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锅麻油鸡》第14章及《那一锅麻油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那一锅麻油鸡  作者:家荣 书号:12802  时间:2017/4/19  字数:12340 
上一章   第14章    下一章 ( → )
  看着妹妹为了我,在妈妈蛮横不讲理,几近霸道的要求下,全身赤地单穿那件──正面印有卡通图案,刚好遮住股的白色长版T恤,换上了厚底凉鞋,独自一人走在我前面,我不由得为妹妹牺牲小我的行径,感到心疼又愧疚。如果知道妈妈会用这种方法处罚妹妹,我刚才在浴室里,绝对会克制自己的火。

  然而,当我看到妹妹踩着厚底凉鞋走路时,因部随着脚步自然摆动,以至于衣摆微微扬起,偶而出些许,而引来路人诧异的目光,对着她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时,不知为什么,我的内心竟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情绪,然后就──可的硬了!

  “怎么样,小君是不是很火辣感?”妈妈忽然凑在我耳边轻声问道。

  我咕噜地了口口水,期期艾艾地说:“是很火辣感啦,可是妈,你不觉得这样做太过份了吗?”

  “过份?”妈妈瞅了我一眼,随后目光就投向了走在前方的妹妹“小伟,妹妹和妈妈其实是同一类型的奴,都需要有人强迫,才会乖乖执行各种调教指令。你别看小君好像心不甘情不愿,她只是顾及到你的看法,所以才会有这种表现而已,她的内心其实觉得非常新奇刺呢。”

  “是吗?”我撇了撇嘴,不以为然。

  “你如果不同意我的看法,那我问你,之前你和妹妹在一起时,你不是教她口吗,你第一次向她提出这个要求时,她的反应是怎么样?”

  “唔…她一开始的确有些犹豫,可是在我半哄半劝下,她没多久就点头答应了。”

  “之后呢,是不是你多要求几次,她慢慢就习惯了?”

  “好像是吧。”

  “那就没错了。”妈妈说到这里顿了顿,才继续说:“知道我为什么提议找妹妹和你一起环岛旅行吗?因为妹妹的奴已经完全被开发出来,只是缺少一个让她听话的主人而已。如果你愿意的话,不妨趁这次机会当她的主人吧。”

  “为什么?”

  “因为她已经慢慢习惯并开始接受这种成人游戏,你看,”妈妈朝妹妹的方向呶了呶嘴“小君是不是玩得很开心?”

  我稍微往旁边横跨一步,看着妹妹虽然一路臊红着脸,可是嘴角却不经意沁出了莫名的笑意,我陡然想起了,妹妹之前曾经问过我知不知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的典故,于是我对妈妈所说的不由得信了几分。

  问题是,如果妹妹继续这样发展下去…

  “妈,你…你和爸爸该不会…想把妹妹拉去联谊吧?”

  “放心啦,除非她自愿,要不然妈不会让她玩这种游戏,毕竟她还年轻又没嫁人,多少要注意一下她的形象嘛。”

  听到这句话,我不松了一口气:“唔,那就好。”和妈妈边走边聊,没多久就来到了这家温泉会馆附设的餐厅。

  当站在门口的服务生,看到妹妹的穿着后,瞬间出了诧异的目光,但随后又像视而不见般,嘴角挂着礼貌的笑容,热情地接待我们三人。

  在妈妈的要求下,服务生带领我们到餐厅最偏僻的角落,为我们倒上茶水,递上菜单目录后,就站在妹妹身旁,拿出了纸和笔,假装等候我们点餐,但实际上,我却发现了他的目光,时不时就偷偷飘到妹妹身上,然而妹妹和妈妈不晓得是没发现还是故意装傻,两人的视线都专注在菜单的目录上,完全无视服务生的偷瞄行径。

  我故意轻咳几声,暗示他收歛一点后,他才礼貌地问道:“需要我为你们推荐几道本店的招牌菜吗?”

