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锅麻油鸡》第11章及《那一锅麻油鸡》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那一锅麻油鸡  作者:家荣 书号:12802  时间:2017/4/19  字数:7431 
上一章   第11章    下一章 ( → )
  车子开进了休息区,妈妈沿着停车场绕了一大圈后,忽然将车子停在离休息区有些距离的偏癖角落。

  “我们在这里休息一下,吃点东西再上路吧。”随着话落,妈妈熄火之后,又打开了后行李厢的开关。

  原本我以为妈妈要拿风衣给妹妹,遮掩她那过度的身体,没想到妈妈竟然拿出了她的行李箱后放在地上打开一条隙,边瞄边把手伸进去摸了片刻,很快就拿出一个纸袋,随后就关上了行李箱,放进了后车厢。

  看着厢门缓缓合上,我纳闷地问道:“妈,怎么不拿风衣?”

  “干嘛拿风衣,现在又不冷。”

  “呃…你不冷但怡君会冷吧。”

  妈妈瞅了我一眼,又把视线投向了妹妹:“小君,会冷吗?”

  “不会呀。这里比台北热好多。”

  既然妹妹都说不冷了,我也没话好说。我看着妈妈手上的纸袋,又不好奇地问道:“妈,你拿什么东西?”

  “喔,我觉得穿这套衣服踩油门不方便,想换一套比较好活动的衣服。嗯,小伟,你如果不想上厕所的话,就到美食区的大门口等我们吧。”随着话落,妈妈己拎着随身的包包及纸袋,亲昵地挽着妹妹的手,匆匆走向女生厕所。

  看着妹妹衣着暴地被妈妈拉走,我一时间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以我和妹妹多年培养出来的默契,我相信她刚才一定听得懂我的暗示,可是她居然故意装傻地拒绝了我的提议,让我不又开始胡思想起来。

  楞神片刻回过神,看着妹妹那道醒目的妖异背影,即将消失在转角处,我立即用力甩甩头,将某些不好的念头甩出脑海,便立即提脚追了过去。

  之前在车里没有留意细看,所以我不知道妹妹穿的那件短马甲,后面的布料竟然是黑色的透明网纱,以至于只要有人看到她的背影,就知道她没穿内衣,再加上那从后延伸到后膝盖的凤凰刺青,尽管股处的布料是黑色的不透明弹网纱,可是在阳光照下,还是可以无碍地看到被布料覆盖的图案。

  如果再加上后颈的南十字星刺青,以及脖颈之间那洒上了一抹金粉的晶莹,想要不引人注意都很难。

  等到我追到男女厕的叉口,早已看不到母女俩的身影。上了个厕所,又在分叉口等了一会儿,仍不见两人出来,我只好缓步踱向了休憩美食区的大门口。

  在门口呆站了将近二十分钟,我才看到了母女俩的身影,朝我面走来。不过,当我看到妈妈的衣服之后,我顿时又无言以对。

  因为妈妈现在穿着一件──

  一字领的肩浅黄连身包你短裙。

  浅黄的透明蕾丝短袖,就像固定衣服作用似地圈在妈妈的两臂;低的圆领设计,自然展了她前那对──没有因长期地心引力作用而下垂的美;贴身的缎面柔顺材质,也令她没有穿内衣的两点突变得更加明显;收的设计,完全展了妈妈的身体曲线,而且超过膝上二十五公分的荷叶裙摆,配上厚底的凉鞋,不但让她的美腿看起来更加修长,又多了一些引人遐思的神秘感。

  看到妈妈不同以往的穿着,我楞了好一会儿,才期期艾艾地问道:“妈,你怎么换这么清凉的衣服?”

  “还不是为了陪小君,要不然她的心情一直无法放松。好了,我们快进去吃东西吧,妈咪已经有点饿了。”妈妈避重就轻地转移话题。

  当妈妈挽着妹妹的手,正要走进美食区时,妹妹忽然跟她说:“妈咪,我要跟哥哥在一起。”

  “哦,好吧。”

  妈妈放开了妺妹后,她立即走到我旁边,主动挽起了我的手臂,故意走在妈妈身后,显然有些私密的话想对我说。

  于是我们故意放慢了脚步,慢慢与妈妈拉开了距离,看着她红扑扑的脸蛋,我才小声问她:“你是不是有话要说。”

  妹妹摇摇头:“我觉得跟哥哥在一起比较不会紧张,觉得有安全感。”

  “小乖乖,你老实告诉哥哥,你们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没…没呀。”

  “那你…咦?”当妺妹身体贴到我的手臂时,我发现她的脸忽然变得特别红,身体的温度也好像变高,于是便关切地问道:“你的身体怎么这么烫,是不是不舒服?”

  妹妹又摇摇头,在我耳边悄声说:“小母狗的身体现在很感,很想要。”

  “因为被人看身体的关系?”

