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局者迷》第五章初见端倪及《当局者迷》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推理小说 > 当局者迷  作者:冯华 书号:42837  时间:2017/10/26  字数:10962 
上一章   第五章初见端倪    下一章 ( → )
  1

  “阿平,这些天你很忙吧?”

  “噢,是妈妈。”我听出电话那头是温妈妈的声音,不觉有些歉疚“是啊,最近一直不出空回家去。你身体还好吗?”

  温妈妈说话向来是心平气和的。以前温郁曾说,听妈妈说话,能解乡愁。此时她在电话里闲闲地说:“还是老样子。今天晚上有没有时间,回来陪妈妈吃顿饭?”

  很多天没有去看温郁的母亲了。她向来了解我,知道我工作忙,没有太多空闲时间。如果我主动去看她,在一起时,我们虽然也不太多话,可我知道,她内心是很安慰的。有时候我一阵子忙着案子的事,连电话都没空打,她要不是有特殊的事情,也从来不给我打电话——她认为那是对我的打扰。像今天这样,主动要求我回去陪她吃饭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出现。

  我马上答应了她。好在晚上的计划不太急,可以暂时推后一天。无论如何,今晚要陪温妈妈吃顿饭、说说话。我有一个感觉,她很可能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只是不方便在电话里讲。

  下午岳琳让我和林光远在她办公室开了一个碰头会。我们把各自了解的与晶华大酒店相关的情况汇汇拢,进行了讨论和分析。林光远时不时地偷眼瞟我,我明白他的意思,趁岳琳出去接电话的时候,悄悄跟他说,我已经和岳琳谈过了。

  当局者冯华推理悬疑系列“我说呢。”林光远松了一口气“你怎么突然解除警报了!哎,别看你来的时间不长,我发现你这人特别固执、有主意…”

  “就是人家说的‘固执己见’、‘刚愎自用’吧?”我半开玩笑地打断他。

  “嘿,我可没这么说啊,”林光远是个认真的人,没听出我玩笑的意思,解释道“你这人有点儿…怎么说呢,有点儿怪吧。看起来有点儿冷淡,对什么都不太在意的样子。不过一接触就知道不是这么回事。”

  “是吗?”我不太想认真和他讨论这个问题,我知道自己从前并不完全是这样的“主要是因为我不太善于言辞,和人沟通比较少吧。”

  林光远笑着说:“不见得吧?咱们头儿可也是个特别自信的人,你不善于和人沟通,她是怎么被你说服的?”

  我不好把昨天的情形告诉他。正为难着,岳琳回来了。我们马上把注意力转回来。岳琳似乎已经考虑得比较成了,简明扼要地表达了她的想法。她同意由我和林光远接办此事,并嘱咐我们要根据目前的局势,以恰当的方式展开调查。我和林光远都领悟到岳琳所说的恰当方式,就是要暗中查访、避免打草惊蛇。

  我们又一起研究分析了一些细节问题,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我忽然想起来自己今晚的计划,忙向岳琳请假先走。林光远借机走开去打一个电话,只剩我和岳琳单独说话。

  “今晚有事儿?”岳琳看看表,问道。

  “对,跟人约了吃晚饭。”

  岳琳很认真地看了我一眼,她的眼神里显然有些什么内容。我不知怎么,就又补充了一句:

  “我跟母亲约好了,难得的。”

  岳琳扬起眉,略显吃惊地问:“不是说你父母都…”

  “我父母都不在了。”我解释道“这是我子的母亲,我习惯这么叫了。”

  岳琳又默默看了我一眼。我们都沉默着。我听到隔壁办公室里隐隐传来的交谈声、针式打印机“嗞嗞”的尖叫声、有人归置东西时“噼里啪啦”的撞击声、头顶光灯整器枯燥的电声…心里忽然间觉得空的,又是一个空。我坐不住了,起身准备离开。

  岳琳忽然轻声说:“她要是知道你这么为她伤心,她会难过的…”

  我仿佛被重物猛砸了一下,没想到岳琳会说出这么一句话来。我停下步子,回头呆呆地看着她。她总是很平静、自信的脸庞上,隐含着一种悲悯的表情。我觉得,那明显不是怜悯或是惋惜,而是一种极深的了解和疼痛。

