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40章及《红楼之林如海重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作者:双面人 书号:356  时间:2016/9/14  字数:11928 
上一章   第040章    下一章 ( → )
  从王子腾脸上丝毫看不出因自己斩杀王豪的愤怒,他虽已四十余岁,仍是眉目明,端的英武,眉宇间依稀与王夫人有三分相似,果然不愧是兄妹,林如海掩下眼里的厉,微微一笑,抬手还礼,温润如玉,似乎全然不知王子腾曾经和叶停见过面。

  那件事发生后,林如海看似不曾放在心上,让人觉得他心豁达,实际上却派鼓瑟带人悄悄查访,终究还是找到了打晕鼓瑟的人,顺藤摸瓜查到了王子腾。

  叶停以为在扬州用金陵的人就万无一失了?可笑之极。纵然那两个人不是王家的,明面上与王家也没有什么瓜葛,而是和叶家十分亲密,但他们却没有料到林如海对王家的细事知道得太多,那两个人的主子曾得过王子腾的额外照应,才升了如今的官儿。

  林如海本就在殿外,两人相距极近,须臾之间,王子腾便走到了跟前,虽说在大明宫殿外许多人都不敢喧哗,但是王子腾是何人,当真是宣康帝跟前的红人,他看着林如海,微笑道:“如海兄,一别多年,当真是风采依旧。”

  林如海亦是淡淡一笑,这时,听到里面宣他觐见,忙告罪一声,才走了两步,忽然回过头,朝王子腾笑道:“王大人亦然,听说金陵应天府通判付泉得了王大人的举荐?”

  付泉,正是和叶家十分亲密却曾经得过王子腾恩德的人。

  王子腾一怔之间,便见林如海进去了。

  彼时宣康帝正在批阅奏折,林如海随着卢新进去,连忙三跪九叩拜了下去。

  宣康帝闻声,放下手里的朱笔,摆了摆手,道:“卿家平身罢。”

  林如海站起身,他已有多年没见过宣康帝了,此次再见,只见他苍老了许多,鬓边如霜,不由得心生叹息,倒是威严依旧,眸子里光四。对宣康帝林如海并不担心,毕竟他知道宣康帝的寿算,十年后退位,又活了将近十年,他死后,新帝才掌握实权,可见宣康帝的精明。他虽然仁慈宽厚,但并不昏庸,不然何来如今的盛世太平。

  林如海悄悄打量宣康帝的时候,宣康帝亦如此看他,虽经岁月,依旧风度翩然,忍不住笑道:“几年不见卿家,倒一如从前,无甚变化。”

  林如海忙笑道:“都是托了陛下的恩德。”

  宣康帝莞尔一笑,还未开口,忽有小太监匆匆跑进来通报道:“老爷,有山海关八百里加急急呈御前,兵部员外郎正在殿外。”

  宣康帝听了,当下顾不得林如海,忙命觐见。

  林如海虽是重臣,却不管此事,唯恐密,正意告退,哪知宣康帝一摆手,道:“卿家且候在一旁,待见了加急公文再说。”

  林如海听了,只得站定。

  卢新等人在旁边暗暗咋舌不已,亦十分庆幸,宣康帝果然看重林如海,竟容他在御前,须知八百里加急公文一向要紧之至,不容他人知晓,尤其是边疆战之事。

  一时便有官员大步进来,递上公文,道:“陛下,东北鞑子暴动,攻城略地,无恶不作。”

  宣康帝看罢,拍案怒道:“好鞑子,才开,便做如此恶事!竟敢联合蒙古,伤我百姓。卢新,宣兵部、户部一干官员进宫。”

  卢新答应一声,忙亲自去宣召众位三品以上官员。

  林如海心头却是一惊,想起来了,上辈子此仗足足打了三年,不知作践了多少人力物力,方将蒙古同洲鞑子镇下去,令其俯首称臣,蒙古一向同洲联姻,两方联手,又都是马上英豪,身处极北苦寒之地,关内人觉得十分寒冷,他们则习以为常,着实难对付。

  林如海又想,张大虎便是在此仗中步步高升,此次是否该当劝他请旨前去效力?忽听宣康帝问道:“林卿家如何看?”

