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锅麻油鸡》第15章及《那一锅麻油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那一锅麻油鸡  作者:家荣 书号:12802  时间:2017/4/19  字数:13624 
上一章   第15章    下一章 ( → )
  历经了一次前所未有的伦3P大战后,连续了两次的我,已经无力地躺在榻榻米再也不想动,而妈妈和妹妹则是一左一右地依偎在我怀里,意犹未尽讨论刚才的战况。

  “儿子,怎么样,妈妈安排的母女丼还不错吧?”

  “呃…妈,我从没想过和两个女人一起玩,尤其你们又是和我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嘻嘻,妈妈以前也没想过这种事呀。不过说真的,跟自己的儿子女儿一起做,感觉真的很特别,很刺。小君,你呢?”

  “唔…跟爸爸一起玩的感觉不一样。跟爸爸的话,就像你们说的,只是刺的成人游戏而已,可是跟哥哥的话,我觉得不但很刺,而且玩得很开心,觉得很幸福。”

  “那爸爸回国后,我们一起玩换4P?”

  “唔…人家不太想跟爸爸玩…”

  “先试试看嘛,如果实在不喜欢的话,妈咪再跟爸爸沟通看看。”

  “妈,我也是觉得这样好像…有点怪怪的。”

  “唔…好吧,等爸爸回国再说吧。”

  虽然已经知道爸爸干了妹妹,可是要我实际看着爸爸的巴,在妹妹的里进进出出,老实说,我还是很难接受这么的画面。

  问题是,我真能避开吗?

  想到这里,我不甩了甩头,将这纠结的问题甩出脑海,在妈妈和妹妹的嘴各亲吻了一下,说:“妈,要不要一起去泡下温泉?”

  “不继续玩了?”

  “呃…连续了两次,已经没力了。”

  “如果你还想玩,但觉得力不从心的话,妈妈有帮你准备伟哥唷。”

  “呃…妈,我现在应该还不需要靠药物吧!唔…今天到这里就好了,好不好?明天,明天我们再继续吧,要不然我明天就只能在这里睡整天,没办法陪你们到处玩了。”

  “好吧。”

  当妈妈起身时,妹妹则是用那圆呼呼的可爱猫掌抓着我的手臂说:“哥,你帮人家。”

  “哦。妈,你先去泡吧,我和妹妹等一下就过去了。”

  “嗯,不要让我等太久喔,要是让我知道,你和妹妹又偷玩,那你今晚就别想睡觉了。”

  “不会啦!”我羞窘地说道。

  当妈妈进了浴室后,我帮妹妹掉手上绒绒的臂套及袜套,不经意瞥见那染了颜的时,我好奇地问道:“小乖乖,你的怎么忽然染了颜色?”

  “就刚才和妈咪边洗澡边聊天时,她忽然问我要不要改运,我就好奇地问她怎么改,她就说帮我把就可以改运了。”说完这句话,连她自己都噗哧地笑了出来,而我则是哭笑不得地她的头,说:“连你都知道妈妈唬烂,为什么还要染?”

  “就觉得好玩咩。反正和妈妈泡汤闲着也是闲着,而且我之前也没染过,正好看看那里染了颜色是什么样子,如果觉得不好看的话再剃掉就好了。哥,你觉得好不好看?”

  我嘴角,强忍着笑意说:“看久了的确觉得还特别,感的。”

  “那人家就先留着,等它开始褪再剃啰。”

  我哭笑不得地说:“你喜欢就好。”

  当我搂着妹妹的进入浴室时,便看见妈妈早已惬意地闭着眼睛,泡在偌大的浴池里。

  “妈,你真享受呀。”

  “当然呀!我觉得呢,做完爱之后再泡个热水澡最舒服了,如果这时候有人再帮我按摩一下就更了。”

  看着妈妈对我挑了挑眉尾,又意有所指的话语,我立即和妹妹走进了浴池,然后绕到妈妈身后,讨好似地揑起她的肩颈。

  “嗯,好舒服呀。小伟真贴心,妈没有白疼你。”

  “呵呵,能帮妈妈按摩,是我最喜欢做的事。”

  “哥,人家也要。”

  “唔…我先帮妈咪按摩,等一下再帮你按。”

  “不要嘛,人家的肩膀也好酸呐。”

  “唔…小乖乖,听话啦,哥哥只有一双手耶。”

