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29章及《红楼之林如海重生》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蛤蟆小说网
蛤蟆小说网 架空小说 玄幻小说 武侠小说 仙侠小说 耽美小说 科幻小说 综合其它 热门小说 总裁小说 灵异小说 乡村小说 校园小说 网游小说 竞技小说
小说排行榜 都市小说 言情小说 穿越小说 重生小说 历史小说 军事小说 官场小说 推理小说 同人小说 经典名著 短篇文学 极武战神 剑极天下 全本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不败战神 至尊狂妻 最强武皇 九死成神 修罗战神 巅峰武道 大明海寇 国色无双 伯府嫡女 一品状元 喜耕肥田 鬼婚蜜宠 狩猎香国 夏日回归
蛤蟆小说网 > 同人小说 >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作者:双面人 书号:356  时间:2016/9/14  字数:11383 
上一章   第029章    下一章 ( → )
  王夫人姊妹三个,她是二姑娘,嫁到薛家的是她一母同胞的三妹妹。

  相比较大姐而言,王夫人和三妹妹的情分更深。

  薛姨妈比王夫人小两岁,倒和贾同龄,他们王家虽是金陵人氏,但长居京城,故薛姨妈远嫁到金陵后,姐妹二人除了通信外,竟未曾再见过面。不过因为路途遥远,来往不便,薛姨妈又觉得夫家门楣低于娘家,他们一二年也未必通信一回。

  薛姨妈出阁多年,至今没有子嗣傍身,王夫人也曾十分忧心,何况自古江南出美人,金陵又是第一风繁华之地,薛家是百万巨富,珍珠如土金如铁,难免有许多攀龙附凤之人。薛家祖上虽是紫薇舍人之职,如今却只是领着户部钱粮,规矩不如仕宦之家那样严谨,虽说薛老爷忌惮贾家、王家权势,十分尊重薛姨妈,但心里何尝不急,薛姨妈手段再好,也掩饰不住没有儿女的悲哀,故来信陈述此情,问王夫人要生子的秘方。

  除此之外,薛姨妈还在信中哭诉在薛家处境艰难,离娘家远,婆婆常背地里抱怨她生不出孙子,没人给她撑,婆婆又给了薛老爷几个妖娆的妾,薛老爷孝顺,尽皆收了云云,又有薛老爷常在外面经商,也有几个人,自己一个人如何生儿育女。

  王夫人看罢,自是恼怒不已。他们王家的女儿嫁到薛家已是低嫁了,不说好生相待,竟然还如此欺辱于她,欺负妹妹远在金陵,娘家却在京城么?大家规矩,有几家在儿子三十岁之前给妾生子的?没的让人说一句嫡庶不分,薛姨妈今年还远不到三十岁呢。

  结亲本是两家之好,如此对待薛姨妈,竟不是结亲,是结仇了。

  王夫人看完书信,忙写了回信安慰妹妹,又预备了许多礼物,次待贾与南安王府吃过酒后,诸事已毕,方命心腹婆子亲自送去金陵,想了想,又给娘家哥哥去了信儿,说了薛姨妈之事,王子腾素疼两位妹妹,也命人与王夫人所派之人同去。

  贾在闺阁时本也认得薛姨妈,闻得消息,倒有些同病相怜,幸而自己如今已有了喜,不管男女,心先放下,不过还是生一个儿子的好,后生男生女便都不用担心了。

  与林如海说道:“若是生个女儿该当如何是好?”