  林如海抬头见宣康帝已将方才的兵部员外郎打发出去了,又见宣康帝目光炯炯,忙躬身道:“回禀陛下,微臣不知来龙去脉,实无主意,不敢妄言。然关外、蒙两处皆是狼子野心,从未息入关之心,他们为茹饮血之辈,生凶残,遥想成吉思汗屠城万千,血成河,此时若不派兵将其赶回去,百姓苦矣!”

  宣康帝赞许道:“朕亦有此心。”

  林如海依旧十分恭谨,宣康帝心意他早知,对此一点儿都不诧异。

  因兵部官员未至,宣康帝又看了林如海一会子,冷不丁地问道:“且不提此事,倒是太子有今,多亏了你当提点苏卿家。”

  林如海心中蓦地一动,莫非这就是宣康帝宣他进宫的原因所在?林如海抬起头,面上茫然,诚惶诚恐地说道:“太子殿下皆是陛下教养,英明神武,人人称赞不已,微臣见识鄙薄,虽曾见过苏大人,何尝提点过什么?”

  宣康帝撂下手里的加急公文,笑道:“朕看不然罢?太子心朕极明白,偏生苏黎从你那里回京,又见了太子后,太子便大改了好些。”

  林如海垂下眸子,抬起时已是平静非常,道:“苏大人原是微臣同窗,又是师兄,只有他教导微臣的,再没有微臣教导他的道理。那年,苏大人路过寒舍,实是托微臣姑苏老家的人照应其女,此事臣已在折子上禀明,绝无欺瞒。至于苏大人是否和太子殿下说了什么,臣远在江南,确是一无所知。”

  林如海和苏黎说的话,苏黎只告诉太子一人,又在回信中说明,除此之外,再无第四人知晓,事关重大,他们都不是傻子,哪敢半分。太子如今虽不会拉拢朝臣,但是林如海的盐政之位何等要紧,他不会得罪了林如海。

  就算提点了苏黎,林如海也不能实话实说,为君者,最忌下面揣摩圣心,把他的心思猜测得八、九不离十,但是林如海确实对宣康帝忠心耿耿,又不愿十分欺瞒,遂半吐半地道:“不过圣人说微臣提点苏大人,微臣记起来了,微臣当初着实感慨了一句,只说太子殿下如今年纪大了,已做了父亲,想是能设身处地地为陛下着想了。”

  宣康帝一怔,问道:“只说了这句话?折子上何以未言?”

  林如海忙笑道:“太子殿下如何,原不该微臣妄言,微臣一言既出便暗暗后悔,因此不曾写于折子上。微臣已做了父亲,自然明白做父亲的苦心。”

  宣康帝不觉一笑,道:“朕却不知你明白什么苦心。”

  林如海想了想,道:“微臣如今儿女双全,只想着长子孝顺父母,爱护幼妹,足矣。太子殿下素来孝顺陛下,又爱护下面弟妹,实是尊崇孝悌之道,原本没有微臣说话的余地,因此请陛下谅解微臣一时妄言。”说话又是半真半假。

  宣康帝静静地看着林如海,心里却是一动,感慨万千。难怪太子第二便改得那样厉害,想是从苏黎嘴里听到林如海之言心中有所触动,当真是长大了。

  宣康帝最疼爱的儿子非太子莫属,哪怕这几年太子行事让他有所惋惜,仍是对太子寄予厚望,因此看着太子一改从前,孝顺自己,友爱兄弟,在朝堂上也不再和那一起子官员胡闹,宣康帝实在是欣慰非常。

  林如海瞧着宣康帝脸上并无愠,暗暗松了一口气。

  宣康帝咳嗽一声,问道:“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言语了?”

  林如海摇头道:“微臣一句妄言便已十分后悔,哪敢再说别的?只是说了些儿女之事,并未涉及公务。幸而太子殿下宽宏大量,未曾因此怪罪微臣。”

  宣康帝听了,脸微笑,道:“太子自然是极好的。想来他也记着你一语惊醒梦中人,年初建议朕赏赐令千金一些东西。听说,令千金生在花朝节?”