  “哼!”妹妹嘟着嘴,自己划到浴池的另一角,背对着我们趴在池边,而妈妈则是直接靠在我的肚子上,闭着眼睛,享受我贴心的服务;只不过按着按着,我忽然发现妈妈的手,竟悄悄地向后,反握住我的,轻柔地套起来。

  我惊疑地看着她,而她则是忽然转过身,对我眨了眨眼,然后就二话不说地含入了我的,温柔地吐起来。

  我紧闭着嘴巴,目光不时瞟向妹妹,深怕她转身就发现我和妈妈背着她又玩起来。

  可能是过于静默的关系反而让妹妹起疑,以至于她一转身,便看到了妈妈帮我口的情景;而她发现妈妈的行径后,随即大叫:“吼!妈咪,你好诈!”说完这句话,妹妹就手脚并用地划到我面前,直接搂着我的脖子主动索吻,而我也热情地回应妹妹。

  热吻了好一会儿,我示意妹妹双手扶着墙壁站在浴池上,而我则是抬起了股,坐在浴池边缘,一边享受妈妈帮我口,一边抠挖妹妹的

  就这样,三人的情再次升起,最后我又浴池里,分别在妈妈和妹妹的里各了一发,把母女俩送上了情的颠峰,之后才拖着酸软无力的身体,拥着两女走出浴室,直接躺在榻榻米上昏睡过去。

  隔天醒来时,只觉得浑身酸痛不已。

  算算昨天的捐量,早就超出平总合;光是昨晚在妈妈和妹妹的里就总共出了四次,再加上白天和妹妹…

  如果每天都这么玩,那我不会萎才怪!

  难怪爸爸需要用伟哥助阵。

  再这样下去,如果我不想英年早逝的话,大概也要提早用它了。

  想到这里,我忽然想到,难道妹妹真的一到了上就和妈妈一样,直接变成一头疯狂求兽?

  如果真如我所猜想,那么妹妹说“不喜欢被爸爸玩”的话其实是骗我的?

  假如妹妹真是这种人,那我是否还能像以往那样待她?

  之前几次的隐瞒,或者说是善意的谎言,我可以理解为妹妹想要保护自己,或是不想让我太过担心而为,可是她一再对我说谎的话,那我就无法接受了。

  心情复杂地走进厕所,小便时蓦地感到一种──彷佛前一晚吃了『地狱辣度』的麻辣锅似地,传来一阵火辣的灼痛,而且还有一种『如弹疲乏』般地酸软痛。

  “靠!这对的母女也太会榨了吧!上完厕所,两脚都没力了。”扶着墙壁站了一会儿,感觉双腿有了力气后,我才拖着蹒跚的虚浮步伐,慢慢走出了厕所。

  刚走进房间,正好看到妈妈和妹妹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看到母女俩的穿着,我不由得眼睛,确定没看错后,我不怀疑妈妈是否被宜慧附了身?

  因为母女俩都穿了一套非常保守的连身短袖长裙;裙子的长度,差不多到脚踝,荷叶边短袖的长度,则长到手大臂的一半。

  下内心的疑惑,我随口问道:“妈,你们去哪儿?”

  “吃早餐呀。哪像你!睡得跟猪一样,怎么叫都叫不起来。”

  “对呀,人家还用嘴帮哥哥吹吹,没想到人家吹到嘴都酸死了,哥哥就是没反应。”

  “呃…我睡得这么死?”

  母女俩难得同时点点头。

  “好啦,你赶快刷牙洗脸换衣服去早餐吧,我们今天要到庙里走走。”原来如此!

  难怪她们穿得这么保守端庄!

  只是…从她们前隐约出的凸痕迹,两人似乎没穿内衣呀?

  等到我吃过了早餐回到房间,她们已经收拾好一切,于是我又成了行李搬运工,拖着两个行李箱先上车,而妹妹则是提着我的小行李包,和妈妈一起到柜台办理退房。

  坐在驾驶座等了片刻,我才看见母女俩挽手并肩地走出会馆。然而,当妹妹面而来时,看着她脖子上戴着吊挂着铃铛的粉红项圈,脖子上醒目的『爱心草莓』纹身,搭配她身上那身非常保守的红底碎花连身长裙,以及脸上未施脂粉,只有嘴涂了一层晶莹亮泽的粉,还有脚下的粉红色帆布鞋,让她整体看起来有一种难以言喻地违和感,但这种违和感放在她身上又异常地和谐。

  看着散发着融合了清纯与妖异气质的妹妹,我的心底顿时也涌起了一股怪异的感觉。

  妹妹的变化似乎愈来愈大!

