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38章及《红楼之林如海重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作者:双面人 书号:356  时间:2016/9/14  字数:18038 
上一章   第038章    下一章 ( → )
  这女子不过十五六岁年纪,穿着银红缕花袄儿,白绫细折裙子,头乌黑油光的青丝只用一碧玉簪松松地挽着,眉蹙山,眼颦秋水,倒和贾有些仿佛,更兼若纤柳,若红菱,眉梢眼角全为羞怯,边颊上尽是娇媚,另有一种说不出的动人心魄。

  她羞答答地伸出一双凝脂般的小手去替林如海整衣,眼波盈盈地望着林如海,其内皆为仰慕,细声细气地道:“大人主管江南两淮盐政,哪能做这些?让奴婢来罢。”

  林如海不觉心动,反觉恼怒,喝道:“鼓瑟,进来!”

  林如海是文人雅士,又出身江南,酷爱风,便是贾,虽然利,行事稳重,形容举止却是袅娜纤巧,温柔似水,极得林如海之心,哪里料到今在刘家赴宴,更衣之时竟遇到一个模样儿肖似贾的女子,偏生又没有贾天生的贵气,举手投之间看似高洁,实则轻浮,只让林如海觉得玷辱了贾臆之间尽是怒火,目光中便透出几分寒意来。

  贾之于林如海,那是谁也无法与之相比,虽说身体发肤皆是父母所赐,林如海亦管不得他人像不像贾,但若眼前这般顶着肖似贾的容貌向自己献媚,实在可恨之极。

  乍然听到林如海一声大喝,声若雷霆,那女子仿佛受了惊一般,仓惶地抬头,望着林如海,泫然泣,脸上全是委屈之

  林如海冷笑一声,不加理睬。

  这时,鼓瑟依旧不见,却是鸣琴带着两个小幺儿进来,见状登时一愣,随即有几分了然和怒气,走到林如海身边,隔开那女子,对林如海道:“老爷进来更衣时,鼓瑟便被别人叫走了,他临走之前再三告诫我不许离开老爷半步,我亦明白其中的道理,方才也有人来找我说有事情请我帮忙,我没答应,不曾想,还是让人进来了。”

  说着,他冷冷地看了那女子一眼,道:“这女子如何处置?请老爷示下。”

  他和鼓瑟皆已成亲生子,已不是林如海跟前的小厮了,却是长随,下面带着七八个小厮,跟了林如海多年,最是明白林如海的心思,因有前事,故几乎时时刻刻都随侍在林如海身边,今不过是林如海更衣之时不喜人在跟前,他们方在外面等候罢了。

  林如海道:“你们守在外面,焉能知道此女早已守在里面多时了,倒吓了我一跳。此处并非咱们家,做不得主,你带人将其送到刘知府跟前。”

  鸣琴答应一声,正上前,却见那女子忽然跪倒在地,紧紧攥着林如海的袍子下摆,哀求道:“大人饶命!奴婢并没有心怀叵测,奴婢只是仰慕大人,自告奋勇前来服侍大人,请大人千万不要把奴婢送到知府大人跟前!”

  她声音娇媚,又甜又腻,有一种几乎入骨的*,神色间又是委屈,又是可怜,又是含情脉脉,若是寻常男人,早已软了心肠动了情,便是鸣琴等人知林如海脾,竟也忍不住心中一,不料林如海却是极冷情的人物,将袍子一扯,扯离她手,丝毫不为所动,朝鸣琴等人道:“还不拉出去,在这里脏了眼睛不成?”

  一语未了,那女子突然起身,往外面跑了出去,一面跑,一面哭道:“大人如此作为,奴婢不活了,奴婢还是死了算了。”行动之间,玉簪坠地,青丝散落,愈发楚楚可怜。

  退居之所本就有极多的堂客在,非林如海一人,闻声都不由得走了出来,听闻那女子如此言语,又见她鬓发凌乱,眼圈微红,泪光面,再看从里面走出来的林如海,心中一动,想到汉武帝更衣时临幸过卫子夫,瞧这等情状倒与之有几分相像,难道林如海那般洁身自好都是做给外人看的?因此,众人看向林如海的目光亦有些奇异。

  便是刘瑛,站在一旁看到那女子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嘤嘤哭泣,望着林如海也觉得有些难以置信,林如海可是连歌女敬酒都不受的人,如何会做这些事?

  叶停从众人中走出来,一面亲手扶起那女子,一面转头对林如海笑道:“既然已经做了这些事,林大人收了便是,不过是个丫头,咱们又不会笑话大人把持不住,何必让如此美貌的女子寻死觅活?传出去,倒玷辱了林大人的名声。”叶停说话时,脸上尽是快之,有些戏谑,又有些嘲讽,似是笑话林如海太过矫造作。

  林如海眉眼一冷,道:“叶大人不妨说来听听,本官做了何事,令叶大人如此抱打不平?”

  叶停嘻嘻一笑,语重心长地道:“这话让下官怎么说呢?若是林大人什么都没做,这姑娘如何这般委屈?又是从林大人更衣之处跑出来的,大家可都看在眼里。”人人都知道他和林如海不和,除了公务上他十分小心不给林如海留下把柄外,平常索都不加掩饰。

  旁人听了,都是会心一笑。

  那女子低头不住抹泪,半噎噎地道:“大人何必替我不平?林大人如此,我死了就是了,没的活在世上,玷辱了林大人官声。”说着,又痛哭起来。

  鸣琴等人因林如海的吩咐留在里面未出去,闻得她这般言语,都十分愤怒,暗恨此女不知羞,明明林如海更衣不过片刻,什么事情都没做,偏生她说话不清不楚,又这般哭哭啼啼,委委屈屈,引起旁人暗中揣测发生了什么事情,多同情此女,指责林如海。

  听了这女子的话,果然立时便有人和叶停一样劝林如海,道:“叶大人说的不是没有道理,大人何必如此,反倒让人笑话?横竖刘大人不会舍不得一个丫头。”

  林如海并未答话,只看着刘瑛,目光沉静,令人心惊。

  刘瑛被人点名,不由得一怔,又见林如海如此神色,到此时他若看不出什么来,也就枉为一府长官了,他已算过,林如海更衣一刻钟都不到,哪能做什么事,遂上前一步,道:“这不是我们家的丫头!我们家设宴,外面接待堂客的从来都不用妙龄丫鬟,都是未留头的小丫头和小厮婆子们伺候着,今除了请来一班歌舞外,更不曾有一个这样的丫鬟。”他已猜到林如海被人算计了,不由得十分恼怒,竟然敢在他府上算计林如海!

