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87章及《红楼之林如海重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作者:双面人 书号:356  时间:2016/9/14  字数:16888 
上一章   第087章    下一章 ( → )
  俞老太太给黛玉的镯子虽是羊脂白玉,却不是成最好的,也不是十分罕见,但是作为俞家的传家之宝,非寻常无暇之玉可比。至于那凤头钗,众人都看得出来,长庆元年的贡品里有明珠四粒,两颗太上皇用了,下剩两颗却被长庆帝送给了皇后,今有一颗镶嵌在俞林两家小定的钗头上,可见皇后必定又赐给了俞家,打造出这一支凤头钗。

  连太太细细打量完毕,同贾笑道:“娘娘真真看重玉儿,放定的东西都是娘娘所赐。俞家自然不差这些东西,可娘娘赐下来的,却是极大的体面。”

  明珠出现在钗头,连太太一眼就看出来了,而且她进宫朝贺时,宴毕见过俞皇后身穿常服的模样,鬓边着一支凤头钗,钗头上镶嵌的正是另一颗明珠,莹然生光,不过今的凤头钗虽然十分精致,规制却比俞皇后的略次二等。

  即使比俞皇后的次二等,较一品夫人却为高,彰显黛玉身份。

  在连太太说话之前,在场早有人察觉到俞家小定送上来的东西十分不凡了,并且认出了钗头明珠,此时听了连太太的话,在场之人脸色顿了顿,心里更加慎重几分,黛玉尚未进门,已得俞老太太和俞皇后如此看重,将来就不必细说了。

  抬头再看黛玉时,风婉转,更增丽,竟是倒众人,她们既非草木,自知何谓钟灵毓秀,因而见黛玉如此姿容,都随着连太太的话题,复又称赞一回。

  没有哪个做母亲的不想女儿得到夫家长者看重,小定时郑重,又得了俞老太太言之不尽的赞誉,将来黛玉出阁后进入俞家门便不会受到任何责难,否则在场之人都会笑话俞家,贾固然得意,但是并不是所有达官显贵之家嫁女时都能有今的体面,她亦不愿黛玉成为众矢之的,因此嘴里谦逊非常,笑地道:“娘娘看重小女,是小女的福分,我们一家心里都感激得很。后,小女定当谨守教诲,秉承礼义,做好为人媳、为人的本分。”

  俞老太太接口道:“令千金知书达理,才貌德慧兼备,乃是我俞家有幸,得此佳妇。”

  听见俞老太太此语,竟是抬高黛玉,且自贬身价,众人又是一怔,旋即有些动容,本已觉得俞家看重黛玉,此时竟似又胜三分。

  苏夫人见俞家如此,盘算着给黛玉预备什么嫁妆才好。

  妙玉已出了阁,又有了身孕,她和苏黎今生再无所求,将来自己和苏黎死了,除了自己的嫁妆外,苏家的东西妙玉得不到一文半个,除非是临死前给妙玉。但是世事无常,谁又知道自己的死期呢?他们家得林家许多照应,若无林如海,也无苏黎。黛玉也是自己的女儿,将来她和妙玉姊妹两个相互帮扶,给黛玉预备一份厚厚的嫁妆,比什么都强。不过黛玉本是娇生惯养,不缺这些,林家势盛苏家,自己此举是锦上添花,倒也算不得什么好处。

  俞老太太悉世情,明白众人的想法,无非是觉得自己对黛玉赞誉太过,后不好使唤媳妇。她暗暗好笑,黛玉本是她看着长大的,为人处事深知,确实当得起自己如此,将来自己不在了,俞家只剩她和俞恒二人,此时不为他们打算好,更待何时?

  贤旺家百年,没有谁比俞老太太更明白这个道理。

  俞家长房一脉仅有俞恒一人,俞老太太少不得细细为他打算。

  因俞老太太亲手将玉镯和凤钗给黛玉戴上,故黛玉回到房中时,众姐妹皆卡口不断打趣她,其中尤以清然为最。听她笑声最响,黛玉面红耳赤地道:“旁人都是老老实实的,偏你贫嘴烂舌地取笑人,仔细等到那一你大喜了,我也如此。”

  俞林两家定亲,皇太后一番心思付诸水,刘家又不愿意送清然进宫,她只好以自己年老为由,不再管清然的婚事,言道等刘家和男家议亲,两家有意,跟她说一声好与清然赐婚。虽说刘家行事不大得皇太后之意,但清然终究是在皇太后跟前长大的嫡亲侄女,也想她有个好终身。刘夫人忧心爱女婚事,遂已托了贾在勋贵中留意。

  清然素来肆无忌惮,毫不在意黛玉说的话,若是旁人在这个年纪尚未说亲得黛玉如此言语只怕早就恼了,她嘻嘻一笑,挽着黛玉道:“到时候再说罢!”

  紧接着,清然又叹道:“可惜今儿妙玉竟没来,不知道她在家里如何心急火燎呢!”

  妙玉坐胎三月后,方不再瞒着众人,各家都得了消息,但也因她有喜,近来她虽如往常一样赴宴请客,却不能去参加各家的红白喜事,免得冲撞着了,故黛玉今过定她没有随着顾太太和沈氏婆媳过来,清然颇觉遗憾。

  黛玉莞尔一笑,想了想,虽然每月总有几天去找妙玉,此时依旧觉得十分思念,若说意气相投,自己这些姊妹中仍以妙玉、曾净、清然三人为最,遂道:“过几咱们去找她,八月桂子飘香,蟹子也肥,叫她做东请咱们吃酒,让她一人垂涎三尺。”

  清然笑道:“你倒是打的好主意,妙玉吃不得酒和蟹,可不是都便宜你了?”

