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锅麻油鸡》第16章及《那一锅麻油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那一锅麻油鸡  作者:家荣 书号:12802  时间:2017/4/19  字数:5594 
上一章   第16章    下一章 ( → )
  转眼间,距离那短暂的环岛旅行过后已经过了两个多礼拜。

  自从体验过了新奇刺的母女丼宴之后,我觉得,我们母子三人的感情似乎又更亲密了一些,同时我对妈妈及妹妹,还有所谓的『家族娱乐活动』,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与了解。

  没想到一向端庄贤淑,温柔漂亮的妈妈,只要上了就变了一个样子。不知是经过爸爸长期调教的结果,还是妈妈本身就有这方面的癖好?只要和她做,她都会要求我们兄妹俩尽情地凌她,她才会很快就到达高;如果下手不重,她还会哀求我们不要客气,因为她说上无亲情,所以这个时候不需要把她当成长辈看待。

  我后来好奇地问她,为什么喜欢这么变态的玩法,而她的回答则是:“其实这也是一种抒的方法。因为我的身体愈痛,事后愈有一种压力完全释放的轻松感。”

  对此,我只能说:“我很难理解愉者的内心世界。”不仅如此,在万峦乡那晚,我第一次见识到了妈妈所谓的换群游戏。

  这件事说来也夸张。

  那晚曾追求过妈妈的中年男子叫谢正国,他的老婆,也是妈妈大学最要好的闺蜜死叫蔡美芳。

  谢氏夫结婚后,在屏东开了一间民宿,由于创业初期没什么生意,加上地点有些偏僻,而且晚上也没什么娱乐活动,于是夫俩只好埋头做人,因此前后生了三个儿子。

  三个儿子前两个是双胞胎,今年读大三,比我小一岁,而小儿子今年大一,也比妹妹小一岁。

  当晚接受夫俩热情招待后,妈妈便以要和老朋友叙旧为由,打发我和妹妹回房间。

  既然知道妈妈另有娱乐活动,我当然识趣地拉着妹妹回房,进行属于我们兄妹俩的成人活动。

  当我在妹妹的及后庭里尽情了两发,拥着妹妹随便闲聊时,妹妹忽然说:“不知道妈咪他们聊完了没?”

  “怎么?你想叫妈咪回来?”

  “嘻嘻,人家忽然好奇他们到底聊什么?”

  知道妹妹意有所指,我不由得诧异地看着她:“难道你想?”

  “哥,要不要去看看?”

  抱着强烈地好奇心,我和妹妹穿上衣服后,就蹑手蹑脚地走到他们居住的地方,发现他们的大门没有上锁,于是就轻轻推开了大门,循着隐约传来的语,循声走向声源处。

  当我们看到房门敞开的房间里,两个女人躺在上,被三个年轻男人狂,而那个中年男子则拿着DV摄影机拍摄的景象时,我和妹妹当下看得目瞪口呆!

  原因无他,那三个年轻男人,正是他们夫俩的三个儿子,而那两个女人,一个是蔡阿姨,另一个就是我妈。

  而且从他们毫无顾忌的神情来看,应该不是第一次玩这种群游戏了。

  看到这靡的场景,我立即摀着妹妹的嘴,循着来时路悄悄地退了回去。

  惊诧不已地回到房间后,我发现我的心跳忽然变得特别快,尤其是刚才那些不堪的画面,更是在我脑海久久挥之不去。

  于是,我忍不住又和妹妹做了起来。

  隔天一早,看着妈妈足的笑容,我开车时忍不住问她,而她则是说:“由于他们和我们曾玩过换,觉得很新奇刺,可是那里的民风淳朴,即使想找联谊对象也不容易。

  有一次他们正在做时,因为忘了关门,所以被大儿子看到,然后他就找了两个弟弟一起欣赏爸妈的活宫,没想到好死不死,小儿子因为看得太激动入,不小心推了房门一把,于是三个兄弟就跌进了房间,吓到正在办事的夫。之后谢伯伯不知哪筋不对,竟然说要不要让妈妈帮你们转大人?就这样,他们一家人也有了更刺的家庭娱乐活动。”

  听完他们一家比我们家还的故事,我不由得感叹:世界之大,真的无奇不有。

  至于妹妹嘛,由于妹妹在妈妈那令人“哭笑不得”的改运方法下,成了亿来亿去的白富美之后,我们一回台北隔天,便迫不及待地到银行领奖,之后在银行高层苦口婆心的劝说下,妹妹便大方地捐助两百万,供应南部偏远地区小学的营养午餐,然后又拿出三千万做了一些投资理财的规划,剩下的钱则是另外开了一个户头,并在妈妈的建议下,开始找机会投资房地产。

  不得不说,妹妹的运气实在好到破表。因为当期只有她一人中头奖,加上之前一直没开出头奖所累积的奖金,竟高达六亿多。因此扣完了税之后,实际上还领到了五亿多的奖金。

  领完了奖金后,由于妈妈还有几天的假期,所以就每天带着我们开始四处看房子,然后在妹妹的要求下,就在我家附近的新推出的建案,买了两户上下楼的预售屋。

  我好奇问妹妹为什么要买上下楼层?