  闻得宣康帝此问,林如海便知他不再追究自己和苏黎说了什么,忙答道:“正是。”

  宣康帝笑道:“倒是个好日子,想是有造化的,好生抚养罢。”

  林如海一怔,连忙称是。他最疼黛玉,便是宣康帝没有这话,他亦不会亏待黛玉,不知道他来京城这么些日子,黛玉如何了。

  宣康帝又因张大虎一事赞扬了林如海几句,方问任上诸事,林如海上任后,税银猛增一倍有余,既未亏空,又无超支,看着源源不断入库的银子,宣康帝如何不满意,也因此决定林如海连任。对此,林如海早有预备,亦细细禀明。

  及至到了兵部户部诸官员皆至,林如海方告退出宫,宣康帝却又赏了不少东西。

  张大虎早在宫门口等着了,虽知林如海的本事,到底焦虑非常。在他身后,既有自己的两名小厮,还有林家的大小管事,自然都为林如海担心,见林如海平安出宫,又见小太监捧着许多东西,忙走上前来。

  林如海含笑拍了拍张大虎的肩膀,道:“回去再说。”

  才回到家,张大虎忙不迭地问道:“老爷,圣人没怪罪老爷什么罢?”

  林如海呵呵一笑,指了指大小管事从小太监手里接过来的东西,道:“若是怪罪我,哪里来这么许多东西?叫人把东西供起来,等回南时再带过去。”

  下面喜不自胜,连忙口答应。

  张大虎一直为此悬心,听了这话,心里一宽,也笑了。

  张大虎道:“顾大人代了,等老爷平安回来,好歹打发人去说一声,好放心。”

  林如海便打发管事去了,他自己却带着张大虎去了书房。

  张大虎自小读书识字,如今文武双全,林如海不在时,书房都是他用的,林如海虽以世家出身自傲,但从不在意张大虎的出身,早早吩咐了大小管事不得怠慢,因此看到壁上悬挂着的刀剑,张大虎脸上一红。

  林如海笑道:“坐罢,我不在京城时,你只管住在这里,东西放在这里亦是理所当然。”

  张大虎一脸感激不尽。没有林如海,哪有他今?只怕早饿死了。现今林如海教他读书,让他习武,又送他考试,当了官,又给地方住,又让下人帮着自己打点,又要给自己娶媳妇儿,便是亲生父母能做的也比不上林如海的用心。

  林如海忽然想起张大虎之母的事情,恐怕如今正在赵家,该当设法让他们母子团聚才好,正在这时,管家来回道:“老爷,各处的礼物可要送过去?”

  林如海理了理袖口,道:“在京城停留不会太久,数便要回南,未必各处都拜见,且先将礼物送去罢,只沈、贾两家送拜帖,余者只送礼,好生送过去。还有,给赵家小姐的礼物,按照往年,送到北静王府,托北静王府转交给赵家小姐。”

  管家一一谨记在心,忙去料理。

  林如海到了此时,方得空更衣梳洗,歇息一回。

  却说王子腾看着林如海的背影,掩饰不住心底的惊骇,付泉求到他门下乃是十年前的事儿,不是如今的通判之职,当初只是个七品知县,连和付家祖上有一点子亲戚的叶家都不知道,何以林如海竟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还是他察觉到了什么?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当初何等风光,王子腾自忖那条计策天衣无,没想到不过区区数月,林如海便查到了底细,果然不能小觑,难怪圣人如此重用。

  念及于此,对于林如海,王子腾心中又多了几分忌惮。

  想到林如海已经知道了此事和自己有关,王子腾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及至从宫里回到家中仍未松开,得罪了谁他都不怕,偏生是林如海,不知道他会生出什么心思报复,他深受宣康帝重视,不下于自己,真真让自己防不胜防,为今之计不能承认自己认得付泉。