  就在此时,我忽然发现,妹妹走路的姿势有些怪异,而且裙摆的晃动轨迹好像也不太对劲。

  等到妹妹在我面前站定,我仔细打量她好一会儿,还是没发现任何异状,只好先将它置于脑后,招呼母女俩上车,随后发动了引擎,然后在妈妈及导航系统的指示下,朝着目的地前进。

  妹妹习惯地坐在我旁边,而妈妈则是坐在后座,和我们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一路说说笑笑地开着车,经过大约半个小时,便来到了一间寺庙。

  停好了车,当妹妹下车时,我又发现了她裙摆的异状,于是忍不住问道:

  “小君,你的裙子怎么看起来怪怪的?”

  只见妹妹的脸色倏地一红,心虚地说:“有吗?”刚说完这句话,妹妹已急急忙忙地往前走,而我下了车,锁上了车门,才快步追上了妈妈,和她并肩边走边问道:“妈,你们又玩什么游戏?”

  “没有呀。”

  “可是我怎么看妹妹的裙子好像怪怪的…唔…我觉得,她的股好像变得特别翘?”

  “喔,你是指那个呀,就了昨晚的猫尾巴而已。”相较于妈妈从容淡定的神色,我不由得惊讶得张大了嘴巴:“妈,你…你说妹妹的股…了…?可是…这里不是佛门净地吗,你们又穿得这么保守端庄,而且你以前不是说,拜佛要恭敬虔诚吗…这…”“我带你们来这里呢,一方面是欣赏这里的景,而另一方面呢,就是求佛祖菩萨,拜托衪们早度化小君,好让她修成正果。”

  “呃…你…你该不会要妹妹出家吧?”

  “我什么时候要她出家了?!”妈妈皱着眉头瞅了我一眼“我只是想用这方法帮她改运而已,你想到哪去了。”

  听了妈妈如此怪异的说辞,我一时间实在不晓得该怎么接话才好?

  我能说:“妈,你是不是忘了吃药”──如此大逆不道的话吗?

  当然不能!

  问题是,改运需要把,在菊蕾,然后来这座神圣庄严的佛寺烧香祈福吗?

  抬头望了望天空,还好依旧是晴朗无云的蓝天,没有乌云罩天,雷电集结的迹象,要不然我可能会直接丢下这对──不能以常理看待的疯狂母女,独自开车一路飙回台北。

  “呃…妈,怡君和你们玩游戏的时候,也这么放得开吗?”

  “哪有!还不是因为你的关系!她在我和你爸面前,就像木偶一样,一下才动一下,而且还不情不愿的,很没意思。”

  “那么…像昨晚那样疯狂…”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这一面,平常要她帮你爸口她都没什么表情,哪像昨晚那么开心,更别提主动求了。”

  听到这句话,恰好打消了我心中的疑虑。

  原来,妹妹只有对我才会这样!

  但这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唉——我愈来愈搞不懂这个──已经不是我所熟悉的怪异家庭了。

  知道妹妹裙底所隐藏的惊天之秘后,看着前方走路时,不自然扭摆股的妹妹,我忍不住开始胡思想起来。

  一方面为她如此大胆的行径感到纠结,但另一方面,又基于想窥视她裙底的旎青光,而打从心底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感。

  妹妹不经意回头,似乎察觉到我们母子俩紧盯她股的目光,脸颊因而浮现了臊羞的红霞,更让我原本毫无反应的,又开始有了硬的迹象。

  之后,我和妹妹在妈妈的带领下,拿着沉香跟着妈妈穿梭于庙宇各角落拜拜祈福完之后,便见妹妹一个人走进了大殿里,跪在高大庄严的佛像前,神情恭敬且虔诚地对着佛像又跪又拜,嘴里还喃喃自语地说着。

  乍见妹妹这宁静庄严的一面,可是又看到她的股中央,隐约多了一个条隆起的条状物体,怎么看就是觉得怪异,尤其当她对着佛像磕头时,裙子浮凸高耸的痕迹更加明显。

  等到她拜完起身,走出了大殿,我忍不住问了一句:“小乖乖,你跟佛祖求什么?”