  妈妈听了后,边看菜单边问:“那你帮我们推荐几道吧。”

  “嗯…不晓得你们有没有吃过鸵鸟和鳄鱼?如果没吃过的话,要不要试试看?本店的铁板鸵鸟和三杯鳄鱼都有不错的口碑。”

  “呃…妈,你吃过吗?”我皱着眉头问道。

  “鸵鸟和牛的味道有点接近,而鳄鱼的味道差不多,而且质比,怎么样,你们兄妹俩如果没吃过的话,要不要尝尝看?”我瞄了一眼妹妹,问道:“怡君,敢吃吗?”

  “既然妈咪吃过了,味道应该不会太奇怪吧。反正爸爸不是常说『年轻就应该多尝试新的事物』吗,我们就试试看吧。”

  妈妈见我们同意了,就说:“那就点这两道吧,再炒两个青菜,一份清蒸白虾,还有蛤蜊丝瓜,咸酥蚵仔,最后再来一锅羊炉。”

  “妈,会不会点太多了?”

  “不会啦,你今天开车这么累,所以要多吃一点好料补补身子。”听到妈妈另有所指的话语,我的嘴角不由得

  看来,吃完了这超级丰盛的生猛大餐,晚上就要上演一出──可能让我尽人亡的重头戏了。

  等到服务生离开后,妈妈则看着妹妹说:“小君,刚才表现得不错喔。我看你被服务生偷瞄,好像已经不会紧张了呢。”

  “你还好意思说!人家觉得妈咪比爸爸还变态!爸爸玩人家时,都没玩这么狠。不是有句话说『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吗?可是你为难的不止是一个女人,还是你的亲生女儿耶!”

  “可是我看你好像被他偷瞄得很开心呀。”

  “哪有!你没看人家一直盯着菜单,根本不敢看他一眼。”

  “如果是你哥哥要求呢?”

  妹妹瞟了我一眼,轻声嗫嚅道:“不知道耶!如果哥哥喜欢的话,人家应该会觉得很刺,很好玩吧?”

  此话一出,妈妈忽然朝我挑了挑眉。我猜她的意思应该是说:“你看,妈妈没说错吧。”

  看到妈妈的表情,以及妹妹的答案,我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我发现,我愈来愈搞不懂妹妹的想法。

  她明明很讨厌这种行为,可是为什么她嘴上不停地抱怨,却又做出言行不一的举动呢?

  这时,妈妈瞄了妹妹一眼,忽然说:“小君呀,你的衣服要不要往上拉一点,要不然前的凸痕迹实在太明显了。”

  我听了之后,不皱着眉头说:“妈,再往上拉的话,不就会看到妹妹的…

  那里。“

  “嘻嘻,如果看到就算服务生有福气,没看到就是妹妹的运气。今天我们就测试一下妹妹的运气好不好。如果运气好,那明天就叫妹妹买乐透,如果运气不好,妈妈再想办法帮妹妹改运。”

  “呃…改运?妈,你还会这个!?”

  “呵呵,我会的东西可多了。”妈妈说到这里,直接盯着妹妹“小君,要不要试试?如果你敢试的话,不管结果如何,妈妈今晚只要哥哥一次就好。”妹妹听到这句话,就像戳中她的罩门般,直接抬头盯着妈妈:“这可是你说的唷。”

  “嗯,妈咪最遵守游戏规则了。”

  “好!就这么说定了。”

  随着话落,妹妹还真的就把T恤的底摆轻轻往上拉,直到她坐直身体,前的凸没那么明显为止。问题是,前的突点不明显,可是下面却看到了些许的黑色。如果服务生上菜时瞟向她的位置,那么看到她下体的机率绝对──非常大。

  所以这不是运气好不好的问题,而是妹妹答应的刹那,就已注定了下体被人看光光的结果。

  果不其然,上前两道菜时,服务生或许是急于上菜,所以并没有发现妹妹的异状,但等到上第三道菜时,不晓得为什么,又变成了之前为我们带位的那个服务生,而他趁着上菜时不经意偷瞄了妹妹的桌角一眼后,我便发现他的目光瞬间为之一亮。

