概就是生命的本质吧。”她说完,把手里的一个记录本递给我,淡淡地说“不管它了。看看这个。”

  我接过记录本,看到上面是很多电话记录。翻看了两页,我惊喜地说:“你们找到朱红梅了?”

  岳琳似乎已经忘了其他事情,平静地笑着。“这个朱红梅,真让我们费了不少劲儿。她躲得够远的,一下子飞出去几千里。”

  “太好了!”我有些兴奋,一边翻看着记录本,一边问岳琳“怎么找到的?”

  “别提了!”岳琳痛苦地皱起眉头“这些天,我可是坑蒙拐骗,无所不为啊。她是自己躲出去的,家里所有人都串通好了。我呢,只好施展老套路…”

  我笑了。“你又乔装改扮了?”

  她一本正经地说:“什么叫‘又’?我也是难得有这样的机会!”

  我们都笑了起来。我发现,现在我们在一起谈话时,只有工作能让我们忘记其他烦恼,并且体验到刺和兴奋带来的快乐。我不知道这种状况,究竟意味着什么。我只是小心翼翼地避开那些令人忧伤的“雷区”

  “下面怎么安排?”我问岳琳。

  她简明扼要地告诉我,他们已经做通了朱红梅的思想工作。朱红梅答应回来,但要警方保证她全家的生命财产安全。岳琳告诉朱红梅,警方会将她置于一个安全秘密的住所,她与警方的合作会被严守秘密,直至涉案人员全部被绳之以法,再让她抛头面,这样她和她家人的安全就不会受到威胁了。

  “她同意了?”

  “顾虑肯定还是有的。”岳琳用习以为常的语气说“证人的态度是很难控制的。关键是她愿意回来了。我有种预感,只要她回来,不怕她态度有反复,咱们可能很快就能拿到最有力的证据。”

  我赞成岳琳的看法。“地方找好了?”

  “喏,这是钥匙。”岳琳递给我一把钥匙,似笑非笑地看着我“我把这个最艰巨、最考验人的任务交给你。”

  我接过钥匙,问岳琳:“朱红梅什么时候到?我去接她。”

  岳琳似乎有点儿吃惊。“你就这么接受了?也不问问我怎么让你干这个苦差事儿?”

  “我不喜欢讲条件。”我坦白地说,虽然这的确并不是什么令人愉快的工作。“总得有人干吧,我跟她接触最多,可能她心里会踏实些。”

  岳琳上下打量我几眼,说:“这么想得开,我倒有些不适应了。”她不再啰嗦,把房间地点告诉了我,那是一家与我们有联系的小宾馆的客房。“条件差点儿,没办法,尽量克服吧。多跟她沟通,缓解她的思想压力,最好尽快到真实情况。”

  我一一答应。之后,我想起自己的另一个隐忧。

  “如果陆海洋的事能落实,我还有一个担心。”我对岳琳说“据案发时间越长,我们的证据搜集就越困难。另外,最后对嫌疑人的抓捕就越不容易。要是朱红梅痛痛快快地说了倒好,如果她思想反反复复,短时期内拿不到证据,事情就不知道会拖到什么时候去了。”

  “你心里肯定有什么想法吧?”岳琳看着我,很有把握地说。

  我点点头。“根据前期对晶华大酒店的调查,包括后来调查的综合情况看,几乎可以肯定‘晶华’的经营中存在违法行为。从上次暗算我的事情看,他们其实一直在注意着咱们的举动。我担心在咱们拿到有力证据之前,涉案人员会不会提前听到风声溜掉。”

  “这个可能很大。我们只能尽量做到不走风声,但这种事情也是很难有百分之百保证的。”她沉思了一会儿,有了主意“这样吧,咱们不是差不多能断定‘晶华’里有不规矩的动作吗?就借这个,先拿他们一下,这样就有理由限制主要人员的行踪。然后咱们这边抓紧查,等有证据时,就可以双管齐下了!”

  “嗯,这个办法可行。不过也得当心打草惊蛇。”我提醒岳琳。

  “知道。这事儿我来安排。”岳琳说“你这两天就专心看着朱红梅吧。抱歉,不能让你回家了。知道你最近刚堕入情网,正是难舍难分的时候…”最后一句话,她是用调侃的语气说的。

  我苦笑了一下。“得了,别取笑我了。”其实我很想和岳琳多谈谈感情上的事,但我却一句都不敢提。“万一朱红梅嫌我这个男人跟她在一起不方便,就只好委屈你了。”

  岳琳半天玩笑地说:“不可能。她现在正提心吊胆,你这么冷峻英武,一看就让人产生安全感!我一个女人,哪儿能跟你比?”

  “我们是不是又得开始互相吹捧了?”我也和她开了句玩笑。

  我们都笑了,之后不再多话,开始各司其职。下午,看看时间差不多了,我和林光远一起去火车站接朱红梅。这个过程没出什么意外,我们顺利地接到了朱红梅。她虽然心事重重,但看到我们时,还是显得略轻松了些。我们没有用单位的车,而是乘出租车带朱红梅去了事先安排好的房间。一路上,谁也没有说话。朱红梅不时向车后张望,似乎担心有人跟踪。直到进了房间锁上门,她才不那么心神不定,摘下了头上的太阳帽和大墨镜。

  “这儿真的安全吗?”她环顾一下房间,不放心地问。又走到窗前,将已经拉上的窗帘拽拽好。“你们别以为我是神经过敏。要是两个月以前,我根本不相信生活中会有这样的危险!那不是香港警匪片里才有的事儿吗?”