  众人听了奇道:“刘大人不认得?”

  刘瑛摇摇头,笑道:“这样的丫头我哪里敢放在外面?这不是替家里招祸么?”他和夫人情分甚深,这样的丫鬟若被堂客看中要了去,岂不是让夫人在贾等诰命夫人跟前难做。

  林如海点头微笑,道:“刘知府家风甚正,本官早已知晓,眼见此女来路不明,冲撞了本官不说,还一派胡言语,侮辱本官,实在可恨,本官原想将之与刘知府处理,不料她竟寻死觅活,迫使本官妥协。本官若是不加以惩处,岂不是让后人无所畏惧?刘知府既不认得此女,那便好了,鸣琴,带人把此女关押起来,改审问。”

  鸣琴高声应了一句,从里面走出来,见到他们几个,众人都是一怔,不觉都有些羞惭,林如海跟前还有长随小厮,显然是不曾做过什么了。

  眼看着鸣琴走近那女子,叶停忽然闪身挡住,含笑道:“急什么?话都是林大人和刘大人自己说的,这姑娘还没说到底遇到了何事呢,便是要审问,也不能只问一两个人。”

  那女子倒也机灵,躲在叶停身后,掩面哭泣,道:“奴婢不过是个弱女子,哪里当得起如此罪名,哪里敢得罪林大人这样的人物,林大人想要做什么,奴婢如何能抵抗?奴婢受此侮辱,竟是不活了,林大人饶了奴婢罢,奴婢决计不会出去说的!”

  林如海呵呵一笑,背负双手,踱步到他们跟前,道:“这话也奇,本官都不知道本官做了何事,你口口声声模模糊糊,说话却是不清不楚,本官倒要听听,本官到底做了何事。”

  叶停义正言辞地道:“林大人莫要欺人太甚,没见她已哭得如此伤心了么?”

  林如海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道:“叶大人倒是怜香惜玉得紧,可惜本官却素来是冷心绝情的人,更加容不得旁人对本官一星半点的污蔑,今儿不当面在大家跟前分辨个明白,本官还真不肯罢休了。再说,今不过是来刘知府家中吃酒,偏生遇到这种事,叶大人又处处维护此女,与本官为难,想起往事,不得不让本官多想些。”

  叶停顿时紫涨了脸,恼羞成怒地道:“林大人这是说下官设计陷害大人?”

  林如海眉眼含笑,清俊非常,语气淡淡地道:“本官并未如此言语,是与不是,问个明白的好,既还了本官的清白,亦免去了叶大人的嫌疑。”

  说完,双手抱拳,朝众人道:“有请各位同僚见证,免得后有人言三语四,胡乱攀扯。”

  众人见他神色间坦坦,并无一丝躲闪之意,想到林如海洁身自好十数年,闻名遐迩,便是想纳妾,以他如今在江南的地位,自荐枕席的女子好多着呢,儿不必在旁人家如此,反倒难看,不由得想到也许当真如林如海所言,被人算计了去,于是都点头同意。

  便在此时,那女子忽然跳将起来,一头撞向柱子,嘴里道:“我不活了!”

  鸣琴身形一闪,跟了林如海多年,自然也拳脚师傅学了不少功夫,轻而易举就挡在了那女子身前,拦住了她的举动,将其拉到林如海跟前,抛到地上,冷笑道:“若是想死,不必急于一时,总得先还了我们老爷的清白才好,没的你得了大家的同情,反倒谴责我们老爷。等说明白了,道清楚了,你撞柱也罢,跳河也好,想怎么死便怎么死,咱们都不拦你。”

  对她举止,鸣琴转念一想,便明白了,她若寻死,不管最终如何,若是没死,旁人只道她刚烈,不堪受辱,不管真假,便先同情她三分,若是一撞死了,林如海对此更是百口莫辩,因此鸣琴言语凌厉,说话着实不客气,行动间也没有丝毫心慈手软。

  那女子听了,登时花容失,身子微微颤抖,弱不胜衣,倒是有人颇觉可怜,道:“既和林大人无关,饶了她便是,何必到这样地步?”

  那女子生得美貌,不独此人如此,其他人亦有多位觉得十分同情,都相继点头。

  林如海却是冷笑一声,斩钉截铁地道:“本官原已说得明白,本官就任将及一载,万万容不得他人污蔑,今有人如此,若是饶了,后人岂不是更加肆无忌惮?到那时,本官又当如何?有碍官声,有碍体统,若叫御史得知,在圣人面前参本官一个内帷不修治家不严之罪,本官岂不冤枉?本官自始至终无所作为,反是此女处处出受本官之辱的意思,若是本官今为了颜面体统不加以辩驳,恐怕明便是城风雨了罢?”

  在场之人既为官员,深谙为官之道,无有不精明的,听到此处,心头俱是凛然,暗道一声惭愧,的确,若是林如海今宽广不加计较,明儿他们定然都以此为笑谈,一传十十传百,加油添醋,传到外面去,更加不知道能说什么好话了。

  此时此刻,已有官员认出此女了,乃是瘦西湖畔天香阁里的名,花名唤作白牡丹,最是妩媚多情,前儿已被过路行商赎了身,不知怎么到了这里。他虽知白牡丹的身份,但却不敢言明,朝廷早有律例,凡朝廷官员皆不可入花街柳巷,他若说破,旁人如何看他?岂不是给旁人留了自己的把柄?因此闭口不谈,站在一旁。

  一时到了厅中,各人落座,刘瑛叫来歌舞班子,指着白牡丹问道:“此女可是你们的人?”