  当他上完菜离开没多久,又有另一名服务生过来贴心地为我们添加开水,但我就发现他的目光迅速扫了妹妹一眼,然后帮妹妹加水时忽然倒得特别慢,之后又是鞠躬哈,又是笑容面地离开。

  接下来餐厅的服务生,似乎都集合到我们这桌似地,每一道上菜的人都不一样,要不然就是提着水壶过来,热心地问我们要不要添加茶水,搞到最后,连穿着西装的经理都来问我们饭菜合不合味口啦,一些有的没有的,但这些人的目光,无一例外都瞟向了妹妹的桌底。

  好不容易打发经理走人后,妹妹忽然趴在桌上,幽怨地看着妈妈:“妈咪,人家不玩了,可不可以叫哥哥带人家先回房间?”

  “受不了了?”

  妹妹泫然泣地猛点头,没想到妈妈竟把她的随身包包到妹妹手里,以淡漠的语气说:“你先去厕所吧,我们还没吃呢。”

  “妈咪,拜托啦,人家真的受不了了。”

  “不行!如果你习惯了都要靠哥哥,万一你想要他又不在家的话,你该怎么办?”

  “哼!坏心的妈咪!”妹妹赌气似地拿着包包,径直走向厕所。

  等到妹妹走进了女厕,过了好一会儿,妈妈忽然对我说:“你去厕所外面看着妹妹吧。”

  “妈,你又在玩哪招?”

  “还不是怕她出事。不过她能忍到现在,已经很不错了。对了,说真的,你到底想不想当妹妹的主人?”

  “怎么忽然又提这个?”

  “如果想,以后小君就交给你调教呀。说实话,要妈妈调教妹妹,我还真有点不习惯。”

  “所以…这一切其实是爸爸的意思?”

  “也不完全是他的意思,他只是想让我也体验一下调教别人的感觉,可是我发现,我还是习惯当奴,执行主人的各种调教指令。怎么样,考虑一下?”

  “呃…再说吧。”

  “嗯,快去吧,别让有心人找机会摸进女生厕所。”当我在门口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妹妹提着包包,红着脸走出厕所,而且从她脸上,还能看出不久前才达到高后的余韵。

  “小乖乖,怎么样,还好吧?”

  “嗯,只是不能叫出声来,憋得很难过。对了,你怎么会在这里?”

  “妈咪怕你出事,所以叫我来这里守着。”

  “哦。”

  “那你…还可以走路吧?”

  “嗯嗯。刚才只是稍微解决一下。”

  我主动牵起了妹妹的手,边走向餐桌边问她:“小乖乖,爸爸或是妈妈,有没有跟你提过…唔…奴这个名词?”

  “嗯哼。”妹妹点点头。

  “那…他们有没有说…想把你…唔…调教成…奴?”

  “嗯哼。”妹妹再次点点头。

  “所以?”

  “人家已经是哥哥的小母狗,所以没有奴的问题。如果哥哥真想要人家叫你主人的话,小母狗也可以配合唷。”

  “呃…调教游戏真的那么好玩吗?”

  “如果主人是哥哥的话,小母狗觉得应该会很刺,很好玩吧。”

  “傻母狗!你永远是哥哥的好妹妹,哥哥绝不会把你当成奴。”

  “嘻嘻,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其实不管你把人家当成奴还是炮友,你都是小母狗这辈子最爱最爱的好男人。”

  “嗯,你也是我这辈子最爱最爱的好女人。”

  当我牵着妹妹的手回到餐桌前坐下后,妈妈接过妹妹递过去的包包,随口道:

  “解决了?”

  “嗯。”妹妹红着脸点点头。

  “东西有没有洗乾净?”

