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锅麻油鸡》第12章及《那一锅麻油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那一锅麻油鸡  作者:家荣 书号:12802  时间:2017/4/19  字数:10543 
上一章   第12章    下一章 ( → )
  当我把妹妹放进了后座,正想跟着钻进去关上车门时,不经意发现了许多路人频频朝我这里瞄来瞄去,我随即对妹妹说了句:“你再忍耐一下”后,便关上了后车门,随后钻进了驾驶座的车门,发动引擎。

  “哥,你要载我去哪里?”

  “刚才我抱着你狂奔,造成的动静太大了,所以我要绕个几圈,你再忍耐一下吧。”

  我看着后视镜说话时,陡然瞥见了妹妹那件齐B超短裙,此刻已缩到了际,因此也看到了妹妹大腿之间一片漉,以及那经过修剪的黑森林。

  骤见如此旎的青光,听着妹妹极力忍耐地轻,我的小弟弟竟不受控地瞬间硬了起来。

  在停车场飞快转了几圈,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停放好,我立即放平驾驶座,迅速挤到了后座,看着下半身,双手紧摀住嘴的妹妹,我直接下了子,拨开了妹妹那穿了六个环的口,将早已蓄势待发的硬,毫无阻碍地送进了那濡不堪的里。

  没想到我的才直抵那温暖的花心,妹妹就紧抓着我的双臂,大叫:“啊──哥…”

  高亢的尖言犹在耳,我随即感受到一股强力的水注,从妹妹的花心深处,头上。

  ──妹妹居然吹了!

  ──刚刚入就吹了!

  妹妹的声甫落,随后又发现妹妹的身体居然烈地搐起来,让我紧张地,焦急地叫唤:“小乖乖,你怎么啦,不要吓哥哥呀!”我拼命轻拍妹妹的脸颊,在她耳边叫唤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缓缓睁开眼睛,边气边说道:“因为刚才忍太久,你又一下子进来…人家觉得太…太刺了…“

  “唔…你还好吧?”

  “嗯。”妹妹轻点头“哥,人家还想要…”

  “你…还可以吗?”

  妹妹猛点头,并且主动献上了她的深吻代替回答。

  四紧贴片刻,妹妹主动伸出了穿了舌环的香舌,舐我的瓣,沿着了几圈后就舐开了我的嘴,接着就慢慢顶开我的牙关,与我的舌头恣意地起来。

  妹妹大胆地挑逗,让我的情瞬间高涨起来,于是我与她亲吻的同时,趁机将沾了妹妹水的,慢慢地又滑进了她那仍漉漉的里,随即边与她深吻,边动起下半身,就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和她大胆地玩起了车震。

  当我在她身上,空出的双手则隔着马甲,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她那没有内衣阻隔的美,而妹妹立即发出了嘤咛地轻:“嘤…”妹妹睁开眼睛,用那双戴了水蓝色隐形镜片的美眸凝视着我时,我的情顿时特别亢奋,于是握住酥的力道不自觉加大了一些,结果妹妹就皱起了眉头,轻轻地唤了一声:“哥…轻一点,会痛。”

  “喔,对不起。”

  当我放松力道,妹妹忽然又伸手按住了我的手背,柔声道:“帮我。”我听了之后,便将双手滑向了她的部下缘,但不知是太兴奋的关系,还是衣服的品质太差,我的双手稍微用力向外一扯,便听到了帛裂的撕扯声,然后妹妹的马甲,便随着部晃动所产生的弹力向两旁蹦开,马甲上的暗扣则随之四处散落。

  “啊!怎么会这样?”

  妹妹瞪了我一眼,随后又环搂着我的脖子,娇声说:“算了,不管了,先做完再说。”

  说完这句话,妹妹的双手竟主动按住我的股,示意我加快动作。

  看着妹妹敞开的马甲,看着她口及脖子醒目的刺青,我忽然觉得此刻的她,散发出一股说不出地妖异美感,令我忍不住加快了送的速度,同时情不自地吻上了她口的『真心连星』中央的草莓。

  “唔…哥…”

  沿着爱心圆吻了一圈,随着后来再加的星星一路往上,最后看着妹妹脖子上的爱心草莓,我柔声地说:“小母狗,我想种草莓。”妹妹轻点头:“你爱种多少就种多少,种得愈多,表示你愈爱小母狗。”听到这句话,我便毫不犹豫地用力在妹妹的脖子啜起来,没多久,她原本雪白的粉颈,就布了许多清晰的吻痕。