  说着,担忧之溢于言表。

  林如海却含笑劝道:“是男是女,都是儿女,难道因为是女儿便不疼他了?依我说,是儿子固然极好,是女儿也并不遗憾,横竖后再生便是。”

  虽然如此,但贾还是十分担忧,道:“还是生儿子的好,女人家命苦的太多了,别瞧着娘家和王家两门权势如何,我那二嫂嫁到金陵薛家的妹子照样一肚子委屈,实在是忍不得了才来信诉苦。因此若是个女儿,只怕一出生咱们便该心她将来嫁什么样的人家才能不受欺负,又该如何教养,才不会像南安王府的郡主一样胡闹。”

  提起薛姨妈,林如海只想到她溺爱薛蟠,以至于一事无成,落得旧案复发,斩首示众的下场,摇头笑道:“瞧你说的,便是儿子也有心的时候。不能太过溺爱,还要教导他担起门楣,免得成了纨绔子弟,作践家业,自古以来,子孙不肖的多着呢。”

  贾忍不住一笑,道:“听听,咱们如今想得也太长远了些,不过倒也是实话,还得心儿子娶生子的大事呢。说起此事,我倒想起一事。”将劝贾母择孙媳一事说了。

  林如海倒是一愣,上辈子贾琏十八岁成亲,不曾想这时候两家就有意了。

  他觉得贾说得极有道理,上辈子贾琏或许风,并非良人,但至少不曾作践过人命。而凤姐不是善人,最是个拎不清的人,竟为了管家得自己小产,留下了病,贾琏偷娶,一是好,二未尝不是因为凤姐之病已无法生子了。

  当然,他并不是说贾琏做得对,他甚至觉得贾琏不堪为人夫为人父,同时觉得凤姐最终也罪有应得,她实在做了不少祸及家族之事,被原长安守备寻仇,包揽诉讼之事暴,重利盘剥之事瞒不住,大大小小竟不下数十件。

  他至今还没忘记,薛宝钗及笄之年的寿宴上,凤姐先说戏子像黛玉,虽未点名道姓,却其意昭然,较之史湘云心直口快更为可恨,可见一开始她对黛玉并不是十分尽心,甚至因元封妃她是极亲近王夫人的,后来若不是贾母重视黛玉,黛玉本恬淡,不会与她争权夺利,她才不会弃王夫人选宝钗之心而赞贾母娶黛玉之意。

  故此林如海笑对贾道:“但愿岳母能听进一二罢,琏儿如今长进了,后瞧着也不像是一无所成的人,万万不能娶一房不与他同心却又惹祸的媳妇。”

  贾见林如海赞同自己的意思,心里也觉得欢喜,这就表明林如海也是真心实意地关怀贾琏,道:“母亲似乎有些松动了,后,谁说得准。咱们须得好生教导琏儿,若他立得起来,凭娶的是什么媳妇,也弹得住,不过最好还是娶个省心的媳妇。”

  林如海尚未说话,忽听有人送帖子给贾

  贾忙去外间,令人引进来,却是刘夫人下帖子请她,贾欣然应约。

  她虽有孕,却听从大夫所言,并不一味静养,故此常与京城夫人贵女们来往。经与南安王府和解一事后,世人多道他们夫妇心地宽厚,便是不认得的也乐于和他们结

  无论对谁,贾都笑颜以对,言辞又谦逊,很快便博得十分赞誉。

  林如海素来小心谨慎,将她保护得几乎滴水不漏,房中金玉古董皆已撤下,也不许下人涂脂抹粉,便是出门,贾前后必定跟着许多人,除了丫头,都是有经验的嬷嬷们,处处提醒贾,免得碰到不该碰的东西,旁人得知,都不免羡慕非常。

  贾心中着实得意,别人问她如何能让丈夫对自己一心一意,她不啼笑皆非,这些事哪有什么好方法?无非就是看男人自己本心意如何。

  这林如海回到家,便问贾在何处。

  可巧晴空在家,抿嘴笑道:“赵夫人身上不好,太太去探病了。”

  林如海想了想,京城官宦中姓赵者极多,一时也记不起是哪一家,单是认识好的有三四家,遂点头道:“知道了,少时记得打发人去接太太,太太身子重,别顽得太晚。我去书房里看书,等太太来了,叫人来通知我一声。”