  “不能说,说了就不灵了。”

  “连哥哥都不能知道?”

  “嗯。”妹妹坚定地点点头。

  见妹妹真的不愿说,我也不好意思勉强她,不过我眼珠子一转,冷不防问她:

  “那你是不是没穿内?”

  “嗯。”妹妹臊羞地点点头。

  “股还了一猫尾巴?”

  妹妹害羞地低下头“嗯”了一声。

  “为什么想这样做?”

  “因为…妈咪说,这样可以保持良好的体态,娇正走路的姿势,还有训练控制的收缩力…”

  我好奇地追问:“训练那个干什么?”

  “妈咪说以后比较不会松驰,而且生孩子会比较好生,还可以让哥哥…嘻嘻,这里不方便说。”

  说到这里,妹妹竟丢下我直接跑到妈妈身边,亲昵地挽着她的手,两人就这样在寺庙里闲逛起来。

  看着妹妹走路一摇一摆,裙摆也随着股扭动,而产生不正常的摆幅,让我真想掀起她的裙子,好好看一下裙下的尾巴的摇曳状况。

  想到这里,我的脑海忽然闪过“如果把她的裙子挖个,然后把那条尾巴拉出来”的妖异画面时,我竟莫名地兴奋起来。

  沿路虽然看到一些游客,然而或许是母女俩的穿着保守朴素,所以他们根本不会发现她们『内在』的秘密。

  由于路人没有刻意关注,所以妹妹的精神也愈来愈放松,甚至有些比较年长的游客,拿着相机拜托妹妹帮他们拍照时,妹妹也面带微笑,从容自在地帮他们拍照。

  参观完寺庙,开车上路后,我发现妹妹的神情愈来愈从容自在,而之后又去了几个当地的着名景点,妹妹的表现也极为淡定正常,除非像我一样仔细留意她的裙摆幅度,否则没人晓得妹妹出来游玩,菊蕾竟会了一猫尾巴的

  游玩了几个景点后,原本今天都由我开车,但就在即将上高速公路时,妈妈忽然说:“小君,这段路换你开吧。”

  “好呀,人家考到驾照后,还没上过高速公路呢。”我听了之后,不皱起了眉头:“妈,你确定要让妹妹开车?”由于妹妹考到驾照才几个月而已,我实在不放心把自己的生命安全到她手上,可是在妈妈强势要求下,我只好乖乖把车子停到路边,惴惴不安地下了车,和跃跃试的妹妹换位置。

  提心吊胆地坐在副驾驶座上,一只手紧紧抓着车窗上的拉环,不时出声提醒妹妹注意前方的车况,可是妹妹却摆出了“初生之犊不畏虎”的模样,有时还嫌我太啰嗦,于是板着脸大叫:“哥哥很烦呐,人家知道怎么开车啦!你这样搞得人家紧张兮兮的,都没办法专心开车!”

  妈妈听了也在一旁帮腔说:“就是说嘛!小伟,要对妹妹有信心才行呀。如果你对她没信心或不信任她,以后怎么玩调教游戏呢?”

  “呃…妈,你怎么忽然扯到那方面?再说,我并不想和怡君玩这种成人游戏好吗!”

  “小伟呀,你的观念真的该改一改了。你想想,小君不但爱你,而且百分之百地信任你,所以你之前跟她偷偷在一起的时候,她知道你不会伤害她,才会这么配合你,要不然你能把小君调教得这么听话顺从吗?再说,其实调教游戏只是情侣夫间的一种情趣而已,只要双方都信任对方并愿意积极参与,而且还能乐在其中的话,就没有变不变态的问题,所以你不需要一味地排斥抗拒它,而是要试着了解它真正的意义后再做决定。”

  妈妈说到这里顿了顿,才接着道:“就像我,以前的确像你一样非常排斥这种游戏,可是在你爸爸的要求引导,慢慢走进这个圈子后,我才发现它并不像外界说得那么恐怖变态恶心,因为每次玩完游戏后,你爸对我更温柔体贴,而且也不会影响到我们的日常生活作息,以及友状况。正因为这样,我对这种游戏的看法才慢慢改观。”

  没想到我只是关注自己的生命安全问题而已,但妈妈却能扯出一番似是而非的大道理,而且我听了之后,一时间还真的找不到反驳她的言辞,以至于令我当下无言以对。

  一时间,原本热络的气氛,因为妈妈这番话而陷入了短暂的静谧之中。

  我不晓得妈妈说这些话,是否有其他含意,或是另有所指,但经过短暂的思考后,我觉得车里的氛围已经有些压抑。为了不影响出游的好心情,犹豫挣扎了片刻后,我决定还是先放下这令我纠结尴尬的问题,瞟了正在开车的妹妹一眼后,连忙转移话题道:“小君,你脖子上戴的那个特别的,在哪里买的?”