  黛玉捂着脸道:“哪里便宜了我?还有你呢!”

  清然和妙玉好,但凡是妙玉设宴,必定去的,听了这话,道:“我瞧,咱们竟是别打搅她了,明儿我设螃蟹宴,请你喝桂花酿,赏菊花景,你可不许不去。”

  随即,她又在黛玉耳畔低低笑道:“还请了净儿呢,你们姑嫂两个有些日子没见了罢?”

  文德郡主今天来了,但因两家定亲,曾净不好登门,叫人笑话,故和妙玉一样未至。

  黛玉抿嘴笑道:“急什么?不到两个月嫂嫂就进门了,有见的时候呢。眼瞅着就快进十月了,此时想必忙得很,咱们别叫她了。”黛玉心思细致,又体贴曾净,曾冼刚出仕,曾家正是忙碌的时候,不能因玩乐耽误了正事。

  清然叹道:“你说的也有道理。”

  一语未了,忽听连尘笑道:“林妹妹,你挂的这画儿着实好,谁画的?瞧着不像妹妹的手笔,略显稚了几分。”

  原来,黛玉和清然说话的时候,连尘正在看墙上挂的字画。

  黛玉闻言,走过去一看,见她说的是惜的画作,心中不觉一动,笑道:“这是我表妹画的。你说这画稚,却因我表妹比我还小一岁,自然不如大人画得好。”

  连尘听了,却有些诧异,道:“是你妹妹画的?哪位妹妹?竟有这样的本事。”

  黛玉想起窦夫人曾托贾给惜找个人家,正是该让她多认得几个人,忙朝正坐在旁边不大和人说话的惜招手,道:“姐姐、探妹妹、惜妹妹,过来说话,那些字画有甚可看之处?”她想单叫了惜,未免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如叫和探一起,何况探比惜还大一岁,和自己年龄相当,也是该说亲的年纪了。

  黛玉冷眼看来,兼听贾等语,贾家男子除贾琏上进外,余者昏庸无能,花天酒地,唯知安享富贵尊荣,都不如几个姊妹,因此也盼着姊妹们有个好的终身。

  探却比、惜二人更加聪颖敏捷,虽是庶出,但出自荣国府,又是贾的娘家侄女儿,眼下元即将做了王妃,寻常人等不敢小觑了她,兼她彻人心,言语伶俐,在前厅时就有不少人看中,打算私下问贾,现今在姐妹丛中亦是长袖善舞,人人赞许。

  等人都听到了黛玉的话,别人倒也罢了,却知窦夫人的意思,忙携惜过来。

  黛玉拉着惜的手,对连尘笑道:“就是我这位妹妹画的。姐姐别看她年纪小,画的画儿却比我强,我爱她画的这一幅画,淡淡几笔就将意境勾勒出来了。”

  四虽非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然而皆有一技之长,且高于众人之上,素为黛玉所佩服,因而言谈之间十分推崇,并未极力贬低其人。

  惜擅长丹青,府里却没人在意,颜料画具不多,亦未得众人称赞过一句半句,今听黛玉如此赞誉,不有些羞涩,细声细气地道:“林姐姐画的才好呢,我比不得林姐姐,不过是我专此道,林姐姐就说我画的好,实则远远不如。”

  她说的是实话,黛玉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说自己不,但是样样都比只一道的好,下棋屡战屡败,探书法风骨颇有不及,惜觉得就是自己的画也不如黛玉的好。

  连尘见她生得娇俏,说话也灵透,不生出几分喜爱之意,又侧头打量了一回,皆不俗,她年纪比还要大几岁,不笑道:“怪道人人都说天底下的钟灵毓秀之气都到你们家了,果然个个都好,又不骄不躁。”

  连太太要给连城说亲,虽然连大人近些年起起伏伏,但在京城中也是中等人家,今已是三品,何况又是俞家的亲戚,连尘在京城中见的人多了,也暗中为之留心。不过,连尘却没有看中惜,毕竟宁荣二府做的那些事她都知道,也恐生事。

  惜听了连尘的话,连称不敢。

  连尘拉着她问长问短,听她说在学西洋画,笑道:“你也学西洋画?”

  惜微微一怔,不解也字何解,答道:“林姐姐送了我一套画西洋画的画具,我又看了几幅西洋画,觉得西洋画虽无咱们的意境,却比咱们的画更显得真,所以闲暇之时就学了起来,我才疏学浅,现今只学了个皮。”

  连尘笑道:“等你学好了,明儿给我画一幅,我好生谢你。”

  惜见有人喜欢自己画的画儿,很是欢喜,笑着答应了。

  连尘和她说话的时候,也没有怠慢、探两个,所嫁的宋家和连家也有一点子瓜葛,至于探模样标致言谈利,是连尘素所喜之人,故而她们相谈甚,只可惜探偏生是个庶出的,贾政官职又不高,连尘难免惋惜不已。

  黛玉见她们有说有笑,暗暗佩服探的本事,忙去招呼别人去了。

  清然看在眼里,抿嘴一笑,不得不说,纵使人人都说各家的千金如何俊俏,如何有才华,如何有本事,但细细论将起来,贾家几个女儿都是拔尖儿的,比大半人家的千金小姐都出色,就是清然自己,也觉得自己不如探惜等人。

  贾家若是有心,几个女孩儿都能嫁得不错,然而除了窦夫人为打算,以及荣国府重视元外,贾母并王夫人尤氏等从未想过探二人。

  与此同时,前厅也有人开口问王夫人关于探的年纪并婚配与否,反倒没有人问起惜。相较和惜而言,探确实最是出挑,难得的是其神采,令人观之忘俗,其言语之间颇有见识,能做得当家主母,鲜少有人比得上。