  晴空忙口答应下来。

  林如海了官服,换了几件家常衣裳,方往书房里走去。

  他们房中所用丫头皆是贾细细筛选并敲打过的,又有晴空在一旁虎视眈眈地看着,便是有一二个心生不轨,见林如海始终如一,也都息了心思。

  林如海到了书房坐定,拿起一本书,想着贾怀胎,应该给孩子胎教了。

  他命鼓瑟带人去把藏书楼里的两个箱子抬进来,思忖着该从中选什么书才好,虽然和贾说过生男生女都一样,但林如海心中还是盼着生儿子,一是此后香火有继,二是长兄如父,可以保护弟妹,就是不知道如今有了孩子,黛玉姐弟两个会不会依然如期降世。

  想到黛玉和三岁夭折的儿子,林如海长叹一声,不生出思念之意。

  正在这时,忽听听一阵娇声俏语,道:“老爷请用茶。”

  林如海抬头一看,只见一个丫鬟托着茶盘进来,削肩细,蛾眉杏眼,竟有几分神似贾,她近前上茶,衣袖滑落,出雪白一段手腕,面含桃花之,更有一股脂粉气扑面而至,林如海登时大怒,冷冷地呵斥道:“谁许你进来的?滚出去!”

  除了卧室之外,林如海的书房一向都是鸣琴鼓瑟等小厮服侍着,偶有贾过来看书的时候,小厮们方避开,自有贾身边的丫鬟跟着伺候。

  眼见这丫鬟竟然堂而皇之地进来,其意昭然若揭,林如海如何不怒!

  莫说林如海如今清心寡,不想纳妾,便是想,也不会在书房里胡闹,他扬声道:“鸣琴,你怎么当差的,竟任由人进出自如?”

  那丫鬟眼圈儿一红,竟不曾动作,只是似泣非泣,神态十分动人。

  林如海见状愈加厌恶,虽说黛玉常常对月长叹,暗夜悲泣,但是除了宝玉外,在长辈并外人跟前她从来都是笑语相对,不肯让人面对自己一张哭脸,这女子装腔作势,实在是可恶之极。

  想罢,林如海又叫了一声鸣琴,帘子一响,鸣琴已进来了。

  鸣琴气吁吁地道:“小的一时腹痛难忍,便去小解了,但已命两个小厮看门,不想他们竟玩忽职守,是小的教导不当,还请老爷降罪。”

  见到房中景象鸣琴顿时吓了一跳,老爷和太太情分深厚,若是老爷有意的话,也不会撵走那么些俏丫鬟,贾行事又是刚柔并济,但凡贴身服侍的鲜少起心思,谁还敢拿草儿去戳老虎的鼻子?竟然趁着鼓瑟带人去搬书,他一时腹痛小解之际溜到书房!

  想到这里,鸣琴狠狠地看了门口侍立的两个小厮,竟然不拦着她。

  他细细一看,立时认了出来,怪道留下的两个小厮不拦着她,原来她是其中一个小厮的表姐,同时也是原先在京城老宅里当差的管事之女,名唤绿云,今年十七岁,先前里头挑丫鬟,因她生得过于娇俏,又学贾神态,管事媳妇初见便没选中,更遑论送到贾跟前了。

  林如海冷冷地道:“愣着做什么?还不拉下去!”

  鸣琴慌忙应是,伸手就去拉绿云,推搡出去。

  绿云倒也没有如何反抗,只是踉跄之间,不住回首,眼里尽是哀怨与绵之意。试问世间哪个少女不怀,林如海才貌双全,身份尊贵,若能做个通房丫头,真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只恨贾防范森严,竟然让人无机可乘,好容易贾不在家,书房、门关看守的都是自己人,没想到林如海竟真真是,不见一丝动容。

  林如海哼了一声,对回来的鸣琴道:“把茶端出去,谁知道是什么腌臜东西!你今失职,但情有可原,已命两个小厮看门,非你之错,但你识人不清,教导不当,罚你两个月的月钱,另外两个小厮打一顿板子撵出去,书房重地,哪能随意外人走动?”