  王子腾并不怕林如海,只是到底忌讳些儿。

  如今,史父已死,史鼐、史鼎丁忧,贾赦仅是一等将军,贾政才升了从五品员外郎,薛老爷重病,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中独他一人位高权重,乃是京营节度使,威风八面,贾家、史家和薛家谁都不敢得罪他。王夫人掌管荣国府,贾珠兄弟姐妹几个得宠,未尝不是因为有他在,每年请吃酒,贾珠兄妹常常都是除了他们家,别处再不去的。

  彼时王子腾夫人正在忧愁长女王熙凤的婚事,才送走几个好的诰命夫人,见王子腾回来,忙走上来,好容易坐下来,开口道:“凤哥儿如今大了,老爷好歹有个章程才好。”

  王子腾回过神,问道:“前儿不是跟你说了几家门当户对的?”

  王子腾自恃位高权重,多少人奉承巴结,趋之若鹜,闻得凤姐正当妙龄,已不知道有多少人家踏破了门槛子,只是他有心给凤姐挑一个比贾琏更好的,先前挑的几家都是和他们好的,一旦联亲,两家齐心合力,势必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王子腾夫人听了这话,抱怨道:“说了有什么用?虽然门第根基富贵都是齐全的,奈何品貌才学气度都不如琏儿,哪里看得中?我都瞧不过去,何况凤哥儿打小儿和琏儿他们兄弟几个一处混到大,更加觉得不满意了。再说,虽有几家公子极好,比琏儿还强些,奈何他们不是年纪轻轻就订了亲,就是看不上咱们家。”

  若是王夫人争气些,让贾母同意贾琏和凤姐的婚事,她如今就不必这样愁闷了。王子腾夫人叹了一口气,谁能想到贾母居然会突然改了主意,咬定两家已是姻亲,不必再亲上加亲,依她看,贾家是想另外再多一门显赫亲家罢?倒没想到贾家竟还有这样聪明的人。

  丈夫出息,王子腾夫人的地位亦是极高,除却诸公主郡主太妃王妃并国君夫人等,她便是头一等尊贵的人物了,在儿女婚事上难免挑三拣四,况她深知凤姐的子,杀伐决断,有男儿气概,偏生眼里容不得沙子,又要强,总得挑个能让她拿捏得住才好,不然,送女儿过去受委屈不成?因王子腾疼凤姐,王子腾夫人也不愿委屈了女儿。

  王子腾脸上闪过一丝威严,道:“你不必再多想了,那些既瞧不中便算了。听说顾家进京了,明儿你请顾家的夫人吃酒,透些意思,我瞧着顾家的大公子极好,年纪和凤哥儿十分相配,若能结亲,倒是喜事。”

  王子腾夫人因未听顾家进京,便开口问道:“顾家?哪个顾家?京城里有好几个顾家呢。那个和琏儿外祖家情好的顾明不过是暴发新荣之家,哪里配得上咱们家?”

  王子腾道:“我说的是今已升为翰林院侍读学士的顾越。”他在宣康帝跟前极有体面,焉能看不出宣康帝意重用顾越的意思,顾越的大哥虽然犯了重罪,但是顾相国余荫犹在,他们这些人家亏空几百万两银子宣康帝尚且款待,何况顾家只有顾越一脉出息。

  听到是顾越家,王子腾夫人抚掌笑道:“我记起来了,顾大人的父亲可是顾相国呢,长公子迅哥儿今年十八岁,听闻去岁已经中了举人,惜今年竟不曾参加闱。若不是因为他们先前出了些事情,又远离京城,现今在京城里已不知道多少人家看中这样的乘龙快婿了。既然老爷这样中意他,明儿我就下帖子请顾夫人来,只是他们家几时进京的?竟未听说。”

  王子腾道:“听说顾家和林家一同进京,林如海既已进了宫,想必顾家亦抵达京城了。”

  闻得林如海进宫,王子腾夫人吃了一惊,随即默然不语。王子腾恼恨林如海斩杀了王豪,她心中明白,自然不认为王子腾会和林如海结

  王子腾想起出宫后着人打探来的消息,不觉陷入了沉思。

  众所周知,林如海和顾越情极好,老相国过世,顾家大爷坏事,对他们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不知凡几,然而林如海始终如一,他比顾越早三年高中,即便远离京城,亦时时刻刻写信请人照应顾越,不然凭顾越一腔傲气,能在翰林院里游刃有余,如今又能这么快进京?还不是因为宣康帝跟前有和林如海好的人一直提醒着宣康帝。