  刘瑛暗暗叫苦,好好儿地请人吃年酒,偏生惹出这些事,若不解决,如何在林如海跟前立足?他细看林如海形容举止,丝毫未曾对此女另眼相看,幸亏如此,不然夫人就难对贾代了。他们请林如海来吃酒,回去若多个女子,后哪家的当家主母愿意和夫人相?必然都怕自己的丈夫从自家带这样的女子回去,给她们没脸。

  那班主原是最机灵不过的人,来时早得了京中贵人的吩咐,纵然白牡丹原非他们的人,只是跟着他们一起进来的,但是他还是回答道:“回大人的话,正是小人新买来的丫头,年纪小,不懂规矩,想是冲撞着大人了,小人该死。”

  刘瑛道:“不懂规矩?果然不懂,原叫人提点过你们的,不让你们在府中走,免得冲撞了贵人,如今看来,竟是不曾把我们府上的规矩放在眼里!”

  说到这里,刘瑛已是疾言厉,骇得班头磕头求饶不止。

  白牡丹突然跪行到众人眼前,披散着一头青丝,拿着一方绡帕子拭泪,轻声细语地开口道:“大人不必为难班主了,原是奴婢心中仰慕林大人,悄悄儿地偷溜了进去,想着得到林大人的垂青,和班主没有什么相干,知府大人不必为难班主。”一行说千行泪,看向林如海的目光端的柔情万种,让人恻然。

  林如海畔噙着一抹冷笑,坐在上首听她为自己辩解。

  听到此处,多人便开口笑道:“原来如此,这也难怪,少女情怀总是诗,林大人仪容奇秀,难免引来掷果盈车之景,何况只一女子动心而已。竟不是什么大罪过,不过是想陪伴林大人左右才出此下策,林大人何必太过苛责?”

  叶停也笑道:“大家都这么说,林大人竟是莫辜负了这番心意才好。”

  白牡丹眼睛一亮,期盼地看着林如海。

  她原是天香阁里的名,平常见过不少官员和大小盐商,哪里不知林如海在江南何等的位高权重,若是跟了林如海,还怕得不到荣华富贵?听说,就是他们家一个丫头,都比家资千百万的盐商更有体面,凭自己的容貌心机,纵然取代不了其夫人的地位,也能在后院博得一席之地,若是生个儿子,更是终生有靠了。白牡丹愿意接受京中贵人的吩咐,如此算计林如海,未尝不是因为想到了跟着林如海后能得来的好处。

  林如海看向叶停,淡笑道:“叶大人真真是有心了,处处为本官着想,似乎十分期盼本官收了此女?莫说此女心思歹毒,便是心地良善,本官也决计不纳。本官多年前早已立下誓言,此生此世独无妾,哪怕来个天仙,本官亦是如此言语。”

  众人听了,忙都赞他情深意重。

  独叶停面色如常,过了多年,他倒也有几分城府了,道:“大人言重了,下官只是觉得此女情深意重,为了大人义无反顾地深入知府大人之家,只为了见得大人一面,实在是令人佩服,大人又是风才子,更该佳人相伴左右才算是相得益彰。”

  不管过了多少年,叶停始终记得霍灿南下的凄凉和无奈,哭得像个泪人儿,苦苦哀求留京城不得允许,凭什么霍灿过得如此不如意,他林如海却是娇爱子,人人称道?

  想到这里,叶停益发深恨林如海了。这么些年来,他亦曾悄悄连络至亲好友,在江南给林如海使绊子,无奈此人精明太过,竟一一化解,游刃有余,仍旧在江南逍遥自在不说,又一跃连升数级,做了两淮盐运使,更在自己上头颐指气使。

  随着叶停的话,白牡丹机灵地扑到林如海跟前,凄凄惨惨地哭道:“请大人收留了奴婢罢,只要能常伴大人左右,便是做个端茶递水的小丫头,奴婢也是心甘情愿。”

  林如海右手往案上一击,讽刺道:“我林家乃是读书人家,世代秉承圣人之道,便是下三等做活的小丫头子,也是个个出身清白,人品安分,你一轻浮女子如何与之相提并论?竟是别玷辱跟随我们几辈子的丫鬟奴婢才好!”众人听到此处,登时扑哧一笑,白牡丹脸上青红错,羞愤不已。

  刘瑛倒有些莞尔,他虽比林如海年纪大了一二十岁,但是却知道林家乃是百年世家,所使唤的多是家生子,论起来,的确比白牡丹这等来历不明的女子身家清白。

  叶停凛然,果然不能小瞧了林如海,若是旁人便是吃了哑巴亏也不肯当众辩解,不曾想他林如海竟然斤斤计较到这等地步,追究底。看来,白牡丹是儿进不得林家了。犹未想完,便听林如海厉声喝道:“说罢,谁在背后给你出了主意,让你这般算计本官。你实话实说,本官饶你一命,不然,势必将你拿入大牢,治你一个侮辱朝廷命官之罪!”

  他原本习武多年,这一声大喝,其中夹杂着几分力道,震耳聋,令人心神难守,不下于官衙之中,白牡丹惊得面色惨白,终究不如林如海之城府,以为已被林如海看破,登时口而出道:“大人饶命,是京城来的贵人命奴婢如此行事,和奴婢无关!”

  此言一出,众人脸色剧变,白牡丹亦是回过神来,后悔不及。

  林如海自知本世人皆知,虽仍有此事不时发生,但是都不似今这般,此女来历不明,偏生肖似贾,若说不是故意的,他才不信,何况此女如何楚楚可怜,依旧难掩一副烟视媚行之气,故此先审后问,诈她实话,果然不出所料,她不假思索便即开口。

  林如海既得了实话,反倒脸上不见怒,相比众人,平静如水,淡淡地道:“说罢,你姓甚名谁,来自何处,为何如此算计本官。”

  白牡丹懊恼不已,本想着能就此飞上枝头变凤凰,毕竟哪个男人不不好?自己若是死死地纠总能得偿所愿,哪怕做个小丫头也好,不曾想林如海心如此坚韧,不见半点柔情,事情又如此急转而下,反被林如海诈出了真相。察觉到众人羞恼的目光,愤恨自己谎言相欺,白牡丹自知大势已去,只得实话相告,道:“奴婢原是天香阁的姑娘,名唤白牡丹,前儿被京城来的贵人赎了身,许了重金,又许奴婢一个前程,方命奴婢如此作为,好进林大人府中。”

  虽然的确是怀着不可告人的心思而来,但是乍然见到林如海时,白牡丹亦觉心动不已,她在天香阁多年,见惯了官员行商、风才子,多是脑肠肥之辈,哪里见过林如海这样俊逸潇洒的人品,姐儿爱俏,千古如是,哪怕没有那些算计,也没有好处,她也十分愿意以身相许。

  一语未了,便有人忽然问道:“籍了不曾?”