  “宠物精品店。”

  “什么!宠…宠物精品店?”

  妹妹边开车边点头说:“就期末考前几天,琪琪要我陪她买一件衣服给她家的贝贝穿,然后我和她逛的时候,正好看到了这个项圈。我当时觉得可爱的,所以隔天就自己跑去店里买了几个回来试戴,结果我发现还好看的。”

  “呃…你是说…这真的是给狗戴的…项圈?”

  “嗯哼。”“你怎么会想到戴这个?”

  妹妹朝后视镜瞅了一眼,嘴角漾着开心的笑意说:“因为人家是哥哥的小母狗呀。”

  没想到妹妹竟然承认自己是小母狗会这么开心,令我又再次无言以对。

  而这时妈妈又在一旁起哄:“小伟呀,小君都承认了,你就收了她吧。如果你担心宜慧的话,那就交给妈妈,我帮你搞定。”唔…把宜慧交给妈妈!?

  那我不如直接跟她提分手比较快!

  想到了宜慧,又瞄了妹妹一眼,想到她现在的模样,蓦地想到了宜慧之前曾提过的绰号,结果就下意识直接口说:“怡君,在外面叫小母狗不好听,而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想到了昨晚的猫女,不如以后直接叫你小喵吧,这样听起来好听又可爱,你觉得好不好?”

  结果妹妹忽然别过头,对着我“喵——喵——”地叫了两声,然后笑得眼睛都眯成了可爱的月牙状。

  这时,妈妈竟语不惊人死不休地笑道:“嘻嘻,这就表示认主仪式完成了。

  小伟,以后小喵就是你的猫奴啰,恭喜你。“

  靠!这样就认主了!?

  现在是什么状况?

  根据我看A片的经验,认主仪式不是应该要焚香沐浴,然后全身赤地戴着项圈,跪在男主面前,神情肃穆且恭敬的宣读主奴契约,最后签名摁上手印才算正式认主吗?

  怎么妹妹随意喵喵地叫两声就算认主了?!

  这样会不会太过草率了?

  重点是,我为什么有一种──被这对母女联手设计的感觉呢?

  当我提出心中的疑惑后,妈妈不以为然地撇撇嘴说:“不是跟你说过了吗,这只是夫情侣之间的游戏默契,干嘛搞得那么繁琐。再说,小君又不是外人,为什么要签主奴契约?难道你不信任她,担心她会离开你?”

  “没…没有啦!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

  “我…我没什么意思。”我颓然地垮下了肩膀,无奈地说道。

  “好了,小喵,以后你就是小伟的猫奴啰,所以你要乖乖听小伟的话,并且不打折扣地执行他所下的调教指令,知道吗?”

  “喵——”

  “小喵真乖。小伟,恭喜你收了一个听话又漂亮乖巧的极品猫奴。”

  “…”之后,一路上妈妈就一直小喵小喵地称呼妹妹,而她也开心地回应,完全没有一丝抵触或不悦地神色,让我也在不知不觉间,开始称呼妹妹的新名字。

  车子一路往南行驶,快要到屏东的九如交流道时,妈妈忽然说:“小喵,等一下下了交流道后,留意路边有没有便利商店,我们在那里停一下,我想上个厕所。”

  “喵——”

  下了交流道没多久,我们就看到前方有便利商店的招牌,于是妹妹就打了方向灯,缓缓开进了便利商店附设的停车场。

  说起来,南部的便利商店和北部差很多。

  在北部,几乎找不到一家有附设停车场的便利商店,可是在南部彷佛变成了标准设施般地普及。

  而且南部的便利商店,不但宽敞明亮,就连厕所也是男女分开,而场地比较大的店面,甚至还加设了残障人士专用的厕所,让人在店里不必担心车子随时被拖吊,就这样不急不徐地上厕所,或是在店里闲逛吹冷气,或者安然地坐在落地窗前吃东西。