  我的喉咙很干涩,低声说:“你不了解…”

  “爱的感觉是一样的。”她打断我,略停了停,也许觉得话说得不准确,又重复说“爱的感觉是相似的。”

  我头脑很,没办法在这种情形下继续和她交谈,匆匆和她道了再见,便大步离开办公室。骑着摩托车回温妈妈家时,一路上心里都在闪着岳琳的那句话:爱的感觉是相似的。我想,几年来自己对温郁的想念,可是和她对我的想念相似的么?那么我因之体验到的所有悲楚凄凉,温郁也在另一个世界体验着么?如果她因为我的痛苦而痛苦,我又怎么能够忍心她这样下去?为了她不再因我对她的想念而痛苦,我是不是应该努力让自己从痛苦中身而出呢?…

  我就这么心如麻地到了温郁家。在驶入她家所在的小巷口时,看到巷口停着辆白色的本田车。我没有敲小院的门,用一直保留着的钥匙开门进入院子。我惊讶地听到屋里传来温妈妈和一个女人的谈笑声。显然,这里来了一位稀罕的客人,她可以让向来沉默寡言的温妈妈笑起来。

  我推门进了房间,她们已经听到我的声音,停下了交谈。我看见李燕从温妈妈身边站起来。她脸上有种不屈不挠的、终于占了上风的小小得意,同时也有一层被她努力掩饰的、不知是否可以保持自尊的隐隐紧张。她没有先开口,脸上残留着刚才剩下的笑意,略带戒备地看着我。

  “回来了?”温妈妈比平时看到我多了一丝喜悦,眼睛看看李燕,又看看我,笑着说“阿平,以前的邻居小妹妹,瞧瞧现在你还认得么?”

  我的目光落在李燕脸上。她下意识地退了一小步,脸上似笑非笑,齐整洁白的牙齿轻轻咬住下,似乎在戒备着我的揭发。我盯着她看了几秒钟,渐渐出笑容来。

  “是…李燕?”我假装试探地说。

  我尽量让自己显得比较自然。这对我来说,多少有些难度,想来并不太成功。可我看到,我对李燕“骗局”的配合令她非常宽慰,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自然而然地笑了。

  “还行!居然能认出我,还记得我的名字!”这句话对她来说,完全符合真实情况,我能够领会她话里真正的用意。她接着说“我刚才跟温阿姨说,你八成把我给忘了!要不然就是讨厌我,懒得搭理我,装不认识我…”

  我听出她早已把后路准备好。我对她小小的狡黠觉得好笑。这种狡黠符合她作为一个年轻女孩的特点和优势。即使会被一些人识破,也令人不忍对她过于绝情。自我们第一次“锋”她的“战绩”虽然起起落落,但她却凭着一股百折不挠的“顽强”精神,取得了这一个回合的胜利。

  因为我的暗中退让,整个场面便自然地圆了起来。李燕口齿伶俐,与温妈妈说几句,又与我说几句。她在不形迹地向我代她所设“骗局”的详情,并巧妙地“要挟”我将这场戏继续演下去。我意识到,自从温郁离开,她母亲还是第一次这么轻松愉快,被李燕一个接一个的笑话逗得直笑。

  “有一个人,去鸟市买鸟。看到一只鹦鹉,觉得很新鲜,就问鹦鹉的主人这鸟会不会说话。主人说:话倒是会说的,只要听到有人敲门,它就会说‘谁呀’;可就是太笨,来来去去也只会一句‘谁呀’。这人觉得,既然能说一句,那么下下功夫训练它,肯定还会说得更多。于是他就将这只鹦鹉买回了家。可是过了一阵子他发现,真的像鹦鹉原来主人说的那样,无论他怎么教,鹦鹉就只会那句‘谁呀’。他很失望,就懒得搭理鹦鹉了。”李燕对温妈妈绘声绘地讲一个笑话,时而有意无意地瞟我一眼,我为了温妈妈的情绪,也做出很有兴趣的样子一起听。

  李燕接着讲下去:“有一天,这个人外出办事。等到晚上回来时,惊讶地看到自己家门前躺着一个人,口吐白沫,已经晕倒了。他连忙把晕倒的人叫醒一问,原来这是一个推销员…”

  温妈妈听得十分专心。李燕却不讲了,一本正经地看着我们。

  “怎么了?”温妈妈还没反应过来,追问结果“推销员怎么会晕倒了?”