  王夫人对探的婚事向来不甚在意,甚至是从未想起来过,如今只忙着元的亲事,等忙完了,便心宝玉的金玉良缘,哪里记得探,因此听了这话,踌躇片刻,看了贾母一眼,笑回答道:“年纪还小呢,她哥哥还没定,打算等两年再说。”

  众人听了这话,便明白王夫人的意思了。

  贾母皱了皱眉头,对王夫人有些儿不悦,探是贾母跟前除了元外最出挑的孙女儿,才思敏捷,又懂得眉眼高低,贾母素来疼爱,说一门好亲对贾政和宝玉有益无害,她怎么就说过几年再说呢?叹了一口气,贾母也知道王夫人的心思,自己与她隔了一层,不好深管。

  不止贾母如此,贾亦如此想。

  贾待探不及,乃是因顾忌着贾政和王夫人,不过平素和惜有的,她也有一份,本想着她和黛玉同年,今有人看中她,王夫人顺水推舟,也是一件美事。娘家不妥,可几个孩子倒好,并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哪里料到王夫人竟对人如此言语,她说等两年再说,别人目前就不好再提亲事了,就是贾自己也不能多管闲事。

  可惜了探,贾暗叹,她素冷眼旁观,贾家的女孩儿中,论及见识本事,反倒是探拔尖,元尚且不及,偏没有遇到窦夫人这样的嫡母,只能耽误了。贾心里同情,但自己是原配嫡,也知道王夫人的心思,故而不再理会。

  既然王夫人不愿意,便有人问惜,贾家之势尚在,惜形容举止虽略小一岁,却也不俗,何况她是宁国府嫡女,身份较探为高。

  尤氏忙开口笑道:“我们家四姑娘今年虚岁十一了,只比林姑娘小一岁,没有定亲,比三丫头倒好些,上面没有该成亲的兄长。”来林家的多是达官显贵之家,若有人看中了惜,他们愿意早些给惜定亲。尤氏出身不好,却更加精明,明白惜定亲的好处。

  众人会意,各自思忖。宁国府名声不好,可是谁家没有几件藏着掖着的事情?面儿上不叫人宣扬就是。再说了,惜并不是住在宁国府里,而是在荣国府,倒也清白。

  尤氏见到众人神色,心中暗暗欢喜,窦夫人也觉得欣慰。窦夫人怜悯惜,今的话题还是窦夫人先开口说的。独王夫人面色如常,神情自若,似乎并不在意,殊不知她心中却与此大为不同,几乎是翻江倒海一般。

  两家小定贾母等人从头至尾皆看在眼里,感概万千,嘴里都说黛玉有福,只有王夫人一人心如火烧,又羡又妒。今朝文武五品以上的官家女眷竟到了七七八八,没有到的几家皆因不能来,那四家的太妃、王妃都到了不说,就是和贾家、林家素无往来的忠顺王妃也来了,元过大定的时候决计没有今林家这样的热闹和体面。由此可见林家在京城中的地位,怕是除了皇家和王府,他们就是头一等的了,论及权势,恐怕王府都不如他们。

  想到元出阁后便是金尊玉贵的王妃,比黛玉的身份高贵,而西宁王府又是四王中有实权的,掌管着平安州一带兵权公务,王夫人方略安慰了好些。

  杨茹今陪着西宁太妃过来,瞧着贾家的做派冷冷一笑。

  西宁太妃年纪大了,她四月进门后不久就接手管家,小半年下来,不但自己在西宁王府站稳了脚跟,而且大权在握,元进门又能如何?何况,西宁太妃和西宁王世子已经对她说过了,等到元进门后,就随着西宁王爷一同去平安州,自己却是和西宁王世子一同留在京城,所以在她刚进门就让她管家,而非元

  王夫人却不知道这段缘故,对杨茹十分和蔼,两家本就有旧,兼之当年林杨两家未曾做亲,贾母心里有愧,也拉着杨茹说话,但想到杨茹进门后的事情,又觉叹息。

  旁人看到了,都是一笑,然后和旁人说话,对她们恍若未闻未见。杨茹进门便即管家的消息人尽皆知,身后又有杨家权势,偏生元是继母婆婆,将来不知道谁能执掌王府,也不知道元进门后,年轻婆媳之间是否生出嫌隙。

  贾并不理会他们之间的事情,送走所有来客后,方松了一口气。

  黛玉亦送走了诸位姊妹,换了衣裳过来,见状,上前笑道:“我给妈捶捶肩背。”说着上了榻,自己亲手给她捏肩背,又叫小丫鬟拿着美人拳给贾捶腿,在屋里的丫鬟婆子都笑说姑娘孝顺,喜得贾乐不可支。

  贾见她发上的凤钗和腕上的镯子都不在了,问道:“都收起来了?”