  “嗯。”“洗什么东西?”我好奇地问道。

  “当然是按摩呀,笨儿子!要不然妈妈干嘛拿包包给妹妹。”

  “呃…你的包包里还随身带着那东西?”

  “当然呀,你没听过『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这句话吗!妈妈现在的需求被你爸爸开发得特别大,可是我总不能每天都找一群男人联谊吧?妈妈多少也要维持一下良家妇女的『端庄贤淑』形象好吗,笨儿子!”听到妈妈这番说辞,我彷佛又看到一群乌鸦“呀呀”地从眼前飞过…由于妈妈没有继续要求妹妹拉高衣摆,以至于那些服务生来加了几次水,发现没有什么看头后,就很少再来献殷勤,也让我们终于可以不受打扰地好好吃完这顿晚餐。

  吃完了晚餐,我同时牵着妈妈和妹妹的手离开了餐厅,慢慢走回房间。

  刚进了房门,妈妈立即锁上了门锁,然后就以要妹妹陪她洗澡为由,一手拉着妹妹,一手拖着一个行李箱走进了浴室,并锁上了门锁。

  “奇怪?洗澡就洗澡,干嘛拖那么大的行李箱进去?”我纳闷地嘟嚷着,视线不经意扫向了另一只行李箱后,在强烈好奇心地驱使下,我先瞄了浴室一眼,随后便蹑手蹑脚地来到那只行李箱前,正想打开偷看里面放什么东西时,才发现它竟然是密码锁。

  用妈妈及爸爸的生日组合试了几次还是打不开后,我只好宣告放弃。

  百般无聊下,我乾脆打开电视,切换到电影台心不在焉地随意看着;不知是白天做了太多,还是刚才吃得太,看着看着,我感觉眼皮渐渐地沉重起来。

  就在我昏昏睡之际,忽然听到了浴室门锁开启的声响。循声望去,当我看到妈妈和妹妹的身影刹那,我的眼睛骤然为之一亮,整个人也瞬间清醒过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全身赤的妹妹,头上戴了一个兽耳造型的发箍,脖子则套着一个淡粉红色,且挂着一个铃铛的贴颈项圈,双也同时挂上铃铛的环;而她的双手双脚,则戴上长度分别到手大臂及大腿一半,上面布了白色绒的无趾臂套及袜套。

  除此之外,让我感到最惊奇的,就是妹妹原本应该黑色的,此刻竟染成了和头发及眉毛相同的红褐色,再加上她那戴了水蓝色镜片的眼眸,活就是奇幻风漫画里才见得到的萌系美猫女。

  相较于妹妹的夸张造型,妈妈的穿着虽然比较像正常人,可是却散发出另一股更加靡的风情。

  因为妈妈穿着一套黑色的低领开襟的西装外套,搭配一条长度不到大腿一半的贴身窄裙,配上黑色丝袜及高跟鞋,还有那黑框眼镜,俨然就是一名感的女秘书。

  只不过,这名感的女秘书脖子上,竟戴着一个红色的狗项圈,加上西装外套里,根本没有其他衣物,而出了她前那对高耸的美

  此时,妈妈的项圈上,挂着一条红色绳子,而绳子的绳头,则由妹妹那宛若猫掌的手握着,令我看了之后,下的已兴奋得瞬间起。

  我目不转睛地死盯着朝我走近的母女,在我面前站定后,只听妈妈用那娇嗲挑逗的语气说道:“黄总,你喜欢奴秘书呢,还是美萌的猫女?”咕噜地了口口水,我结结巴巴地问道:“呃…妈,你们这是?”

  “角色扮演呀,没玩过吗?”