  鸣琴松了一口气,忙磕头谢恩,林如海和贾都是和善之人,跟着这样的主子还能趁机识字,别人求都求不来的福分,他不想因今之过便丢了差事。

  林如海又道:“那丫头既然进内院,可见还有给她开门让路之人,你去跟晴空说一声,让她仔细查问各处守门的婆子,是谁如此,不必回我和太太,一概打发出去。今儿是个丫头也还罢了,明儿若是心怀不轨之人,潜入书房盗窃,那该如何是好?”

  鸣琴答应了一声,忙去料理。

  晴空得知后,双眉倒竖,顿时火冒三丈,太太不在家,竟然让那个小蹄子趁虚而入,真真是不可原谅!亏得老爷把持得住,对太太一心一意,不然,她都不知如何对太太代!

  跟随贾多年,晴空等人好强得很,深恨这些意爬上的丫头们。

  晴空忙不迭地同管事媳妇前去细细查问,不消半,果然查出绿云进出的门,看守的婆子一共三个,两个吃得烂醉,另一个眼神闪烁,否认放人进来。

  可巧鸣琴监视着两个小厮挨了板子撵出去后方回来,路过此处,听到这话,留心打量了那婆子几眼,忽然道:“晴空姐姐,我认得她,她就是绿云的一个姨妈,姓王,也是才撵出去的那个小厮的姑妈。”

  晴空听了,瞅着那婆子冷笑,道:“原来如此,竟是一家子,难怪相互遮掩着,使得那绿云竟然如入无人之境!私心作祟,玩忽职守,还想否认?你既说没有,来人,给另外两个婆子每人灌一碗醒酒汤,咱们仔细问问,有凭有据,看你如何否认!”

  下面的使丫头和使婆子们忙依言灌汤,后者雀跃不胜,毕竟这几个婆子必定会被免了差事,到时候她们被选上看门上夜也未可知。

  两个婆子片刻后便醒了,睁眼便见晴空面上如罩寒霜,冷冷地看着自己,忙跪下磕头。

  晴空道:“这是什么时候?当差的时候也敢吃酒?随便放人进来?”

  两个婆子连连喊冤,道:“姑娘明鉴,我们哪里敢放人进来,都是王婆子晌午吃饭时劝我们,不知不觉就喝多了。”她们虽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让晴空亲自出面,但情知不是小事,遂不约而同地把所有责任都推到王婆子头上。

  晴空看向王婆子,道:“好好儿的,你劝她们吃酒做什么?还不说实话!莫非竟要挨了板子才肯说?我告诉你,趁早儿说实话的好,迟了,叫你后悔都来不及。”

  王婆子见大势已去,绿云被撵出去、侄儿被打都是从此门过,又听晴空如此言语,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得承认。原来她想着等绿云飞上了枝头做半个主子好给他们家谋个油水足的差事,方与侄儿十分相助。晴空听了恼怒不已,按着林如海的吩咐,立时便命人将她撵出去,连同其他当差的家人并吃醉的两个婆子也都如此免了差事,另外换人上来。

  如此一来,林家上下顿时人人自危,原先还有些心思的人,如今也都没了,毕竟在林家当差衣食丰足还有月钱拿,出去了失去林家依靠,那可真是任人鱼了。

  贾回来听说此事,淡淡一笑,对林如海更加放心了。

  林如海反而十分安慰她,又嘱咐说等她清闲了,好生再把家中理一理,但凡这些丫头都打发出去,免得府里乌烟瘴气一片,倒闹心得很。

  其实家里这些人在霍灿之事发生后贾趁着养胎之际便已经亲自清理过一两遍了,只是仍旧算不过人心罢了,再如何谨慎都有漏网之鱼,只要林如海把持住了,怕什么丫头?遂笑道:“老爷放心罢,我理会得。倒是有一件事,想问问老爷的意思。”

  林如海问道:“什么要紧事问我的意思?只要不是大事,你自己做主便是。”

  贾笑道:“老爷是一家之主,自然该让老爷知晓。”