  我本来没太在意,这时一揣摩,忍不住笑了起来。李燕瞟我一眼,明白我已经想通了,对我做了个鬼脸。

  我对温妈妈说:“妈,这个笑话的包袱在这儿呢。鹦鹉一听见有人敲门,就会问‘谁呀’。推销员听见里面有人,就说‘我呀’,可半天没人开门,推销员只好又敲门,里面又问‘谁呀’…”

  这回温妈妈也回过味儿来,哈哈大笑。

  李燕忽然一本正经地瞪着我“秦平,下次我敲你的门,你不会害得我口吐白沫、晕倒在你家门口吧?”

  温妈妈看了我一眼,笑着说:“怎么会呢?阿平虽然也不太会说话,但到底比那只鹦鹉能干点儿,门总还是会开的。”

  我们都笑了。三个人围着饭桌,边吃边聊,气氛很轻松。温妈妈告诉我,李燕下午就来了,晚饭也是她们俩一起准备的。我本来话少,但李燕总在一旁科打诨,我为了不引起温妈妈怀疑,不得不开口接应,也被带得口齿伶俐些。饭快吃完时,温妈妈忽然提到了温郁。

  “唉,以前我们阿郁在的时候,也是这么开开心心的…”她叹了口气,惆怅地说“看着你,我就想起阿郁二十来岁的样子,她最是知心知肺、善解人意了…”

  其实温妈妈说这话时,我心里也正有同样的感想。三个人都沉默下来。我借口洗碗,收拾碗筷进了厨房。过了一会儿李燕跟了进来,也不搭话,默不作声帮我洗碗。我脑子里翻来翻去,想用一个比较恰当的方式告诉李燕,以后她不要再来找我了,可我又很气,不知道自己说的话对她是否有用。我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继续去“水中花”招惹了这个比我还执着的年轻姑娘。我更不理解,她到底为什么会对我这样一个少言寡语的陌生男人感兴趣。看得出,温妈妈很喜欢她,但这又能怎么样呢?她不是温郁,永远不可能替代温郁在母亲和丈夫心中的位置,又何必来扰我们的平静呢?

  “李燕,我…”我只开了个头,口气就强硬不下去了。无论如何,李燕并没有做伤害我们的事情,我有什么理由去伤害她呢?我放软语气“李燕,我知道你对我有好奇心。可我真的不是能符合你想像的那种男人。而且我的生活很紧张,就算做你的朋友也不合格。我谢谢你的好意…”

  我侧过脸看看,但看不见李燕的面孔。她低着头,慢慢将我洗过的碗用布擦干、放好,似乎没有听见我说什么。然而过了一会儿,我听到她重浊的、压抑的呼吸声,知道她哭了。

  “对不起,”我有些慌,女人的眼泪最令我无措。我忍不住安慰她“真的李燕,和我相处,一点儿前途都没有。你上次说得对,我的确是个很脆弱的男人,一直没有勇气、也没有能力面对现实。你那么年轻,聪明可爱,会有无数的男人喜欢你、对你好,何必这样呢?”

  “我喜欢!”她低低地啜泣着,但语气十分明确坚决。“我喜欢的事情,我就要坚持到底!”

  接着她就什么都不说了。我们默默地把厨房收拾好,走到客厅。温妈妈在平静地看电视,看不出情绪低落的样子。她留李燕再坐坐,李燕笑着婉拒了,说她溜了一下午号,得去干点儿活。温妈妈让我送送李燕,我依言将李燕送出了院门。

  在门口,李燕站住了。低头想了一会儿,忽然抬起头,看着我说:“你要是讨厌我这个人本身,我就不纠你了;可我知道,你是拒绝所有的女人,那我就不会放过你。我现在,就是喜欢你。可能有一天,你老是对我不好,我的喜欢也会慢慢冷了;但现在我喜欢,我就不会假装对你无所谓。秦平,你听懂我的话了吗?”