  “嗯,刚才在厕所时,小母狗觉得好像所有人都在偷偷看人家…然后就觉得很不好意思,可是又好兴奋…”

  “然后呢?”

  “妈咪就在厕所里帮…帮小母狗了两次。”我难以置信地看着她:“你是说?”

  妹妹会意地点点头:“嗯嗯,可是从厕所出来找你的时候,看到那些人又偷瞄小母狗…害人家现在又有感觉了…”

  “唔…我回车上拿风衣给你?”

  “不要!哥,人家只需要你的鼓励与支持。”

  “鼓励你把身体给陌生人看?”

  “不是啦,是帮人家打气加油,尽快撑过这段尴尬期啦。”

  “说到底,还不是要出身体给人看。”

  “不一样啦!有哥哥陪的话,人家比较不会紧张害怕。”

  “黄怡君,我现在非常严肃认真的问你,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和爸妈一起玩这种…另类的家族娱乐活动?”

  “哥…”妹妹轻轻摇晃我的手臂。

  我不为所动地说道:“我希望你好好想清楚后,再认真回答我。”妹妹低着头想了一下,才抬起头,答非所问道:“哥,如果我要求你跟宜慧姐分手,然后跟我在一起,你做得到吗?”

  “你不要又把话题扯远了,我问的和你问的,根本就是两码子的事。”

  “不!你认为是两件事,但对我来说却是同一件事。”妹妹深深地了一口气“你知道吗,每当我想找人说话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每当我有心事想找人说时,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可是,当我想你的时候,你在哪里?当我需要人安慰的时候,你又在哪里?我每天不管上课,跟朋友出去玩,在家读书,看电视时,都会不经意想起你,可是你呢,你有每天想我吗?有每天打电话跟我聊天,问我好不好吗?当你抱着宜慧姐,或是跟她爱爱时,你会想起我吗?”

  “我…”

  “哥,我知道你做不到。自从我认命地和爸妈一起…玩游戏后,虽然心灵还是偶而感到空虚寂寞,可是却能让我暂时放下对你的思念,或是把这份思念之情,移转到爸爸身上。就像爸爸说的,只要身体得到了足,心灵自然也会感到足。或许我到现在还无法体会他的意思,但不能否认,我的身体已经慢慢接受了爸妈对我的爱。”

  “所以?”

  “如果你还爱我,在乎我这个妹妹,要嘛支持我,要嘛跟宜慧姐分手。这就是我内心真正的想法。”

  没想到妹妹的想法竟然是这样!

  老实说,我真的很难接受!

  “你真的快乐吗?”

  “至少我的生活过得很充实。”妹妹说到这里顿了顿,忽然问我:“哥,你有没有听过『子非鱼,焉知鱼之乐』这句话?”

  “嗯。”我点点头。

  “那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我仔细想了想它的典故,以及背后的涵义,我终于恍然大悟!

  自从发现了我们家不为人知的秘密后,妹妹虽然口口声声说不喜欢被爸妈玩,可是实际上又全力配合爸妈对她的…调教,甚至从今天在高铁站接她们母女俩,从她们怪异的言行举止,我早就看出了蹊跷,只是当事人表现得若无其事,我也不好说什么;直到刚才妈妈忽然从行李箱里,拿出了似乎早有准备的纸袋,再换上那身极为暴的衣服,现在又听到妹妹这番话,我神经再,也该知道妹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及心态了。

  ──她已经习惯了被爸妈调教,甚至开始乐在其中!

  唔…我是不是该为爸爸把妹妹调教得如此成功,为他鼓掌喝采,或是找他大干三杯好好庆祝一番?

  看着身心已经有了重大改变的妹妹,仔细思考她说的话之后,我想,我的心态也该做一些调整了。

  想到这里,我深深地了一口气,轻抚妹妹的头,说:“我明白了。唔…那我们这几天就抛开一切,放松心情,开心尽情的玩吧。““哥,你不要没事就喜欢摸人家的头啦,人家今天花了好久时间才做好的造型,被你一掉了。”妹妹嘟着嘴,边用手指梳理头发边抱怨着。

  “呵呵,习惯了嘛。不过我这么做,也是想让你放松心情,怎么样,有没有比较不紧张了?”

  “嗯。跟你聊一聊,心情真的好多了。哥,你真好。”

  “好了,别再发我好人卡了。”

  “是喔,可是哥哥真的是全天下最好最好的男人呀。哥,我想亲亲。”

  “在这里?”我望着四周来来往往的人群,瞪大眼睛看着她。

  “嗯哼,好不好嘛?”妹妹主动环搂我的,嗲声嗲气地撒娇道。

  对于妹妹怪异的要求,我眼珠子一转,在她耳边轻声问:“这也是妈咪的意思?”