  说罢,她方道:“我今儿去了赵夫人家,说来赵夫人和我一样年纪,竟瘦得一把骨头似的,病势沉重,瞧着日子不多了,赵夫人最放心不下她那今年不过两岁的女儿,只说怕将来继室夫人不善待她,故托我和北静王妃等人照应一二,我瞧着实在可怜,又喜妞儿生得好,便想认作干女儿,照应她也好名正言顺些。”

  林如海一愣,不知怎地,忽然想起了黛玉来,自己当初不想续弦方送她进京由贾母教养,便是怕继室夫人苛待于她,因此对于赵夫人之女他不免动了一点恻隐之心,道:“既要认女儿,不妨明堂正道地认下来。”

  贾大喜过望,道:“老爷答应我认个干女儿?”

  林如海笑道:“咱们家子嗣想来单薄,孩子多个姐姐照应岂不好?”一个女孩儿,不过平时照顾些,出嫁时添一点子嫁妆,也没什么可心的。

  贾听了,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忙命人递消息给赵夫人。

  林如海摇头一笑,任由她忙碌,只问道:“听你说赵夫人,是哪一个赵家?”

  贾道:“还有哪个赵家?就是都察院御史家,也是金陵人氏,我记得赵公子和老爷还是乡试的同科呢,只是如今老爷已高中状元,赵公子却再次落榜了。”

  林如海口而出道:“你说的莫不是赵旭?”

  见贾点头,林如海忽然呆住了。

  贾不知道上辈子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林如海却始终记得一清二楚,往往趋利避害,这个赵旭的长女乃是九皇子之,九皇子登基后她被封为皇后,母仪天下,其子被封为太子。

  林如海从未想过亲近和九皇子有关的人,郭拂仙是得沈雪之托,两人又颇为投机,难免有来有往,可是赵旭虽是他乡试的同年,却子不和,素无情,他也因为赵旭将来会是国丈而特特避而远之,免得被卷入夺嫡之争,没想到贾认个干女儿竟会是赵旭之女。

  上辈子赵夫人死时贾不在京城,未受其托,今生早进京城,竟改变如此之多。

  林如海还记得常听宫闱中人说闲话,赵皇后年轻时在闺阁中的日子过得并不好,其继母在外面的名声虽好,回到家中却对她十分刻薄,多亏了如今的北静王妃,也是后来的北静太妃时常照应着又给她请了先生教导才安安稳稳地长大,不曾被继母教坏了,这也是为何后来四王八公败落泰半,唯有北静王府最终能平平安安,反而还曾资助宝玉的缘故。

  新帝有心整治世家,不过北静王府早没了兵权,北静王水溶又十分识趣,虽然和文人常常高谈阔论,却不曾做过什么不好的事情,新帝倒也能容得下他们。

  贾见他如此,问道:“老爷在想什么?”

  林如海恍然回神,不提自己所知之事,笑道:“既要认干女儿,少不得要预备礼物。”

  贾笑道:“放心罢,难道我还能忘记了不成?”

  林如海一笑,不再说话。

  贾那些好的姐妹们虽有嫁得不好的,其娘家夫家早已败落,但是大多都嫁得极好,白身有之,诰命有之,王妃有之,便是宫里还有两个嫔妃也是她的手帕,只是一别多年,她们身处宫中,贾则在宫外,便不曾再见过面。

  上辈子他们夫妇除了刚考中探花那三年在京城外,其他时候都在外面,相隔千里,情分淡漠,以至于黛玉住在京城中不似赵皇后一般有人照应。

  赵夫人记挂着独女妞儿,方拖着病体,一口气咽不下去,北静王妃因身份的缘故,不好轻易认下义女,贾却不必担心,她夫君是状元公,娘家是国公府,便是认下妞儿,也不会有人说他们家想攀附赵家,说实话,赵家的门第还不如他们家呢。