  我猛摇头。

  由于我和妹妹以前都偷偷摸摸在一起,尽管玩过很多游戏,甚至是角色扮演也曾经玩过几次,可是为了怕爸妈发现,都仅限于言语上的称呼而已,像妈妈和妹妹如此入戏的穿着打扮,我和妹妹根本没玩过。

  至于和宜慧嘛,她连做都不肯叫,更不可能和我玩这种游戏。

  “喜欢吗?”妈妈又以酥软的嗲声问道。

  “嗯。”我猛点头,同时从口袋掏出了手机,以颤抖的语气说:“妈…我…我可不可以帮你们…拍几张照?”

  “这有什么问题。你希望我们摆什么POSE?”

  “现在的样子就很了。”

  当我看到手机里,出现可爱的美萌猫女,牵着奴秘书的画面时,我的情绪已亢奋到──连裆里的都想探出头一起欣赏。

  接下来,我要求妈妈和妹妹趴在榻榻米上,看着镜头时,我忽然发现妹妹的股,竟然多了一条绒绒的尾巴,于是我不好奇地问道:“怡君,你…你怎么多了一条尾巴?”

  妹妹还没开口,妈妈己抢先开口:“那是猫尾巴造型的啦。”

  “啊!这…”“要不要过来看清楚一点?”

  当我来到妹妹的后方,看着那条尾巴尽头,真的消失在妹妹的后菊里时,我忍不住惊呼道:“呃…你…这样…会不会不舒服?”

  “不会呀,已经习惯了。”妹妹红着脸笑道。

  听到这句话,我当下无言以对。

  看来,妹妹玩过的游戏比我还夸张,口味也更重。只是从她的反应来看…她似乎真的像妈妈所说,奴完全被爸妈一起开发出来了。

  这…到底是好…还是坏?

  脑海里不断萦绕着这些问题,可是我的手却不受控地拼命按下快门键,把妹妹感又的妖异模样,全都收录在手机的图档里。

  不单是妹妹,就连妈妈,我也要求她解开西装外套唯一的扣子,缓缓拉开衣襟,出了丰的美,让我也毫不保留地将这些画面收进手机。

  当我要求妈妈坐在榻榻米上开M腿时,我赫然发现,妈妈竟然只穿了这双的开裆袜,让我的情更是瞬间高涨到──想直接将妈妈扑倒开干的程度。

  从我上了高中开始,每天看着妈妈穿着端庄的职业套装出门上班时,我就对她那身打扮产生了莫名的遐想;没想到,这个以往我认为只是一个不切实际的幻想,今天却变成了即将实现的事实…

  拍着拍着,妈妈和妹妹也邀我一起入镜,于是我们一家三口,就在这个房间各个角落,留下了这别具意义的身影。

  不知不觉间,我的手机已丢在电视柜上,身上的衣服也被妈妈和妹妹联手掉,而妈妈身上的衣物,也被我轻易地掉。

  看着妈妈的身上,除了那双开裆的黑色丝袜及三寸高跟皮鞋外,再无任何布料遮掩的赤体,而妹妹早就是一丝不挂的赤猫女,我的火早就将所有理智焚烧殆尽。

  渐渐地,这个宽敞的房间,逐渐弥漫着一股靡的氛围,早已动情的母女,先后和我来个情的法式吻,之后妈妈则是将我推倒在榻榻米,和妹妹一起迫不及待地一左一右跪趴在我两侧,同时伸出了舌头,我那早已硬到极致的

  看着母女俩默契十足又熟练的行径,我不由得想到,妹妹是不是也每天和妈妈一起爸爸的

  想到这里,一股酸楚又嫉妒的莫名情绪,瞬间填了整个腔,然而这股浓烈的醋意,又在母女俩卖力吹含下,渐渐化做了更加强烈的莫名快,令我忍不住发出了舒的呻:“喔——”

  妈妈吐出了,媚眼如丝地看着我:“想要吗?”

  “嗯。”我猛点头。

  “你想要奴秘书呢,还是半人半兽的娇羞猫女?”看着两张相似的漂亮脸蛋,一张成妩媚,一张青春俏丽,而两人的身材虽然略有差异,但都同样感惹火,让我一时间也难以抉择。

  “我…我可不可以都要?”