  “小喵打算大学毕业后就搬出去住楼下,所以我想楼上让你和宜慧姐住,这样一来,我们要偷情的话,只要搭个电梯就到了。”

  “…”没想到妹妹连『偷情』这两个字都可以说得如此理直气壮,而且连怎么掩饰的理由和进退路线都想好了,似乎早就决定了──这辈子只想当我的小三。

  “你…没想过和其他的男孩子交往看看?”

  “哥哥不要小喵了吗?”

  “怎么可能!你是我最爱的妹妹耶!”

  “所以啰,除非哥哥不要小喵,要不然小喵只想和哥哥在一起。”对于妹妹如此执拗的念头,我也只能无奈地摇头叹息。

  除了买这两户预售屋外,妹妹又在妈妈的建议下,在她就读的大学附近,一口气买了五间有电梯的大厦,打算隔成套房后租给学生。

  如此一来,妹妹不但是个低调的『隐富妹』,还是一个──只靠收房租就能过得非常滋润的年轻又美感的──包租婆。

  说到美感,不晓得是不是妈妈的方法奏效,还是妹妹因为那种方法,让她幸运中了头奖的关系?妹妹回到台北后,她就好像被出女神附身般,出门的衣着尺度愈来愈火辣感,而且里面都是没穿内衣的真空状态,就算偶而不经意走光被路人看到,她也已经不太在意。

  因为她的理由正是:“我发现穿这种尺度的衣服,好像真能带给我好运。”这让我不暗想:妹妹中了这个大奖,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不管是幸还是不幸,总之妹妹除了穿着火辣之外,她出门的必备行头就是各种不同颜色及材质的猫耳造型的发箍,以及各种不同款式的贴颈铃铛项圈,俨然成了突显她个人特色风格的标准装扮。

  也因此,每当我和妹妹在路上闲逛时,都可以瞥见路人们不经意投向妹妹的诧异目光。

  到了晚上,则是我们三人的『家族娱乐活动』时间,也因此,这段时间我和妹妹都睡在爸妈的房里,陪这对的母女一起荒到天亮。

  不得不说,爸妈的房间,已经算是小型的情趣用品店,不管是各种款式的按摩,或是情趣内睡衣,角色扮演服装,重口味的SM道具,除了比较大型的,像是木马或X刑架这些道具外,其他的可说是应有尽有,让我看了之后,不咋舌不已。

  甚至有一次在妈妈的要求下,我半夜开着车,带着全身只穿了一件大风衣,身上绑着菱形缚,脖子套着狗项圈的母女,到公园遛了一次母女犬。

  第一次在户外,看着身上绑着菱形缚,戴着狗项圈,在草地上爬行的赤母女,那种刺又变态的莫名快,深深地刺了我的视觉神经;尤其是当这对的母女犬,在静谧的公园一角,一起跪在我面前帮我口模样,令我兴奋得很快就将浓稠的在两女脸上,之后就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她们互相食对方脸上靡情景,让我渐渐对爸爸的变态行径,有了更深一层的体会。

  ──玩调教游戏不仅新奇刺,而且真的很容易上瘾!

  就这样,我似乎在妈妈有意无无地引导(调教?)下,慢慢进入了调教的领域。

  由于我和宜慧的家只隔了三条街,所以回家休息了几天后,除了陪妹妹看电影,逛街,看房子,以及偶而载她到纹身店,慢慢完成后及腿部尚未完成的刺青外,我还得出时间和宜慧约会,可说比没放寒假的时候还要忙,而且更加疲累。

  因为每当我说要和宜慧约会时,妹妹就会嘟着嘴闹别扭,直到我又哄劝又被她榨得疲力尽,她才肯放我出门。

  正因为如此,以至于我和宜慧约会时,就再也没有找她开房办事的念头;还好保守的宜慧,对这方面的事并不热衷,而且也不会想到开房办事的念头,所以她对此并没有任何怨言,以至于让我觉得跟她约会时,彷佛变成了另一种──让我得以好好养蓄锐的休息方式。

  于是乎,今年的寒假,我就这样周旋在三女之间,直到爸爸从大陆回来,我们母子三人的夜生活便有了重大改变。

  原因无他!

  还不是爸爸强烈要求一家人玩4P的荒戏!

  爸爸从大陆回来休息了两天后,晚上吃完饭,忽然叫我到他书房,只见爸爸坐在椅子上点了菸,平淡地问我:“这次的环岛旅行好玩吧?”