  种到兴起,我又沿着脖子往下,在她的部留下了无数个『爱的印记』。

  每当我用力啜一下,妹妹就发出了娇腻的轻气声,随着草莓愈种愈多,那如猫叫似地低声轻,逐渐转为急促地;当我用手指抠把玩妹妹前的环及头,同时用嘴另一边的头时,妹妹又闭起了眼睛,发出了高亢的尖,双手更是紧抓我的背部。

  “啊…啊…哥哥的放在里好舒服…哥…再快一点…人家又到了…喔…哥哥…小母狗爱你…拜托你再用力一点干…啊…”在妹妹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声中,我的背部不断传来挠抓的刺痛感,而这麻的微痛,让我产生了一股莫名地兴奋,于是便不由自主地加快了送的速度,把妹妹送上了一波又一波地极乐高世界。

  只不过,由于轿车的后座空间狭小,让我很难找到舒服又容易施力的姿势与角度,于是我送了一阵子后,便出了,靠坐在后椅背,然后掉了挂在妹妹际的齐B短裙,示意她坐到我身上。

  妹妹扶着入了她的后,她己迫不及待地扶着我的肩膀,主动扭动她的股,同时发出了舒地娇

  抱着妹妹的细,看着她主动求的媚态,我的情也变得更加亢奋。就在两人忘情地做着活运动时,看着前方挡风玻璃外的草丛,我忽然在她耳边轻声道:“小母狗,刚才我好像看到外面有人在偷看耶。”

  “啊——真的吗?不管了,要看就让他们看…喔…哥…小母狗…啊…又到了…“

  “嘿嘿,的小母狗,你这么喜欢被人看,乾脆把衣服掉,让他们看个够吧。”

  “好。哥哥帮小母狗。”

  妹妺说完这句话之后,真的举起了双手看着我,而我瞟了她一眼后,便动手掉那件被我扯坏的马甲。

  没有布料遮掩后,妹妹那妖异感的赤体,已然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面前。

  看着她那从脖子一路延伸到口的醒目刺青,前挂着两颗爱心造型的环,肚脐眼上的肚环…不知为什么,我忽然觉得妹妹这个模样好感,好漂亮。

  当我把视线不经意扫过挡风玻璃上的后视镜,看到妹妹雪白的背部,那后颈处的南十字星,以及后上的凤凰,随着妹妹狂扭的身躯,呈现出不同的姿态,如此诡谲又妖异的特殊美感,让我感觉彷佛又大了几分。

  “唔…小母狗,你的身体愈看愈感漂亮…尤其是那几个纹身…实在太美了”

  “唔…爸爸也这么说…啊…哥…你的得好深…喔…”听到这句话,我心中不由得一动,便边边问道:“小母狗经常跟爸爸玩车震吗?”

  “没…没有…经常…只有几次而已…”

  “在哪些地方玩?”

  “有时在…大卖场的停车场…有时在路边停车格…还有一次在…天停车场…”

  “白天还是晚上?”

  “唔…都有。天停车场那次…是白天。”

  “哇!那小母狗不就给人看光光了?”

  “没有…啊…哥…你不要问了…人家想到就好羞…爸爸故意打开天窗,要小母狗把头和手伸出去趴在车顶,然后他就躲在车里干…小母狗的…啊…要到了…哥…”

  听到爸爸和妹妹之间的游戏,我竟兴奋到不行。配合妹妹股摇摆的节奏,飞快动下半身几十下后,的感觉愈来愈强烈,忍不住大叫:“喔…的小母狗…我…我也要到了…我们一起高吧。”这句话说完没多久,就听到妹妹发出“啊”地一声足呻后,整个人就无力地趴在我身上,而我也飞快动数十下,最后将浓浓的,全部进了妹妹的花心深处。

  “呼…呼…”

  当我斜靠在椅背上大口大口地息时,我发现妹妹就这样一直趴在我身上动也不动,要不是听到她急促地息声,我会以为她又出了问题。

  “小乖乖…”

  “嗯…”“你还好吧?”

  “嗯…”忽然感觉肩膀传来一阵润,我连忙捧起了她的脸,发现她的脸上,不知何时竟挂了两行清晰的泪痕。

  “怎么啦,小乖乖?”

  “哥…你会不会觉得我很,很下?”

  “怎么会呢?你为什么这么想?”

  “因…因为我…我虽然不喜欢爸妈那样对我,可是有时候,身…身体就是不听使唤…而且每次他们一起玩我的时候,我就不知不觉主动配合,可是游戏结束后,又觉得自己这样做很,很下…”

  “然后呢?”