  白牡丹一怔,见问话的是知府刘瑛,虽觉不解,仍是老老实实地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曾。只是替奴婢赎了身,一应身契皆不在奴婢手中。奴婢的身契在那位贵人手中,身不由己,算计林大人也是迫不得已。”说到这里,下泪来。

  众人却是再没有怜悯之心,反而连呼歹毒。

  如今虽说世人姬妾成群,实际上正经有纳妾文书的姬妾寥寥无几,不过冠以姑娘、姨娘呼之罢了,仍是婢子居多,便是生儿育女,亦是婢生子,非妾生子,较之身份更低一层,仅高于外室子。良不婚,只有良家出身的女子才有纳妾文书,娘家也能得到纳妾之资,所谓良妾、贵妾,其实都是一样的名分,皆是良家女子出身,不分高低,平常都是大家彼此不计较才称呼那些收了房的丫头为姨娘。帝王宗室尚且名分有数,何况底下官员,若是白牡丹当真进了林家攀上了林如海,势必被下面称呼为姑娘、姨娘,但是有心人定然能用以为妾参林如海一本,何况白牡丹还是青楼名出身,更能污蔑林如海涉足花街柳巷了。

  刘瑛道:“那位贵人是谁?竟如此算计林大人?你说将出来,便能减轻罪状。”

  白牡丹答道:“奴婢并不知道贵人是谁,只知是来自京城,说是过路行商,将奴婢从天香阁里赎了出来,只命奴婢如此做,并未代其他。”说到这里,白牡丹面色一白,忽而出一丝恐惧来,那人好心计,从未说明身份,便是自己说了,也没有证据指证,自己的身契还在那人手里,若是知道自己已坦诚了来龙去脉,岂不是要持着身契作践自己?

  众人大约都想到了此节,面面相觑,心中登时生了防心,如此谨慎,又如此恶毒,说不定设计白牡丹进了林家后,以身契为要挟,勒令白牡丹算计林如海的儿也未可知,谁都知道林如海对自己的儿爱若珍宝,林家若就此绝嗣,可真真是要了林如海的命!

  这些官员们除了少数寒门出身的,大多都是生于世家,长于内宅,又出来做官历经世事,除非极蠢笨的,其他人对那些娘儿们的算计都心里有数。

  听了他们口里说出来的种种揣测,叶停却是不由得一呆,继而神色一变。

  其实王子腾之计极为歹毒,和众人猜测的相差不离,不必自己出手,便能杀人于无形。偏生他当着叶停的面又不能明说,叶停的心机始终比不得王子腾,对他隐约的提点竟只领悟一半,虽未出面,却派了心腹家人,乃命此女如此,若是得手自然甚好,若是不曾得手,便立时躲将起来,而后宣扬开来,人尽皆知,还不怕林如海身败名裂?即便不会因此身败名裂,但是仍旧影响了林如海的名声,到那时,也算是替霍灿出了气。

  外面的事情原瞒不住里头,贾听完来龙去脉,乃向刘夫人开口道:“真真是一不得清净,咱们来你们家吃酒,也遇到这些事,幸而查得不明白,不然府上岂不是冤枉?”

  自从此事出来,刘夫人便提心吊胆,她最明白这些诰命夫人们心里想的是什么,她们不怕别的,就怕丈夫出门吃酒回来带个姬妾丫头打她们这些当家主母的脸面,这不是说她们个个善妒不能容人,导致只能在外面找么?因此听到最终结果,刘夫人方松了一口气,陪笑道:“怨我们老爷,好好的戏班子觉得不好,偏要请个歌舞班来,惹出这么些事。”

  贾笑道:“人心难测,便是没有歌舞班,她们也能混进戏班子里再进府上。”

  从刘家回来,贾便问如何处置了白牡丹。

  林如海早已洗过澡了,正逗着黛玉顽耍,黛玉亦已梳洗过了,想是白天在娘怀里睡了些时候,如今精神倒好,一脸淘气,听了贾的话,林如海笑道:“原本我打算既在刘知府府上,便交给他去料理,不想话才出口,人还没散,便有个屠夫拿着白牡丹的身契过来了,说已给那白牡丹了籍,要带回去做媳妇。”

  贾卸下钗环,一面吩咐丫头拿梳子给她通通头,一面诧异道:“没再查出什么来?既然那白牡丹是说京城来的贵人,那么便不是屠夫了。”

  林如海颔首道:“查不出来。那人着实机灵得很,这边事迹败,那边他便已了身。细问那屠夫,只说有个过路的行商买了他铺子上的许多,说他家的好,又问了许多话,闻得他尚未娶亲,便将白牡丹的身契送了给他,叫他上门来要人。”

  贾犹觉不忿,道:“竟是查不出什么蛛丝马迹来?”

  林如海失笑,道:“谁都不是手眼通天的人物,哪能事事都知道?若知道,也就不会平白遇到那么些劫难了。圣人都不敢说天下的事情他老人家都知道,何况你我。”

  林如海虽然不知是谁这般算计自己,但是却决定后更加小心谨慎。

  忽然,外面通报道:“鼓瑟来跟老爷磕头请罪呢。”

  林如海方想起今在刘知府家没见鼓瑟,离开刘家时亦四处找不见鼓瑟,已经打发人出去找了,想是找了回来,想罢,他走出来,只见鼓瑟跪在院中积雪之上,旁边站着鸣琴等人,鼓瑟脸色青白,袄,跪在地上直打哆嗦,竟似受到了极大的寒气,不由得一怔,忙道:“你今虽擅离职守,但是你留话给了鸣琴,我并没有怪你,这是怎么的?”