  “嗯。”我轻点头。

  “有没有和妈妈及小君玩3P?”

  “…嗯。”我尴尬地点点头。

  爸爸在烟灰缸弹了弹菸灰,不急不徐地说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再往前跨一步了?”

  “什么意思?”

  “一家人一起玩呀。”

  “爸…我…”说到这里,我一咬牙,噗通地跪在地上说:“爸,求你放过小君吧。”

  “怎么?你玩了我的女人,我就不能玩你的女人?你说有这道理吗?”

  “唔…爸,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

  只见爸爸捻熄了香菸,古井无波地说道:“你是不是只要放假回家,一有空就会带小君到『悦来汽车旅馆』开房间?”

  “啊!你…你怎么知道?”

  “唉——要不是一年前,我有一次在那附近和客户聚餐,无意中看到你载小君从那里出来,我也不相信你和她竟然搞在一起!你不要跟我说,你们开房间只是喝咖啡聊是非,盖棉被纯聊天这些烂理由!”

  “呃…那…你怎么不跟妈说?”

  “第一次看到,我以为是你和宜慧,可是当时看到挡风玻璃里面的人影,我又觉得不太像,以为你又了另外一个女朋友,后来又不小心看到几次,有一次小君正好没有关上车窗,所以我才确定你和她的关系不寻常。至于我为什么不跟你妈说,因为我实在不晓得该怎么开口。要不是她撞见了小君做那种事,我也不会利用这个机会和小君发生关系,体验一下伦的感觉。”我跪在地上听完爸爸的话,忽然发觉我的额头,不知何时竟淌下了惊惶不已地冷汗。

  原来,爸爸早就发现了我和妹妹不可告人的事,只是不直不动声,默默关注而已。

  没想到我当初只是考量到不想离家太近,以免被人发现,却没考虑到爸爸的工作质,以至于百密一疏,反而让爸爸掌握了我们的把柄。

  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求妈妈想尽办法和我发生关系,进而把我也拉进他们的圈子。

  “小伟,你快起来吧。嗯,我想你也知道,小君其实有非常的奴,而且我昨天听你妈说,小君已经认你为主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的确不好意思硬要求你们和我们一起玩,可是我和你妈联谊这么多年,还没遇过亲兄妹档…如果这对亲兄妹又是自己的儿子女儿…唔…想想就觉得刺呀。小伟,我好歹也是生你养你的亲生父亲,你就跟小君沟通一下,足我这个小小的愿望吧。”

  “那…那你不能再要求小君穿环刺青,这总可以吧?”

  “唔…好不容易才找到这么美丽的画布…”

  “如果你不答应,我马上带小君离开这个家!”

  “走呀!反正你也成年,我也尽了一个做父亲该尽的义务与责任。如果你真有本事赚钱养你自己和小君,你要离开这个家我没意见。不过你要考虑清楚,小君现在已经被我开发出很大的瘾,万一你足不了她,得她不得不到外面找男人足她的需求…难道你想让她变成人尽可夫的娃公厕吗?”爸爸这句话,可说直接戳中了我的死

  老实说,我虽然很爱妹妹,但还是希望她能像普通女人一样,一个能够包容她,爱她,呵护她的男朋友,只是现下看来,我这个期待似乎快要变成不切实际的幻想泡沫,一戳就破。

  不可讳言,经由爸爸提醒后我才发现,和妹妹生活这几个礼拜以来,她似乎真的有了瘾似地,每天只要一有机会就想和我做,再加上妈妈…让我应付起来可说是非常吃力。

  这几天以来,我虽然一直想避开让爸爸干妹妹的问题,直到今天我才发现,这根本是个无法逃避的现实问题。

  问题是,这样真的好吗?

  想到这里,我蓦然想起了在万峦民宿那晚,那对夫找妈妈和儿子一起玩荒的行径…

  难道这种换群P,真的这么好玩吗?

  不经意想起了妈妈那天放的行径,不晓得为什么,我忽然有股莫名的兴奋感,可是把妈妈那张脸换成妹妹…我反而涌起一股莫名的酸楚与心疼。

  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爸爸又点了一菸,漠然不语地看着跪在地上的我,让我一时间感到纠结不已。

  默默起身,出一放在桌上的菸盒里的菸,点上了火,坐在爸爸旁边的椅子上默默地着。

  香菸燃到了尽头,用力摁熄了菸,我面无表情地说了句:“我找小君出去走走”后,也不等爸爸回话,便径直离开了他的书房。
上一章   那一锅麻油鸡   下一章 ( → )
飘曳的长裙迁爱老熟开拓史荒唐的文革岁博康舒大冒险沟女物语背叛/雪舞缤母亲的背影江山风月剑边缘/不详
蛤蟆小说网提供那一锅麻油鸡第16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