  闻得林如海同意贾认下妞儿,赵夫人心中感激不已,忙回了赵御史一声。

  赵御史之早逝,赵御史并未再娶,素喜儿媳知书达理,十分孝顺,如今见她病重,心中伤感不已,又知林如海夫妇为人,便答应下来,亲自择了吉

  赵夫人深知林如海前程似锦,贾又是良善之人,得北静王妃和她照应,虽不知后会不会出现变故,毕竟世事无常,谁也不能说万事尽如人意,但至少女儿若受继母苛待,定有北静王妃和贾能从中周旋一二,她也略略放心了。

  赵夫人强撑着办了酒席,又替女儿预备了孝敬林如海夫妇的鞋帽衣料等。

  贾和林如海则预备了一套银碗银筷、一套极精致的小衣裳并长命锁等物,互相换过后,受了妞儿磕头,礼便成了。

  林如海在外面酒席上,娘便抱着妞儿过来磕头。

  里间前来观礼的北静王妃望着赵夫人蜡黄的脸色,心里暗感凄凉,轻声道:“妞儿还没有大名罢?你给取一个,等她长大成人,别忘了母亲生养之恩。”

  赵夫人道:“就叫安儿罢,唯愿一生平安康泰。”

  没过两,赵夫人便撒手人寰。

  伤于姐妹忽亡,贾自是痛哭不已,只是她有身孕,不参加红白喜事,怕冲撞着,因此只命人送了奠仪,一三五回地打发人看望新认的义女赵安。

  晴空提醒道:“太太别光顾着妞儿,上回答应琏二爷的帕子和汗巾子该送去了。”

  贾道:“瞧我这记,昨儿还想着呢,今儿就忘记了。”

  说罢,忙命人预备几样鲜果点心送到荣国府,将手帕和汗巾子交给贾琏。

  贾琏早已在心中期盼多时了,拿到后立时便把汗巾子束在间,又了一块手帕在袖子里,其余的令赵嬷嬷收好锁起来,不许别人碰。

  贾母不觉哭笑不得,道:“到底是小孩子,只爱这些。”

  王夫人坐在下面抿嘴一笑,并不言语,她对贾琏虽不如自己一双儿女,但吃食待遇上从未苛待过他,他愿意亲近贾,自己也省心。

  等贾琏等人上学去了,王夫人方向贾母道:“上回跟老太太提的那事儿,老太太考虑得如何?我哥哥嫂嫂极疼凤哥儿,不想她跟我那妹妹似的嫁到金陵那么远,只想离得近,好照应些,单是嫁妆便已预备了许多,不下于我当初出阁之时呢。”

  贾母拈了一个贾送来的果子,慢慢地吃了半个,在王夫人焦急的等待下淡淡地道:“你侄女儿固然是极好的,只是琏儿还小呢,等到琏儿有了功名再说亲不迟。”

  王夫人闻言一愣,上次贾母还有应允之意,怎么如今便反悔了?她嘴动了动,忙笑道:“琏儿自小聪明伶俐,将来自然会有功名,只是这亲事赶早不赶晚,定下来咱们也便放了心,免得将来大嫂进门,不知道给琏儿定一门什么样的亲事,倒误了琏儿的终身。”

  凤姐虽然年幼,但性格脾气都已经能看出来了,最是厉害不过,她生得又标致,王夫人一心盼着她将来进门后既能把持住贾琏,又能帮衬自己,有自己的亲姑妈,还能亲近继室婆婆不成?若是贾母反悔,将来贾琏之和自己不是一条心,该当如何?王夫人不觉有些焦虑,荣国府如今都是她管事,她可不想交给贾赦之或是贾琏娶的别人手里。

  贾母慢条斯理地道:“赶早不赶晚,那说的不是咱们家,你和你老爷定亲时,你已经十五岁了呢!我想过了,咱们家已经嫁进来一位王家的姑太太了,两家结成亲家,本就是亲密非常,不必再娶一位王家的姑了,倒不如另外结亲,咱们家再多一门亲家。”

  说到这里,见王夫人怔忡不定,贾母微笑道:“难道咱们不再娶王家的姑娘,王家便忘记你这么一位姑太太,不当咱们是姻亲了?”