  如今顾越做了侍读学士,那是在宣康帝跟前走动的,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总能比别人窥得先机,林如海即便远在江南,只怕也不会断了京城的消息。

  王子腾心中比较了几家,终究还是中意顾迅做女婿,道:“横竖林家不在京城,他们家和林家好咱们也不必怕什么,难道和林家能亲过亲家去?顾家势不如从前,咱们家与之联姻便是助了他们一臂之力,再者顾迅老实本分,凤哥儿过去也能弹得住。”

  顾家门楣比王家还高些,又是书香世家,虽说败了,可败中有荣,王子腾夫人也认得顾夫人,最是温和敦厚之人,如今他们家在京城里只算三,远远比不得王家的权势,想能善待凤姐,故王子腾夫人心里十分满意,只盼着凤姐敛些子,好生学王夫人才是,虽不是荣国府名正言顺的当家主母,但谁不知道她是荣国府当家人?

  次,王子腾夫人同细细凤姐一说,凤姐九月便及笄了,闻言,不觉羞红了脸,旁边平儿、安儿、喜儿、乐儿四个丫头俱瞅着凤姐抿着嘴笑。

  过了一时,凤姐抬头正道:“太太竟是同他们说好了再说罢,别又和贾家一样,不过是咱们一厢情愿,他们家无意,倒像是咱们家巴结着贾家似的,蹉跎了好几年,好生没脸。也不想想,咱们王家何等威势?便是扫一扫地子也够他们家过一辈子了。”

  凤姐在母亲跟前行事十分利落,又耽误了两年说亲,王子腾夫人因此十分疼她,说到人家总会问她几句,她倒不害臊,听了她这话,王子腾夫人心头一凛,点头称是。

  不说王家如何瞧中了顾迅,林如海却递了拜帖去贾家,方登门拜见。

  闻得林如海又得了宣康帝的赏赐,听说八百里加急进宫时他也在,宣康帝竟未曾让他避开丝毫,贾母并贾赦贾政等人顿觉与有荣焉,早已等在家中了,相见后,贾母便命娘抱着贾宝玉上来拜见姑父,一时竟忘记询问贾母子三个如何了。

  宝玉被娘抱在怀里,因尚未留头,便未束冠,饶是这么着,头顶一点胎发仍旧缀着珍珠和金坠脚,打扮得十分华丽,穿着大红缂丝八团兰花小袄,银红二金百蝶穿花子。面如中秋之月,晓之花,浓眉长睫,明眸皓齿。项上戴着赤金累丝项圈,又有一五彩丝攒花结绦子,系着那块从胎中衔来的五彩美玉。

  林如海目视良久,顿时想到了黛玉在荣国府里备受风刀霜剑,也唯有宝玉一人略可安慰,可惜林如海游之间,知晓不少细事,既云爱护黛玉,何以都将灾祸引到黛玉身上?便是贾宝玉极好,也不是林如海心中的乘龙快婿了,遂转而对贾母并贾政等人道:“此子天资颖慧,若好生教养,规引入正,必然是前程不可限量。”

  贾母自是悦,笑道:“咱们家功名传世,富贵百年,如今子孙虽多,却都比不得宝玉,实在是有着天大的造化,将来须得劳烦姑老爷好生提点一番了。”

  贾政虽恨宝玉抓周只抓脂粉钗环来顽,然终究是自己的嫡子,又衔着通灵宝玉,故面上严厉,实则疼惜,听了林如海和贾母的话,他忙谦逊道:“不过是情乖张诡奇一顽童罢了,哪里就有妹婿说的这样好?”