  刚停好车,妈妈就要求妹妹打开后行李厢,而她下车后就直接快步走到车子后方,没多久又提了一个大纸袋,拎着随身包包,然后拉着妹妹的手走进了便利商店。

  我锁上了车门,进了便利店上完厕所出来,目光扫视店里一圈,没有看到母女俩的身影,于是我就买了一瓶饮料,在店里找了个位子坐下。

  眼看一瓶饮料都快喝完了,发现母女俩还没走出厕所,令我不为她们的人身安全担心起来。

  正想起身到厕所找她们时,恰好厕所的隔门被人推了开来,然后母女俩的身影也随之映入了眼帘。

  妈妈一样是穿着白天的保守朴素的连身长裙,可是看到妹妹的穿着后,我的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

  因为妺妹竟换上了一件──白色半透明的绑脖低超短连身裙装!

  半透明的材质,隐约可见她前挂的黄环,以及红色的心型肚环,甚至还可以看见她那染了

  深V的低剪裁,直接展了她雪白的坚,以及她口的醒目纹身;裙子的长度,比膝上二十五公分还要短,所以视力好一点的人,几乎都可以约略看到她的私处。

  除此之外,裙摆两侧还开了到际的高叉,只要她稍微走动,都可以看到裙摆随风微扬而起的雪白,以及股上的五色彩蝶,还有那穿了蒂环和环的私处。

  光看妹妹这件衣服,就足以吸引众人目光,更别提她还戴上了兽耳造型的发发,脖子上换了一个萤光黄的贴颈铃铛项圈,还有手上及脚上──昨晚穿的白色绒无趾臂套及袜套,还有让我看了之后惊讶得说不出话来的──猫尾巴。

  看着那截从你短裙下出来的豹纹尾巴,随着妹妹踩着三寸的白色短靴行走时,在她裙摆下方随意晃呀晃的,我竟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感。

  只见妹妹用那无趾的可爱猫掌挽着妈妈的手,在店里扫视一圈后,便漾着臊羞但开心的笑容,朝我面走来,然后我就发现众客人的目光,也全部集中在她身上。

  当妹妹来到我面前站定,随即原地转了一圈,笑着问我:“哥,小喵这样好看吗?”

  刚才只看到正面,我就已经鼻血快要出来,然后再看到妹妹的背后,只在肩胛骨下方,有一白色的绳子系着衣服,之后到股上方才出现的布料,出从后一直到后膝盖处的凤凰纹身的全背部后,我感觉似乎有两股温热的体,正从鼻腔里缓缓淌而出。

  我艰难地了口口水,不动声地往鼻子一抹,还好没有鼻血,才结结巴巴地说:“妈,这…这样会不会…玩太大了?”

  “还好吧。你看小喵已经不会紧张,而且还笑得这么开心。”我盯着妹妹,问她:“真的吗?”

  她那戴了水蓝色镜片的眼睛笑成了月牙状,点点头道:“小喵现在是可爱的猫奴唷。喵——”

  “小伟呀,你就带小喵在这里逛几圈,顺便买一些饮料和零食吧。”

  “呃…小喵,你确定?”

  “嗯。”妹妹红着脸,点点头。

  于是,我就牵着妹妹的手,在便利商店里随意逛着,而妹妹则是紧紧握着我的手,红着脸,但还算自然大方地紧跟着我的身边,甚至有个小妹妹好奇地指着妹妹问:“麻麻,那个姐姐好像猫咪,好可爱,还有尾巴耶”的时候,她还会回过头,对她大方微笑,并举起了那圆圆的猫掌,向她挥手打招呼。“小喵,你好像很开心?”

  “嘻嘻,小喵觉得这样很刺,很好玩呀。”

  “还会不会紧张?”

  妹妹摇摇头,在我耳边轻声道:“小喵喜欢当哥哥的猫奴。只要想到自己是可爱的猫咪,小喵就不会紧张了。”

  靠!这又是什么逻辑?