  说完,她并不等我回答,转身快步向前走。越走越快,后来成了小跑,一直跑到巷口那辆白色本田车前才停下来,上了车。又在黑暗中悄无声息地坐了一会儿,开车离去。我站在原地,看着车影消失了很久,才返回院子。

  “阿平,”温妈妈眼睛看着电视,问我“这个姑娘,喜欢你的吧?”

  我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摇摇头。

  温妈妈转过脸,察看了一下我的脸色,心平气和地说:“她下午来,说是你小时候的邻居,起先我觉得有点儿奇怪,但后来就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阿平,难为她一片苦心,阿郁又走了那么久…你不像我,我已经老了,你要走的路可还长着呢;就是阿郁有知,她也希望你开始面对新生活呀…”

  原来温妈妈早就揣摩出了内情。她还是打电话让我回来见李燕。我想,她是担心我太孤寂了。可是我能怎么样呢?我经过了这些年才知道,原来对一个人的思念,看似无形无迹,却是那么无孔不入、如影随形,令人无可奈何,难以摆

  2

  有了岳琳的支持,对晶华大酒店的调查就比较有底气了。然而这也只是从我们这个角度看,自然不能让晶华的人了解内情。我们是以不引人注目的理由为调查做解释的。和我最初独自进行的工作类似,这一次的调查仍然艰难,但毕竟不再是孤军作战,最终还是取得了一些线索。

  分别有两位酒店员工向我们证实,5月24那天晚上(即那个神秘报警电话出现的前一天),酒店里确实发生了一起“纠纷”有一位酒店的常客可能在那场“纠纷”中受伤了。那人姓陆。我相信向我们袒实情的两名员工,内心里一定承受了极大的压力。他们再三请求我们,别把他们作证的情况透给酒店知道。我们没有问出他们有如此顾虑的真实原因,却可以作出大致的想像。有一种莫名的压抑渐渐笼罩在我们心头。

  相应的实证是:在对酒店客房的仔细检查后,我们发现,306的地毯与其他房间的地毯相比,明显是新换过的;同时我们还在306房间隐蔽的脚处发现了少量血迹,并已取得血样。如果单单是这两点孤立来看,或许不算什么了不起的事情。但与那个神秘报警电话的内容结合起来看,这就是极有力的物证。

  由于手头拿到了比较有分量的证据,我们依法对晶华大酒店的有关人员进行了询问。主要的对像是酒店保安部经理赵东来,以及酒店老总李安民。这两人在起初都是一致的态度,对酒店曾发生过“血事件”的指控坚决否认;但当我们一一罗列我们的调查结果时,两人的态度向不同方向发生了转化。赵东来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耍起了无赖。而李安民呢,经过一番烈的心理斗争之后,选择了有利于己的退让回答。

  “噢…”他在我们的再三追问下,仿佛恍然大悟似地“你们说的是那事儿啊?嗨,那真是一件芝麻大的小事儿,我们这么大的酒店,工作那么多,这种小事儿我哪儿能都记着?就是有个客人喝多了点儿,心里不痛快,吹求疵,和服务员发生了一点小矛盾。我们的人很快就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呀!”

  “什么样的‘小矛盾’?”我们追问。

  “没什么,真没什么…”李安民含糊其辞“就是双方互相推搡了几下吧。那人酒喝多了,说话不克制,我们的服务员才…”

  “这人叫什么名字?”

  “名字?我…没什么印象了。这不过是小事嘛…”

  “据我们调查,这人姓陆。”

  “姓陆?”李安民一副患了失忆症的模样“这…客人太多,我不可能记着每个客人的名字吧。”

  “你们对住店客人没有登记吗?”

  “那人只不过来我们餐厅吃饭,又没住店,怎么会有记录?”李安民反问我们。

  “发生纠纷后,你们没有对客人做什么补偿?”