  因为朱红梅出走之前,我和林光远已经跟她打过好几次交道,彼此比较熟悉了,所以说起话来也很直接。我从她的话里听出某种意味,便问道:“两个月以前发生了什么事?”

  她看了看我,没有做声,又把房间里的柜子、抽屉一一拉开检查。我和林光远对视一眼,也不劝止她。她紧张兮兮地把每一个角落都查看过,这才疲倦地倒在上。

  “你们那个女刑警…”她皱着眉,不胜烦恼的样子“太能磨人了!我上了火车还不明白,好不容易跑掉,怎么自己又回到虎口来了?”

  林光远告诉朱红梅:“那是我们队长岳琳。”

  朱红梅抬头看着我们。“她可答应我,再让我好好考虑考虑的。”

  我安慰她。“你放心,这取决于你。”

  朱红梅从上坐起来,探头向外面的小间看看,问道:“你们俩都留在这儿?外面就一个沙发,怎么住?”

  “小林还有其他任务。”我说“这些天主要由我来保护你的安全。”

  林光远马上对朱红梅笑着说:“有我们秦警官保护你,你只管放心。他是我们队里最拔尖的刑警,散打、击没人是他的对手!我们队长最欣赏他,才派他保护你的。”

  我来不及阻止林光远,只得对朱红梅说:“别担心。我会和队里随时保持联系,就算有我个人应付不了的情况,也会马上得到支援的。何况这是咱们中国,那些人胆子再大,也不至于太嚣张的。”

  说了这番话,朱红梅的心情似乎才稍稍安定些。她告诉我们,这段日子,她虽然东躲西藏,离家很远,但心里的恐惧从来没真正消除过。夜里睡觉,常常会被可怕的噩梦惊醒。加上旅途劳顿,实在太想睡觉了。等她睡过一个好觉,有了勇气时再和我们谈。

  我们答应了朱红梅的要求。林光远先回队里去,要执行别的任务。我留在房间守护朱红梅。这是一个小小的套间,里间有两张单人,外间只有一个沙发及一个茶几。男女有别,我自然不会和朱红梅同居里间,而只能在外间的沙发上将就。朱红梅倒头睡下后,我就在外间沙发上坐着,想想事情。朱红梅看来真是累了,这里有人守护,心里多少卸去了些负担,因此一觉睡下去,晚上我想叫她起来吃饭,试了两次都没叫醒。我便随她睡。自己因为事先有所准备,带了些方便面来,用房间里的热水泡泡,当作晚饭吃了。

  中间岳琳来过一次,看朱红梅在睡觉,便在外间向我问了问情况。我如实告诉了她,她没多说什么,只说让朱红梅好好睡,等睡够了,精神好了,说不定就愿意谈了。岳琳还问我身体行不行,我说自己一切都好,让她放心。我们正说着,我的手机响了,拿起来一看,是温妈妈家的电话。

  我接通手机,里面却是李燕的声音。

  “喂,我们在等你回来吃晚饭呢。”她说话的语气因为随便,而显得十分亲昵。“怎么才刚好些,就没没夜啦?”

  我下意识地斜了岳琳一眼,她一看我的神情,就猜出了端倪,嘴角似笑非笑地翘了起来。我微觉尴尬,对电话里说:“我正想给你们打电话呢。今天有任务,晚上不回家了。麻烦你跟我妈说一声。”

  “啊?你身体还没好呢,怎么又让你执行任务?”李燕提高了声音,有些着急“岳琳就那么狠心,总得让你调整调整身体吧?”

  李燕的音量大,声音从听筒里漏出来。我更难堪了,不知道身边的岳琳有没有听见。又不便走开,只得努力将手机贴住耳朵,多少堵住些外漏的声音。我无奈地对李燕说:“我的任务不重,就是不能回家,不会累着的。你别担心了。这边儿还有事儿,不跟你多说了,再见。”

  不等她多说什么,我就把电话挂断了。抬头看看岳琳,她笑嘻嘻地问我:“说我坏话了吧?”

  我无可奈何地笑笑。“所以有时候,两个人接触的时间再多,也觉得没办法真正沟通。”

  岳琳不笑了,凝视我。我不敢看她的目光。过了一会儿,我听见她说:“秦平,以前你和你子是不是彼此了解、互相深爱?”

  我的心猛地跳了几下,扭头看着她。她眼睛里含着雾一样的悲伤,目光似乎要穿透我。

  “是的。”我沉默半晌,慢慢地说“可是,太短暂了。”

  岳琳低声说:“所以,一个人注定是要孤独的。即使有幸福和快乐,也是稍纵即逝,难以把握。也许我们不该奢求得到太多。”

  说完,岳琳便轻轻地离开了。
上一章   当局者迷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夺命电邮最后的欢愉毒药(葬礼上真相不白不可能幸存布谷鸟的蛋是以眨眼干杯家信没有凶手的杀沉睡的森林名侦探的规条
蛤蟆小说网提供当局者迷第九章雾里乾坤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