  “就…就好像身体真的喜欢爸妈那样对我,所以…哥,你…你会讨厌嫌弃这样的我吗?”

  我轻轻吻了她的嘴一下,搂着她的肢,柔声说:“小乖乖,不管你的身心如何变化,都是我最爱的妹妹。”

  “真的吗?”

  “嗯。”我吻了她一下,点头微笑。

  “哥,我爱你。”

  “我也爱你。”

  我环搂着妹妹,和她笑闹了好一会儿,见她心情已经恢复过来后,才开口问她:“小乖乖,我们是不是该出去找妈咪了?”

  “你打电话叫妈咪过来找我们吧,我现在真的没力气走路了,而且…”妹妹拿着那件马甲“你认为这样还能穿出去吗?”

  “呃…我到后行李厢拿件衣服给你。”

  “可是行李箱的钥匙在妈咪那里。”

  “咦?为什么?”

  “哎唷,女孩子的东西怎么能随便让人看到嘛,所以要上锁呀。可是妈咪说人家经常忘东忘西,所以就叫我把钥匙交给她保管。”

  “你呀!”

  我哭笑不得地轻点她的额头,随后两人一起收拾车内的狼藉,穿上了子,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拨给妈妈,说了几句话,她就叫我直接把车开到美食区的大门口。

  挂上电话后,重新发动车子,按照妈妈的要求开到指定地点时,就看到妈妈拿着一堆东西,站在那里等我们。

  下了车,接过她手上的东西后,当我跟妈妈要妹妹的行李箱钥匙时,妈妈问了原因后竟板起了脸,应了句:“谁叫你们玩这么疯!想穿衣服,没门!”后,就自行上了驾驶座,关上车门。

  “呃…妈…”

  “还不上车!还是你想自己想办法离开这里?”彷佛闻到了从妈妈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醋意,我只好乖乖进了后车门。

  “怡君,妈…”

  妹妹抬起手阻止我:“我明白妈的意思了。哼,不就是嫉妒人家跟哥哥爱爱,而她没有嘛!妈咪,你看,”她忽然抠她的片刻,挖出一坨白浆递到了妈妈面前,挑衅似地在她眼前晃了晃“人家的里,还有哥哥热呼呼的喔。”

  “哼!不知羞的狗男女!”妈妈骂了一句后,冷不防就张开嘴,而妹妹似乎早有防备般,立即缩回了手指放到自己的嘴里,以夸张地语气说:“唔…好美味,好好吃呀。”

  妈妈咬了个空,也不甘示弱地说道:“黄怡君!你有胆耍妈妈,就做好这一路都不穿衣服的准备吧。”

  看着母女俩瞬间反目成仇,我一时间也不晓得该怎么办才好。于是乎,接下来的路程,妹妹还真的就一丝不挂地坐在我身边,然后在妈妈打包的塑胶里,拿出一碗蚵仔面线,神色自若地边吃边和我聊天。

  第一次看着妹妹,竟然可以在高速公路上全,还从容自在地吃东西。看到妹妹的样子,不知为什么,我忽然好想拍下来做记念。

  于是乎,我就拿出手机,转到拍照功能,对着她说:“怡君,看这边。”妹妹见我拿着手机对着她,她居然毫不忸怩地端着面线,对着镜头微笑,还比了个YA的手势。

  当我按下了快门键后,妹妹立即把头凑过来问道:“拍得怎么样?”我调出了相片,妹妹看到自己脖子及口密密麻麻的吻痕后,忽然大叫:

  “哇!哥,你给人家种草莓也种得太夸张了吧。不过我喜欢,快点传给我。”听到提示声,妹妹从她的包包里拿出手机,接收档案后看了看,竟然直接把它设定成桌面。

  我瞄了之后,忍不住问她:“怡君,你…你不怕被人看到?”

  “人家有设密码锁啦。”妹妹又看了手机几眼“哥,再帮人家拍几张做记念吧。”

  于是乎,我就叫妹妹摆了几个姿势,有正面,侧面,背面,还有跪趴在椅子上,稍微转头面向我,让我可以拍到她的脸,还有后颈及后上的刺青。

  拍着拍着,看着镜头里一丝不挂的妹妹,漾着开心的笑容,或是嘟着可爱的小嘴,那种既有青春气息,又带着几分妖异美感的画面,让我刚完不久的,又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

  强忍着起的肿,将照片全部传给妹妹后,她直接将它们储存在图片库里。

  当她把手机放回包包,又吃了几口蚵仔面线,发现我仍目不转睛地盯着她时,她便好奇地问道:“哥,你干嘛一直看人家?”