  黛玉羞涩地点了点头,忽然想到自己跪坐在贾身后,她看不见自己点头,忙开口回答道:“妈妈放心,我都仔细收起来了。”

  贾反手拍了拍她的手,笑道:“好生收着。”

  黛玉口答应,想起俞老太太今精神不好,看起来越发苍老憔悴,道:“老太太的身子不大好,今儿拄着拐杖也走不稳呢,咱们家拣些上等的药材送过去可好?”俞老太太待黛玉一向极好,黛玉心里敬重,只盼老太太好生调养。

  贾道:“明儿就打发人送去。”

  一时贾打发丫头出去,说起王夫人对探的打算,又提起连太太所托,叹道:“你这几个姐妹倒都是好的,有不少人跟我打听呢,可惜你二舅母的话撂下了,别人不好再提亲。”

  窦夫人托她,连太太也托给她,倒让她哭笑不得了。她在京城几年,认识的人固然极多,可是成亲后日子过得不顺心的见到的也多,故而都没有一口应承,免得反落不是。

  黛玉定了亲,许多家务琐事贾都不瞒着她,听完,黛玉道:“我看妈竟是别太心的好,妈又不是官媒婆,若是他们瞧中了谁请妈说和倒也罢了,偏让妈做媒,给他们掌眼挑人家,像什么?若是好的话倒也罢了,若是将来结亲后略有不如意的事儿发生,指不定如何说妈不好呢!连太太常出来走动,又是皇后娘娘嫡亲的姨妈,哪里就不知道谁家的小姐好?妈说几家合适的让他们自己挑,岂不是好?至于三妹妹的亲事,只怕就算是好的,三妹妹心里感激,他们府上其他人却觉得理所当然,若是不好的呢?”

  说到惜,黛玉迟疑了一下,道:“四妹妹的哥哥嫂嫂都不管她,好不好也都不在意,妈若是替她说亲,只怕他们巴不得,这倒是可行的。”

  黛玉不曾住在贾家,按理说,和三姐妹情分平平。偏生窦夫人和林家素来好,贾琏和陈娇娇夫妇二人又是因林家方结为姻缘,有了今的前程,又早已改了子,故而黛玉和二人的情分竟比前世更亲密好些。若按情,她倒是最敬佩探,确实不让男儿,不过因王夫人之故,反不如和惜了。

  贾听黛玉分析得有理有据,感到十分满意,嘴里却笑道:“我一句话倒惹得你说这么许多。罢了,我知道其中的厉害,该如何做我心里明白,我和你的说法一样呢。我本就没有打算事事心,我只心你们兄弟姊妹的终身。”

  黛玉一想也是,贾的精明非自己所及,对此她便不放在心上了。

  大哥哥成婚在即,弟弟也有十岁了,成亲的事情、说亲的事情,哪一样都得贾自己出面,没有为了别人的事情忽略了自家的道理。

  贾也是此意,故只答应了窦夫人之求,于刘家、连家等都未有所保证。

  过一时,贾的丫鬟来回说东西预备好了,请贾过目。黛玉看是两个掐丝锦盒,里头放着两套头面,一套赤金累丝攒珍珠,一套是红玛瑙头面,都是上乘之物,和黛玉素所得的不差什么,不由得问道:“这是给谁的?”

  贾道:“明给元添妆,再添四匹锦缎。”

  黛玉听了这话,犹豫了一下,道:“记得妙玉姐姐出阁的时候,妈添妆极厚,现今只给元姐姐两套头面四匹锦缎,是不是太简薄了些?叫人知道,说妈的不是。”

  贾不以为然地道:“咱们家和苏家是什么情分?虽说两家并非亲眷,可情分何等深厚?你赵家大姐姐出阁时作为义母,我预备了一份嫁妆,你干妈也给你预备起来了,妙玉出阁咱们自然该多给些,没有只接受他们的,咱们却小气的道理。给其他人家添妆时,你见我何曾给得出格了?都是头面绸缎几样,多了反失礼。”

  黛玉笑道:“我知道这个道理,可是外祖母府上都是两只体面眼,一颗富贵心,见妈送的这些东西,不如给妙玉姐姐的,恐他们说三道四,怨妈吝啬。”她虽不曾再去过荣国府,但对荣国府诸事时有耳闻,瞧得比旁人更清楚。

  贾心里一暖,道:“你才多大,就这样心,放心罢,我心里有数。”

  她们母女二人说起此事时,连太太和连尘母女从林家回来,也在商讨连城的婚事。

  连尘今见到了不少千金小姐,虽说泰半都定了亲,可是没定亲的也有不少,且都十分不错,开口道:“今儿去林家的千金我都见了,母亲觉得如何?母亲有愿意的,就请林太太从中说和,若对方愿意,咱们好登门求亲。”

  他们来京城日子不长,兼从前坏过一次事,认得的人家虽多,心的却少。

  连太太摇了摇头,道:“咱们进京才多少时间?并不知知底,等等再说罢。”说话的时候,连太太叹了一口气,连城是公子哥儿,耽误两年无碍,她最担心的反而是连尘,今带着连尘过去赴宴,也有几家人问起,只是自己心里又觉得不妥,并未答应。

  连尘笑道:“妈既不急,就等我认识的人多了再说。”

  连太太颔首道:“只能如此了。不过还是托林太太多多留心些,她比咱们知道的多,就算不替你和城哥儿做保山,她觉得好的人家必定是极好的。”

  林家夫妇二人目光敏锐,看人极准,又都是实心人,不似旁人说亲做媒,总是只说好的,瞒下不好的。前儿有人给连尘说亲,夸得天花坠,她几乎都有所动摇了,后来知晓那家公子早已摆酒唱戏纳了两房妾,恨得她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他们这样人家原是三四妾,算不得什么出格二,但是那家工资在婚前就名正言顺的纳妾,却是给正室没脸,所以连太太十分生气。

  连尘脸上一红,道:“在说城哥儿呢,怎么说起我来了。”

  连太太道:“你比城哥儿大两岁,耽误不得。”

  连尘低头不语,只顾着把玩腕上的镯子。

  连城放学回来看到,不知母姊在想什么,笑嘻嘻地道:“妈和姐姐今去林家,不知林妹妹可好?可恨咱们都大了,不好相见,林妹妹的名声不好了,竟是我的大错。”

  连太太嗔道:“还叫什么妹妹?明儿进了门,就是你姨妈家的嫂子了。”

  连城听了,顿时跌足长叹,道:“我怎么竟忘记了这个?林妹妹比我还小呢,从前我都当她是我妹妹的,以后偏要改称嫂子称呼,竟是便宜她了!今见到林妹妹的兄弟,倒是一表人才,模样儿生得和林妹妹极像呢。”

  连城视黛玉如妹,虽然一别多年,情分却未减半分。

  闻得他提起林智,连太太道:“林姑娘才气极好,难道智哥儿亦然?”