  妹妹摇摇头,对我朝旁边呶了呶嘴,随后在我耳边悄声说:“我要向妈咪宣示做优先权。”

  我瞪大眼睛轻声道:“什么意思?”

  “妈咪昨晚说,这几天环岛会和你玩双飞,我怕你会被妈咪榨干,到时候人家就没得玩了,所以要先跟她说清楚。”

  “呃…你知道『双飞』是什么意思?”

  “知道呀,除了准备期末考那段时间外,只要爸爸在家每天都会玩,而且他们还一起教了人家好多事情。”

  “唔…那你喜欢吗?”

  “如果跟哥哥的话,人家就很喜欢。爸爸虽然每次都会想办法,把人家的身体拼命到高,可是第二天上课就觉得很累,不过跟哥哥就不一样了。像那天在外面过夜,我们虽然玩通宵,可是第二天回家,人家的精神就很好,而且觉得很足,很开心。唔…可惜这次跟妈咪一起,不然的话…人家好想每天都可以跟哥哥玩通宵呢。”

  “呃…”想到那天被妹妹榨榨到几乎尽人亡,事后好好休息了好几天,小弟弟才慢慢恢复正常,如果真的跟她单独环岛的话,我想用不了三天,我的亲朋好友就可以到殡仪馆参加我的告别式了。

  想到这里,心底蓦地升起了一股恶寒。

  “哥…哥,你怎么啦?”

  “哦,没…没事,我们过去找妈咪吧。”

  “人家要先亲亲再过去。”

  “唔…好吧。”

  在妹妹的坚持下,我搂着她那没有布料遮掩的柳,偷偷瞄了四周一眼,随即鼓起了勇气,朝妹妹那搽了桃红色亮泽的香吻了上去。

  尽管只是浅浅一吻,但我还是听到了从四周传来惊讶的轻唿声。

  虽然我一时间尴尬不已,但看着吻过之后,脸蛋红得像苹果的妹妹,我只得强自镇定,无视周遭投来的异样眼光,就这样搂着她的走到妈妈身边。

  “哼哼,兄妹俩感情不错嘛,居然直接在大庭广众下卿卿我我,搂搂抱抱…唉——人老了就可怜,想和儿女抱一下还会被嫌这样很别扭…想想你们小时候,每天都要我抱抱亲亲…“

  听出了妈妈浓浓的醋意和妒意,我另一只手连忙搂着她的,并且半开玩笑地说:“我们要不要也亲一下?”

  话声未落,妈妈还真的冷不防就吻上了我的嘴,吓得我顿时脑袋陷入一片空白。

  等到我回过神,就看到妹妹嘟着嘴说:“吼!妈,你很过份耶!怎么可以随便亲哥哥!”

  “嘻嘻,你都可以跟哥哥玩亲亲,为什么妈咪就不行。”见四周惊讶地气声愈来愈多,我干脆横下心,主动跟母女俩分别又吻了一下,说:“好了,妈,别再逗妹妹了,我们赶快找吃的吧,我都饿死了。”之后,我就在周遭诧异难解的目光中,大大方方地搂着妈妈和妹妹,装作若无其事地在美食区闲逛起来。

  只不过,妹妹总是低着头走路,而妈妈则是神色自若地边走边看,不时问我们想吃什么,或是站在摊位前看着目录,要不然就直接开口询问店员。

  走了几摊之后,妈妈忽然瞟了一妹妹眼,说:“小君呀,走路要抬头,不要老是低着头。再说,你的在校成绩已经非常优秀,应该不需要再拿几张拾金不昧的感谢状吧。”

  “噗哧!吼!妈咪,你很讨厌呐!”

  “嘻嘻,我只是想帮你放松心情嘛。怎么样,现在有没有好一点了?”

  “唔,好像比较不会紧张了。”

  “嗯…我看这样吧,有没有看到那个卖冰淇淋的年轻帅哥?你去跟他买冰淇淋,然后跟他聊天要手机号码。”

  “啊!”我和妹妹异口同声地大叫。

  “啊什么啊,快点去,我跟小伟在这里等你。对了,我要薄荷巧克力口味,小伟,你呢?”

  “我…我不想吃。”

  “不行!你不吃的话,就去跟那个卖煎饼的欧巴桑聊天,想办法和她换手机号码,或是待会儿自己想办法离开休息区。你选一个吧。”

  “那…怡君,我…我想吃瑞士巧克力口味。”只见妹妹幽怨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深唿几口气,拿着妈妈递过去的千元大钞,踩着高跟马靴,扭着弹俏的美,快步走向冰淇淋的摊位。

  看着站在冰淇淋摊位前的妹妹,不知所措地一直盯着她面前的冰柜,我忍不住问妈妈:“妈,这样会不会太过份了?”