  “你愈看愈感可爱,好像漫画里的萌系美少女。”

  “是吗?”妹妹看了看自己,又瞅了我一眼,忽然漾起了促狭的笑意说:

  “哥哥是不是又想要了?”

  “没…”

  “哥哥骗人喔,你看,”妹妹冷不防抓了我的裆一把“又变硬了。”随着话落,在我来不及开口辩解前,忽然把手上的面线到我手里,接着便二话不说地拉开了头的拉炼,掏出了又变硬的,张嘴含了进去,开始套起来。

  “唔…啊…怡君,不要…”

  开车的妈妈,听到我的惊呼声,抬头瞄了后视镜一眼,立即出声斥喝:“黄怡君!妈妈不是说过,开车时不能玩车震吗?刚才在休息区还没玩够呀?”妹妹吐出了,对着后视镜笑了笑:“妈咪,想不想吃『青蛙下蛋』?”不明白妹妹答非所问的言语,可是妈妈听了后,竟不自觉抿了一下嘴,身体也跟着不自然地微微扭动了一下,面无表情地说:“随便。”无暇思考这对母女的密语是什么意思,妹妹已经手口并用地玩起了

  尽管我和她们都有体上的关系,而彼此也都知道,但始终是王不…不,应该说是后不见后,如今妹妹竟然当着妈妈的面,主动帮我口,而妈妈居然也不制止,任由妹妹胡来…

  看着妈妈开车时,时不时就偷瞄后视镜一眼,偶而还看到她嘴轻轻抿了一下,或是做出咽东西的动作,令我顿时涌起了一股莫名的兴奋。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母女丼吗?)

  妹妹那穿了舌环的香舌,一直拨着头的感点,加上妈妈的默许与偷偷窥视,在如此刺又诡异的氛围下,我很快就有了强烈的望。

  “怡君,不要,这样太…太刺…会想…喔…不行…”

  “哥哥等一下。”妹妹吐出了,忽然拿走了我手上的纸碗,然后继续用手套我的,嗲声嗲气地说:“哥哥要的时候要说喔。”话刚说完,我就忍不住大叫:“啊——要了…”随着话落,妹妹立即把碗端到前,边加快套的速度边说道:“哥,快把进碗里给妈咪吃。”

  听到如此的话语,我激动得大叫一声,然后就看着一股股白浊的,全部进了那碗──妹妹吃了还剩一半的蚵仔面线里。

  等到马眼再也不出白浆,妹妹才拿着碗,并再次张开嘴巴含进了头上的残

  当妹妹用嘴巴细心地清理完后,她又把面线回我手上,随后起身就翻过了前座的椅背,伸手按下开关,放低了副驾驶座的椅背后,就在我的惊呼声中,手脚并用地爬到副驾驶座上。

  “哥,面线。”

  当她接过了我递过去的纸碗,她立把碗在妈妈面前晃了一下,说:“妈,我喂你。啊——”

  妈妈视线看着前方,听话的张开嘴,而妹妹则是舀了一匙加了的面线,小心翼翼地喂进妈妈的嘴里。

  “怎么样,好吃吗?”

  妈妈下了线面,以不的语气说:“拜托!青蛙下蛋哪有人吃咸的。”

  “哎唷——如果妈妈想吃甜的,等哥哥休息好再嘛。”听到这对母女的对话,我终于搞懂了!

  原来,我的就叫青蛙下蛋!

  靠!

  这下子,我不就成了她们的原料供应商?!

  看着妹妹体贴地一口一口喂食妈妈,我忽然有种诡异的违和感。

  眼前这母慈女孝的画面是很温馨没错,但如果有人知道了,她们吃得津津有味的食物,加了味道如此特殊的勾芡…他们又会怎么看待这对母女?

  “妈咪,你看,人家都把青蛙比较多的部份给你吃…”这时,妈妈似乎已经消气似地,又沁出了开心的笑意说:“好好好,乖女儿,妈咪总算没有白疼你。看在你这么听话孝顺的份上,等一下到了目的地,就拿件衣服给你穿。”

  “唷嗬——妈咪最好了,人家爱死你了。”

  “好啦,快坐好,这样动来动去很危险呐!”