  鼓瑟羞愧不已,鸣琴道:“老爷,我们是在刘家后街极阴暗极狭小的小巷子里找到鼓瑟的,找到他时,他昏在雪地之中,脖子后头还有两块淤青呢。”

  林如海心中一凛,问道:“怎么回事?”

  鼓瑟低头道:“小人到现在都不大明白呢。在刘家,小人原守在外头,不妨走来一人,说是刘家的管事,说咱们的马闹得厉害,叫小人去瞧瞧,小人想着今儿刘家人多,来的马车也多,闹腾起来,反倒让主子们不高兴,便嘱咐鸣琴无论如何都得守在老爷门口,方随着那人去了,不想,还没到马厩,便觉得脖子后面被人砍了两下,就此人事不知了。”

  鼓瑟十分羞惭,亏得他和鸣琴都是跟着林如海习过武艺的,自忖能以一敌三,谁知竟这么容易叫人得手,又被丢在了巷子里头让鸣琴带人抬回来。

  鸣琴在一旁作证,道:“老爷,鼓瑟说得不错,那人来时,说的话我都听着呢。不过后来找鼓瑟时,询问刘家的下人,方知今儿并没有人来找我们,找鼓瑟的也不是他们家的人。我留心看了一回,刘家果然没有那几个人,在刘家客人的仆从中亦未见到。”

  林如海摆了摆手,道:“他们是有备而来,咱们自然是防不胜防,后你们谨慎些,无论何时,都几个人作伴,免得再被人算计了去。鼓瑟今能留得性命,已是大幸了。”

  又道:“今之事怨不得你们,鼓瑟先去换身衣裳,请个大夫开些药吃了。”

  听了这话,鼓瑟连忙磕头谢恩,心中感激不尽。

  待他们都下去了,贾方披着一件斗篷出来,道:“当真不知道是何人如此歹毒?”

  林如海摇摇头,笑道:“你我知道的,心里防备的,就那么几个人,别的,实在是猜测不出。也许是叶停所为,也许是他人所为,横竖都没有证据。今你我并没有吃什么亏,且看后罢,若真同你我作对,总会再次出手,到那时定会出马脚来。”

  贾道:“今叶停处处针对老爷,我猜定是他所为。”

  林如海想了想,仅是一笑,他也怀疑是叶停,但是他没有证据,不好开口,免得冤枉了人。他心中却明白,叶停此人纵然有些儿城府了,却没到这种老谋深算的地步,他在江南一带的人脉也不多,从前那些作为都是小打小闹,儿上不得台面,更何况今儿众人揣测白牡丹之计时,七嘴八舌说了许多后计,反倒是他有些惊疑不定,显然没有想得如此深远。

  王子腾,林如海心里暗暗念了两遍,眸子透出一丝寒光。

  贾知林如海甚深,林如海能想到的,她如何想不到,只笑道:“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叶停这名字取得好,偏生不行正事,尽搀和到这些事中和老爷作对,若是好好为官,将来振兴门楣也未可知。”

  林如海道:“他才不傻呢,若傻,也谋不到今的缺儿了。便是他说那些话,做那些事,咱们明明心里气愤得不得了,偏生拿他无计可施,又不能为这一点子事情把公报私仇。”

  叶家最终虽然败落了,可却也保住了平安,哪里像其他人家一夕之间抄家灭族,树倒猢狲散,墙倒众人推。林如海至今犹记得荣宁二府抄家的时候,其实又何止这两家呢?京城里人心惶惶,几之间,多少世家被封了门,多少财物充入了国库,街头巷尾车辆数百,便是牢狱之中亦是人为患,每市井接头都卖人买人,热闹无比。

  不久便出了正月,那在刘家发生的事情,终究瞒不过人,大家伙儿都知道了,也暗自揣测林如海到底得罪了何人,竟这样算计他,只是林如海都没有证据,何况他们,只好胡乱揣测,平常见面说笑几句,倒也不如何放在心上。

  倒是当算计林如海的白牡丹,正如一枝开得正好的牡丹花儿,落到了猪圈里忍受作践,不管从前有多少雄心壮志,终是转瞬成空,枉为他人作笑谈。

  正月一过,不消几便是花朝节。

  黛玉早已在满月之后由林如海取了大名为慧,慧字虽俗,林如海却觉唯有此字方能将黛玉之灵心慧形容得尽,任他见过无数男女,终无一人及得上她。故此,见到各家眷属,大多又都唤黛玉为慧姐儿、慧娘,只不过此慧娘却非留下慧纹的慧娘。

  因见黛玉抓周时只抓诗经笔墨等物来顽,极厌寻常女儿喜欢的脂粉钗环,众人不由得都赞她有乃父之风,将来必如谢氏易安。

  相比林如海的得意,贾倒是十分谦逊,笑道:“哪里能比得上谢氏易安,明儿略识得几个字,读得几本书,知道些道理,我便心满意足了。”

  众人见她面上尽是笑意,可见并不是如此想的,不会心一笑,又想林如海爱此女非常,再看黛玉虽然娇弱,却生得不俗,小小人儿已学会了走路,虽走得不甚稳当,但是踩着案上红毡,摇摇摆摆,左顾右盼,似在寻人,叫人爱煞。

  贾一见,便知道黛玉在找林如海,犹未说话,便听人笑道:“哎哟哟,就算是观音菩萨跟前的玉女也没有这般伶俐罢?这在找什么?像个小人似的。”

  贾命人抱她去找林如海,方抿嘴笑道:“在找我们老爷。说起来,也奇了,我们老爷最疼这个女儿,她像是心里明白似的,也和老爷最亲,父女两个一不见就如隔三秋,若是我们老爷在家,必得抱抱她才好,晚上不见老爷,也不肯睡觉。”