  这话实在是厉害,王夫人忙掩住心头骇然,忙道:“本就是亲戚,岂能因此而断。”

  贾母笑道:“这就是了。何况有个和尚说了,琏儿命里不该早娶,我记在心里了,你明儿告诉你娘家兄嫂,请他们为凤哥儿另择佳婿罢!”

  王夫人无计可施,只得答应。

  王夫人无计可施,只得答应,一面告知自己兄嫂,一面忍不住有些生气,嫁进来这么些年,竟没一件顺心如意的事情,也不知道薛姨妈现今如何了。

  王子腾夫妇看中了贾琏将来袭爵的身份,为一家之主,兼之有王夫人照应,才想着把女儿许给贾琏,不曾想贾母竟然不同意,他们是嫁女儿,向来都该是男方求娶的,既然贾母不愿意,他们也不会自降身份,极力将女儿送到贾家让人看轻,因此便歇了心思。

  却说薛姨妈正在窗下垂泪,闻得兄姊打发人来,忙拭泪新妆,去回婆婆。

  贾家王家俱是仕宦,而薛家到如今已经没人做官了,虽说皇商体面胜过寻常官宦,乃是金陵四大家族之一,财势极大,但到底比贾家和王家门第低,当初和王家结亲,是为了官商相护,好做生意,也未尝不是为了和荣国府成为连襟。

  贾史王薛四大家族,贾家一门两国公,史家为侯,王家为伯,均从行伍出身,唯有薛家乃是经商发家,当年资助太祖起兵,方封了紫薇舍人,并非世袭。

  薛老太太娘家门第出身不如薛姨妈,竟是不能使唤薛姨妈,心里早已不,如今薛姨妈进门多年无子,她便有了名正言顺的理由,将不出来,前儿才给了儿子两个标致丫头开脸儿,此时猛然得知贾家来人,又有王家也来人了,她心中有鬼,不免觉得有些不自在,嘴里道:“你哥哥姐姐打发人来,快请进来,别怠慢了。”

  薛姨妈笑着应是。

  贾王两家来人请了安,薛老太太鉴貌辨,忙令人看座。

  这几个人衣着打扮都不比她们这些做主子的差,瞧着十分不俗,薛姨妈瞅见薛老太太的神色,便当着她的面细问京城诸事并各人安好。

  王夫人打发来的心腹婆子乃是她陪房之一,姓许,最是个机灵人物,许家的早得了王夫人的代,脸上是恭敬,和和气气地道:“舅老爷已经升官了,请姨太太不必记挂着,年底我们老爷出孝,明年出仕就是六品的官儿,是实缺呢,是我们国公爷临终前上了遗本,圣人特特赏赐我们老爷一个主事之衔,端的体面。”

  见薛老太太面色一紧,许家的心中十分满意,又笑道:“怕是姨太太不知,除此之外,我们姑老爷今年高中状元,在圣人跟前也极有体面呢。”

  听她不急不缓地陈述贾王林三家的权势,言辞之间颇有荣耀之,薛姨妈自知其意,乃为她撑而来,遂笑道:“我们虽在金陵,倒离姑苏不远,也听过你们姑老爷家的名声,原来竟中了状元,倒是大喜,我记得你们姑太太和我差不多年纪罢?”

  同样,他们听说林家的名声,当然也知道贾一直无子。

  许家的忙笑道:“姨太太记得不错,先前姑太太守孝,也是多年无子,心里急得不行,不想如今出了孝,不到一年便坐了胎,可见送生娘娘都是公道的,不曾忘记了谁。太太代我跟姨太太说,太太没有什么生子秘方,请姨太太心中不必焦急,姨老爷常年在外经商,一年倒有大半的日子不在家,姨太太至今无子情有可原,等明儿姨老爷家来了,安安稳稳地过日子,送生娘娘自然就送个麒麟儿下凡来孝顺姨太太和老太太了。”