  “可是你的只有一呀。”妈妈边套边说道。

  另一侧的妹妹,则是用她那穿了舌环的香舌,边轻我的头边说:“哥,小猫女今天让你随便玩唷。所以…拜托你先选人家吧。好不好?”

  “乖儿子,你和不知羞猫女玩了一整天了,拜托你换个口味嘛!女的技,一定比年轻的小女孩更厉害唷,你之前不是体验过了吗?”

  “妈咪,你怎么可以这样啦,说好先让人家的,你怎么可以赖皮!”妹妹嘟着嘴说道。

  “黄怡君,我是长辈耶!有好东西,不是应该要先让长辈吗,这样才是孝顺的好孩子。”

  “哼!人家现在是饥渴的猫女,不是你江芸琪的乖女儿!”

  “黄政伟,我上次跟你说什么你还记得吗?”

  看着妈妈板着脸质问的严厉表情,我不由得缩了缩脑袋,茫然问道:“记得什么事?”

  “好呀!跟你说过的事这么快就忘了!?我说,你和妹妹做几次,就要补给妈妈几次!你忘了吗?”

  “呃…没忘。”

  “那我现在要你补偿我,你有意见吗?”

  “可是怡君刚才在餐厅…”

  “好吧,我今天只要一次总可以吧?”

  我面有难地说道:“小乖乖,你看…”

  妹妹原本还气呼呼地嘟着嘴,但片刻后忽然嘴角闪过一抹诡谲的笑意,又改口道:“好吧,先让妈妈吧。”

  说完之后,她就直接退到了旁边,把位置留给了妈妈,而妈妈则迫不及待地跨坐在我身上,扶着硬,直接坐了下去。

  “喔——好…儿子,你的是不是又变大了?唔…真舒服…”

  “嗯…妈,你现在的样子,好感…好…喔…这丝袜的肤触好柔滑…好舒服…”

  “怎么样,和女做是不是比较舒服?”

  “妈,你根本不算女啦!不过…真的好舒服…而且…第一次这样玩真的好刺…”

  看着妹妹在一旁欣赏我和妈妈做的情景,说实话,真的很刺,尤其这两个女人,都跟我有浓厚的血缘关系…那种背德的忌快,更是笔墨所无法形容的。

  随手抓住了妈妈连结项圈上的绳子,我故意用力一拉,妈妈便顺从地低下了头与我接吻,这种被臣服与被支配的快,更是从未体验过的感觉,让我的情绪不由得变得更加亢奋起来。

  就在我和妈妈以女上男下的姿势忘情合时,原本在一旁观看的妹妹,忽然起身走向了浴室,没多久就拿了一条皮鞭又走了出来。

  “怡君…你…”只见妹妹扭着股,甩着长度到膝盖的猫尾巴,握着皮鞭来到妈妈的身后,轻声地开口道:“妈咪…你看…”

  妈妈闻声转头,看到妹妹手上的皮鞭后,竟绽放出灼热的目光,以颤抖的语气说:“小君…快…快让妈妈更舒服…”只见妹妹以促狭的语气说了句:“这可是你说的唷。”之后,便甩动了手上的鞭子,挥向了妈妈的背部。

  啪!“喔──好痛…啊…要到了…再…拜托再用力一点…”不知妈妈是对谁说,我看到如此靡的景象,不由得用力往上顶,而妹妹则是熟练地甩了一个鞭花后,再次挥打在妈妈身上,而妈妈则是扶着我的膛,飞快扭动她的肢,同时放声地起来,没多久,我的头便感觉从妈妈的花心深处,出一股强烈的水柱,而妈妈则是高了一声后,便无力地趴在我身上,烈地息着。

  妹妹直到这时才放下皮鞭,跪在妈妈身后,伸出了舌头,温柔地舐妈妈背上的鞭痕。

  我环抱着妈妈的部,惊疑不定地看着妹妹:“小乖乖,你…”妹妹闻言抬头看着我,淡然地笑道:“没事啦,妈咪喜欢这样玩,而且这是散尾鞭,打起来声音很大,不过不会留下清晰的鞭痕,大概明天就会消了。”听完妹妹所说,我当下震惊不已。

  妹妹竟然连…连这种知识都知道!?