  “本来就是他理亏。酒醒以后,他就自己走了。”

  “和客人发生纠纷的服务员呢?我们想找他了解情况。”

  “出了这种事,服务员还能留?早开掉了。”李安民的回答滴水不,谈话进行到这时,他已经逐渐镇定下来。

  那个姓陆的客人是问题的关键。我们暂且放下其他内容,主攻这个疑点。由于之前的调查一直有着掩人耳目的借口,可能还没有引起李安民他们太多的警惕。我们突如其来地抖出证据,令他们有些措手不及。李安民的话,从另一个侧面证实了那个报警电话的内容。我们越来越确信,李安民所说的“小纠纷”很可能是一个不小的案件,否则,他们的极力遮掩就令人奇怪了。

  我和李安民自多年前相识以来,第二次正面相对。他眼底隐藏着对我的忌恨,但因为遭遇新的不妙局面,这种恨意被另一种情绪倒了。对他见风使舵的能力,我实在有几分钦佩。联想起过去种种牵连,我想,这个人做出什么恶事来,是不足为奇的。不过与此同时,我又觉得,他的恶劣行径虽经掩饰,却似乎仍显得浮浅。就好像是一潭臭水上一只飞来飞去的蚊子。这是一种奇怪的感觉。我模糊地猜想,那整潭的水下,又是些什么呢?

  调查的过程充了琐碎、试探和反复。我们缺少确凿的证据,李安民他们仍是自由的。这自然给他们统一口径提供了方便。他们对我们所提的疑问,都作出了“合理”的解释。我们明知这解释是谎言,却无力推翻。调查陷入了僵局,我虽然有一些焦虑,却并没有失去耐,在看似无效的寻找中安静等待。

  调查进行过程中,我注意到,上次自己暗查时看到的那些形迹可疑的年轻女孩子,忽然间都消失了。酒店里的生意一下子冷清了许多。我们已经打草惊蛇了么?这让我暗自忧虑。我们想了各种办法想得到那个陆姓客人的情况,但现在,再也没有一个员工会对我们吐线索。曾经给我们作过证的两名员工,一名莫名其妙地“辞职”离开了,另一个,像是变成了哑巴,对我们所有的问题都以摇头作答。

  岳琳一直关心地询问调查进展状况。听了我们反映的情况,她有相似的感觉,即晶华里必有某种内幕。问题是目前我们的证据不足,而调查工作已被公开,他们必然会想方设法弥补漏。近段时间,也会注意收敛不轨行径。这样一来,我们就更无处下手了。

  这个时候“猫眼儿”出现了。

  这是个容貌俏丽的年轻女孩子,至多二十来岁。早在对晶华进行暗查时,我就注意过她。她有一个显眼的记号,左耳上扎了一溜四、五个眼儿,戴着不同式样的耳钉。衣服穿得很清纯干净,但眼神却非常活泛。看似规规矩矩地走着,心里别有用意的异很容易就会发现,她其实不停地用眼神在搜寻猎物。

  那时候,因为我一副来店消费的客人举止,和她错而过时,两人有片刻的对视。我立刻发现,她用了一个眼神在向我发出信号。也许看我面无表情,她也没再继续放电,毫不尴尬地走开了。

  后来调查公开化了。有一天,我和林光远开着警车准备离开酒店时,我一眼看见那个戴了一串耳钉的年轻女孩子下了一辆出租车,准备走进酒店。她不知为什么回头望了一眼,正好看向我们的方向。她似乎在原地停留了两秒钟,我们的车驶得远了,看不见她的表情了。

  这些都是后来回忆起来的。因为当时没有特别之处,便和其他琐碎的记忆片段一样,被随便搁置在大脑角落。对酒店的公开调查搁浅后,我也着便装来过酒店两次,想不引人注意地再多了解些情况,但我发现,我已经被相当多的员工记住了长相。这使我的意图几乎失去了实现的可能

  我有些郁闷,走去大堂的洗手间。忽然听到背后高跟鞋“笃笃”敲地的声响,那声音在经过女洗手间时并没有停下,而是一直朝我的方向前来。我放慢了脚步,听到那脚步声走到了我身后。