  难道又是妈妈灌输的变态歪理?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不可否认,看到妹妹如此火辣感的装扮,以及大方活泼的举止,让我兴奋得又悄悄起。

  我忽然发觉,跟妹妹玩这种出游戏,真的非常刺又好玩。

  下意识掏出了手机,要求妹妹打开饮料柜后,弯拿出一瓶饮料,然后转身看着我,而我则是飞快按下了快门。

  看着背部全出了猫尾巴,让我感觉感的妹妹,若不是考虑到此刻身在公共场所,我真想直接推倒她就地正法。

  说来也奇怪,当妹妹不把自己当人看之后,她虽然被人视还是会害羞脸红,可是再也不像昨天那样,会兴奋到呼吸急促,然然急忙拉着我的手,想随便找地方解决──她那已到高临界点的情

  就连拿了东西到柜台结账时,她面对工读生诧异的目光,依旧漾着开心的微笑,并在他好奇的询问下,毫不忸怩地大方回答:“因为我和主人等一下要去参加COS趴,所以先在这里换好衣服。”

  由于妹妹换了这身标准的猫装,所以我理所当然又成了她们的专属司机,开着车前往今天下榻的饭店。

  前往目的地的途中,看到前方不远处,亮着彩券行的招牌时,妈妈忽然开口说:“小伟,在前面的彩券行停一下。”

  “干嘛?”

  “当然是买彩券试运气呀。”

  “哦。”

  等我把车停在路边,准备下车时,妈妈又开口说:“让小喵去就好了。”随着话落,妈妈也不给我反驳的机会,直接把一个长方形,两端绑了绳子的布袋套在妹妹的脖子上,说:“你跟老板买五百元大乐透。”妹妹高举那没有分指的圆呼呼猫掌说:“这样怎么拿钱?”

  “你不会请老板帮忙呀。”

  “哦。”

  当妹妹下车后,便见她甩着猫尾巴,踩着三寸的白色细跟短靴,缓缓走进了彩券行,之后就看着老板目瞪口呆地看着妹妹,然后妹妹的嘴巴动了动后身体就主动往前倾,而老板则是不自觉了口口水,才伸出颤抖的手,从妹妹挂在脖子上的布袋里出五百元纸钞,边和妹妹闲聊边印彩券;等到打出彩券后,才将印好的彩券放在红包袋里,小心翼翼地回了她前吊挂的布袋。

  当妹妹点头道谢,转身回来时,我就看到老板的眼睛和嘴巴瞬间张到了最大,目不转睛地紧盯着妹妹的背影。

  等到妹妹走进车里,关上车门后,我立即踩下油门,迅速离开此地。

  “小喵,怎么样,好不好玩?”妈妈开口道。

  “嘻嘻,还不错;尤其是老板问小喵为什么穿成这样时,小喵觉得好刺,而且还有点小兴奋耶。”

  “那你怎么回答?”

  “小喵说,有一个江仙姑指点我,今天打扮成这样买彩券会中大奖。”妈妈听了妹妹的话后,随即噗哧地笑了起来。

  “嗯嗯,如果真中了大奖,妈咪就可以办退休,转职帮人家改运了。”听到妈妈这番说辞,我也忍不住地大笑起来。

  我边开车边和她们闲聊了好一会儿,终于在妈妈的引路下,来到了万峦乡的一家民宿小木屋。

  当我搬着两个大行李箱下车时,妈妈已经先拉着妹妹进去办理入住手续。等到我拖着行李箱进门,恰好看到柜台下方的电视里,正在播放大乐透开奖的整个过程。

  等到摇出所有奖号,我一时心血来,便向妈妈要了那个布袋,拿出了彩券漫不经心地对着。

  我原本只是想,如果没中奖的话,正好有理由拆了妈妈那自称是『江仙姑』的骗人招牌,没想到对到了最后一组号码,我的眼睛不由得瞪大了起来。

  “哥,你怎么啦?”

  我对妹妹眨眨眼,然后指着最后一组号码,再朝正在登记资料的老板和电视比划了一下,而妹妹看了之后,也忽然瞪大了眼睛,不由自主地举起了猫掌,用力摀住她的嘴巴。

  “小伟,你和小喵怎么啦?”