  连城顺口道:“听林兄弟说,远不及林妹妹。不过我看着,林兄弟的才华却较我为高,他可比我小好几岁呢,做的文章先生赞不绝口。”连城初进国子监,认得的人虽有几个,却不多,很是得了林智一番相助,两人年纪差好几岁,倒成了好友。

  连太太喜上眉梢,道:“你们多多亲近些才好,林家弟兄两个都是有出息的人物。”

  观一族之长久,端的看子孙是否长进,哪怕出身贫寒,但是子孙有才能,便能延绵百年富贵。连太太最佩服的便是林家,哪里像自己家,长子平庸,次子纨绔,竟是屡教不改,打也打了,骂也骂了,仍不见效验。好在他们虽然庸庸碌碌,却有几分眼色,不敢做祸及家族的事情,为今之计,只能盼着幼子和孙儿们长进,担起连家门楣。

  连太太给爱女幼子说亲,也是想有一门助力。

  连城却是不在意地道:“放心,不必担心我学两个哥哥。我新近在学西洋画,林兄弟说认得一个外国人,单画西洋画,画的人物器具,栩栩如生,和咱们的画法大不相同,改我去讨教讨教,回来画给母亲姐姐看。”

  连太太忙道:“虽说丹青极好,可也别误了读书。”

  连城擅长丹青,读书却亦不成,怨不得连太太忧心。

  连城眼里闪过一抹愁绪,他知道母亲所忧,然而自己的确不是读书的胚子,便是用了十二分的心思,仍旧不及林智过目不忘的本事,锦绣文章信手拈来,不见半分俗气,只是这些想法不好跟母亲说,便道:“知道了。我去换衣裳,一会子再过来陪母亲和姐姐说话。”

  连太太点点头,目送他回房,忧心忡忡地同连尘说道:“你弟弟酷爱书画,却不大爱读书,这可怎么好?瞅着再过几年也未必能考取功名。”

  连尘素疼幼弟,劝解道:“自古以来,长幼有序,不管三弟如何出众,最终总不能继承了家业。大哥至今没有功名,三弟若有了,大哥该如何想?大嫂和二嫂又是那样的人物,指不定如何酸言酸语呢!且顺着三弟研丹青的意思罢,过些年他年纪大了,自然知晓出将入相的好处了。便是三弟依旧不喜欢读书,但是他在丹青一道上极有天赋,胜常人百倍,未必不是一段前程。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三弟别看年纪小,也是个聪明的。”

  出将入相固然是好,然而没有本事的话,即便出仕,也未必长久。连尘私下早同连城说过,知连城心事,只是父母所愿,他们都不好反驳。

  连太太长叹一声,道:“你说的也有道理,只是你大哥二哥都没有本事,我自然盼着城儿长进,若是做了官儿,也好扶持着两个哥哥和几个侄子,免得将来我和你父亲不在了,家里没有做官的,偌大的家业任人宰割。”

  连尘道:“与其如此,不如好生教养几个侄子。”

  父母不在了,兄弟自然要分家,分了家,就只为自己打算了,谁管谁筋疼?依她看来,连城这样倒好,他从小到大就不懂得和人斗心眼子,做了官不被人吃了才怪,倒不如娶一房淡泊名利的室,挥毫墨,比事事帮衬着两个哥哥强。连尘知道父母都想着长子长孙继承宗祧,也想着兄弟相互扶持,所以她心里的这些想法万万不敢透出来。

  和两个哥哥比起来,连尘和连城情分最好,不愿两个只知享受荣华富贵却一无是处的哥哥连累了连城。连城虽然读书不成,但是心地良善,比两个哥哥强了几倍。

  她不肯透心思,连太太自然不会知道,眼下只顾着儿女亲事。她早就打算好了,带着连尘多多地出门应酬,总会有机缘的。他们家和荣国府原没什么瓜葛,但是和林家好,所以元出阁的前一她也带着连尘过去了。

  贾见了她们母女两个,忙又与她引见昨未曾见到的几家人。今一早贾打发人给俞老太太送了东西后方来荣国府,只比连太太母女早一步。贾母过寿时黛玉没过来,今亦不愿意,倒不是记恨宝玉,只是觉得自己她将将小定,一时不好出门,免得碰到宝玉。

  贾不愿意黛玉登贾家的门,也是这个意思。

  贾母不见黛玉,难免有些失望,看到宝玉亦如此,突然一凛,反而庆幸黛玉不来了。黛玉的姿容风度举世无双,宝玉只见一面便念念不忘,若是再见,岂不是惹出事来?他们家可不能和俞家相比。贾母知道宝玉的脾儿,他不是似贾赦那般好之人,但他行事坐卧不知避讳,落在闲人眼里便成了罪了,倒不如防患于未然,过些日子就好了。