  “先生…”一个略显紧张的女声轻轻叫我。

  这个声音一出,我的记忆库立刻被调动起来,迅速判断出这是一个曾经听过的声音。我马上回转头,走廊里别无他人,对面是那个左耳戴了一串耳钉的年轻女孩子。她的眼神游移不定,不知是紧张,还是“职业习惯”

  “你们查出来了吗?”她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但对我来说,却是相当有震撼力。

  我已经回忆起来,就是她打的报警电话。我第一个念头,就是马上抓着她的胳膊,把她一直带出酒店大门,驾车离开此地,当面向她查证详情。但我被她的警惕态度提醒,不动声地观察着四周。还好,走廊里暂时只有我们两个。

  我也低低地对她说:“把你的联系方式告诉我,我好…”她匆匆打断我,低声说:“他叫陆海洋,就是本市人,不知道干什么的…”

  这时,远远地有脚步声向走廊这里接近。

  “你叫什么名字?”我抓紧时间问。

  “猫眼儿。”她简单地说,侧耳倾听着,表情紧张地向后退去。她退到女洗手间门口时,脚步声刚刚拐进了这条走廊。

  猫眼儿骂了一句很下的话,一推门走进了洗手间。我知道这句骂是她故意甩给我的。我想猫眼儿的掩饰并不多余,因为走进走廊的不是别人,而是赵东来。他毫不掩饰恶狠狠的眼神,脸狐疑地打量了我几眼,又瞥瞥已经关上了门的女洗手间,然后又转脸瞪着我。

  为了保护“猫眼儿”我皱着眉对赵东来说:“你们这儿搞什么猫腻?七八糟的。”

  赵东来盯着我研究了一会儿,脸上的肌渐渐扭动起来。我不想太过主观地形容他的笑,但除了“”二字,的确找不到其他更合适的词来。“警察大哥,有些事儿,大家都心知肚明啦!谁又比谁干净点儿呢?”

  这种场合下,我不想和赵东来多说,哼了一声,转身进了洗手间。没想到赵东来也跟了进来。我们并排小便,不知为什么,我觉得有点儿恶心。

  “秦警官,有一个笑话你听说过吗?”

  我不搭理他。但他却像是自得其乐,边放着水边自顾自讲笑话。

  “这个笑话的名字叫:新警察。刚穿上警服的小五决定犒劳自己,到剧院看电影。买票的队伍排得长长的,小五舒口气,排到最后。新警察吧?旁边一个人问。小五纳闷地问,你咋知道?咳,老警察哪有排队买票的!小五明白了,径直走到售票口前,递上钱说,我买一张票。新警察吧?窗口里的人笑了。你咋知道?老警察哪有掏钱买票的,你直接进吧,没人敢拦。哦。小五又长了见识,一试,果然没人拦…”

  他兴味盎然地讲着,我洗手他也来洗手;我走出洗手间,他也跟着走出洗手间。经过女洗手间时,我用眼角余光观察了一下,门关着,不知道猫眼儿还在不在里面。赵东来像一块臭烘烘的烂泥一样粘在我身上,我猛然意识到,除了在暗示我别像所挖苦的“新警察”那么傻之外,他更主要的目的是要阻断我在酒店里与人的联系。

  明白了一点,我在酒店大堂里止住步,冷淡地打断赵东来:“赵经理,我觉得你完全没有幽默感。你的笑话一点儿也不好笑。”

  赵东来脸上暗藏得意的表情,证实了我的猜测。他对我会不会为他的笑话发笑毫无兴趣,重要的是,我不能再从“猫眼儿”那里了解什么情况了。他作出宽怀大度的样子说:“没关系没关系,这次的笑话不好笑,我再准备好的。下次秦警官来了,保证让你开怀大笑!”

  我在心里暗自庆幸,猫眼儿及时地让我知道了,那个最关键的人物,名叫陆海洋。

  3

  击训练课上,岳琳就在我身边的靶位。打完十发,在等待计数器报回成绩的空隙,岳琳问我,这两天对陆海洋的查找有没有结果。我告诉她,暂时还没有。

  “全市一共有四十七个陆海洋,一个个都得排查,估计还得有几天时间。”我告诉岳琳“我本来想再找到那个叫猫眼儿的姑娘,但怎么也找不着了。”

  “你觉得赵东来他们是有意识在防范你?”