  贾母不地瞪了贾政一眼,又脸慈爱地命娘将宝玉送到身边。

  林如海说话间,又摘下腕上一串沉香手串作礼。他身上除了玉佩、扇子等物外,余者一概不戴,今儿还是想着来贾府,方择了一串沉香手串套在腕上,乃笑道:“今过来,竟未有好礼,唯有圣人昨儿所赐手串,给宝玉顽罢。”

  贾母闻得是圣人所赐,自觉体面,忙命宝玉拜谢。

  宝玉见林如海面如冠玉,目若朗星,清俊非常,举手投足间令人见之忘俗,实不似伯父、父亲一般,心中亦觉亲近,笑道:“多谢姑父。”

  林如海听他口齿清楚,心中一叹,确是佳儿,资质较林睿不遑多让,他上辈子做的诗词歌赋林如海亦曾见过,尤其是芙蓉女儿诔几乎可与黛玉之葬花词堪称双璧,奈何贾母溺爱太过,致其一味娇养,不知约束教导,竟成了一事无成的纨绔子弟。

  即使贾宝玉如此,却非林如海心中佳婿,贾宝玉固然心地良善,又天然一段风,不同俗,见解非同一般,实高于世人之上,然而他却是偏激太过,更重皮囊,实际上,男子并非一无可取,女子亦非白璧无瑕,相合,方是正道。

  又听贾母说道:“宝玉实在是由不得我不疼,今年才两岁,已经由他姐姐教导识字了,可见将来定在珠儿琏儿之上,定能光宗耀祖。”

  贾珠和贾琏皆在旁边,听了贾母的言语,贾珠心中黯然,自从贾宝玉出生后,他在家中地位确实大不如从前了,幸而还有父母疼爱,但也只是一味督导自己读书上进。贾琏却是微微撇了撇嘴,不以为然,难道夸赞宝玉,非得贬斥他们才好?望了贾宝玉一眼,贾琏眼底掠过一丝厉,听贾母处处出来的意思,似乎全然不顾他们大房,让宝玉继承家业了,难怪父母心中不忿,幸而他们早早地有了打算,不然,一点子都捞不着。

  想到此处,贾琏看向林如海,姑父如此夸赞贾宝玉,可见也瞧出贾宝玉资质不差,只不知道他如何看待贾母的打算。姑父曾经说过,长幼有序,嫡庶有别,想必不会和贾母一样只顾着宝玉,而撇开他和贾珠。

  果然,听得林如海笑道:“府上几个哥儿都是好的,琏儿珠儿已中了举人秀才,想来明儿宝玉亦然,一门三进士,那才是光耀门楣呢。”

  贾政听了,欣然道:“若能如此,我便放心了。”

  林如海又对贾母说道:“只有一件,宝玉如此资质,实是钟灵毓秀,想来岳母并内兄夫人对之极钟爱,但是后生却不宜如此,溺爱太过未免致其荒疏学业,而后一事无成,因此,宝玉须得好生教导方能成才。”

  贾政赞同道:“妹婿说得不错,将来必定好生严管宝玉。”

  贾母却有些大不以为然,道:“宝玉天生异象,如今又随元识字,聪明可见一斑,哪里用得着严加管教?何况宝玉生得单弱,更该谨慎,一味严管反而不好。”

  林如海暗暗叹息,宝玉虽是天生的情,但终究还是溺爱太过,想来是因贾珠之死,导致贾母一干人等都不敢十分令其读书,唯恐他和贾珠一般落得早亡的下场,只是贾珠早亡,皆因呕心沥血苦读太过,反误了身子。

  看向贾珠,觉得更苍白憔悴了些,林如海不有些心疼,若是他的儿子,哪能如此?宁可晚些入世,也不能罔顾身体,遂关切地道:“珠儿怎么比上回见更憔悴了些?依我说,竟是好生调养身子要紧,你才多大年纪?瞧着倒比我还弱些。”

  贾珠忙躬身道:“多谢姑父提点。”

  贾母方看向贾珠,顿时心疼不已,忙对贾政道:“你怎么看着珠儿的?瞧你把他成什么样儿了?他才多大就考中了秀才,你还有什么不足?京城里除了琏儿得圣人恩典,谁家还能比得上珠儿长进?竟是听你妹婿的话,缓一些儿,让珠儿养好了正经。”

  林如海也道:“瞧珠儿比琏儿还大两岁呢,倒不如琏儿长得高,也不及琏儿气好。虽说读书要紧,总也不能因为读书,误了别的,君子六艺,骑也算其中之一呢。”

  贾政看了贾珠一眼,果然不如贾琏面色红润,精神抖擞,只是贾琏天生的淘气,常和一干纨绔子弟骑马打猎,哪里又比得上贾珠勤奋?故嘴里答应,心中却不以为然,家里金奴银婢伺候着,人参燕窝吃着,难道还能作践坏了爱子的身子不成?