  “哦。”

  于是乎,妹妹就在妈妈的强烈要求下,以安全为由,就这么全身赤地坐在副驾驶座上,毫不羞赧地和我们嘻嘻闹闹。只不过,妹妹这份从容自在,随着车子下了交流道,缓缓驶进了市区要道后就逐渐消失,开始局促紧张起来。

  在市区行驶了一段路之后,妈妈瞄了忐忑不安的妹妹几眼,才在等红绿灯时转过头说:“小伟,小君那件衣服还在吗?先拿给她遮一下吧。”

  “哦。”我转身从椅背后的层架拿了那件扯坏的马甲递给妹妹,她接过后就急急忙忙地穿上。

  由于无法扣上,因此虽然穿了衣服,但从我坐的角度看过去,发现它只能勉强遮住她的晕而已。

  看着大部份房仍在外,下半身没布料遮掩的半妹妹,我发现她此刻的模样比不穿衣服时,更散发出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于是乎,我立即拿出了手机递给妹妹,要求她对着前镜头自拍一张照片。妹妹听了之后则拿着手机,对着镜头嘟嘴微笑,又将食中指放在脸颊上,比了个YA的手势,自己按下快门后,似乎不满意似地,又拍了几张后才递回手机。

  “哥,怎么样,好不好看?”

  我边浏览照片边点头,没想到妹妹居然笑着说:“哥哥好。”

  “哪有!我只是欣赏美丽大方又感的妹妹而已。”

  “真的吗?没骗我?”

  “真的啦,不信你问妈咪。”

  妈妈听了之后,边开车边点头:“当然,妈妈这么漂亮,生出来的女儿当然也很漂亮。以前年轻时,追求我的男生,从台北火车站一直排到西门町呢。”

  “妈,你吹牛也吹得太夸张了吧!”我忍不住吐妈妈的糟。

  “哼!不信就算了!要不是你爸太会骗人,我说不定就嫁入豪门当有钱的少了。”

  “是喔,那当年爸是怎么把你骗到手?”我好奇地问道。

  “想知道?”

  我和妹妹齐点头,而妹妹的眼睛里,更是燃起了熊熊的八卦火焰。

  “我偏不告诉你们。”妈妈嘴角微扬地说道。

  “嗟!没意思。”我翻了个白眼,又靠回了后座的椅背。

  “哼!又被妈咪耍了。”妹妹不屑地撇撇嘴。

  就在这时,妈妈看到前方的加油站招牌后,立即打了方向灯,慢慢开进了加油站。

  我瞄了仪表板一眼,发现油表还有将近一半,不由得问道:“妈,不是还有油吗,干嘛那么早加?”

  “有备无患嘛,难道要等到没油了,你才和妹妹一起在后面推车?”听到这句话,我只好乖乖闭嘴。

  当车子停好,看到工读生走来时,妈妈自然降下了车窗等他前来招呼。“你…呃…你好,光临,请…请问加什么油?”

  “九五加,谢谢。”

  “喔。九…九五。嗯…油表从零开始,请…请稍候。”看着工读生结结巴巴,眼睛不又时瞄向车里的尴尬神色,我不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才发现他竟然在偷瞄半的妹妹,可是妹妹似乎仍未查觉般,依旧侧着头,叽叽喳喳地跟我说话。

  我原本想使眼色提醒妹妹青光大,可是一想到她在休息站的恐怖表现,我只好跟着装傻地,和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直到加了油,妈妈接过工读生的赠品,转身拿给我时,妹妹才发现了工读生心虚闪躲又带着一丝兴奋的目光,进而发现自己被陌生人看光光后,立即臊羞地低下头。

  等到离开了加油站,妹妹才嘟着嘴,羞恼地对妈妈说:“妈咪,你刚才是故意的对不对?”

  妈妈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可是你比刚才在休息站进步很多了呀。你呀,就是太在乎旁人的眼光。你看你,妈妈把你生得这么漂亮,身材又养得这么好,当然要有展身材的自信呀。其实呢,台湾的治安算不错了,所以不要害羞,只要有机会,就大大方方秀出自己的身材。知道吗?你想想,妈妈的穿着也和你差不多,可是他只看你,完全没有注意到妈妈,你说我该自我检讨还是嫉妒你?”