  众人笑道:“林大人如此疼她,自然就同林大人亲近了。”心里暗暗羡慕,平常疼儿子如此也罢了,偏生林如海对女儿也这样好,竟赛过了儿子。

  其中只有吴夫人心中不以为然,女儿生得再好,也是别人家的,这样溺爱,谁知道能长成什么样子?若是骄纵成,别人家谁肯求娶?倒不如多疼儿子些,那才是继承香火的。几个月来,她被吴越训斥了好几回,难免越发生了些牛心左,更加嫉妒贾了,只是吴越话说得明白,若她敢生事,就休她回娘家去,因此只得偃旗息鼓,不敢再提那的主意。

  今见到贾不似寻常妇人因儿女都长大成人,到了这个岁数都打扮得十分端庄稳重,她却是穿着银红百蝶穿花袄儿,外面罩着鹅黄对襟褙子,下面系着翠绿色的长裙,裙上绣了一枝逶迤往上的花,黄娇媚,行动间婀娜多姿。

  吴夫人想到自己人老珠黄,贾却是风华正茂,愈觉不服,正开口问一问前些日子在刘家发生的事情,却听说外面有宫里赏赐东西来了,已见过林如海了。

  贾忙命请进来,心中却着实纳罕,在京城里倒罢了,不是没得到宣康帝的赏赐,如今他们离京城千里迢迢的,好端端的在黛玉生日这赏东西做什么?没的耽误工夫。

  却见外面进来三四个小太监,七八个仆从,各自捧着一个掐丝锦盒,对贾行了礼,当先一个小太监含笑道:“过年的时候,老爷赏御菜给太子殿下、诸位皇子并下面宗室百官们,因提起林大人不在京城,竟尝不到菜味儿,倒叹息了一回,太子殿下便说林大人对老爷忠心耿耿,自始至终不曾改变丝毫,便是想着拉拢都不得,可见对老爷的忠心,十分值得赞赏,老爷龙心大悦,太子殿下又说林大人有一女花朝节过生日,于是老爷便赏了些东西给林小姐,以贺芳辰。因此,小的们快马加鞭赶过来了。”

  说完,又指着后面仆从捧着的东西道:“闻得老爷赏赐林小姐东西,太子并几位王爷凑趣,也都送了些东西,命小的一并带过来。”

  贾听了,忙谢了恩,命人看座沏茶,收了礼物,打开摆在上面与人看。

  众人面上都现出惊奇之,林如海便是长子也不曾得到这样的恩典,如何一个女儿反得了?另外,太子殿下不曾拉拢到林如海,何以又在宣康帝跟前替林如海说话?反而并没有让宣康帝忌惮,更赐下东西来?只看那御赐之物却是金镶玉如意一对,赤金点翠镶珍珠嵌宝石项圈一对,紫檀座羊脂玉凤一对,云百福玉佩一对,珍珠手串、玛瑙手串、沉香手串并蜡手串各两串,余者太子殿下和诸位皇子所赠亦非凡品。

  贾款待了宫里来人,正说些京城见闻,不多时,又有荣国府并沈家、李家、苏家、史家等都送礼来了,一时之间,堂外厅内都是声笑语,热闹非凡。

  众人的礼物还没送上来,见宣康帝如此看重林家,少不得在送礼时,暗暗加厚几分。

  吴夫人原有无数的话儿可说,如今也被吓到爪哇国去了。

  贾忙到晚间方得清净,林如海亲自送宫里来人歇息,回来便见贾拿着厚厚的礼单在灯下细看,道:“玉儿不过是抓周宴,咱们办得热闹些也是因为疼玉儿,怎么各处都送了这样重的礼物?你瞧瞧。京城里各家更是千里迢迢地送来,倒叫我好生诧异。老爷如今虽说在江南位高权重,可在京城里品级算什么呢?有什么好处值得他们如此?”

  林如海翻看了一回,除了沈家、李家两处送的不过是寻常顽器衣料外,余者无不珍稀,苏家百年世家,又托他们夫妇照应妙玉,送礼极厚,也还说得过去,荣国府、宁国府和甄家这几处送礼就太重了些,倒比林如海和贾过生日时送的还多。

  林如海皱了皱眉头,面沉思之,他也不明白宣康帝好端端的忽然赏赐这些东西所为何来,之前送人去歇息时,亦问不出所以然来。

  他却不知宣康帝查太子改变的由来,终是查到了苏黎身上,而苏黎又是从林如海这里见过面回去的,林如海折子上已经提了几句,却没细说,宣康帝料想必然是林如海提点了什么,他和苏黎的情宣康帝无有不知,不管他们说了什么,总而言之,太子殿下相比从前的变化却让宣康帝十分欢喜,宣康帝惦记着元后,难免宠爱太子些,何况林如海并没有被拉拢了去,自然对林如海另眼相看,早就想赏赐林如海一回了,不过是借用黛玉生日的名头罢了。

  宣康帝赏赐到林家的东西里头一样便是如意,如意一出,足见宣康帝对林如海是何等满意了,太子殿下感念林如海曾经的提点,诸位已分封的皇子们想讨宣康帝的欢喜,又想拉拢林如海,故此也都凑趣送了礼物,至于九皇子如今不过十来岁年纪,自来佩服太子,立誓做贤王,上面除了太子,又有好几个年长有为的兄长,他没有心思夺嫡,便没有送礼。

  京城的官员哪个消息都灵通得很,虽然说宫里严私相传递,但是谁家没在宫里有个眼线,或者收买几个太监,故此都知道了,既知道了,难免都随着送了礼物。

  贾家得知后,更为林如海欢喜,林如海是荣国府的女婿,他得此恩典,贾家自然觉得与有荣焉,贾赦贾政不必旁人提醒便要送礼,至于贾母送礼,从来不肯叫别人比下去,只拣梯己中最好的东西派人送到江南给外孙女。

  因此,黛玉懵懂无知之时,便借由其父的缘故,平白得了许多东西,全被林如海和贾给她攒了起来,以后放在嫁妆里,何等体面。

  对此,有人羡慕,有人嫉妒,不一而足。

  林如海到底是聪慧之人,不久听闻太子种种举动,果然一改前世,他便约略明白宣康帝的用意了,至述职之时,按他的品级必须进京述职,三品以下官员都不必进京,都由上面官员考察,但是外放之三品以上却需进京,林如海实权是从三品,虚衔却是从二品,按理,他亦该进京,故此早早收拾了行李,代了任上诸事,意进京。

  上辈子他就任盐课御史以后,因得宣康帝旨意,年年连任,述职并未进过京城,若是他去过京城,也许就能知道女儿在荣国府的处境,也不至于最终落得那样下场。

  今生宣康帝似乎亦想见他一面,故在黛玉生日时命太监传了口谕,令他择进京。

  林如海同贾一说,贾便道:“老爷进京述职,一来一去便是两个多月,我和睿儿倒也无妨,只是老爷这样疼玉儿,她见不到老爷,岂不哭死?”