  贾母也知贾政一心盼着贾珠成才,如今贾琏已是举人了,贾政对贾珠更加严厉了,只得转移话题,问道:“儿他们母子三个可还好?”

  到了此时,贾母方想起忘记询问贾母子三个如何了,不十分惭愧。

  林如海知其意思,含笑道:“有劳岳母记挂着,一切安好。”

  贾母嗔道:“我自然知道你照顾他们的好,只是睿哥儿如今多大了?上学读书了不曾?玉儿我还没见过呢,生得如何?喜欢什么?明儿你回去,我预备些好东西给她。我倒想见见玉儿,偏生相隔千里,一时竟难得见了。”

  林如海淡淡一笑,道:“睿儿早在三岁启蒙,五岁上学,如今将十岁,学业平平,不及珠儿琏儿多矣,小婿打算明年送他到姑苏书院读书,也好结些同窗好友,免得他坐井观天,一味自高自大。玉儿年纪虽幼,却生得好聪明清秀,因她抓周时只抓了些诗经笔墨,想来颇有祖宗之风,小婿已打算好生教导她读书了。”

  听了林如海的话,各人面色各异。

  贾珠和贾琏见过林睿,哪能不知道林如海话里谦逊,林睿才思敏捷,小小年纪甚似林如海,如今若不是年纪太小,早就能考试了,只是林如海早前说他太小,尚未明理懂事,待他十三四岁时方令其去考试,并不急于一时。

  贾赦如今只认为自己儿子第一,但他也知道林如海的本事,其子聪明伶俐,岂能真的学业平平,若是平平,也便不是林如海的儿子了。

  贾政却是深信林如海,愈加期盼贾珠一朝金榜题名,扬眉吐气。

  贾母则道:“才多大的孩子?姑老爷竟舍得送他出去?留在姑老爷身边,难道姑老爷竟请不起先生了不成?至于玉儿,小女孩儿家,认得几个字,不做睁眼的瞎子便好,怎么倒和哥儿一样打算正经教导她读书?”

  林如海听到这里,暗暗一叹,贾能读书识字,多亏了贾代善,不然按贾母所想,贾同凡俗女子有何不同?不过黛玉和三等姐妹由李纨陪侍针黹诵读,他却是知道的,姐妹们作诗,贾母也并未十分约束。

  因此林如海笑道:“小婿只睿儿此子,自然须得严厉些,不敢溺爱,何况姑苏离扬州不远,又是祖籍之地,识之人,自然放心好些。”

  贾母听了,只得作罢。

  宴毕,林如海归家,贾赦贾政等亲自送出,林如海连称不敢,请其留步,二人作为内兄,便理所当然地应了,复命贾珠贾琏二人相送。

  林如海意上马时,忽然回过身,看向贾珠贾琏二人,语重心长地道:“你们这一辈只你们兄弟二人读书有成,前程似锦,虽是两房,也是兄弟,莫管长辈如何,你们竟是相互扶持才好,朝堂之上,仕途之中,总是自家人护着自家人些,哪里全靠外人去?琏儿,我对你十分放心。倒是珠儿,你万万不能因为父母督促太过,误了自己的身子骨。”

  贾珠贾琏听了,躬身应是,唯有贾珠一脸苦笑。

  他们对林如海比对父母更敬重些,林如海这样的人物,才堪称严父、慈父,严而不厉,慈而不溺,偏生不是他们的父亲,只好听自己父亲的话了。

  贾琏忍不住道:“姑爹教导得极是,上回姑爹说的话我也跟二叔叔说了许多次,二叔叔嘴里答应了,偏给珠大哥布置了许多功课,功课尚且做不完,如何习学骑?开有一点子料峭之意,我倒是好好儿的,珠大哥却病了好一场。”