  “唔…”“好啦,乖女儿,别想那么多。你只要想,让人家看几眼又不会少块,就不会那么害羞尴尬了。”说到这里,妈妈忽然把车停在路边,然后下车开了后行李厢;没多久,就拿了一件白色的衣服走进了车门递给妹妹“这是你刚才表现优异的奖励。”

  妹妹接过衣服,直接在车里掉了马甲换上后,我才发现那是一件,正面印了一个HelloKitty图案,长度刚好遮住股的白色长版T恤。

  等妹妹换好衣服后,妈妈忽然朝路边瞟了一眼,然后从包包里拿出一张千元大钞在她手里,说:“小君呀,你去便利商店买一些饮料吧。”妹妹看了看车外,旋即回头瞪了妈妈一眼,嘟嚷道:“哼,我就知道妈咪不安好心。”

  妹妹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开车门,正要下车时,妈妈又突然开口:“对了,顺便买一盒保险套,然后跟那帅哥店员要电话。”

  “呴!你又给人家多加功课。”

  妹妹抱怨了一句,还是依言下车,穿着那件随时会的白色T恤,踩着高跟马靴,走进了前方的便利商店。

  等妹妹进了商店后,我纳闷地问妈妈:“妈,你为什么叫妹妹做这些事?”

  “你看了这么久还不明白吗?出调教,有没有听过?”

  “啊!这…为什么要调教妹妹这个?”

  “因为这是调教游戏的必修基础课程咩。”

  “呃…那妹妹为什么愿意配合?”

  妈妈瞟了我一眼,说:“因为我跟她说,只要她乖乖配合,我这几天可以让她跟你一起睡。”

  “那你?”

  “我睡旁边的呀。我这几天订的是家庭房型,有两张大,就不跟你们兄妹俩挤在一起了。”

  “哦。那她如果不听话,不配合呢?”

  “当然是她自己睡一张,我跟你一起睡另外一张呀!傻儿子!”

  “呃…那你为什么又要她买…套子?她没带避孕药吗?”

  “就是训练她不要那么害羞嘛。现在社会这么开放,既然成年了,多多少少都会有经验,所以我要她买套套的用意,就是灌输她『买保险套就像买卫生棉一样正常』的观念。”

  听完妈妈如此犀利劲爆的言论,我觉得天上似乎有轰雷滚滚的迹象。

  无言地望向窗外的便利商店,看着妹妹红着脸,提着篮子在冷饮区直接弯拿饮料,裙底不时闪现出黄金色泽的亮光,随后就看着前有明显突的她,提着篮子慢慢踱向了摆放保险套区的陈列架上,伫足了许久,才飞快地拿了一盒套子丢在提篮里,臊羞地低着头走向柜台。

  随后,只见柜台的工读生,楞楞地看着妹妹,彷佛像机器人般,动作僵硬地刷着条码,最后拿到了保险套后,他的表情才有明显的变化,随后就开口说了几句话,而妹妹只是摇头轻笑,跟他说了几句话后,店员就转身拿了一个厚纸板杯套,在上面写了一些东西,然后丢进了塑胶袋内递给妹妹。

  当妹妹拎着塑胶袋走出便利商店时,我蓦然发现那件白色T恤的底部有些薄透,以至于隐约看到了里面的黑色

  等到她进了车门,把东西递给我时,我忍不住问道:“怡君,你…他们…是不是有…看到你的…?“

  妹妹红着脸点点头:“嗯,还看到了环,然后就好奇地问我是不是援妹。”

  “那你怎么回答?”

  “我说跟朋友玩游戏输了,所以处罚穿这样买东西,并且要跟店员要电话才算完成任务,所以他就很大方的给了我电话。”

  “不错嘛!小君,你的反应愈来愈快了唷。嗯…你今天的表现不错,晚上泡温泉时,就先让你跟哥哥一起泡吧。”

  “妈咪,你的意思是,今天的游戏结束了?”

  “怎么,还想玩吗?想玩我们就继续,妈咪的点子多得很,而且还有更夸张的,绝对可以挑战你的承受极限唷,要不要试试?”

  “明天吧,人家现在心跳还是跳得好快。不过…这种游戏真的很刺,很好玩。”

  听完妹妹所说,我顿时感觉天上的滚滚狂雷,已然直接朝我的头顶落下,瞬间把我雷得外焦内,久久说不出话来。

  随后,车子再次缓缓启动,又行驶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抵达了南部着名的泡汤景点──关仔岭。
上一章   那一锅麻油鸡   下一章 ( → )
飘曳的长裙迁爱老熟开拓史荒唐的文革岁博康舒大冒险沟女物语背叛/雪舞缤母亲的背影江山风月剑边缘/不详
蛤蟆小说网提供那一锅麻油鸡第12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