  没想到妹妹被爸妈联手调教才一个多月而已,就已经玩到这么重口!?

  “那…那你有被爸妈这样打过吗?”

  “因为有纹身和环饰,所以爸爸只有打过股而已。”

  “那你被打会不会很痛?会有兴奋的感觉吗?”

  “哥哥想不想试试?”

  “你要我…打你?!”

  “嗯哼。”妹妹点点头,将放在手边的皮鞭递了过来。

  我摇头:“不要!我下不了手。”

  “你可以打轻一点啦,其实还的唷。”

  这时,原本趴在我身上息的妈妈,忽然抬起头说:“难得小君有这想法,你就试试看嘛,还是你想被妈妈打股?唔…好怀念上次的手感呀。”

  “妈,我不是说过,我没有M属啦!”

  “可是那天妈妈打你时,你的有反应耶…唔…为了证明你真的没有M属,你就让妈妈再打一次吧。”

  “唔…真要玩?”

  “你是不是男人呀!妹妹都比你勇敢呐!”

  看着妈妈那张近在眼前,比妹妹成一些的美俏脸,以及那套在脖子上的红色项圈,我心中蓦地一动,随即道:“如果妈妈要打我股,那…你就要和妹妹一样,也在脖子纹一个草莓。”

  “不行!妈妈还要上班呢。”

  “妹妹毕业后还不是要出社会找工作。”

  “不行!这件事没得商量。”

  “是吗?”

  随着话落,我的股稍微用力往上顶,边股边说:“如果妈妈不答应的话,不但不能打我股,而且以后都不跟你做喔。”

  “唔…好儿子,乖儿子…你就让妈妈打几下啦…喔…你的顶得好深…好舒服…唔…喔…小君…快来咬妈咪的头…”

  “不要!除非你答应哥哥。”妹妹说完这句话,忽然把鞭子到我手里“哥,快点打妈咪的。”

  当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握住了皮鞭就朝妈妈的后面挥了下去。

  啪!“喔──好痛…好…好儿子…妈妈求你再用力一点…”刚才那挥鞭的感觉,又听到了鞭子打在身体上的声音,以及妈妈那似痛苦又快乐的呼喊,还有妈妈脸上的复杂的表情,我竟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感。

  于是乎,我的股用力往上顶的同时,手上的鞭子也不停地打妈妈的背后,体验这怪异又带着某些情完全释放的快

  只不过,这女上男下的姿势实在不好施力,而我又第一次玩,在动作不熟练之下,难免打到自己的大腿,令我忍不住吃痛地大喊:“干!有够痛!”

  “哇!哥,人家第一次听到你在妈妈面前骂脏话耶!”

  “呃…妈…我…”

  “没关系啦!快点…妈咪又快到了…小君…的乖女儿,拜托你咬妈咪的头,这样妈咪会更有感觉…”

  “那你要答应哥哥的要求唷。”

  “呜呜…你这不孝女,是不是已经认哥哥为主了,所以只听哥哥的话而不听妈咪的…”

  “人家早就是哥哥的小母狗啦,亲爱的妈咪…”

  “好哇!原来你们早就进了这个圈子啦!居然还骗妈咪!”

  “没…妈…我跟怡君只是…叫好玩而已…喔…妈,你…你夹得好紧…我…我快受不了…想…想了…”

  “快…快点…全部给妈妈…喔…到…又到了…啊──”

  “喔…妈…我…我了!”