  “没…没有。妈,今天开了一整天的事,现在又累又饿…”说到这里,我立即问老板:“老板,你们这里有供应晚餐吗?”只见肚子微凸,穿着蓝白条纹POLO衫,戴着黑框眼镜,正偷瞄妹妹火辣背影的中年男子,闻言立即收回那猥琐的目光,面带微笑地回答:“原本我们是没有提供,不过我们这里比较偏僻,我想外面也没什么东西吃,正好我们也要吃晚餐,如果你们不嫌弃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吃吧。”

  “呃…不用了,这样太打扰了。”

  “没关系,我太太今天正好买了猪脚。我跟你说,虽然万峦猪脚很有名,可是只有我们在地人,才知道这一家的最好吃,其他家的味道没有这家好。”我还想推辞,妈妈却话道:“正国,他们是我的儿子和女儿,你就别逗他们了。小伟,小喵,快叫谢伯伯。”

  “谢伯伯好。”

  “好好,你们赶快把行李放好,然后过来跟我们一起来吃饭吧。”

  “呵呵,嫂子是不是煮了麻油?我好像闻到麻油的味道了。”

  “嘿嘿,琪琪,你的鼻子真灵呀。”

  听了两人对话,我感觉妈妈似乎跟老板很的样子。

  等办好入住手续进了房间,我才好奇地询问,而妈妈的回答,让我们兄妹俩听了之后,不由得出了诧异的目光。

  因为妈妈说:“他大学时曾追求过我。”

  “现在呢?”

  妈妈第一次出了臊羞的笑容,隐讳地说道:“妈妈今天不跟你们睡了,所以你们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明白了她的意思,我忍不住追问:“那他老婆呢?”

  “美芳是我大学时最好的死,我是因为被你爸搞大了肚子,正国知道没希望,正好他和美芳是同乡,所以两人就这样在一起。有一次我和你爸来这里时,才知道他们不但结婚,还开了这家民宿,然后我们那天就…玩换。好了,小孩子别问这么多,你们也别打听有的没的…”妈妈说到这里,忽然将话锋一转“你们兄妹俩刚才怎么了?”

  我拿出了彩券递给妈妈,以调侃的语气说:“江仙姑,你可以改行了。”妈妈没有拿,而是好奇地问道:“真中了?几奖?”

  “小喵已经是亿来亿去的富婆了。”

  “啊!你是说…最大的那个?”

  “嗯哼。”我和妹妹同时点头。

  妈妈惊喜的神色一闪即逝,随即出得意又嚣张的臭嘴脸说:“现在相信妈妈会改运了吧!”

  “妈,这笔钱怎么处理?”

  “既然是小喵中的大奖,当然是给她当嫁妆呀。不过,这件事千万别跟你爸说,知不知道。”

  “为什么?”我好奇地问道。

  “因为男人有了钱就容易变坏,谁知道他会不会拿了你的奖金投资或包养小三小四?小喵,妈咪跟你说,这笔钱你就好好留着;还有,不要随便跟人家说你有这么大一笔钱,知道吗!”

  “嗯,妈咪最好了。”说完这句话,妹妹立即扑进了妈妈的怀里,跟她嘴对嘴地亲吻起来。

  母女俩当着我的面,毫无顾忌地展现一阵子的百合之爱后,才慢慢地分开瓣,然后妈妈则冷不防地用力拍了妹妹的股一下:“的猫女,你这样会害妈妈想要呐。”

  “小喵今天愿意让妈咪随便玩。”

  “用单尾鞭也可以?”

  “不要玩那么大啦!这几天人家的身体不想留伤痕。”

  “那回家再玩?”

  “唔…妈咪好变态!”

  “嘻嘻,反正你爸没那么快回家…唔…既然妹妹中了头奖,我跟你们商量一下,今天是星期五,我们明天再玩一天,星期天就赶回家,正好星期一去领奖好不好?”

  我忍不住问道:“怎么突然想改变行程?”

  “这笔钱当然是早早落袋为安嘛,要不然妈妈睡觉会睡不安稳。”

  “小喵,你觉得呢?”

  “只要跟哥哥在一起就行,去什么地方玩不重要。”说到这里,妹妹忽然用那双绒绒的猫掌搂着我的脖子,同时在我嘴轻啄了一下,沁着促狭的笑意“黄政伟,人家现在是身价过亿的白富美啰。对了…你会不会暖?有没有考虑向可爱又的小喵求包养呀?”

  “…”
上一章   那一锅麻油鸡   下一章 ( → )
飘曳的长裙迁爱老熟开拓史荒唐的文革岁博康舒大冒险沟女物语背叛/雪舞缤母亲的背影江山风月剑边缘/不详
蛤蟆小说网提供那一锅麻油鸡第15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