  “唉——不用这方法,小君永远不会成长。她现在就是太过于害羞,又缺少自信心。相信我,只要突破这道心理障碍,她又会变成以往那个,大方开朗的可爱小公主。”

  “妈,你老实告诉我,妹妹到底知不知道你们在调教她。”妈妈点点头:“知道呀,不过我们也很清楚地告诉她,由于她不算圈内人,所以我们希望她把这些调教指令,当做是我们指定她必须做的『功课』,或是跟我们一起玩的『游戏』,然后慢慢尝试并接受它。”

  “唔…从妹妹的表现来看,你和爸似乎调教得很成功。”

  “嗯,她的确是个品学兼优,学习能力又快的好学生。”

  “…”我和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没多久就看到妹妹已经抬起头,神色从容地指着冰柜里的冰品,而且还真的跟那店员有说有笑地聊了起来。

  最后,当妹妹拿着冰品,漾着开心笑意离开时,我发现她的手上似乎多了一个小纸团。

  “妈,哥,这是你们的冰淇淋。”

  妈妈接过冰品,边吃边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要到电话?”

  “嗯。”妹妹把纸团到妈妈手里“你要的帅哥。”

  “拜托,你要得到电话就是你的本事,妈咪的男人够多了,哪用得着你帮我介绍。对了,现在心情是不是没那么紧张,而且也对自己有自信了?”妹妹点点头,笑嘻嘻地说:“没想到女生向男生搭讪还有趣的,而且我发现跟他聊天时,他竟然比我还紧张害羞,刚才还差点挖错冰淇淋呢。嘻嘻,真好玩。”

  这时,妈妈又把那纸团回妹妹手中,然后边吃冰淇淋边说:“嗯,这个帅哥就交给你处理了,看你是想男朋友还是约炮都行。”

  “妈咪,人家现在没心思别的男朋友,如果只是约炮的话,那人家已经是哥哥的固炮,何必再找其他男人。”妹妹着冰淇淋,毫不忸怩地说道。

  “随便你啦,如果真对他没意思,待会要离开这里时再丢到垃圾筒,免得人家不小心看到会伤心。”

  “才不要!人家要把它留下来做纪念,说不定哪天人家忽然想多个固炮,就有现成的口袋名单了。”

  听着母女俩如此强悍的对话,我偷偷瞟了四周一眼,还好没人围在我们身边,要不然让陌生人知道我是这对豪放母女的家人,我一定羞窘得想找地钻。

  不发一语地吃完了冰淇淋,妈妈又故意叫妹妹去几个小吃摊点东西,并且要求她就直接在柜台前等餐,等到她把餐点拿回来之后,再前往另一处。

  渐渐地,我发现愈来愈多人的视线,竟默默随着妹妹那──私密三点若隐若现的妖异身影移动着,而妹妹起初还是红着脸,强自镇定地穿梭于美食区,但来来回回走了几趟后,我发现她似乎愈走愈慢,甚至好几次走到一半都不由自主地停下,做了好几个深唿后,才继续紧夹着腿慢慢前行,直到妹妹端了一碗贡丸汤放在我们面前后,她忽然皱着眉头对妈妈说:“妈咪,你可不可以把钥匙给哥哥?”

  妈妈不急不徐地放下筷子,瞅了她一眼:“真的受不了了?”

  “嗯。”妹妹红着脸勐点头。

  妈妈听了后,拿出车钥匙推到我面前,看着妹妹,带着促狭地调侃语气说:

  “嘻嘻,需要妈妈把风吗?”

  “不…不用了。”

  “好吧,小伟,快带妹妹走吧,再不走,她就要出糗了。”尽管我刚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但从妈妈那句话,我已经知道了妹妹为什么忽然跟她要车钥匙。

  妹妹见我仍在状况外,就拿着钥匙在我手里:“哥,快扶人家去车上啦,人家已经快没力气走路了。”

  “哦,喔。”我不知所措地起身搀扶妹妹,在她的催促下,快步走出了美食区大门。

  走着走着,我忽然发现妹妹的大腿上,不断淌下了透明的津,而且似乎从出了大门口,就一直沿路滴淌着。

  “小乖乖,你到底怎么了。”

  “快要高了啦…”

  “那现在?”

  只见妹妹紧夹着大腿,皱着眉头,紧咬着牙关,久久才艰难地说出:“快带我去车上,和我做一次。”

  “喔喔。”

  看着妹妹痛苦万分又咬牙强忍的神情,我忽然把心一横,直接拦抱起了妹妹,在旁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快步跑向了停放车辆的地方。
上一章   那一锅麻油鸡   下一章 ( → )
飘曳的长裙迁爱老熟开拓史荒唐的文革岁博康舒大冒险沟女物语背叛/雪舞缤母亲的背影江山风月剑边缘/不详
蛤蟆小说网提供那一锅麻油鸡第11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