  林如海倒觉为难,叹道:“纵然如此,也不能带她同往。”黛玉年纪太小了些,生得又弱,即使林如海恨不得都见到女儿,也不敢这样带她出门,只好叮嘱贾和林睿几句,临行前几都抱着黛玉不离手。

  贾只得依从,既然林如海好容易进京一回,贾收拾了许多东西让林如海带去,既有给荣国府的礼物,又有给沈家、李家等各处的礼物,又笑道:“娘家那边添了好些男女孩子,我都没见过,除了母亲兄嫂们的礼物,少不得也给他们带些。”

  林如海点头称是,择了黄道吉,带着亲兵仆从家人等登船北上。

  话说林如海上路后,贾虽有一双儿女相伴,又有下面官员盐商之妇处处奉承,仍觉得十分寂寞了些,心下颇为烦闷,又觉得身上懒懒的,偏生黛玉不见林如海,一两三次地啼哭,不过只能摇摇摆摆走几步路,却院地蹒跚着找林如海,以为他藏在了哪里等她去找。园中花开正好,几片花瓣飘零下来,偏落在黛玉身上,绯影点点。

  黛玉走得累了,坐倒在铺着大红毡子的花树下,目光不住瞥向四周,似乎在疑惑怎么还没找到林如海,越想越是伤心,眼圈儿随即红了起来。

  贾见状,心中又是疼惜,又是好笑,只好走过去,弯掸了掸她身上的落花,哄她道:“你父亲给你买花儿去了,明儿就回来了。娘带你去见苏家的姐姐好不好?你还没见过苏家的姐姐呢,等咱们回来,你父亲便在家里等你了。”

  黛玉睁着一双眼睛瞅着母亲,犹带泪光,似乎不太相信。

  林睿今年已有九岁,年底十岁,明年便要去姑苏读书了,说来他虽是姑苏人氏,却鲜少居住姑苏,想起姑苏人杰地灵,风富贵,心下倒甚是羡慕,闻得贾此语,又想起青玉小小年纪,独卧于青灯古佛旁,不觉深感凄然,毕竟是疼了好些年的妹妹,到底惦记着,问贾道:“妈妈打算去姑苏?去蟠香寺看望青玉妹妹?”

  他一面说,一面走近,弯抱起了黛玉,拿着才撷的花枝儿逗她顽耍,林睿形貌极似林如海,亦疼黛玉如宝,黛玉瞅了瞅他,手里抓着花枝,方略略止住喉间哽咽之意。

  贾每年都会带着儿子去姑苏一两次,近一二年来因怀孕生女,又来了扬州,方未曾再去,听了儿子的疑问,笑道:“横竖你父亲不在家,咱们平常没什么要紧事,趁此机会去姑苏住些日子,等咱们回来,你父亲也该从京城回来了。”

  她没告诉林睿的是,如今林如海不在,下面倒有不少人托她办事,想让她拿着林如海的帖子去,她并不想理会,又不想与之恶,便想就此避开。既知娘家二嫂之为人,又常听林如海说明其中的厉害,贾自恃夫君体贴,儿女双全,人生再无所求,何必为了这些平白给自家招祸?因此心里着实警惕,从不拿着林如海的帖子去替人打点。

  林睿想了想,点头道:“正好,先生才告了假,说家中有事,来返需半个月工夫,已经布置了功课,儿子跟着母亲一起去,母亲也好指点些儿子一些,不致落下。”

  贾也是想到了这一节,才打算带着儿女同行,横竖离得近,倒不是十分辛苦。

  既同儿子都有此心,贾便命他带着妹妹顽耍去,径自打点衣裳,收拾行李,又择了吉,意启程去姑苏走一趟。

  不料临行前一,金凤的夫人和晴空忽从金陵过来拜见,贾忙命请进来。

  金夫人和晴空送上拜礼,贾看那礼单,除了三节两寿几乎已成定例送来的绸缎、脂粉、茶叶、瓷器、点心等物和单送林睿的笔墨纸砚新书等物外,今额外多了一匣南珠,四个金项圈,贾皱眉道:“来就来了,送这么些东西做什么?不年不节的,太破费了。”

  林家历经百年,除了皇宫,再没有能比得上他们家的东西了,故此贾对此毫不在意,偏生外面送礼,都是绸缎吃食茶叶瓷器等物,另外林如海如今益权重,来奉承之人送礼无不丰厚,以贺寿名义送的多是金银珠宝等物,多了贾也就嫌弃俗了,又没有拒之门外的道理,尤其是黛玉出生后林如海做了盐课御史,下面盐商等人送礼,皆是此物。

  贾忽然想起,倒有一家送礼不俗,黛玉周岁生日,别人家送的无非是绸缎金银项圈首饰顽器等物,姓吴的盐商家送的却是法帖字画孤本古砚等,倒稀罕些。

  贾说了这话,只听金夫人笑道:“好容易来一趟,哪能空着手来呢?况且这些不过都是自家的东西,承蒙大人夫人照应,我们家的生意越发好了,因此并没有花费几个钱。原想着夫人添了姐儿,该孝敬姐儿一些脂粉钗环衣料才是,偏生我们眼光俗,做的东西也俗,姐儿年纪又太小了些,便听弟妹的话,孝敬姐儿一匣南珠,留姐儿把玩罢。”

  晴空抿嘴一笑,乃道:“太太收下,便是我们的孝心了。”

  在她心里,对贾了感激,她虽是丫头出身,但是跟在贾身边,原就比寻常下人体面,衣履簪环攒了三四百金,出嫁时贾又另备了一份嫁妆,到了金家,金家上下并不敢小瞧她,和金凰的日子过得甚是和乐,出来进去,谁还当她是个丫头呢?