  此话一出,我用力顶了几下后,关随之一松,将所有的全部进了妈妈温暖的里。

  妈妈搂着我的脖子,和我情地深吻好一会儿,才不舍地起身,而我则是继续躺在榻榻米,回味着刚才那刺无比的新奇快

  然而,当我慢慢坐起身体时,却发现妹妹居然舐妈妈的,并将倒而出的出后,和妈妈边接吻边分食那腥羶的白浆,我看了之后,忍不住问道:

  “唔…妈,你和小君…是不是都这样和爸爸玩?”

  “嗯。”妈妈妈点点头,继续和妹妹热吻着,两舌还不时伸出一番,看得我已经后的巴,非但没有软化的迹象,反而还继续硬着。

  等到两人分食完毕,又深吻了好一会儿,妹妹才转身看着我,臊红着脸,吐了吐舌头,说:“哥,你会不会觉得人家这样很下,很?”

  “嗯。”我点点头“不过我喜欢。”

  “真的吗?”妹妹惊喜地看着我。

  我坐直了身子,用手拍拍大腿,示意她过来,而她则是四肢着地,扭着股慢慢爬到我面前,然后直接坐在我身上,搂着我的脖子,在我脸颊用力地亲了一下。

  而我则是扶着仍然硬,拨开了妹妹那穿了环的,慢慢又了进去:“的小猫女,现在换你了。”

  “喔…哥…你的还是硬的耶!喔…两个的…好…好舒服…”

  第一次和的妹妹做,感觉彷佛有两,同时着妹妹的门,让我又有不同的刺

  “唔…的小母狗…老实说,爸爸有没有找其他男人一起干你?”

  “没…妈咪说…人家还年轻…不要玩太大…”

  “那我怎么感觉你好像玩过3P?”

  “上次不是跟你说过,就…爸爸干人家,然后妈妈用假人家而已…喔…哥…好刺…要…小母狗要到了…”就在妹妹搂着我的脖子,疯狂地扭动股时,妈妈忽然来到了我们身边,一边抠妹妹的头及环,一边伸出舌头,我的头。

  由于妹妹身上挂了铃铛,因此靡的房间里,随着妹妹身体摇摆,不时发出了叮叮当当的声响,再加上妈妈的主动出击,让我更加地兴奋。

  “喔…妈…这…这就是你说的母女丼吗?实在太刺,太了!”

  “嘻嘻,这样是不是比较好玩?”

  “呃…会不会玩上瘾之后,就回不去了?”

  “有可能喔。所以我才问你,要不要把宜慧也拉进来呀。”一想到宜慧这个保守的女人,如果也变得如此…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特别兴奋,于是没多久,就在妹妹的里不争气的了。

  “啊——了…”

  “喔——哥哥…人家还要…不要拔出去…小母狗也快到了…你再多顶几下…啊——到…到了──”

  当我搂着妹妹的,不嫌脏地与她热吻时,妈妈这时竟也凑了过来,于是三人就凑在一起互相接吻,三条舌头不时伸出互相,追逐。

  当妹妹起身时,妈妈立即凑到她的下方,同样出了滴淌而下的,然后母女俩又开始分食,而我则是静静地退到一旁,边擦拭上的残,边欣赏这难得一见的母女『分秀』,激动得久久不能自己。

  我想,今晚这场丰盛的母女丼宴,只是这趟环岛旅行的开胃菜,往后的几天,妈妈应该会让给我更多不同的惊喜。

  唔…我发现,我似乎正在妈妈和妹妹的无形导下,慢慢地开始向下沈沦堕落了。

  想到这里,我蓦然想到,是不是真该如妈妈所说,把宜慧也拉进这个圈子,让她也和我一样,一起和我们的家人向下沈沦堕落呢?
上一章   那一锅麻油鸡   下一章 ( → )
飘曳的长裙迁爱老熟开拓史荒唐的文革岁博康舒大冒险沟女物语背叛/雪舞缤母亲的背影江山风月剑边缘/不详
蛤蟆小说网提供那一锅麻油鸡第14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