  又向薛老太太笑道:“姨太太心里急,特特去信问我们太太求生子秘方,可见姨太太心都想着为府上开枝散叶呢,只怕老太太担忧,故未曾说得。太太打发我来安慰姨太太,儿女之事乃是天意,府上素来积德行善,送生娘娘必不会忘记。”

  薛老太太讪讪一笑,道:“有劳你们太太惦记了。”

  许家的笑道:“不止我们太太惦记着姨太太,就是舅老爷也十分惦记着呢,打发我来,嘱咐我定要问问姨太太是否安好,好回去禀报。”

  薛老太太顿时惊出一身冷汗,面上惊疑不定。

  薛姨妈心中得意,笑道:“回去告诉哥哥和二姐姐,就说我一切都好,老爷极敬重,老太太也体贴,哪会受了委屈。”

  许家的道:“姨太太一切都好,舅老爷和我们太太就放心了。只是姨太太若有了委屈,请务必实言,有舅老爷和姨太太做主呢,我们虽只是中等人家,倒有几分体面,在京城也好,金陵也罢,还算说得上话,若有什么烦恼,甄家和我们是多年的老亲,能从中帮衬一二,太太嘱咐了,给老太太和姨太太请了安,也去甄家走一趟,请他们照应着姨太太府上些儿。”

  许家的笑语如珠,话里话外,无不妥帖,薛老太太憋了一肚子的火,却无处发,再怎么着,薛家无人做官,又和史家无亲,只能依附着贾王两家。

  许家的在薛家住了两,去过甄家之后,回来又住几,便同王家来的人一同回去了。

  他们一来一去,住在薛家之时似乎不曾在意薛老太太给薛老爷妾室丫头之事,但薛老太太知道他们都看在眼里,听在耳中,恐他们回去告诉贾王两家薛姨妈受了委屈,只能将其发卖,以示看重薛姨妈,薛老爷本就敬重发,对不甚在意,皆由薛老太太做主。

  薛姨妈心情大好,果然有娘家依靠便有所不同,她本是精明又有手段的人,生得貌美非常,很快便借机拢住了薛老爷的心思,又去甄家拜见几次,替薛老爷谈成了几笔极大的生意,越发得薛老爷看重,甄家曾经接驾四次,现今还有人管着织造、盐课两项,哪怕从指间漏一点子出来,薛家进上的采办便又多了几项。

  为此,薛老爷嘱咐薛姨妈备了极厚的礼物,送到京城。

  王夫人得到消息,方放下心来。

  彼时已近年下,他们府上腊月除孝,自是设宴待客,开始与各家走动,贾怀胎已有九月,临盆在即,实是笨重无比,行动不便,早在数月前便不大出门了,更不去参加红白喜事,只命人送礼,或是林如海亲去道贺吊唁,如今林如海心疼他,故叫她在家歇息,只自己一人过来道贺,又向贾母并贾赦贾政等致歉。

  贾母心疼女儿,自然体谅,反说理当如此。

  宴上林如海遇到许多同僚并故友,相互见过后,言谈十分投机,但他记挂着贾,宴毕便即告辞,终究别无可记之处。

  着风雪,林如海乘车返家,刚到门口,便见小厮立在门口等着,身风雪,似乎等候久矣,一见到车辆回来,忙上前请安,道:“老爷,太太要生了!”

  作者有话要说:没有凤姐,贾琏或许会娶个贤,没有贾琏,凤姐也许会嫁个良人,果断拆西皮!

  这是今天的第二章,晚上还有一章,一万字,因为三章三万昨天没存完,只有二万,所以先更二万。
上一章   红楼之林如海重生   下一章 ( → )
溯源之旅原来是美女啊综琼瑶之执子颠覆水浒之梁女佣上位计划最强女配HP之赎罪抱剑观花红楼-敬哥穿成戒指怎么
蛤蟆小说网提供红楼之林如海重生第029章无弹窗全文无错字免费阅读