  贾母历经世事,原是极精明的人物,只因素疼爱宝玉过甚,行事一叶障目,往往失了清明,但在宝玉身上,她却是再敏锐不过了。

  所以,贾母只问了黛玉几句,却没再提让黛玉常来的事儿。

  如此一来,府中上下因元出阁热热闹闹的,唯独宝玉闷闷不乐,偏生不好到堂客中去,又不喜见官客,只得在贾母院中大花厅和姐妹们凑趣看戏。

  元出阁的一应事务都是王夫人亲手料理,她管家多年,极有威慑,李纨是寡妇,今不出面,窦夫人不手,王夫人颇觉力不从心,便请了凤姐过来帮衬。凤姐是王夫人嫡亲的内侄女,觉得自己不该过来,几次三番地推拒,最终因贾母开口方过来一趟,但她聪明机变,又是外人,并不如何颐指气使,都按着王夫人的吩咐行事。

  自从贾赦从库房中走一大笔财物后,荣国府很有一点捉襟见肘的味道,金银渐少,好在库存的东西颇多,而且十分珍贵,深受各个当铺的喜爱,尤其恒舒典是薛家的产业,极大地方便了王夫人变卖金银古董,换取金银用在荣国府的开销上,并给元置办嫁妆,不然,光靠库房里的存银,儿无法办得如此体面。

  王夫人疼惜女儿,竭尽所能地预备嫁妆,铺设在院中,几乎耀花了人眼,田庄商铺、珠宝玉翠、绫罗绸缎、古玩字画、胭脂水粉等等一应俱全,都是上好的。

  旁人见了,赞叹之余,都说除了妙玉,京城中少有人及。

  唯有贾对此不置可否。

  初见元的嫁妆,贾便能料到两家必生嫌隙。早些年贾家一心想让元在宫里博富贵,银钱都送进宫里打点,没有给元攒嫁妆,如今出宫后说亲,行事颇为仓促,都是从公中出的,并非二房的梯己,将来出阁,势必也要如此。到那时,答应了的话,怕王夫人舍不得,不答应的话,窦夫人不愿意,少不得贾家的家底又要薄一些了。

  今如此奢靡,来可还有银钱办事?贾赦拿走的那些钱,她可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近半的财物都被带走,居然还有余力置办如斯嫁妆,可见他们都是故意哭穷的。

  有人看完所有,估算了一回,箱银子没见到,不知几何,单是这些嫁妆,竟是不下四五万两银子,想必箱银子也是这个数,凭着贾政一年百八十两的俸禄,哪里能置办得起这些东西?怪道他们两家不分家呢。

  也有人心中十分嘲讽,贾家在京城里如今算是个笑话儿了,他们家只出个王妃,又不是贵妃,背地里议论者众多,大约也明白了贾赦突然离京的无奈。只是,他们背地里暗暗称奇,贾家当真有钱得很啊,去了百万,还能这般富贵。

  更有一干人对此十分羡慕,目都是珠光宝气,忍不住开口赞叹道:“到底是府上才有这样的富贵,京城里有多少能比得上这份体面?”

  怪道人人都说荣国府富贵无匹,果然名不虚传。

  贾母最喜这份体面,谦逊道:“不过是略看得过去罢了。”给元置办嫁妆的时候,因贾母疼爱元,拿了不少梯己添进去,那些都是好东西,自然让人赞叹不已。

  孙辈中贾母最疼宝玉,元次之,余者皆不在意。

  不但荣国府中人人明白,就是外面的人也都知道这件事。

  那人笑道:“这么些还只略看得过去?老太君谦逊太过了,咱们都羡慕不已呢!今年大姑娘出阁了,明儿二姑娘出阁,又是一场热闹,想必场面不相上下呢!”她说话虽是羡慕非常,神色之间却不曾出丝毫,言语之间亦是如此,可见只是奉承而已。

  贾听着声音耳,细细一看,不是别人,竟是曾经见过的邢夫人,只是几年不见,越发得发福了,因此相见时并未认出来。贾一丝诧异之,看其打扮气度,较往年更胜一筹,想来是高升了。

  邢夫人的丈夫如今确实已经升为正五品的官儿了,她随之进京,昨才抵达京城,不然黛玉昨小定,她也会去道贺。邢夫人精明,他们家在京城毫无根基,少不得受人欺侮,若是攀附了高门大户,但凡对自己家略有照应,便能在京城站稳。邢夫人左思右想,除了认得贾外,也就是荣国府了,当年自己险些嫁进荣国府了呢,故今亲来道贺。

  初见元的嫁妆,邢夫人确是羡慕,然而不过片刻她就心平气和了,她有自知之明,嫁给现在的丈夫是福,进了贾家她可不住王夫人那样神色木讷心里有成算的人物。

  听了邢夫人的话,窦夫人嘴角掠过一丝笑意,口道:“可不是!我原本想着丫头出阁,二三万两银子就足够了,不想二太太心疼大姑娘,又是当家主母,管着府里大小的事务,置办了这样的嫁妆,我们的丫头也不能差了,明儿丫头出阁,也得劳烦二太太按着大姑娘的例预备,到时候还有你羡慕的时候。”

  贾母不肯分家,府里都由着二房做主,这回元的嫁妆都是从公中所出,王夫人攒的那些嫁妆只占了不到二成,与其等到元出阁后自己开口,倒不如今当众言语。和元的身份孰高孰低,众人心中明了,作为大房长女,总不能比元的嫁妆少。

  的出身和元的出身,差的可不止一截,未来又有做官的兄长做依靠。

  窦夫人早知贾母和王夫人的心思,有些事儿藏着掖着的话,自己家只能吃亏,今开口,众人皆知,到那时她们便得想方设法地料理。

  邢夫人见窦夫人神色从容,气度雍容,自己也听说了一些贾家的事情,佩服不已,笑道:“府上爱惜女儿,所以如此大方,老太君慈眉善目,世人都说是最最慈悲的老人家了,素又疼孙子孙女,想来不会亏待了二姑娘。”