  “当然是。而且不是他想出来的主意。赵东来是个有点儿愚蠢的人。你不知道他给我讲那个笑话的时候,故作轻松,但结结巴巴,像小学生背不出课本…”

  “什么笑话?也给我讲讲?”

  “我不讲。那是编来骂咱们警察的。”

  “反面意见也得听嘛。”岳琳一本正经。

  “太过分了。听了你会生气的。”我认真地告诉她。

  “多过分?”她有点儿好奇。

  我转头看看她“你不会想知道的。”

  岳琳不做声了,神情有些黯淡。“什么人编的?”

  “不知道。”我也觉得很落寞。我想,因为少数警察的不检点,我们所有人都被扣上了一顶黑锅,那么我们在进行的事业还有意义么?“反正肯定是老百姓中的一员编的。”

  岳琳叹了口气,说:“我们得做到什么程度,才能赢得百分之百的民心啊?”她顿一顿,低声道:“今天我得早点走,昨晚家里又发生战争了。”

  我不由转头看她,她此时显得十分软弱。

  “回家太晚,孩子没人管。朱文杰发火了,他也很忙。”她喃喃自语似地“我知道自己很差劲。但我没办法。我求他理解我,他毕竟也当过警察,知道我们是怎么回事儿,可他…”她失神地摇摇头,没把话说完。

  我想起那次朱文杰醉酒时说的话。我知道,朱文杰不会像岳琳请求的那样理解她。对一个家庭来说,一方对另一方的“理解”往往意味着无休止的忍耐和牺牲。这种忍耐的期限,很难说就是“永远”

  “你…可能得跟他好好谈谈。”这种建议其实很无力,我却说不出更好的来。我说“有时候,男人其实比女人还脆弱,还需要得到理解。”

  岳琳沉默片刻,转头看着我,语气诚恳地问:“秦平,你告诉我,一个男人最需要从家庭中得到的是什么?”

  我怔了怔。想了一会儿才答道:“我想,应该是温暖的感觉吧。”

  岳琳凝视我片刻,眼神有些恍惚,低低说道:“温暖、温暖…我有没有给过他温暖呢?”

  她的失魂落魄令我有些不忍。我半开玩笑地说:“再不温暖,也比我这种孤魂野鬼强啊。”

  说完,我自己又觉得此话不妥。岳琳看看我,没有说话。沉默中,击结果出来了。岳琳打了98环,我是99环。岳琳没有掩饰她的惊讶。

  “呀,难怪他们说你是神手!”她一脸赞叹。

  我笑道:“你也是高手,我们是不是该互相吹捧一下?”

  “我只打过一次99环,”岳琳笑过,说“所以那就有运气的成分在里面。可是像你,每次至少在98环以上,那是真的了不起!秦平,击的要诀我们谁都知道,可你是怎么做到这个程度的?”

  “我也说不清。”我认真地想了一会儿,说“记得最初教练教我们,告诉我们说,‘三点一线’瞄准的时候,不论眼睛还是意识,都要有点儿‘虚’。这个‘虚’,大概就是愿望不要太强烈的意思。我这个人,可能正好歪打正着,符合了这一点要求。”

  岳琳研究地看着我的眼睛,意味深长地问道:“‘虚’是不是‘空’呢?愿望不要太强烈,是不是因为太害怕失望,索不抱希望?”

  我听了,有点儿发呆。岳琳是不是说到了我的点子上?我内心里那个空,难道不是因为过去曾盛了热情和期望、而后却又被一个残酷的结果打碎,所以才变得一无所有?以后我又该如何生活下去?是继续怀着那个空,还是再一次冒着从怀希望到希望破碎的危险,将自己的心填
上一章   当局者迷   下一章 ( → )
夺命电邮最后的欢愉毒药(葬礼上真相不白不可能幸存布谷鸟的蛋是以眨眼干杯家信没有凶手的杀沉睡的森林名侦探的规条
蛤蟆小说网提供当局者迷第五章初见端倪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