  因此,金家打点送给林家的礼物,皆是她给金夫人出主意,往往极得贾心意,今儿这匣子南珠瞧着简薄,实际上都是浑圆精致,一般大小,极为难得。

  贾目光在她微微隆起的腹部轻轻一瞥,忽而欣喜一笑,说道:“前儿花朝节时,你们已送了许多,今儿又送,哪里用得完?玉儿便是每换一件新衣裳,也穿不完这么许多。倒不如将来留给你的儿女。”

  晴空听了,面色顿时一红。

  金夫人笑道:“真真夫人天生的火眼金睛,今儿随老爷小叔来扬州,一是巡查在扬州的生意,二则便是来向夫人报喜,弟妹如今已经坐胎四个多月了。”

  晴空在贾跟前的体面非同小可,又能说得上话,自打她进门后,他们家每年都往林家送东西,外面都知道他们得了林如海的庇佑,虽然林如海并没有对他们家另外大开方便之门,但是生意依旧渐渐平顺起来,寻常官吏不敢相欺,有什么好生意总能先想到他们家,除了依旧比不上薛家外,在金陵的其他商家却都比不上他们了。

  不过,据说自从薛老太太去世后,薛老爷近年来身体欠佳,前些年守孝,又不大往外面去做生意,若不是他十分厉害,下面都是能人,只怕薛家的生意早不如从前了。

  金夫人心中喟叹,到底是百年之家,纵然不如从前,势力也比他们大些。

  听金夫人说薛老爷不好,贾倒有些诧异,忽然想起这薛老爷正是薛王氏之夫,王夫人之妹婿,如今亦是儿女双全,不由得问道:“怎么一回事儿?我恍惚记得薛老爷如今和我们老爷差不多的年纪罢?如何就不好了?他们家倒和我娘家二哥是连襟。”

  贾不觉又想起保龄侯府的大表弟来,也是年纪轻轻就没了,倒留长辈们伤心不已。

  金夫人点头道:“夫人记得不错,不过薛老爷哪里比得上大人,十个都不及呢,可怜他们家赫赫扬扬百余年,如今的子孙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他们家如今虽不如薛家,但是好生教导子孙,说不定儿孙接手时能赛过薛家呢。

  晴空在下面坐着,见贾疑惑之,便笑道:“薛家有一子,名唤薛蟠,今年也就六七岁年纪,嚣张跋扈得很,因先前祖母、母亲溺爱,不喜读书,唯知胡闹,无礼傲慢,大字还不识几个。薛家倒是一个女儿生得肌骨莹润,举止娴雅,不过才四五岁,竟已认得几千个字了,高过其兄十倍,薛老爷爱若至宝,如今也叫她读书识字呢。”

  金夫人赞道:“可不是,我们每常见了,只有夸赞的,偏生不是个小子,倒可惜了。”

  贾听到这里,不觉暗暗称奇,笑道:“真真不知道这是什么世道了,反倒是女孩儿比男子强些,只是世人不喜此者居多,不知道将来之东如何呢。”

  想起贾宝玉抓周别的一概不要,只抓脂粉钗环来顽,自己的女儿却弃粉黛而取诗书,竟是倒了个儿。若不是当着外人,贾早叹息一回了。饶是如此,她私下里跟林如海说了几次,抓周算不得什么前程,若是贾家好生教导,或许宝玉亦能成才也未可知。偏生她和娘家几次通信,从窦夫人信中得知,贾母对之溺爱非常,懵懂之中便知亲近美人。贾母虽然常在信中夸赞宝玉如何聪明,如何伶俐,如何肖似父亲,奈何贾已先知道了消息,唯觉不喜。

  贾一面暗暗叹息,不赞同母亲如此教养儿孙,一面又觉得放心,真真是一则以喜一则以忧,宝玉天生异象,衔着通灵宝玉落草,焉能不让上面忌惮?如今抓了脂粉钗环,虽说不大好听,但是终究让上面放了心,不过是个一看便知是酒之徒的孩童罢了。想来上面始终没有丝毫动静,大概就是因为宝玉抓周时只抓了脂粉钗环。

  贾又想起了元、赵安、凤姐、妙玉等人,哪一个不是小小年纪便锋芒,长到如今,虽未再见,但是必然已是赛过世间男子了。

  金夫人和晴空走后,又有两家盐商的夫人来拜,贾忙了一不得闲,次急忙启程。

  彼时正值三月,沿途两边新柳吐青,碧桃初绽,一派欣欣向荣的气象,绚丽如画,风吹过,伴随着无数山间女儿的歌声,喉清嗓,令人心旷神怡。

  林睿在外面骑着一匹小马,黛玉却随着母亲坐车,踩着贾双膝,趴在窗口往外看。

  忽然,林睿跳下马,沿着路边摘了几枝淡紫的杜鹃花,又采了几枝粉红的桃花,数枝不知名的野花儿,枝叶间星星点点,正自芳吐,犹带几点晨,林睿将之用丝绦扎成一束,送至车内,登时喜得黛玉眉开眼笑,扎煞着两只手想去抱个怀。

  贾忙拉住她的手,道:“仔细些,别划破了手,疼得你哭!”

  说着,一面嘱咐了林睿几句小心,看着他上马,一面又命丫鬟拿了一个汝窑花囊来,解开丝绦,将花枝在囊中,置于车内几上,几上尚有两部书并茶碗点心瓜果等物。

  黛玉年幼,看了一会外面,又赏了一会花,不消片刻,便在贾怀里睡着了。

  一路平安,黛玉也不曾哭闹,贾倒是放心好些,将至姑苏时,途径驿站命上下住进去,稍作歇息,再休整一番,次前往姑苏,正给黛玉洗完澡,忽然有人递了帖子来。

  贾纳罕道:“路过此地能遇到谁?”
上一章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下一章 ( → )
溯源之旅原来是美女啊综琼瑶之执子颠覆水浒之梁女佣上位计划最强女配HP之赎罪抱剑观花红楼-敬哥穿成戒指怎么
蛤蟆小说网提供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38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