  贾母和王夫人面色一变,冷冷地看着窦夫人,窦夫人只当没有看到。

  等明年出阁后,她就启程去和贾赦祖孙三代团聚,京城中的事情再也见不到了,临走前替多谋些好处,不枉她在自己跟前这些年。

  果然不出自己所料,贾微微一叹,有些无奈,两个哥哥家竟到了这样的地步,可是她也知道过不在窦夫人,贾母偏心她看在眼里呢,道:“谁家不疼女儿呢?嫁妆多,底气足,母亲和二嫂都是慈善宽厚的人,行事向来不偏不倚,元丫头有的,丫头自然也有。”

  岂能和生在大年初一的元相提并论!王夫人气怒集,险些口而出。

  听了贾的话,贾母的神色也是微微一变。

  窦夫人立刻接口道:“姑太太说得极是,老太太和二太太公道得很,反倒是我多心了。老太太,二太太,我在这里赔罪了,都别怪我才是。”

  贾母哼了一声,没有言语。

  邢夫人目光一闪,察觉到了其中的暗汹涌,想起素听闻关于荣国府的见闻,不由得再次庆幸不已,若是自己嫁到贾家,面对王夫人这样厉害的妯娌,自己出身不如她,不知道是何等境况。她走到贾等人跟前见礼,笑道:“听说林姑娘大喜了,偏生我们昨儿个才到京城,竟错过了,扼腕不已。今见到林太太,也该道一声喜。”

  贾起身还礼让座,道:“有心了。”

  寒暄了几句,邢夫人又道:“我那侄女儿岫烟心里记挂着太太和顾二,这回我们进京,她托我带了些东西,有太太的,也有顾二的,还有灵台师父的,明儿打发人送过去。”借机和这几家好,于她丈夫的前程好处多着呢。

  贾记得邢岫烟,倒是个好孩子,点头笑道:“难为邢大姑娘惦记着我们。”

  时隔多年,邢夫人又形容大改,窦夫人已不记得邢夫人了,趁着更衣之时问贾,贾并没有瞒着她,她想了想,笑道:“早听说过她了,瞧着她的模样,如今过得倒也好。”

  窦夫人有一种感觉,离开荣国府,过得更好,当初的邢夫人如此,凤姐亦如此。

  想当初,若没有贾手,邢夫人和凤姐可就真的是妯娌了。

  贾道:“各人都有各人的机缘。”邢夫人进了荣国府未必是福,她虽精明,却不如窦夫人有魄力,而且出身实在是太低,又的确有些吝啬的子,儿弹不住富贵双全的王夫人,大房一脉势必积弱不堪,其后果可想而知。

  窦夫人一笑,心中了然。

  外面来说西宁王府的人来了,姑嫂二人方都出去,看人抬嫁妆。

  十里红妆,风光无限,观礼之人和路边百姓见了,都赞叹不绝,道:“也只他们家这样热闹了,别人家再不能的。今嫁出去一个,明儿再嫁一个女儿,怕也是这样的热闹,这样的富贵,真真是让咱们都长了见识。”

  也有人笑说:“到底不如苏大人嫁女,陪送合家几辈子财物,那才是震撼人心呢!赶明儿,比这好的不是没有,就拿林大人来说,谁不知道那也是顶顶疼女儿,场面哪能小了。”

  又有人道:“想必咱们能见得着,不过有苏大人家珠玉在前,林家再舍得也得留给儿子。”

  如此言语,不一而足。

  若是林如海在这里,必定莞尔一笑,早在给黛玉预备嫁妆的时候,他就想到了出嫁的场面,他们家和苏家财力虽然不相上下,可到底苏家仅有妙玉一个女儿,自己却有三个儿女,家产三分,再多都不会出格,有苏家在前面惹人眼呢。

  元出阁后,尚未回门,窦夫人便要求王夫人按着从公中为元出的例取东西,好给做嫁妆,来年十五岁,自己攒的那些嫁妆远远不足。

  王夫人听了,又气又恨,忙来请贾母做主。

  给自己儿女的东西,王夫人素来大方,但是对于外人,自然便不是了。

  黛玉、湘云皆已定亲,林家也好,史家也罢,都没有适龄的女儿了,虽有湘雪,奈何史家和贾母不亲,王夫人纵知贾母对宝钗不,但没了人选,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和贾母便没有了分歧,素反倒恭敬起来,横竖贾母最疼的始终是宝玉。

  似今这样的事情,一则王夫人便为了表示自己对贾母的敬重,请示贾母,二则王夫人做惯了幕后的人,从不做出头的椽子。

  面对贾母和王夫人同样的不悦,窦夫人振振有词地道:“不管怎么说,丫头的出身不比西宁王妃低,我们老爷的品级犹在二老爷之上呢,就算是个庶出的,她也不比西宁王妃差。二太太舍得给西宁王妃预备那么些嫁妆,怎么到我们丫头身上就舍不得了?府里可还没分家呢,老太太和二太太一碗水端平了才好。”

  富贵之家结亲,嫁妆和聘礼都是相差无几的,毕竟讲究门当户对,嫁妆聘礼亦然,前者胜过后者的不是没有,西宁王府的聘礼便是远远不如元的嫁妆之多。当然,指的是箱银子,明面上的嫁妆和聘礼聘金差不多,不然的话,西宁王府脸上不好看。

  宋大人门第不如荣国府,家资亦不如,即使倾阖家之力,聘礼和聘金恐也不如西宁王府,但是窦夫人已有打算,嫁妆丰厚,过去的话,底气十足,也就没人在意她是庶出了。

  嫡庶分明,窦夫人总有想得长远些。

  贾母闻言,怒道:“你们还想怎样?大老爷拿走了三万两黄金你们还不足?给预备嫁妆绰绰有余了,府里那几个钱,你们竟不放过?”贾母十分明白,经过此劫,库房里实在是没有多少钱了,她还想留给宝玉,如何能任由大房挥霍?