  贾琏越发明理懂事,也就越发瞧贾政不妥。

  林如海虽恨王夫人不曾善待黛玉,但和贾珠相处久,倒真不忍他早早亡故,偏生贾政王夫人这对做父母的,竟为了前程迫贾珠如此,听了贾琏的话,想了想,道:“我在京城还得停留几,容我想个法子罢。”

  贾琏急道:“姑爹且先出个主意,我瞧珠大哥竟受不住了。”

  林如海笑道:“你们竟读书读傻了不成?这一点子小事还用我出主意?琏儿你最是个机灵不过的,且给你哥哥出个主意罢。”

  贾琏一听,贾珠却先笑了。

  送走林如海后,贾琏拉着贾珠进去,垂头沉思,才进二门,忽然止步,道:“有了。”

  贾珠问道:“有什么促狭主意了?”相比较贾政夫妇,贾珠心里对贾琏却是十分亲密的,毕竟贾琏真真为他着想,不曾因两房嫌隙而对他冷眼旁观。许多事贾珠心里明白,也觉得不妥,但是他是晚辈,又是长子,焉能对父母指手画脚。

  贾琏嘻嘻一笑,头往贾珠处一歪,悄声道:“横竖人人都知道大哥哥身体弱,竟是明儿一早装病罢,到时候我买通给你诊脉的太医,让他跟老祖宗二叔二婶说须得好生静养,不然有损寿算,相信到那时,老祖宗第一个听太医的话,这样你好生歇几,待身子骨好些,再听听姑爹有什么主意,和我一起学习骑。”

  贾珠原是老实人,道:“哪能如此哄骗老祖宗和老爷太太?”

  贾琏板着脸道:“难道你为了读书,竟要送命?你可知道今年闱里抬出来的学子,有两个回到家没过几就死了。你这样弱的身子,在家读书尚且常病,哪里抵御得了贡院里的寒气?姑爹也谆谆教导过,身体要紧,你总不能死读书,竟成了呆子。就算二叔望子成名心切,你也得知道,姑爹那样有才华的人快三十岁才参加殿试,三十老明经,五十少进士,咱们年纪轻轻的急什么?这又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贾珠颇觉有理,一时也觉得读书力不从心,恐令贾政大失所望,若是生病,想来贾政不好督促太过,便应了贾琏的主意,贾琏方欢喜起来。

  兄弟二人携手到了贾母房中,回禀林如海已去的消息。

  贾母摆摆手,命他们各自回房安歇,自己望着宝玉,忽然想起黛玉来,不觉心中一动。

  作者有话要说:补齐了,今天老老实实写,拼十月全勤。

  我妹休两天假,替我陪我妈。

  俺妈知道俺写文,还训斥俺断更,说赚钱比较重要,囧,俺不去,就真的没人陪俺妈啦,还喋喋不休中,下午去送饭,代了我妹就赶回来,不过精神不太好,只写了六千字。

  俺有一个总惹老妈生气的老爹,也是吃药针灸中,血高的人经不起生气,每年最担心的就是农忙时节,夏天老住院四世同堂儿孙堂,愣是我一个人守了二十多天,他们不是农忙,就是忙生意,恨!现在还没忙完呢,俺家老妈先进医院了,肯定是俺爹气的,总爱忙别人家的事儿,自家的十亩地不闻不问,都是俺妈一个人,现在血超标太多,医生都说发现得早,几时出院不晓得,不过我再去陪的话,会拿着笔记本去的,拼全勤,这次清早被堂哥送进医院的,啥都没来得及拿,手机也没拿。
上一章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下一章 ( → )
溯源之旅原来是美女啊综琼瑶之执子颠覆水浒之梁女佣上位计划最强女配HP之赎罪抱剑观花红楼-敬哥穿成戒指怎么
蛤蟆小说网提供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40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