  窦夫人淡淡一笑,不急不缓地道:“老爷拿走的是在任上打点花费的,当时老太太答应了,怎么却又说让的嫁妆从里头出?老太太想一想,老爷琏儿这一去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哪一样不需要打点花费?府里的东西有多少,我不知道,老太太想来清楚得很,难道只给二老爷家,不许我们用不成?莫说老爷不在京城,就是在京城里,我替要府里预备嫁妆也是名正言顺的事情。西宁王妃晒嫁妆的时候人人都看在眼里,丫头出阁若是寒酸太过,外人岂不是说咱们府中两家不和?到时候府里又有什么体面呢?”

  贾母面色一沉,道:“丫头如何能和西宁王妃比?西宁王妃嫁过去就是王妃,故而嫁妆丰厚了些,丫头过去连品级都没有。”

  窦夫人道:“话可不是这么说的,嫁妆丰厚与否是娘家给的,和未来夫家有什么相干?夫贵荣,品级是出嫁后的事儿,嫁妆是出阁前父母的心意,谁不知道嫁妆越多越好?西宁王妃现今的身份比我们高些,可论及出身,却还不如丫头呢!”她忍不住又重复了一遍元的身份之别,半点不肯让步。

  王夫人气得浑身颤抖,她素来笨嘴拙舌,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驳。

  窦夫人摆了摆手,道:“老爷和琏儿虽然不在,我们娘儿俩却不是任人欺侮的。二太太按着西宁王妃的嫁妆置办,我和丫头心里感激,若不然,我倒要出门问一问旁人,到底是府里不知礼呢,还是我强人所难。”

  窦夫人在闺阁时就不大在意名声,何况今。她能如此,贾母和王夫人却不能不在意,毕竟元刚出嫁,宝玉尚未说亲,名声若不好了,对姐弟二人都不好。

  贾母无可奈何,只能妥协,让王夫人依言置办。

  王夫人焦虑异常,等到窦夫人离开,心急火燎地道:“老太太,府里都被他们掏空了一半儿了,哪有那么许多东西?二丫头嫁的又不是高门大户。”

  一想到要比着元的嫁妆,王夫人就觉得不平。

  在她心里,元的福气大,宝玉的福气更大,谁都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贾母看了她一眼,冷笑道:“难道你想让大太太出去说咱们家阖家不睦?到时候老爷和宝玉有什么体面?大太太要的东西,你从库中挑,除了我和你给王妃私自添的那些,剩下的那些不是古玩绸缎家具玩意儿,就是头面首饰,库房里也有不少,不必再打新的。”

  若是以前,贾母不至于如此,现今她恼了窦夫人,也恼了

  贾母向来唯我独尊,自认是家里的宝塔尖儿,无人敢违背,从前窦夫人和她没有利益分歧,对她又恭敬,兼之为了压制王夫人,她便对窦夫人极好,后来贾琏年纪渐长,宝玉又已长成,两房各为自己打算,大大损伤了宝玉的利益,贾母便冷淡起窦夫人了。

  王夫人迟疑道:“还有箱银子呢!”

  给元箱银子她足足预备五万两,也就是从库房中拿了五千两黄金,无法,库房中的现银不多了。可以说,这五千两黄金是库房中最后一笔了,剩下的银子不过二三万两,要不是她自己有梯己,贾母也有,后都留给宝玉,她才不会如此心平气和地面对余钱。

  至于府中的花销王夫人半点不担心,节俭些,进项能支撑一半,余下一半自有各处的孝敬,贾政现在升官了,朝中上下有不少投到荣国府门下求庇佑呢!

  贾母道:“王妃的箱银子是你给的,将来二丫头出阁,自然也该大太太给。”老太太也是无奈之举,贾赦一房不贴心,又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走那么多钱,以后平分给贾政时岂不是白白少了三十万两?所以贾母不大在意的嫁妆厚薄了。

  王夫人心神一松,笑着应是。

  窦夫人却不是任由人糊的,元的嫁妆单子一式两份,一份留在贾家,窦夫人执意要比着单子置办,亲自挑选东西,所挑的都是好东西,气得贾母和王夫人又是一阵心痛。库房中的银子不足以作箱银子,她便挑东西折变,倒也了四五万两。

  这时,窦夫人忍不住惊叹荣国府发家的豪富,价值千金的宝物数不胜数,很多都是前朝皇宫和达官显贵家中的东西,她曾在一些书籍野史上看到过原先的主人是谁。

  经她这般,库房愈加空,竟是十去七八了。

  然而,王夫人比自己更明白荣国府的账务情况,却依然和往日一般,毫无俭省之意。

  不等婆媳二人知道如何气恼,西宁王府忽然传来消息说,元随着西宁王爷驻扎平安州,不启程。婆媳二人哪里舍得元远离京城,但是元新婚燕尔,总不能和西宁王爷分居两地,便宜了西宁王爷的姬妾,只得含泪送她远行。
上一章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下一章 ( → )
溯源之旅原来是美女啊综琼瑶之执子颠覆水浒之梁女佣上位计划最强女配HP之赎罪抱剑观花红楼-敬哥穿成戒指怎么
蛤蟆小说网提供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87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